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住不准流出来太烫了h&污文涂药

        

虽然司马部长的职位,比古翠萍、肖静宇、方娅等人都高,可陆在行既然已经约定,就不再接受司马越的邀请。司马越也道:“我也是临时兴起,今天的会议开得这么好,就想请陆书记吃个饭!还是我考虑欠周,陆书记晚上肯定很忙,我这种临时的邀请,怎么能请得到陆书记?我还是另择时间,邀请陆书记。”

        

陆在行道:“我们都好说,改天我们再聚。”两位领导就各回各的办公室去了。

        

时间已经不早了,陆在行到办公室坐了坐,就问秘书:“佰亮,时间差不多了吗?”楼佰亮道:“陆书记,差不多了。不过您可以晚一点过去,等他们都到齐之后过去也不迟,我们车子也就七八分钟。”陆在行道:“今天都是自己人,谁先到、谁晚到,不讲究。这就走吧。”

        

楼佰亮便去安排车子了。

        

司马越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没有马上坐下来。开了一两个小时的会,司马越在窗口站了站,不由想到今天在会议上表现不错的萧峥。之前,他也有所了解,萧峥本来在最近的一拨干部中,要提拔为县长的。可没想到,萧峥前女友的爸爸竟然向省.委领导,实名举报萧峥玩弄他的女儿!

        

现在这个事情经省纪委介入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情况不属实!这样一来,下一步就可以提拔萧峥担任县长。下次,自己要找个机会跟这个萧峥当面聊聊,一方面算是再次考察了解萧峥这个人;另一方面,要是下一步提拔他,也要让萧峥知道,自己对他的提携之恩。

        

想定了这些,司马越将手掌在红实窗框上拍了拍,打算回去坐下。然而这个时候,组.织部办公室的秘书敲门进来,向司马越汇报:“司马部长,镜州市.委组.织部的部务会议成员、办公室主任陈虹,说要向司马部长汇报工作。她今天已经是第四次来了,前两次我们知道部长你忙,让她回去了。现在她正在办公室里,说只占用司马部长一分钟时间,而且说有至关重要的事情,要是我们不向司马部长汇报,后果很严重,由我们办公室承担。部长,您看?”陈虹?镜州市.委组.织部部务会议成员、办公室主任?司马越感觉这个名字有点熟悉。而且,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一般情况下,都是下面的部长来汇报工作,部务会议成员、办公室主任是不会直接来向他汇报工作的。

        

司马越问道:“她什么情况,你知道吗?”秘书有点为难地说:“部长,她不说。只说要向您当面汇报,其他人都不能说。但是,她说要是部长一定不愿意见,她让我提供两个字。”司马越有点好奇了:“哪两个字?”秘书说:“是‘小’和“月”。”

        

小和月?那是什么意思?司马越脑子里转过问号,但随即就如亮光一闪,一个“肖”字在司马越的脑海中渐渐浮起。肖,司马越首先想到的,自然就是肖静宇了!

        

所有跟肖静宇有关的事情,司马越都关心。他心里想让秘书立刻把陈虹叫进来,可又不想让秘书看到自己过于急切的心情,便定了定神,走到了桌子后面,坐进椅子里,淡然地说:“她既然是镜州来的组工干部,同一个系统的,这么急着要见我,多少应该会有点事。这样吧,你让她进来吧。就不要一分钟了,给她五分钟时间吧,让她言简意赅。”

        

秘书答应着出去了,一会儿之后,敲门声响起,秘书引着一名女子进来了。那女子身穿高跟鞋,打扮靓丽而有分寸,容貌甚佳,几乎可以与肖静宇比肩,只是气质上稍逊。那女子婉儿一笑,落落大方地道:“司马部长好,我是陈虹。”

        

司马越没有打算跟她握手,便没有站起身来,只是朝桌子对面的椅子指了指,道:“你好,请坐吧。”

        

陈虹抚着裙子坐下,因为说好了只聊五分钟,秘书也就没有给陈虹泡茶,而是赶紧退出去,并带上了门。

        

司马越看着陈虹问:“陈虹同志,你是从镜州赶过来的?”陈虹却道:“不是,司马部长,我在镜州已经有两天了。司马部长可能忘记了,三天前,您答应我们谭书记的宴请,可临了到望湖饭店的时候,司马部长又说部里有事,没进酒店就走了,晚饭更是没吃。害的谭书记、江部长和我们都巴巴得空等了一场。”

        

司马越这才想起那晚的事情。镜州市.委书记谭震想要请自己吃饭,而他司马越又正好想见肖静宇,他让肖静宇到杭城来,肖静宇却说要完成谭震交待的任务没空,司马越便想趁机让谭震把肖静宇叫来。

        

没想到,他在望湖楼门厅下车,一问,肖静宇竟然没来。那这顿饭还有什么吃头?司马越转身就走。那天,谭震是对他介绍过另外两个女人,其中之一应该就是陈虹。这么一说,人就对上了。

        

司马越道:“哦,那天的事,是我不好意思了,那天刚到江中,确实还有事。”陈虹眼角微微一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我知道司马部长有事,是关于我们市.委副书记肖静宇的事。”司马越为之一怔,随后想到之前她让秘书给他带来“小”“月”两个字,那就是“肖”字。这会儿,她主动提到了“肖静宇”,看来她是知道些什么?!司马越装作一点都不着急,靠在椅背里说:“你们肖副书记,跟我有什么关系?”

        

陈虹一直端坐着,就如真的是在汇报工作一般,道:“司马部长,您和肖副书记其他关系我并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一点,就是肖副书记并不想见您。”陈虹这句话,直刺司马越的痛点。司马越开始觉得陈虹这个镜州市.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不,是这个女人,有点不简单了。

        

今天她来找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司马越心头暗想。目前他还没有看穿这一点,就顺着她的话,笑问了一句:“你说肖副书记,不想见我,为什么这么说?”

        

陈虹依然端坐、保持着微笑:“司马部长,这个很好推理的。我们肖副书记,只不过是地级市的副厅,而您是省.委组.织部长,她的提携完全在你的手里。况且,是我们市.委谭书记让她来和您一起吃饭。要是换做其他任何一名女干部,应该都忙不迭地赶来了。省.委组.织部长召唤、市.委书记召集,有任何理由不来吗?没有。可是,肖书记却恰恰没来。这只能说明一个原因,那就是她不想见您啊。”

        

司马越心头一疼,就如被人在胸口戳了一下。他笑笑说:“你们肖副书记是不是愿意见我,对我来说……”司马越本想说,他也不会在意。可陈虹竟然打断了他的话,说:“别人或许不知道,肖书记为什么不想见司马部长。可是,我知道。”

        

这话让司马越的瞳孔都有些放大了。

        

恰恰在这时候,办公室的秘书再次敲门进来,不合时宜地道:“司马部长,五分钟到了。”司马越看向门口,道:“你不用管了,我和陈主任还要聊一会。等会我送陈主任出来。”陈虹道:“感谢司马部长,给我这么多时间。”秘书赶紧道“好的,司马部长”,随后就退了出去。

        

司马越这次盯着陈虹,目光带着他自己或许都没有注意到的紧张,还有某种期待,说道:“你说说看,肖书记为什么不想见我?”陈虹也不卖关子,道:“因为一个人。”司马越心里咯噔一下,他不是感觉不到肖静宇对他的冷淡,只是,他也没有多想。此刻,听到陈虹说肖静宇是因为一个人不想见他,他瞬间便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危机还有愤怒。他追问道:“谁?”陈虹目光平静地看着司马越,道:“这个人,叫‘萧峥’,我不知道司马部长是否知道?”

        

萧峥?

        

就在几十分钟前的会议上,就有一个萧峥,安县县.委常委、副县长。是他看好的、年轻有为的领导干部!

        

这个萧峥,就是陈虹说的萧峥吗?无法确定!司马越问道:“哪个萧峥?”陈虹道:“安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萧峥。我也不瞒司马部长,他曾经是我的男朋友。”

        

萧峥,陈虹的前男友?前男友。司马越顿时想起了,萧峥提拔县长的事情,就是被前女友的爸爸陈光明给举报才搁浅的!这么说,陈光明就是陈虹的爸爸。司马越因为新来,这个事情也只是听分管副部长这么一说,并没细看这个案件。没想到,现在竟然全部串在了一起。

        

也因此,司马越警惕了起来。

        

因为按照省纪委的调查,陈虹的父亲陈光明举报萧峥的事情,不属实。所以,陈虹现在所说的事情,也让司马越心存怀疑。司马越道:“哦,原来萧峥以前是你的男朋友,你们分手了,然后你爸爸举报了萧峥。这个情况我有所耳闻。可省纪委的调查核实结果已经出来,认定,你父亲举报萧峥的情况不实。”

        

“这很正常。”陈虹道,她甚至还微微地笑了一下,“萧峥确实没有玩弄我。”

        

司马越的目光凝了凝:“那你爸爸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又是为了什么?你现在这么说,就不怕……”陈虹毫不紧张,似乎一切都胜券在握一般,淡淡地道:“我们是没有办法。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萧峥和肖静宇能断了关系!”

        

司马越的眉头皱起来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