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嗤嗤太深了&在厨房里将她的腿分得更开h

即便姬家内部也在争权,可姬老爷子身体康健,至少还有半个甲子可活,其他嫡系旁支也能按捺住内心的蠢蠢欲动。

        

有些家族大事姬行知都可以说了算,遑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明灯大师的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他目眦欲裂,气怒出声:“妖女,信口雌黄!姬家的名号也是你能提的!”

        

论综合武力,姬家绝对是三大世家之首了。

        

毕竟昔年姬家老祖宗一个人以秘法燃身,挥手间逼退入侵东州的十万大军。

        

普通人根本难以想象,在阴阳五行之道上达到巅峰到底有多么恐怖。

        

这么多年了,即便已经冠绝当时的姬家老祖宗也还没有达到。

        

“怎么不能提了?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姬家六十二代排行老大。”姬行知不痛快了,“我给我爷爷打个电话,算了,不打电话了,让你见识一下我姬家真正的秘法。”

        

他抬手画符结印。

        

几十秒的功夫,他面前出现了一个虚影画面。 

        

有声音从其中传出。

        

“臭小子,干什么?你在东桑被追得屁股嗷嗷叫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联系我,发生什么事了,你要死了吗?”

        

姬行知气得跳脚:“胡说八道,有你这么咒你孙子的吗?我是在外遇见了一个自称师传咱们家的老秃驴,打着咱们家的名头狐假虎威,我问问你知不知道一个叫姬明台的。”

        

“就这点小事?”姬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你最好短时间内别回来,我怕我会控制不住把你往死里打。”

        

地上,明灯大师已经呆了,一个字都听不到了。

        

千里化像传音!

        

这是姬家不外传的秘法。

        

正是因为胤皇身边有着强悍的阴阳师跟随,他方可及时掌控大夏五州四方战况。

        

古书籍上记录过这一秘法。

        

但被史学家认定为这跟神医盟一样,是神化胤皇和三家四盟的夸张写法罢了。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根本无法相信。

        

明灯大师只觉得眼前一黑,鲜血顺着他的嘴角不停地流下。

        

并非是气急攻心,而是恐惧到了极点。

        

“我啊,我跟我大哥在一起呢。”姬行知问到了自己想要的,摆了摆手,“行了,你自己去忙吧。”

        

他在姬老爷子的咆哮声到之前,及时结束了秘法。

        

这秘法其实在现代社会没什么用了,毕竟手机电脑普及整个国际,一个视频电话就够了。

        

再加上这秘法消耗很大,他短时间内也最多能用两次。

        

犹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不过在信号屏蔽的紧急情况下,却是救命稻草。

        

“我抢她气运,她是这么和你说的?”司扶倾淡淡的,“这么多年用着我的气运,是不是生活得很不错?”

        

“季家想接着季清微冲进自由洲?你倒是看看他们进不进得去。”

        

“绝无可能!”明灯大师震惊,却依然不退不让,“清微是我从小看到大,她怎么会抢夺别人的气运?她要是抢了,身体还能那么差?”

        

“确实是学艺不精,你没想过就是因为抢了气运承受不住,身体才那么差?”姬行知走过来,“不过也能理解,我刚问我爷爷了,你说的这个姬明台,前两年已经嗝屁了。”

        

“就算他还在世的时候,在我们姬家也就是个外门子弟,你说能给你教什么东西?”

        

心神在这一刻齐齐地受到冲击,明灯大师猛地喷出了一口血,他面色惨白如纸:“你……你胡说!”

        

他师傅明明就是姬家的长老!

        

可千里化像传音也是做不了假的。

        

古书籍上亦记载了只有姬家嫡系血脉可以学此秘法。

        

“有其师必有其徒。”姬行知啧了声,“你跟你师傅一样,都这么地自负。”

        

明灯大师的手都在颤抖,额头上青筋暴跳。

        

“他是外门子弟,虽然收你为徒,可未走我姬家拜师流程。”姬行知背着手,慢悠悠,“这样一来,你连我姬家的挂名弟子都算不上,老秃驴,别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当个井底之蛙,还在这里大言不惭。”

        

他蹲下来,拍了拍明灯大师的脸:“助纣为虐的是你,气运之女的气运都敢掠夺,前几个这么做的死的死,伤的伤,我还等着看下一个的下场呢,到时候收集集数据作报告,我爷爷也能开心开心。”

        

“不可能!”明灯大师喃喃,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大叫了起来,“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啊!”

        

他死死地看着司扶倾,不断地吐着血:“就是你抢了清微的气运,她有人护着,到时候你一定会有报应的,一定会……”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明灯大师头一歪,昏死了过去。

        

姬行知状似惊讶:“功德和一身修为都废了,还挺惨的。”

        

光华寺的主持,就这么成了废人。

        

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个问题。

        

“查他。”司扶倾双眸眯起,“还以为是他帮着季家抢我气运,看来只是个蒙在鼓里的。”

        

“对了,季清摇的事情我问了我家老头儿,他说这种情况你可以放心,不用做什么,气运就会回到你身上。”姬行知说,“但反噬肯定是有的,毕竟她也确实用你的气运了。”

        

司扶倾颔首:“嗯,到时候我帮帮她。”

        

同样是女儿,但季家的态度却有很大的区别。

        

季家和左家不一样。

        

左家是请阴阳师将她的气运移到了整个家族上。

        

而季家却是全部倾注到了季清微身上。

        

“你的气运在她身上并不多,大部分还是在这个季清微身上。”姬行知又说,“你收你的,我查我的,先查清楚主谋者。”

        

“我了解,说起来我上次在四九城遇见了个和尚,就说我和我老板的气运都很庞大。”司扶倾若有所思,“你说,我是不是能蹭蹭他的气运?”

        

姬行知想了想:“是有这种说法,但你们首先契合度要高,否则蹭了也是白蹭,还要看他愿不愿意分给你。”

        

“但可以肯定的是,大气运者会庇护身边的人,你收回气运的速度也会变快。”

        

司扶倾点点头,她擦了擦手后,转身向外走。

        

姬行知纳闷:“你现在干嘛去啊?”

        

司扶倾双手插兜,不紧不慢了:“去蹭蹭我老板气运,刚好下午了,我请他吃饭,应该能多蹭一点。”

        

姬行知:“……”

        

他认命地弯下腰,把明灯大师抬了起来。

        

而同一时刻。

        

四九城,光华寺。

        

供奉香火的庙内。

        

几个僧人正在打扫,却见中央最大的一只蜡烛忽明忽暗。

        

几秒后,“啪嗒”一声,竟然直接灭了。

        

“这香烛怎么熄灭了?”一个僧人惊诧出声,“我进寺这么久,这只香烛从来都没有灭过。”

        

光华寺内有传言说是这只香烛就是明灯大师的身外化身。

        

只要明灯大师在,香烛便可永燃。

        

这香烛一灭,岂不是证明明灯大师出了意外?!

        

如果明灯大师真的出事了,光华寺的香火都会断了。

        

这可是大事!

        

几个僧人都慌了,也不敢妄自定夺揣测,慌慌张张地去找首座了。

        

**

        

另一边,天地盟总部大楼。

        

会长办公室。

        

“会长,大夏台更换了节目组的主创团队,又把司小姐请回去了。”中年人小心翼翼,“司小姐医学组和艺术组都报了,但先录制医学,艺术可能要等到三月份去了。”

        

辜徽言气哼哼:“行吧行吧,刚好三月份也要开始国际巡回展出了,你给节目组那边说一声,我们可以去国外拍,一定要好好地给他们看看什么叫做《万里江山图》!”

        

吓死他们!

        

中年人点点头:“司小姐肯定是冠军无疑,娱乐圈也绝对不会有人质疑她。”

        

司扶倾是唯一一个兼任两组的明星嘉宾,抨击她的人不少,都等着节目上映的时候看她笑话。

        

辜徽言哪儿能看得下去。

        

他要给司扶倾正名。

        

“她当然是冠军。”辜徽言笑眯眯,“她那副绣图一出,就是降维打击。”

        

提起绣图,辜徽言难免又想起了季清微那副低配版,他神色淡了下来。

        

中年人察言观色,适时开口:“如果季家找别人将他们家小姐的图送去参赛,那可就惨了。”

        

“惨就惨,和我有什么关系。”辜徽言不冷不热,“但司丫头肯定觉得膈应,我还是给她说一下这件事。”

        

他慢吞吞地拿起手机,联系司扶倾。

        

司扶倾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到训练基地门口:“辜老。”

        

“我找你说你那副绣图的事情。”辜徽言说,“季家当时把他们小姐的绣图也送来了,我本来觉得挺好,结果你的快递到了,我一看他们家那副就是你的低配版,你真的不认识她?这未免也太巧合了。”

        

司扶倾笑了笑:“是啊,哪里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

        

“我估计季家在我这里碰壁,但并没有死心,还是找人把绣图送过去了。”辜徽言出言安抚,“你也别生气,有你的绣图在,季家那副根本没用。”

        

“嗯,我知道了。”司扶倾眼睫垂下,“谢谢辜老,您这次帮了我大忙了。”

        

通话结束,她将手机放好,推开训练基地的门。

        

五州战队正在内战。

        

见她进来,都停下了动作。

        

“司小姐,选拔赛很顺利。”景州站起来,神情隐隐激动,“我们5V5和个人赛都赢了,现在积分和其他几个老牌战队并列第一。”

        

“好。”司扶倾点点头,“选拔赛不要太张扬,我说的就是你,姜长风。”

        

姜长风没什么表情:“我已经将手速压到三百八了,这是我的极限了,他又不能像你随意控制。”

        

其他几个队员面面相觑。

        

这就是大神只之间的较量吗?

        

训练基地的门在这时被敲了敲。

        

一个队员站起来去开门。

        

门外是一个秘书模样的人,后面还跟着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

        

景州认出来这是季博彦身边的人,他神色瞬间变了:“司小姐,他们是季家人,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司扶倾起身,瞳底有戾色浮上,她淡淡:“我现在真听不得这个姓。”

        

然后,景州就眼睁睁地看着两个保镖都被司扶倾踹了出去,秘书也被关在了门外。

        

其他人:“……”

        

姜长风依旧面无表情。

        

他早就习惯了。

        

训练基地外。

        

秘书还勉强能站着。

        

他深吸了一口气,联系季博彦:“少爷,我们还没有说什么,就被赶出来了,她不接受。”

        

“不接受?又是个硬骨头?”季博彦眉皱起,冷笑了声,“现在的明星,真是有了点钱,一个比一个嚣张。”

        

季家好歹也是百年豪门。

        

跟季家对上,那是自寻死路。

        

“五州战队绝对不能出线。”季博彦冷冷,“给我废了景州和其他几个队员的手,让他们无法参加比赛,尤其是那个新面孔,叫什么姜长风?”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