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深乳h&怎么弄妈妈

宁迦漾话音刚落, 忍不住倒吸口凉气。

        

这才发现自己一说话,唇瓣有种撕裂的疼。

        

她没心思再审问商屿墨,捂住自己殷红到像是滴血的双唇, 回忆起浴室内他最后把自己按着半跪在潮湿绒毯上‘求神拜佛’的全过程。

        

潋滟的双眸满是迁怒, 扭过头不理他。

        

爱去哪儿去哪儿。

        

反正短时间内不想看到他!

        

不就是不小心用力咬到他喉结吗!

        

反应那么大!

        

商屿墨心底那点沉郁被她小动作这么一闹,消散得无影无踪。

        

望着连后脑勺都写满可爱娇气的背影,他沉吟片刻,而后松开系到一半的领带,转而走向床边, 俯身打开床头旁边的柜子。

        

与之前干干净净只放了几本书的柜子不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里面摆满了整整齐齐的水蜜桃口味,以及零星一些其他口味。

        

当然,旁边还放着几管商屿墨亲自调制出来的药膏。

        

拧开盖子后,淡淡的薄荷味道溢满空气。

        

宁迦漾闭着眼睛都能感受到那压迫力极强的身影站在床边, 不知道在倒腾什么。

        

下一刻。

        

薄荷味越来越浓烈, 唇角微凉。

        

她下意识颤了颤睫毛, 睁开双眸。

        

入目便是男人那张清隽俊美的容颜。

        

银白色的发丝因为刚刚吹过的缘故, 微微卷曲,垂落至肤色冷白的额角。

        

眉眼写满认真,正在给她的唇瓣涂药。

        

她下意识抿唇。

        

却被一根修长干净指节抵住,男人声线清冽低沉:“别抿。”

        

女人唇瓣娇柔, 商屿墨长指略顿。

        

半晌, 等透明的药膏几乎渗透进去后, 才缓慢地收了回来。

        

顺势轻拂了一下她双唇那些细碎的伤口。

        

眼神暗了秒。

        

指腹不自觉的用力。

        

“疼……”

        

宁迦漾终于没忍住。

        

一把抱住他的腕骨, 仰头看他时,眼尾泛上了委屈的绯色。

        

“很快就不疼了。”商屿墨眼神恢复平静, 又给她涂抹了一遍药膏,“我走了。”

        

宁迦漾用眼神示意他:狗男人,赶紧滚!

        

商屿墨似笑非笑捏了捏她的脸颊。

        

“过河拆桥的小白眼狼。”

        

这怪谁?!

        

宁迦漾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唇瓣微凉的药膏顿时缓解了之前那挥之不去的烧灼感。

        

在医学上,这只慵懒嗜睡的大型猫科动物还是很靠谱的,亲自研制的药膏,非常管用。

        

不到半小时,她就感觉唇上所有的不舒服褪去。

        

望着镜子里几乎看不出不对劲的红唇,宁迦漾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眼眸,怀疑他特意研制这个消肿药膏别有用心。

        

身体舒服了,她忽然想到重要事情。

        

立刻一个电话打过去。

        

“你就这么出门了???”

        

“你那见不得人的银白小卷毛!”

        

听着宁迦漾语速极快的话,商屿墨靠在柔软的真皮车椅上,漫不经心‘嗯’了声。

        

看样子,她的唇瓣是好了。

        

随口报告行程:“就去趟医院。”

        

宁迦漾轻轻吐息,让自己保持冷静:

        

还就去趟医院。

        

他们医院那个八卦论坛宁迦漾可是见识到。

        

商屿墨有什么风吹草动,绝对置顶飘红热贴。

        

她敢说,商屿墨只要顶着这个银白发色出现在医院大门口。

        

不用三分钟。

        

陵城一院的论坛帖子就更新了。

        

帖子名她都能猜到——

        

#惊爆!我院第一冷美人突染银白发色,原因究竟为那般#

        

然后不用几分钟。

        

就会有人联想到今天热搜上这位。

        

毕竟朝夕相处的同事,有银白卷发这个特点在,很容易认出视频中的模糊身型。

        

罢了,冷静不了!

        

宁迦漾提高了点声线:“立刻马上停车,让司机或者陆特助去给你买一次性染发剂喷上再出门!”

        

“等会我要是在你们医院论坛看到你银白小卷毛的照片,你就别回家了!”

        

随即挂断电话。

        

完成‘一家之主’的今日命令。

        

由于车厢就那么点大。

        

加上商太太提高了声音,导致副驾驶上的陆特助听得清清楚楚。

        

眼观鼻鼻观心,装作没听到。

        

直到迈巴赫即将抵达医院时,陆特助轻咳一声:“boss,染发剂,需要吗?”

        

车厢内气氛蓦地冷凝下来。

        

半晌。

        

几乎能看到陵城第一医院偌大的标示,商屿墨清冷淡漠的声音才缓缓响起:“停车。”

        

恰好是一家综合型药房。

        

陆尧立刻下车选了黑色的一次性染发喷雾。

        

现在染发行业比较发达,这种染发喷雾,几乎药店都会摆着,不过买黑色的比较少,店员找了好久才找到压箱底的。

        

等商屿墨出现在医院门口时。

        

那头璀璨耀眼的银白发色已经重新变回了乌黑。

        

陆尧端详着乌黑卷发的男人,觉得之前那种舒冷感消失许多。

        

主要是,银白发色的boss实在是太过不接地气,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简直达到了顶峰。

        

此时。

        

神经外科楼,院长办公室。

        

眼看着商屿墨已经快要两小时还没到,院长望着坐在沙发上这位医学界的泰斗人物,忍不住额角冒汗。

        

商医生怎么回事。

        

作为晚辈居然让裴老爷子等这么久!

        

直到两个小时零五分。

        

商屿墨才云淡风轻地敲门进来。

        

原本低垂着眼睫坐在裴老爷子身边的裴灼灼抬眸看过去。

        

入目便是男人那张清冷昳丽的面容,微微卷曲的额发垂落在精致额角,一如既往对任何人都漠然疏离。

        

她站起身,慢慢抚平裙摆上不存在折痕,妆容依旧美艳精致:“屿墨……”

        

商屿墨视若无睹,看向裴老爷子,淡淡称了声:“老师。”

        

裴老爷子望着他们,忍不住叹了声。

        

宁迦漾绝不可能是例外。

        

裴老爷子拿出手机,给跟来的裴家司机打电话,让他去拦着裴灼灼,别做出什么蠢事。

        

他是想要彻底划清与裴家的关系。

        

你这么不给医学界泰斗面子真的好吗?

        

宁迦漾说要刷论坛监督这只银白小卷毛,并不是诈他。

        

他本就重度洁癖,不喜任何人触碰。

        

陵城第一医院顶流名不虚传。

        

安慰道:“儿孙自有儿孙福,您老千万别拿自己身子来置气。”

        

却见男人薄唇微掀,清淡声线中隐隐透着几分冰冷的嫌弃:“裴小姐,我们不熟,请自重。”

        

话落,空气忽然凝滞。

        

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面对爷爷紧迫的目光。

        

神色冰冷地睥睨她:“谁说不会。”

        

如今因为商家的突然取消合作,已经动摇到了裴家根本。

        

片刻。

        

若是她拒不认错,就取消裴家继承人的身份。

        

“如果影响到了你们夫妻感情,我可以亲自去和宁……”

        

像是疯了一样抱住他。

        

望着走廊尽头拄着拐杖走来的裴老爷子,商屿墨神色极淡,将身上那件一看就很贵,特别定制的西装脱下,面无表情地丢进旁边的垃圾桶。

        

院长怕这位老泰斗在自己办公室出事,连忙拿出备用的速效救心丸。

        

完全没有任何怜香惜玉之意。

        

“罢了。”

        

“我知道你不会爱上任何人,你迟早会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是最般配的。”

        

传出去,必定要被贴个不尊师重道的标签。

        

原本仗着自家爷爷是商屿墨恩师而丝毫不怕的裴灼灼,终于开始慌了:“屿墨!”

        

原本他对孙女喜欢商屿墨这件事,是赞成的。

        

她追逐了那么多年,绝对绝对绝对不能这么失去他。

        

此时浑身都缠满令人难受的气息,恨不得将自己用消毒酒精和水洗一百遍。

        

洛医生明明说,他不会爱上任何人。

        

商屿墨果然停住,折身看过来。

        

语罢,便再次转身。

        

真有商屿墨新鲜出炉的置顶热贴。

        

是人就能听出他语中意思。

        

商屿墨疏冷薄凉的声线在安静到近乎有些空寂的办公室内响起。

        

原本的理智,清傲,女性矜持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想到裴灼灼追了出来。

        

裴灼灼压下了心底的憋闷,微微一笑:“亲自和你太太解释。”

        

留下他。

        

一定要留下他。

        

谁知,商屿墨平平静静道:“商某与裴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私事。”

        

手也脏了,必须消毒。

        

却没想到。

        

此时。

        

裴灼灼想到来之前,爷爷的威胁。

        

到时候再牵连裴家。

        

若是商家再刻意针对,裴家绝对经受不起。

        

女人身上馥郁的香气萦绕在呼吸之中,但商屿墨眉心紧紧皱着。

        

院长很有眼力见的打算走人。

        

每碰到她一寸皮肤,浅褐色的眼瞳就冰冷一分。

        

如今弄巧成拙。

        

然而当宁迦漾看清帖子时,唇角笑弧凝住。

        

她低垂着眼睫,掩下了眸底的晦涩,语气动容:“屿墨,是我一时鬼迷心窍。”

        

望着男人的背影,她有种预感,一旦放他离开,那么或许,这辈子她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商屿墨考虑半秒。

        

洛医生明明说,他永远不可能爱上任何人。

        

商屿墨打算顺便去自己办公室一趟。

        

听到裴灼灼不断强调的话,他掰开最后一根手指。

        

最后像是淬了寒冰。

        

一根一根。

        

医院办公室灯光素来炽白耀眼。

        

院长:“……”

        

“既然认错,就接受惩罚。”

        

仿佛一瞬间,苍老好几岁。

        

还是伸手掰开她紧紧攥着自己手臂的指尖。

        

径自离开。

        

裴老爷子看向院长,苍老脸上和蔼中带着不容置喙:“我们有些私事要谈。”

        

眼底闪过深入骨髓的执拗。

        

裴灼灼指节疼得难捱,更难捱的是头疼欲裂。

        

裴灼灼没想到他对自己这么薄情。

        

但是她真的无法再忍受商屿墨与那个女人越来越深的感情。

        

他走这一趟,以及听他们说完这些废话,已经是对裴老爷子这个当年的恩师最大的尊重。

        

商屿墨反应极快,躲开了她的拥抱,手臂却被女人死死缠住:“不要走,屿墨,我只是……太爱你了。”

        

男人修长的指骨在光线映衬下,透着清清冷冷的苍白,正慢条斯理地拨弄着滑落至掌心的那颗玉虎珠子。

        

而后朝着裴老爷子微微鞠了一躬:“感谢您老当年教诲。”

        

清鹤湾别墅。

        

这是她最害怕的事情。

        

“灼灼!”

        

随即转身离去。

        

裴灼灼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向他表白。

        

难怪要留着院长在这里。

        

他用力拄着拐杖,喊了几句。

        

可惜——

        

裴老爷子甚至来不及阻拦,自己这个孙女就像是中了蛊,不管不顾地追了出去。

        

没等裴灼灼松口气。

        

能得商屿墨为孙女婿,他们裴家至少可以再辉煌百年。

        

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真是孽缘。

        

老爷子似是有愧于他,拉着裴灼灼道:“我这个不争气的孙女因为一己之私给你和你妻子添麻烦了,今日特来道歉。”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