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把女主的胸罩撕开小说&和尚寡妇玉茎牝户

       

方剑平:“我不打你的主意,我想打你?”

        

“凭什么?就因为我不支持你工作啊?”

        

方剑平诧异:“合着你知道我说什么?”

        

张瞳瞳送他爸一记白眼。

        

不待他有所反应,立即躲到爷爷奶奶身后。

        

方剑平气笑了。

        

高素兰把孩子拉出来,“洗手,吃饭。”

        

张瞳瞳下意识看种:“这么早?”

        

小芳:“不早。白天长了。”

        

张瞳瞳想想一个月前五点多天就黑了,如今太阳刚刚落山,“越来越热了。爸爸,风扇应该不要票吧?”

        

方剑平点头,瞬间明白儿子的意思,“给张小草打电话。” 

        

张支书也懂了,让她带着栓子去进货。

        

“小草这样经常请假行吗?”

        

方剑平:“她又不是小孩子,知道怎么选择。再说了,她要是不懂还有杨斌。”

        

小芳:“请假扣工资,她又是以栓子的名义,应该没问题。主要是去进货,跟她本职工作无关。这事真计较起来,都没有村里人找她办户口严重。”

        

高素兰奇怪:“村里人找她办什么户口?”

        

小芳:“她单位就在公安局斜对面,低头不见抬头见,她找公安局的人人家能不给她办?”

        

张支书没懂,“拿着小孩的出生证明自己不就办了?”

        

张瞳瞳点点头,这么点事到妈妈嘴里怎么就变得这么麻烦啊。

        

方剑平笑道:“小芳说的是那些没交罚款的。”

        

三人恍然大悟。

        

张支书忙说:“这是犯错误吧?那不行。”

        

方剑平:“小芳就是这个意思。”

        

张支书放心了:“不是原则性错误就行。回头有人打小报告也顶多批评教育一下。”

        

高素兰有了新的担忧,“小草不会赚钱赚上瘾了再把工作辞了吧?”

        

方剑平:“这么大的事不是她一个人能决定的。”顿了顿,“杨斌的父母要是觉得辞职合算,咱们不说那老两口也得问。”

        

殊不知张瞳瞳的电话打过去,杨斌的父母没让张小草辞职,而是让张小草把杨斌的表妹——他舅的女儿带上。

        

当年张小草跟杨斌结婚时他父母很满意,是怕娶个高门大户的,他们得当祖宗供着。杨斌的叔叔也满意——张小草虽然是个村姑,什么都不懂,但吃苦耐劳,摊上这样的儿媳妇他哥哥嫂嫂以后尽管享福吧。

        

杨斌的舅舅那边和姑姑十分不满,不好当着张小草的面表现出来,背地里没少嘀咕。有好几次还被张小草听见了。

        

不过这些闲言碎语她在村里听多了。比起她奶奶的谩骂和她爹娘的唠叨真不算什么。

        

那时候张小草不跟他们计较也是憋着一口气——有你们求我的那天。

        

这一天终于到来,在单位历练多年的张小草并没有得意猖狂高傲,而是把杨斌的堂妹推出来。

        

他堂妹跟张小草同岁,初中还没毕业就迎来了革命。虽然后来进了工厂,可只是清河县城的小食品厂。随着改革开放,街上卖东西的多了,人的选择多了,食品厂的生意也越来越不好。

        

以前年年都有不少盈利,如今能裹住本就不错了。

        

这个工厂虽然归市里领导,但工厂在清河。最近方剑平就打算向市里提议把食品厂的工人打散,一部分分到需要职工的学校,一部分分到机关单位食堂。

        

不过这事底下人还不知道。

        

工人们有预感。因为以前需要加班,现如今一周干三天就足够卖的了。

        

杨斌的堂妹有三个孩子,老大老小都是儿子,她和她家属的工资都不高,她就想请假,让张小草带带她。万一哪天无限期放假,或者调去很远的地方,她没法去必须得辞职,家里也不至于闹饥荒。

        

杨斌的妈一听她提到杨斌的堂妹,想也没想就说:“她会干什么?”

        

张小草最烦她老婆婆这一点,面上笑呵呵道:“不会也比栓子强。栓子以前就认识钱。要不是一一教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不待她老婆婆开口,“不看僧面看佛面。要不是二叔,我哪能嫁到咱们家。凭这一点不带栓子也得带她。”

        

杨父和杨家大哥大嫂同时点头。

        

杨母不敢一意孤行,不敢不尊重人民群众的意见,“可风扇那么贵,她也没本钱啊。”

        

张小草:“二叔有啊。回头给他利息。我不信他不借。”

        

杨斌赞同:“又不是外人,怎么可能不借。要不妈你借给她?”

        

他妈脸色微变。

        

杨斌的大嫂低下头偷笑。

        

她要是没猜错,她老婆婆应该想把钱借给她侄女。

        

钱到了老婆婆娘家人手里,一百能还回来九十就不错了。

        

杨家大嫂轻咳一声,压下笑意,“妈,要么都不带,就带栓子兄弟去。要么就带堂妹。”朝隔壁努努嘴,“离这么近,万一被二婶看见,以后亲戚还怎么处?”

        

杨母也是个挺要面子的人,大儿媳妇这么一说,她不得不说,“算了,当我没说。不过小草,你别让你舅知道。”

        

杨斌不禁说:“离那么远,你不说谁知道?”

        

杨母噎的说不出话,这事就算这么定了。

        

张小草知道批发要趁早,不然等大家都干,她的货可能砸手里。

        

周六上午到单位,张小草就找领导请假——请一周。

        

第一次领导不知道,第二次不确定。这已是第三次了,领导立即问她,是不是帮她弟弟进货。

        

张小草不是很喜欢这份工作。

        

每天盯着算盘,在屋里一待就是半天,憋得慌、

        

张小草就直接询问,是不是不可以。

        

领导暗示她影响不好。

        

张小草很无所谓的表示,工资该怎么扣怎么扣。有人反映或者告状,可以告诉她,她辞职。方县长那里,她去解释。

        

领导不敢直接数落她,就是怕她找方剑平告状。

        

有她这句话,领导面对旁敲侧击的同事也好解释了。

        

常言道,无欲则刚。

        

张小草不怕丢了铁饭碗,也不怕扣工资,羡慕嫉妒她的同事没法给她添堵,转而问张小草这次又进什么货,能不能给他们捎带两样。

        

张小草很清楚同事之间的感情就像塑料。先满口答应,接着又表示得给她点辛苦费。此言一出,同事不让她捎了。

        

等她走后,时不时说她小气。

        

别说张小草听不见,就是听见了也装没听见。

        

不然一旦这个口子开了,将是无穷无尽的麻烦。除非她以后不再倒腾货物。

        

话说回来,清河县有钱人不多,小芳也怕风扇弄来卖不完,张小草出发前,她就先在大院里问一圈。

        

去年大院里的一些人怕小芳的电视机贵,买亏了又不敢找她退钱,所以除了霍书记只有两家人买。

        

过年虽然不放假,但可以请假休息。短短两三天也不扣工资。

        

有人就趁着过节去亲戚家,询问省城的电视多少钱一台。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比栓子卖的贵十块钱——小半个月工资,还不知道放多久了。

        

那些人很后悔。

        

这次小芳再问,很多人找她报名。

        

小芳提出栓子得赚一点,那些人也纷纷表示应该的。

        

这个单子给张小草,张小草又算一下大院外面的有钱人,决定搞一火车皮——吊扇加台扇。

        

不过张小草和栓子加一块也没这么多钱。

        

小芳的钱都给她,她又找她老婆婆和大哥大嫂借点,栓子又找张老九借。杨斌的堂妹找她婆家和娘家人借很多,钱才凑够。

        

之前进衣服是往南,后来进电视是北上,这次是往西,中原腹地。

        

栓子到火车上就忍不住说:“再跟你出来几次,能全国转一遍。”

        

张小草:“那还不是咱们省的企业不行。不然都不用出省。你别说话,赶紧睡觉,晚上换我们睡。”

        

经常去进货,栓子知道火车上有乘警也没用,因为有要钱不要命的人敢跳火车。

        

好在他俩有经验,杨斌的堂妹一路上没敢合眼,张小草兜里又揣了一把水果刀,三人顺顺利利把货运到市火车站,请县里的运输车帮他们运回去。

        

到了县里,先进县大院,卸掉三分之一才往街上拉。

        

此时正好中午,小芳和方剑平都在家,张小草也没让小芳卖。

        

张小草让栓子和她婆家堂妹过去,她留在县大院这边收钱。

        

比街上卖的便宜,但也只便宜五块钱。

        

饶是这五块钱张小草也不敢嚷嚷,直接写在本子上让他们自己看。

        

跟偷偷交易似的,大院的人瞬间知道跟街上不是一个价,立马美滋滋的回去拿钱。

        

有人看到小芳拿两个,忍不住问:“你就不用给钱了吧?”

        

张小草:“这两个不用给钱。栓子管她借钱的利息。”

        

那人不禁说:“还以为张老师也得掺一股。”

        

小芳摇头:“没有。”

        

“那这两个也不够你们用啊。”

        

小芳:“改天栓子再找我借钱,再给我俩不就够了。”

        

那人一想:“也对。不过他们这一趟能赚够你这两个风扇钱吗?”

        

小芳:“卖给你们的肯定赚不够。要不你回头多给点?”

        

那人顿时不敢瞎问。不过也好奇外面卖多少钱一个。

        

翌日正好是周末,到街上一打听比他们贵五块钱,五块钱能买好几斤肉,打听此事的人回来就忍不住宣传,方县长的大舅子真没赚咱们钱。

        

电视不是必需品,风扇算是。

        

十二寸的电视将近五百块,一台台扇也不过九十块钱。双职工或者单职工,老人有退休工资的家庭都买得起,农村稍稍富裕一点的人家也买得起,而街上只有栓子一个卖,以至于周日就把本钱赚回来了。

        

第二个周日,风扇已全部卖光。有些远路的都没买到。

        

张庄的一些人见钱眼开也想弄风扇,然而没有手机没有电脑的年代,他们根本不知道去哪儿进货,只能看着栓子又进一车。

        

第二次张小草没去,而是让栓子带着杨斌的表妹以及张小叶夫妻俩去。

        

张小叶夫妻俩帮栓子搬货,栓子按天给他们工钱。

        

原本张小草打算让老九跟着一块去。

        

小芳提议让张小叶去的。

        

她知道张小草不希望张小叶再生孩子遭罪。可是要想张小叶彻底转变过来,光靠计生办宣传,张小草唠叨没用,要多走走多看看外面的世界。

        

做生意这行属于一通百通,张小叶见多识广,以后也省得栓子带她进货。

        

张小叶跟她弟臭味相投,她有门路肯定会带上她弟。姐弟俩有钱了,将来不论是高氏死了,还是张老二两口子住院,他们都不会去闹张小草和栓子,让他俩出钱。因为他们没空,得做生意赚钱。

        

小芳把这些讲给她听,张小草觉得非常有道理。

        

回家的路上想到小芳以前什么都不懂,现在啥都懂,就忍不住跟老婆婆一家念叨,“人还是得好好读书。”

        

杨斌一听她这话就忍不住说:“你终于知道了?你要是没上过中专,不去财政所上班,敢带着栓子和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去进一火车皮风扇吗?”

        

张小草摇头,不敢。

        

原本计划是从针头线脑开始倒腾。

        

张小草:“你这样说我突然觉得风扇这生意也干不长。”

        

杨斌不禁问:“怎么干不长?”

        

“保不齐有人偷偷跟着栓子。”

        

她老婆婆忍不住问:“那怎么办?”

        

张小草想想,“回头我再问问小芳。她在首都那么多年,首都做生意的多,她应该知道。”

        

小芳只知道栓子要是会修电视修风扇,这个生意就能干一辈子。

        

手艺人越老越吃香。

        

张小草觉得以后可以往这方面发展。

        

栓子进货回来,张小草就让他慢慢自学摸索。不懂的就带着礼品去请教城里的电工。

        

其实只凭他是方剑平的大舅子这点也不用带礼物。可礼多人不怪,人家也能用心教他。

        

于是周末栓子就让一一和她妈以及杨斌的堂妹看铺子,他去电工家请教。

        

张小草来到小芳家把此事告诉她。

        

张瞳瞳一听几个女人看铺子,直言担心人家欺负她们几个女人,他得去帮他舅妈表妹。

        

小芳见他跑的比兔子还快,无语又想笑,“怎么不说自己想出去玩儿。”

        

张小草:“作业写完了没?”

        

小芳:“昨晚回来就写完了。”

        

“那就别管他。反正也是上午半天。”张小草说着坐不住了,“我得回去看着杨耀耀。”

        

高素兰问:“杨斌呢?”

        

张小草摆手:“别提了。爷俩都喜欢看《西游记》。电视台可能没啥放的,天天重播天天看也看不够。”说完就往外走。

        

高素兰:“我送送你吧。”

        

“送啥。一个月没来五次也有三次。”

        

小芳:“你大娘想出去转转。爹,你要不要到栓子哥那边看看?”

        

张支书想说,那么多人他就不去了。

        

话到嘴边想到栓子最近干的生意很惹眼,难免有人说三道四,决定过去给他撑撑场子。

        

方剑平见他意动,心底忽然一动,“去吧。回头我和小芳做饭。你们天天在院里待着都没出去过。”

        

小芳和方剑平得上班,有时候拖堂开会时间不定,只能老两口做饭。

        

虽然这活跟伺候庄稼比起来轻松多了,可是有时间要求,以至于他们不休息,他们哪都不能去。

        

张支书算一下,有大半个月没往街上去了,立即跟上他老伴。

        

小芳不禁看方剑平。

        

方剑平正想解释,一想她也劝她爹出去,顿时喜出望外,关上大门就拉着她上楼。

        

小芳无语又想笑,“你就知道我想啊?”

        

“谁让咱们是两口子心有灵犀呢。”方剑平关门关窗拉上窗帘。

        

“大白天拉窗帘,谁都知道你不干好事。”

        

方剑平:“今天风和日丽,都出去踏春去了,没人有空往咱家楼上看。”三两下脱掉衣物,“要我帮忙?”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