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高乳罩让他疯狂地玩弄双乳&粗硕不停的NP

天使进入下城区的第一个月,物价几乎是全面提升了三成。

        

这个价格非常可怕……但如果能够立刻减下去,其实忍一个月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但问题在于,它短时间内是不会下降的。

        

物资匮乏的情况将会继续持续,成为常态。之后物价提升的幅度肯定不会有这么高,但也会很持久。

        

第一个月有三成的话、第二个月哪怕只提一成,也会再度压倒一些家庭。

        

就算天恩集团这个月已经反应了过来,开始从其他空岛调配物资……但七巨头也并非是铁板一块。

        

其他空岛巴不得幸福岛倒霉。能让一些学术大拿、业界大佬逃过去,对他们来说有益无害——退一步讲,也可以从他这边挣个高价运费。

        

反正空艇本身也天天空载超过六成,那不如顺便载点货来卖、然后再拉走点特产。

        

可幸福岛作为一个主打文娱产业的浮空岛,它不像是安瓿生物医疗和透特灵能,有其他空岛触及不到的黑科技……它的特产是什么呢?

        

自然是“偶像”。 

        

或者说,是即将成为偶像的“预备队”。

        

“接受偶像训练到一半,就作为‘商品’被拉到其他空岛。名义上是‘外派’到分公司、和分公司下属的小公司,实际上连流放都不是……而是‘出售’。这些年轻男女,就是幸福岛能提供的、其他空岛所匮乏的……最好的货物。”

        

麦芽酒缓缓说道。

        

在偶像的预备阶段,就接受过如何取悦他人的残酷训练。

        

无论是层层筛选、以及美化义体的改造,包括言行、唱功、舞蹈、谈吐的训练——这正是从流水线上源源不断生产出来的,以“取悦他人”为卖点的产品。

        

它可以深挖最广泛的用户群、找到市场抓手、实现生态闭环,也可以聚焦顶层设计、着眼联动细化、增加横向不同场景价值、赋能客户以反哺公司。

        

——简单来说,幸福岛的偶像可以摆出来给大众观赏、赚没钱人的钱;也可以卖给其他公司高层赏玩、直接赚有钱人的钱。

        

这叫一个产品,两种准备。

        

“而‘偶像’这个群体,很容易堆积过多的压力……通常来说,家里也不会太过富裕。他们收入如此之低,是熬不住第二批物价抬升的,只能接受公司给出的、看似丰厚的条件,成为笼中之鸟。

        

“一批一批被运走的他们之中,早晚会诞生出恶魔。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将这个过程引爆在众目睽睽之下。”

        

说到这里,麦芽酒的目光变得深沉。

        

教父眉头紧皱。

        

如果麦芽酒的计划成功……那毫无疑问,会带来巨大的动乱。

        

幸福岛原本就是以这种文娱产业作为麻醉剂,其中“偶像产业”算是最主流、收益最大的业务之一,同时也是麻醉感最强的那一批业务,仅次于天恩集团开发出的诸多虚拟实境游戏。

        

但反过来说,假如这里出了问题,会带来的混乱与恐慌也是最激烈的。

        

下城区的自动化工厂能够源源不断的生产生活必需物资,因此就算不断的大幅涨价、也是肯定饿不死的。该吃的要用的,都是一概不少。

        

既然饿不死,人就不会去拼命。

        

那么虽然人们会抱怨,但说不定天恩集团的收益反而会提升——

        

毕竟现实里的物价提升了,但是虚拟世界的物价可没有提升……甚至还可能出几个节日礼包。

        

既然如此,那购物还不如氪金。

        

而这种麻醉感的代价,就是存款的进一步降低。

        

“原料端的稀缺,又会导致那些小公司一轮又一轮的裁员降薪。等到这些小公司倒闭,幸福岛就会出现大量的无业游民……就算这个时候原料供给补上了,但公司也已经倒闭了、员工也已经离职了。已经抬上去的物价,既然人们已经适应了,那么也不会一时半会降下来……

        

“毕竟天恩集团可不会管控物价。幸福岛上的公司,大约得有七八成都是天恩集团控股的,他们巴不得能多卖点、卖久点。

        

“到时候,外派到其他空岛上的‘移动金矿’们把款项打回来,他们还可以给员工涨薪——用这样的名义,从那些游离小公司的离职人员中吸取年轻而优秀的人才,并踢下去内部的‘淘汰者’完成自我换血。

        

“于是最后,我们在和天使战斗、下城区的工厂被摧毁、上城区的普通民众生活变得艰难困苦、小公司纷纷倒闭员工失业……而天恩集团则赚的盆满钵满。

        

“到了那时,恶魔的出现就会引发连锁反应。稍加宣传,恐惧、憎恨与从众心理,就会让他们逃离上城区……我们下城区将迎来第一波增员潮——恐怕有人连芯片都不会、也不愿拔除。他们只是想要临时住在这里,以后还会离开。

        

“但无论如何,那都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麦芽酒摊了摊手,仿佛在拥抱什么无形之物。

        

她强调道:“那可能是我们下城区唯一的翻盘点。

        

“大量无辜者的流入,会让天使投鼠忌器。而高端的技术人才、新生无码者与非法灵能者的增加,又会实在的增加我们的力量。

        

“无论是与公司合谈、亦或是在下城区营造出自己的秩序——这都是必须的条件。”

        

“——而前提就是,让你去当首领?”

        

教父哈哈一笑,指出了麦芽酒刻意模糊掉的部分:“如果下城区的规模真的大幅增加,像是我们现在这种划分地盘与帮派的管理方式,就无法管理这么多人了。甚至这一波下来的人会自我结成同盟,制造新的内乱。

        

“如果绞杀答应了你,你接下来就会说……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下城区需要一个新的首领。一个能够统合所有人的首领。”

        

“是的,所以我推举了你。”

        

麦芽酒干脆的答道。

        

她露出狡猾的笑容,那是毫不遮掩自己的阴谋——亦或者说,是正大光明叙述自己阳谋时的笑容。

        

“我只是作为幕僚就可以了。还是说……我作为永劫轮回的首领,与你们说了这么多、为下城区想了这么多,甚至将教父推举上位,却连一个幕僚之名都不配有吗?”

        

“当然会有你的位置。”

        

教父深深看了一眼:“但问题不在这里。

        

“与权力在谁手中都没有关系——你又混淆了问题的关键。

        

“关键在于,下城区这样就组成了一个实质意义上的政权。”

        

“那又如何?”

        

麦芽酒反问道:“人聚集在一起,就构成了社会。在社会之中,必然存在权力。而如果权力不在应该拥有权力的人手中……那些不该拥有权力的人,就会拥有权力。

        

“就算你不上,也会有人上。不是你,不是我,不是绞杀……也会是托瓦图斯。也会是其他的首领,新生的法师,甚至是从上城区下来的人……里面必然还会有总公司派来的奸细与间谍。

        

“而我所预言的场景是必至之日。造成这一幕的原罪在于公司本身,正是因为公司的贪婪,才会有这样的一天。既然早晚会有这么一天,我们早做准备又有何不可?”

        

枣红色长发的女子,言语没有任何迟疑。

        

她的眼神深邃,意志坚定。

        

“……你让我刮目相看。”

        

教父沉默了一会,随即感叹道:“我太低估你了。”

        

闻言,麦芽酒笑道:“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称呼?城主大人?市长?首领?还是说……王?”

        

“教父——即可。”

        

理发师缓缓答道:“我只是你们的教父,仅此而已。”

0

更多精彩

writeas皇上/一边弹钢琴一边做

2022年5月10日 小羽 0

虽然司马部长的职位,比古翠萍、肖静宇、方娅等人都高,可陆在行既然已经约定,就不再接受司马越的邀请。司马越也道:“我也是临时兴起,今天的会议开得这么好,就想请陆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