教练轻一点…再深一点/男生同学相互自慰的经历

      

一转眼又过了两天。

        

逛完剩下的两座岛屿,苏业豪带着她们踏上返程的航班。

        

全程气氛怪怪的,姜渔拒绝跟他的一切交流,但是情绪已经“好转”许多。

        

至少跟南宫甜在一起时候,姜渔已经有说有笑。

        

原本就很愧疚了。

        

姜渔可不想整天变小哀,继续破坏她旅游的心情。

        

这就导致跟苏业豪相处时候,小妮子总是沾沾自喜,说自己就快解开姜渔的心结,没有让她因为意外而埋怨豪哥。

        

有这么个处处维护自己的好姑娘,苏业豪实在被感动坏了,说惭愧后悔之类显得虚伪,只能往后慢慢补偿。

        

每当问她找姜渔聊了些什么,她只说是女孩子之间的秘密。

        

而私下里去问姜渔时候,姜渔也羞羞答答,不好意思开口解释,这倒是让苏业豪产生了些大胆的想法,只是她们都不说,没办法确定。 

        

计划出现诸多偏差,好在结果貌似还算不错。

        

接下来具体能够经营到哪一步,苏业豪自己也不清楚,私下里曾尝试邀请姜渔回大浪湾住,但她并没有答应。

        

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齐人之福的美梦果然很难实现。

        

只是……倘若回到港城后,继续瞒着小妮子跟姜渔见面,那么岂不是绕了一大圈又回到原点

        

苏业豪暂时还没考虑好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寄希望于走一步看一步,甚至动起过让姜渔说怀孕了的念头,最后终究还是放弃了,舍不得再把小妮子放到火上烤。

        

两人的关系能够承受一次突如其来的意外,然而倘若出现接二连三的打击,后果很难预料

        

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把握分寸很重要。

        

旅游期间,其他地方发生了点小事。

        

一是改名为谷歌的初创公司,从tvt的个人空间里拿到一个广告位。

        

谷歌搜索引擎因此增加了一批用户,三天多出七万用户,但短期内很难说究竟可以留下多少,它的使用体验,跟雅虎相比仍然存在一定的差距,两款产品都不收费,老用户们已经习惯去用雅虎。

        

所以谷歌公司短期内的目标,是争取新网民,做出体验感超越雅虎的产品,为此招收了数十位新员工,尝试在核心算法的基础上进行深度优化

        

这次打广告引流,属于尝试性质。

        

服务器还没到位,产品方面也需要改进,暂时还没全面推广,但围绕新网民的营销计划,已经初步制定好了。

        

二是四九城琉璃厂的荣宝堂总店那边,告诉苏业豪说收到一幅李可染的《万山红遍》系列作品,要价四百八十万人民币。

        

苏业豪找借口说四开头不吉利,把价格砍到三百九十九万,荣宝堂那边最终也同意了,他们的入手价很低。

        

卖家不清楚苏业豪想要《万山红遍》系列的画,但是荣宝堂这边知道,利用信息差挣了一笔钱,差不多有个一百万左右,足够满意。

        

等到这幅画被他买下之后,荣宝堂的人又告诉说,另外还打探到李家后人手上也有一幅《万山红遍》,同样愿意割爱,明年春天上拍卖会,筹集资金用于成立李可染基金会。

        

好画不嫌多,苏业豪立马又让他们牵线,去跟李家后人接触,想赶在拍卖前直接买断。等回到港城以后。

        

从荣宝堂购买的这幅《万山红遍》,第一时间出现在苏业豪的手上,这玩意儿创作于六十年代,只要手续齐全,海关并不会拦着,通关特别顺利。

        

当苏业豪欣赏完这幅画,又被他带着去找外公过目。

        

汤老爷子看完,不动声色把画给黑了,说是要用来装饰书房。

        

李可染总共创作七幅《万山红遍》,用的都是故宫传出来的乾隆朱砂,画面很有冲击力。老爷子不了解李可染,却很喜欢这幅风格特殊的山水画,抢外孙的东西怎么能算抢,只当是苏业豪的孝敬。

        

外公还在世,就从家产里面分出一部分,留给他这个外孙。

        

苏业豪对此当然不在意,让老爷子好好收藏着,等哪天看腻了再还给他,往后留着升值。至于从东京银座买回的浮世绘版画,汤老爷子随手翻了几页就放在一边,根本没功夫去看这种流水线批量生产的插画,调侃说小日子过得不错的曰本人,文化底蕴太薄了,才把这种东西当宝贝。

        

倒是流传去日本的曜变天目盏、唐摹王羲之的《丧乱帖》、苏轼的《李白仙诗卷》等等,让他外公心心念念,想要到流口水。

        

钱不錢的老爺子不在意,他喜欢的只是那份文化底蕴,順便还能拿出去,跟老朋友们吹嘘一番。

        

就跟平时吹嘘苏业豪这個外孙有多厉害差不多。

        

由此引来一帮港城的老头们,想要替女儿、孙女牵线搭桥,跟苏业豪相亲见见面,其中不乏传承百年的豪门世家。

        

豪门世家这个词,在北边被砸碎了,但在港城和东南亚,确实是有的,甚至还能找到皇亲国戚,只不过现代人更在乎谁有钱,对祖上什么的没感觉,远不如欧洲重视。

        

搁在以前,汤老爷子说不定会感兴趣,但是现在放眼望去,谁家姑娘随便挑,哪还需要想办法联姻。

        

抽空探望完外公,苏业豪回家去陪南宫甜。

        

出门一周不到,生意方面还是老样子,不需要亲自操心。

        

投资的美股,在短短四个交易日里,替他挣到九千多万美金,四五个环球度假酒店集团都挣回来了,利好消息接二连三。

        

等再过两个月,年度财报陆续披露,恐怕还會有一轮大涨,行情堪称疯狂。

        

南宫甜貌似已经消气,也可能是苏业豪近两天拼上老腰,把她安慰好了的缘故。

        

反正已经可以大大方方,在家里提到姜渔怎样怎样。

        

虽说很想独占苏业豪,但毕竟答应会对姜渔负责,小妮子总觉得就这样不闻不问,挺败坏豪哥形象,于是主动撺掇着他去约姜渔吃饭逛街,或者拉上生活秘书琳达,云一起,来家里打麻将。

        

她和姜渔的关系本来就很好。

        

意外已经发生,不大度一点又能怎么办,苏业豪不开心,小妮子也难受。

        

以她的性格,没办法装作若无其事,放任姜渔独自伤心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