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爽受不了了小坏蛋&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在尘封谷的那段时间,他跟尘封谷的人谈论过很多有关妖兵的事。记不清是谁曾对他说过,妖兵的价值,除了妖兵本身的品阶外,还有另外一种评定的标准——那便是妖兵是否诞生了器灵。

        

此时正值激战正酣时刻,偏偏当时听过的一些传闻不自觉的浮现在龙文牧心头。

        

有传闻说,妖兵若炼制到极致,有一定的可能诞生出器灵。器灵不同于妖兵的灵性,器灵是一种类似活物的意识。

        

一般来说,妖兵的品阶越高,诞生器灵的可能也就越大。器灵也分作两种,后天器灵与先天器灵。

        

后天器灵便是妖兵品质足够高,有诞生器灵的可能,然后借用特殊的手段让其诞生出器灵。

        

然而先天器灵则更加独特,是妖兵被打造而成时便具备了器灵。传言妖兵谱一百零百件妖兵,其中三件为帝品,另外的一百零五件也融入了天妖的材料,而这一百零八件妖兵,便是具备先天器灵的。

        

可以说,无论后天器灵还是先天器灵,但凡诞生出器灵,那这柄妖兵便是无价之宝。而诞生出器灵这种事,本身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激战之余,当那股悸动出现,龙文牧鬼使神差的冒出了某个念头——器灵?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鼓动的声音越来越响,龙文牧紧握着刀柄,只觉得刀身里面有颗心脏在跳动。不光是噬阳刀,连同御器操控的泯月轮和陨星沙也一样。

        

虽说是三件妖兵,可这三件妖兵本就是同气连枝。

        

又一次交锋,龙文牧用刀芒逼退了封天鹤。

        

封天鹤退至后方,诡异的盯着龙文牧手中的长刀,似有疑惑。

        

不光是龙文牧自己感觉到了,连封天鹤这个外人都有所察觉。

        

那股悸动越来越清晰,封天鹤眉头紧紧蹙起,竟一时间不敢贸然上前。

        

诞生器灵的妖兵本就稀少,龙文牧也是在尘封谷听人说过。而封天鹤散修出身,他未必知道这种事,只是单纯觉得诡异。

        

空气里若有若无的有兽吼声,兽吼声转而又变成某种尖啸,又像是婴儿的啼哭,又像是飞鸟扇翅……

        

重重奇异的声音糅杂在一起,就像是幻听一样非虚非实……

        

“臭小子,你做了什么?”封天鹤厉声质问。

        

龙文牧也是一头雾水,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妖兵会发生这样的改变。

        

听过器灵的传闻,可从来没想过会出现在自己的妖兵上。但种种迹象,偏偏又和传闻中的器灵相符。

        

自己的三件妖兵……拥有器灵?龙文牧有些不敢相信。

        

自己并没有用什么特殊的手段去激发出器灵,仅仅是因为这是自己第一次用这三件妖兵进行生死战,便出现了这样的变化。

        

莫非,这三件妖兵拥有先天器灵不成?起初先天器灵并未苏醒,是激烈的战斗让它觉醒了?

        

但这种事,有可能吗?

        

打造的时候融入了两尊荒妖,甚至还有两枚九婴的鳞片,而在获得妖骨的最后那一刻,甚至引得九婴的意识降临。细细想来,如果真的诞生了先天器灵,似乎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是不是诞生了先天器灵,龙文牧没时间去深思。自从种种光怪陆离的事发生之后,他发现自己就有点控制不住妖兵了。

        

噬阳刀就像脱缰的野马,刀身不断的震颤,仿佛要脱出龙文牧的掌控。龙文牧用力握紧刀身,却有点握持不住。

        

封天鹤也看出了龙文牧的窘态,狠笑一声,趁着这个间隙再次扑杀上来。

        

这些异变虽然不知是什么,但击败龙文牧可是当务之急。不管龙文牧还藏了什么手段,只要速战速决击溃了他,什么都好说。

        

看着封天鹤迎面而至,龙文牧心头焦躁,三件武器偏偏在这时候变得难以控制。激战关头,任何一个疏忽都有可能决定胜败!

        

眼看封天鹤扑至跟前,龙文牧情急之下把噬阳刀架在身前,本是想做防御来用。

        

吼!

        

有破天的吼声在天地间响彻,龙文牧那一刻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从妖兵中破茧而出。随着吼声,他身体一个踉跄,而对面扑来的封天鹤更是身形骤停。

        

天地间震响未消,冥冥中,龙文牧突然有了一种很奇异的感觉。

        

三柄妖兵和自己之间,仿佛多出了万千缕丝线。这些丝线一头联系着自己,一头联系着妖兵。这些丝线就像是经脉,把彼此的气息都维系在一起,不分彼此。

        

龙文牧脑海有瞬间的空白,本能的将手朝前抬起,一个念头下达。

        

十八柄菱形飞刃从身旁疾掠而出,一阵精铁碰撞的脆响中,十八分化为三十六,继而分化为七十二……

        

封天鹤还因为刚才那声兽吼处在短暂的失神中,在回过神来的那一刻听见了宛如群蜂振翅的密集声。抬头一看,见到无数流萤般的光点朝自己飞溅而来。

        

哪怕是封天鹤这样的强者,见此一幕的时候也头皮发麻。那些细小的荧光,分明是一柄柄细小的刀刃,铺天抢地临头压了过来。

        

危机感骤升,他身形暴退!躲是无法躲的,任凭他速度再快,这么近的距离也躲不开这样密集的攻势。只能在体表凝聚出厚实的妖力屏障,以此来抵挡。

        

心里暗惊这是什么情况?刚才可不见那小子施展这招!

        

密集的撞击声,还有妖力被破开的声音,以及皮肉被割裂的声音……当群锋飞过,封天鹤已经退出千丈之外。只是此刻的他,护体妖力破破烂烂,还有许多细小的地方已经被破开,皮肉破开,鲜血直淌。

        

他脸上带着一抹余留的苍白,惊色未消。

        

伤势不重,只是皮肉伤,可心里一万个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那小子能操控的御器一直是十来柄,这近百的飞刃是怎么回事?飞刃数量多了不说,威力居然也平白大了几分,什么鬼情况?

        

莫非是那小子的藏招?那他刚才打得这么费力难不成是装出来的?

        

但凭他的修为,能驾驭这么多的御器?封天鹤根本不敢相信!

        

这倒是封天鹤误会龙文牧了,真不是龙文牧藏拙,刚刚的变化,甚至超出了龙文牧自己的掌控。

        

此刻龙文牧正在远方驻足而观,他的脸上同样是不解。

        

他只是本能的出招,御器近百完全不是他的本意。纯粹是因为妖兵和他的联系莫名的加强了,他对陨星沙的操控能力数倍的提升,才做到了刚才的一击。倘若是换了普通的兵刃,他断然不可能做到这种数量的御器。

        

这是先天器灵觉醒的好处?

        

封天鹤那边满脸的怪异,因为他完全搞不懂,那小子的御器威力为何突然增长了这么多。

        

这小子实力虽然没自己高,可总能使出些莫名其妙的招式。这小子身上处处透着诡异,此子,决不可留!

        

不知这小子刚才动用的是什么手段,说什么也不会再让他用出第二次。打定主意,封天鹤一身速度施展到极致,像是柄利刃般朝龙文牧直刺而去。

        

龙文牧反应慢了半拍,防御出现纰漏,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封天鹤近身。

        

看着封天鹤的掌力印下,他举起噬阳刀抵挡,刀锋点燃火焰……

        

噬阳刀的火焰是纯白的,因为那是来自龙雀的火焰。然而此时此刻那点燃的纯白中,却多出了一抹诡异的黑红。

        

封天鹤张口咆哮,掌力朝着刀身印下!龙雀之火威力虽然无穷,可短暂的交锋还不至于对他造成多大的威胁。

        

他的手按在了火焰之上,于那一刻,有一丝淡蓝的东西从他手掌中被抽了出来,而他惨叫的声音则是在下一刻发出……

        

他的掌力尚未尽功,而惨叫声已经发出。似经历着抽筋剥皮的酷刑,最悲惨的喊叫也莫过于此。

        

前一刻还气势如虹,下一刻便跌落了出去。

        

接触火焰那瞬间,有什么东西抽走了他的意识,附带的是难以忍受的剧痛。那种感觉,就像是魂魄被生生抽走了一般。

        

另外一边,龙文牧也被对方的掌力轰得倒飞,胸口气血翻涌。不过好在封天鹤那一掌没有落实,他还能承受。

        

身形稳住之后,有一股清凉透过刀柄流进他的体内,他的思维莫名的变得很清晰,连激战带来的昏沉都好像被抹掉了。

        

这是……他失神的看着噬阳刀……

        

他还记得,魂元妖的某个能力,便是强行吞噬对手的魂魄。刚刚封天鹤的惨叫,再加上灌入脑海的清凉,他莫名联想到了这个能力。

        

三件妖兵是以魂元妖为主体打造的,如果……只是如果,先天器灵的觉醒也将魂元妖的能力唤醒了,那刚才的这一幕是不是就能解释通了?

        

如果说最初的三件妖兵只是拥有强横的威力,那此刻先天器灵的觉醒,便赋予了它们全新的能力?

        

龙文牧出神的盯着手中长刀。纵然这只是他的猜测,可若真是如此,那这三件妖兵所具备的力量,恐怕还在想象之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