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与医生系列辣文&欠揍红肿臀肉乱颤巴掌错了

      

第二日起来,面对太阳伸懒腰,腰好腿好筋骨好。

        

庄元精神舒爽,活动活动了全身的关节,就准备去找师姐萧妙音和吴渊。

        

“如果说有《修行基础功法》,应该还有修行中级功法和高级功法吧,反正手头这本对我已经没用了,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

        

庄元关上了院子的门,前往前山。

        

他去的时候,看到偌大的院落里,许多青衫弟子。

        

内门弟子目前就只有庄元、吴渊和萧妙音三个,唯一的亲传弟子殷南华还没回来。

        

不用说,这些人,肯定是外门弟子。

        

他听闻,有时外门弟子会来找更厉害的内门弟子,进行切磋、讨教、比试之类的活动。

        

虽说,这山上还有一个相当大的“武道场”可以作比试、打架斗殴之用,但许多时候,小打小闹,只是为了指导讨教的话,倒是不必大张旗鼓到偌大的擂台之上。

        

但今日,这院落之中的人,还真是多。

        

人头攒动,还好还有能落脚的地方。

        

庄元挤了进去,隐隐约约听到吴渊的声音:“你这姿势不对,调整一下,丹田下沉,对,就是这样,身子往后倾斜,对,就是这个时候,抓准时机,扣一击灵力暴击!是,不错!这样,你才有赢的机会!”

        

吴渊在手把手指导,庄元一十五岁的身体,在这一众大约二十多岁的青年人之中,还是略显稚嫩。

        

身高不够,垫脚来凑。

        

他按在一个人的肩膀上,踮起脚之后,终于看见了。

        

一个小弟子正虚心听着他的指导,有模有样地比划着,按照吴渊的手法,扣出一道暴击。

        

吴渊点点头,很满意:“不错,比上回有进步,只是,你这速度和精准度,还可以再提升。你现在和我比划,自然没什么压力。真亲自狩猎除魔卫道的时候,可没有你犹豫思考的时间。知道了吗?”

        

只到吴渊肩膀的小弟子,反手握剑柄,双手抱拳,眼神晶亮:“谢师兄,我记下了。”

        

庄元这边正看得起劲,忽然前面被他按着肩膀的人回头了,瞅了一眼,颇为惊奇道:

        

“哎,你也是外门弟子吗?新来的吗,怎么这么面生?”

        

庄元又看着一个青年人上去准备和吴渊对打了,没心思回答,随口道:

        

“内门弟子。”

        

这不说不要紧,一说,对面立刻嗤笑道:

        

“内门弟子?你脑子被门夹了么?还是睡傻了?内门弟子将近一百年了,一共就收了两个,喏,吴渊师兄,还有萧妙音师姐,虽然年纪都很小,但我们修行人可不讲这个,要说啊,也是拳头和力量更重要。他们强悍,虽然年纪太小,都才十八岁,但我们都心肝情愿叫他们师兄师姐!”

        

庄元听着这人侃侃而谈,心想着,大概也是个话痨之类的性格。

        

逮住一个人就停不下来了,叭叭叭不停。

        

果然,刚消停两秒,他又张嘴了:

        

“嘿,毛头小子,你还不知道吧?这修行呐,也是讲究天赋的,有的人修仙修死了也不得劲,最终也成不了仙。”

        

“像咱们这种只能修行肉身的,哎,那真是没有办法和老天赏饭吃的魂修之体作比较!所以说呐,比不上吴渊师兄,也是理所当然!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天资卓绝,魂修之体呢!”

        

前面这人唾沫横飞,直接竖起了大拇指,感叹不已。

        

庄元的心思依旧还在前面打架的两人身上。

        

吴渊的身手其实客官而言,真的还不错,灵活如游鱼,敏捷之中抓住机会便给对手狠厉的一击。

        

庄元毫不怀疑,之前吴渊和萧妙音对上的时候,当真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稍微闹闹,十二分的迁就礼让。但萧妙音应该也没出全力,庄元也无法判断他们的实力究竟如何。

        

前面那人见自己如此认真地给他讲规矩说道理,对方居然一点反应都不给,丝毫不捧场,当即又道:

        

“我说你这小子,既然是外门弟子,也是新来的,就得老实点,我也算是前辈了,是你师兄,尊老爱幼懂不懂?我们也是讲资历和辈分的!”

        

“我说,你小子有没有在听师兄我讲话?!!”

        

见庄元看得专注,仍旧没有对他卑躬屈膝,甚至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他当即拉下脸来。

        

庄元看那边吴渊动作看得正专注,一看这身前这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男子居然准备动手推搡自己。

        

他当即往后退一步,毫不犹豫闪避。

        

他正准备略施小计,惩戒一下这相当狂妄,捧高踩低还爱以师兄、前辈自居的炮灰脸。

        

他以为他在作践谁?又以为自己是谁?!

        

结果有人出手比庄元更快,猛地飞来的一杆枪,将他击倒在地。

        

众人惊呼你推我我推你,倒是眼疾手快得很,直接退出这个危险的圈子。

        

将庄元和这男子让了出来。

        

银光闪耀的枪尖,直接钉在他的裤裆下方一寸处。

        

武器将那片青衫下摆死死钉入地面,张开双腿的“前辈”此刻正瑟瑟发抖,脸都青了。

        

这场景,是个男人都会觉得下体一凉。

        

庄元好像听到无数下巴掉落地面的声音,在瞠目结舌的众人目光中,一女子悠悠然登场。

        

一身标志性的青铜衣,白皙的皮肤,略显清冷的面部轮廓——萧妙音。

        

此刻,她负手而立,缓缓走来。

        

轻而易举拔起了地面上的银枪,淡声道:

        

“哟,不好意思,射错了。原本,我是想让小师弟来接招的,好歹昨日也入了山门,成了内门弟子,不得切磋切磋,友好讨教,以求进步?”

        

深蓝色的眸子轻描淡写地扫过众人,分明没有多么锋利,但就是给人一种芒刺在背的错觉。

        

一屁股跌在地上的“师兄”已经吓呆了。

        

而人群之中,早已炸开锅。

        

“啊?什么,内门弟子?这怎么可能?!哪有入门第一天就当内门弟子的?不合规矩啊!”

        

“照我看,这小子最多十六岁,可他如果真有仙根,师父不是理应早早就寻来了吗?哪有十六岁才进山门的?八九岁就不得了了,我们不都是八岁来的吗?”

        

“就是就是,这么大年纪才来,理应落了下风,更何况,他还只是金元修为,这么弱怎么能行?”

        

“总之我觉得绝对不可能,内门弟子哪有那么好当,不是一个个都是——”

        

“对对对,都是魂修之体!”

        

“难道这小子也是?!”

        

众人的目光齐齐聚焦在庄元身上,好似他在舞台上,全场熄灯了,但有一束追光始终跟随着他,人们的注意力就这样全然集中在他身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