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遍天下美男身体H&粗大的H小雪

      

少年郎的成长也许只需要一个不经意间的触动。

        

巫铮没有提及要去上报官府,或是寻找县令麻烦,他沉默着随君辞踏上护送粮饷的路。但沈羲和发现他每日更加勤勉,以往习武多是兴趣使然,多是军中规矩束缚。

        

现在他会自个儿挤出时间去练君辞交给他的拳法,有不懂或是领悟不透之处,他再也不会别别扭扭,会大大方方来寻君辞请教。

        

见此君辞很欣慰,她带着他们出来一趟,就是想要让他们心性更沉稳,所有成长。

        

只是不知巫铮是否有毅力能够一直坚持下去。

        

且留给时间来证明。

        

从恒农郡到汾州再到绥州,君辞绕过了周荣的族地晋阳,一路上走的还算太平,他们这么多的粮饷招惹了不少劫匪眼红,不过全都给巫铮与赵醇等人练了手,之后她未曾亲自出手。

        

除了君辞没有一个人不曾受过伤,这些伤让他们渐渐褪去了青涩与稚嫩,不过八九日的功夫,他们就见识到了这么多的劫匪,才知道这个世道多么令人堪忧。

        

“将军,我们马上就入夏州化政郡。”赵醇有些喜悦。

        

过了化政郡,四五日之内必能入灵州,能够在规定的时间内将粮饷送到灵州普乐郡。 

        

君辞看着遥遥在望的城池,夕阳下露出了一抹淡笑,余晖勾勒着她的笑意,却莫名有一丝寒夜降临的寒意:“今夜只怕入不了城。”

        

“将军,我们距城门不过二十里,一个时辰便能赶到,虽说城门已关,但我们押运粮饷,有公文,他们会放我们入城。”赵醇觉着君辞的话别有深意。

        

君辞笑了笑,驱马先行:“走吧,把小猴儿唤回来,前路不用斥候。”

        

残阳如血,将长长的队伍投下的身影拉长,晚霞之光铺洒在他们的身上,远远看着似笼罩一股若有似无的血气。

        

走了十里路,还有十里就到了岩绿县,他们路过了一条还算宽阔的土路,土路两旁是竹林幽幽,在夜色笼罩之下,一阵风来,冷冽不逊寒冬。

        

“将军!”小猴儿已经有了不少经验,他迅速驱马到君辞的身侧,望着前方两旁竹林沿着中间在上空之中交错形成了拱桥,怎么看都觉得脚底发凉,“将军,卑职觉着前方有埋伏。”

        

火把下,君辞那张雌雄莫辨的脸照出半边,赤红的唇珠格外艳丽,她抬手打了个手势,后方的巫铮也将这个手势传递下去。

        

很快原本行走在中间的队伍分到两边,沿着路的边缘前行。

        

才前行没有几步,似有一阵强风吹响了竹林,竹林的柔枝不堪重负狠狠一弯,一刀刀白光在竹枝弹起来似,朝着他们飞射而来。

        

“掩护!”巫铮一声令下。

        

后面的人迅速竖起了盾牌,人人都蹲下身子。

        

笃笃笃的声音不绝于耳,柳叶般轻薄的刀片砸在了盾牌上,有些甚至刺穿了盾,深深嵌在盾牌上,最前方举着盾牌的士卒坚持,倒吸一口凉气。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