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胡萝卜立着自己坐上去&穿越深山一女嫁多夫h

        

铁城,这座曾由北境联盟共同镇守的边城,如今早已成了秦国的一国之城。

        

夜幕深沉,雪花不断。

        

但铁城之中灯火连绵,犹如漫天星河,照亮了这个风雪之夜。

        

陆青山站在铁城城头,遥望远方黑暗的雪原深处,再回头看满城青山军。

        

拥有这样的一支军队,异鬼又算得了什么?

        

既然是亡者,那就好好呆在黄泉之下,不得作妖。

        

……

        

陆青山在城头站了一夜。

        

次日天甫黎明,便听得城中鼓角雷鸣响起。

        

风雪中的铁城就像沉睡的狮子,与旭日一起醒来。

        

青山军在城外集合,漫山遍野,不见尽头,军容之盛,兵力之强,历史上从未有过。

        

他们一起凝望城墙上的陆青山。

        

那一束束目光,无比狂热。

        

城墙上,山字旗高立,不断飘舞。

        

陆青山周身则是狂风涌动,身上系着的大氅同样是随着风雪激荡,犹如一面大旗。

        

他没有再说什么多余的话,将山字旗一挥,便是纵身投入风雪中去。

        

随后,青山军如潮水涌动,正式开拨,马蹄声与脚步声阵阵,当真有天崩地裂之景。

        

……….

        

去时的路,本就早已走过,而且当初是带着龙凤军出征,如今是百万青山军,就更不会出什么问题了。

        

那熟悉的如蜂巢一样的平原上,数万的异鬼正在其上漫无目的地游荡。

        

在平原的南边,则是有一个高坡。

        

便在这时,高坡上的陈年积雪开始抖动,仿佛是有什么恐怖巨兽正在不断接近这里。

        

不一会儿,随着抖动的越来越激烈,那积雪就开始一块一块地裂开,向着坡下簌簌滚去。

        

如此大的动静,自然吸引了附近不少异鬼的注意力。

        

他们将目光投来。

        

下一刻,在这些异鬼的视线中,清冷的剑光闪动。

        

伴随着烈动的旌旗,无数青山军从坡后涌出,悍不畏死地向平原上的异鬼冲去。

        

上一次来时,陆青山是带着三百龙凤卫冲围。

        

这一次来时,他却是带着百万青山军清剿这片平原。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外如是。

        

顾天雁带着先锋营冲锋在前,马蹄声如雷,从山坡上一跃而出。

        

长剑如雪。

        

在顾天雁的指挥下,先锋营将士七人一堆,四十九人一群,骑马蜂拥向前卷去,位置不断变化,却又保持着某种奇特的规律,直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剑阵,根据青山剑法的特点演变而出的剑阵。

        

但此剑阵却并非陆青山所创,而是出自顾天雁的手笔。

        

他将青山剑法融汇贯通,进而融合军阵之计,从而创出这剑阵。

        

在道源界,顾天雁的才能与天赋绝对是最顶尖的,甚至在陆青山看来,若是将顾天雁放在苍穹天,他也必然能取得不小的成就。

        

在先锋营之后,是神机营。

        

这是近几年才新成立的一个营,无比特殊。

        

——万余青山军并未拔剑,而是从腰间取出一个铁筒似的物件,对准异鬼,硫磺硝石便是从中喷出。

        

在砰砰砰的爆炸声中,只见火光四溢,烟雾冲天。

        

改革开放的二十年里,陆青山行事不受拘束,天马行空,兵墨农儒多家手段多管齐下,就连武器装备都是为之更新了一轮。

        

而火器,便是秦国在武器装备上最重大的突破。

        

异鬼的冰晶盔甲可以无视士兵们的长剑,但终究不能无视这些火器。

        

一时间,异鬼们便是方寸大乱,身上的冰晶盔甲在火器喷射下爆出冰屑,漫天飞扬。

        

运气不好,被火枪直接喷到面部的异鬼,面部顿时是一片模糊,直接就是倒下,凄厉地捂脸翻滚着,无比痛苦。

        

雷鸣似的火药爆炸声音,宛如天雷现世,带给异鬼们以震撼。

        

……..

        

从来都是异鬼对人族发动攻势,这是人族的第一次反击,但却有雷霆万钧之势,不剿灭异鬼誓不罢休。

        

顾天雁缄默不语,在疾驰的马背上,一马当先,剑锋直指前方异鬼。

        

他的身后是洪流一般的青山军铁骑。

        

不过顷刻,一望无际的蜂巢平原上,两军对垒,撞在了一起。

        

冷兵器时代的对轰。

        

两道铁流,一横一竖,黑色与死白的马流犬牙交错。

        

大秦青山铁骑和异鬼白色洪流纠缠在一起。

        

作为整个道源界对青山剑法领悟最深的武夫,顾天雁此时的武力也就在陆青山之下。

        

作为大军的先锋,他是最先面对那些异鬼的人。

        

冷静到冷酷的一剑飚出。

        

一溜儿血线飒地便从他的眼前飘过,血珠滴滴分明。

        

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了一瞬,接而才再度流逝起来。

        

顾天雁烈烈舞动的长剑,在异鬼群中翻动血花。

        

异鬼有冰晶盔甲护体,但他刁钻的长剑,却是每每直击要害,冲着异鬼们的薄弱部位而去,颇有几分陆青山当年的风采。

        

……

        

平原上,叮叮当当的兵器碰撞声音响成一条线。

        

青山军的精钢长剑与异鬼们的冰晶长剑搅在一起。

        

异鬼们又惊又怒。

        

在二十年前,人族军士在他们手下几乎是无反抗之力,只能是以数十倍的人手进行碾压。

        

但后来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人族那边的将士竟然是变得越来越强大起来。

        

异鬼们的武力优势也就越来越微弱。

        

两者之间的战力对比,逐渐是从原来的二十人才能勉强与一只异鬼交手,发展到五人联手便能与一只异鬼斗個五五开的局面。

        

要知道,这等武力的人族放在往日,那都是至少一个什长起步。

        

如今却是不值钱地满地走。

        

也就是说,这等于人族的军士数量凭空添了四倍。

        

人族,逐渐是拥有了抗衡异鬼的底蕴。

        

而如今,蜂巢平原上的异鬼数量不过两万余,青山军的人数却是逾百万。

        

如此巨大的人数对比,使得这场南北对垒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

        

顾天雁带着先锋营展开冲阵,从头到尾都没有停下,所以竟然是硬生生凿穿了异鬼群,从蜂巢平原上横穿而过,来到了那片黄泉之湖。

        

“驭!”

        

疾驰的战马缓缓减速,顾天雁小心翼翼地打量周围。

        

“初”见黄泉之湖,他当即被眼前的场景给深深震撼到。

        

冰层之下满是狰狞的人脸,仿佛隐藏着一个人间鬼蜮,凄厉幽怨的声音仿佛回荡在耳边,令人心生梦魇。

        

武夫多胆气,更别说还是顾天雁这般等级的武夫更是浑身说胆,但骤然见到这幕,饶是他再有胆气此刻也脊背生寒。

        

一团朦胧的雾气在前方生出。

        

嘭!

        

紧接着,从雾气中涌来一阵巨风,袭向青山军。

        

接连的惨痛呼喊声响起,断裂的兵器残片横飞而出。

        

在众人族将士惊骇的目光之下,雾气迅速散去。

        

如小山峰一样庞大的恐怖异鬼出现于他们的视线当中,手中握着一柄同样无比庞大的巨剑。

        

刚刚袭来的那一阵风,赫然是巨剑横扫带出的剑风。

        

异鬼手中冰晶巨剑横扫而过之处,青山军将士就如玩具一般横飞而出,翻翻滚滚,不断地往两旁散开,被掀到在地,脑骨碎裂,脑浆四溅,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在这等力量面前,精湛的剑技就变得不值一提起来。

        

异鬼之王。

        

终于出现。

        

“陆青山呢?怎么来的是你?!”异鬼之王的声音异常愤怒,仿佛是积怨已久。

        

顾天雁双脚夹紧马腹,目视这刚出现的巨型异鬼。

        

以及那柄给青山军造成巨大损失的恐怖巨剑。

        

即使他对陆青山有着近乎信仰般的信任,此刻也不免心里打鼓。

        

这样的恐怖存在,将军真的还能应对吗?

        

……

        

暴怒的异鬼之王,再起举起手中巨剑。

        

忽地,一声清啸鼓风而至,在霎时间竟然似要将那异鬼之王的吼声都盖过去。

        

那异鬼之王眼中流露出谨慎的目光,当即转头往清啸声处望去。

        

一个人影,犹如箭矢破风而行,径直射来。

        

但见那人大氅翻飞,盔甲闪着清光,手中长剑荧光烁烁,舞起一团红光。

        

正是陆青山。

        

他纵身飞来,迅速接近异鬼之王。

        

时隔二十年,两人的目光再次与这片雪原上对上。

        

甫一临近,陆青山便是身随剑起,在半空中扑击而下,剑光凛冽。

        

该说的话,上一回已经说过。

        

所以这一次陆青山没有再与异鬼之王多废话直接动手。

        

面对陆青山的突袭,异鬼之王连忙是举起手中巨剑一挡。

        

砰的一声响,龙雀与冰晶巨剑相碰,两股巨力相交。

        

两人身形同时晃了一晃,均觉手臂隐隐酸麻。

        

“你们退后!”出手的同时,陆青山断喝道。

        

顾天雁见情势危急,知道这等异鬼绝不是他们所能对付,不敢耽搁,立刻是率军向外突去,离开这片陆青山与异鬼之王的交战圈。

        

……

        

这边,陆青山已与异鬼之王对招数十。

        

两人的路数截然不同,但都是超越这方世界限制的力量。

        

只是那异鬼之王却是越战越心惊。

        

他与陆青山各有所长,本应该算是旗鼓相当,势均力敌,但陆青山却是不知怎的,对他的招数仿佛知根知底,了若指掌。

        

因此竟然得以是全面压制他,让他越打越憋屈。

        

异鬼之王想不通其中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对于任何一个“玩家”来说,攻略boss只有第一次和无数次。

        

一旦某个boss被攻略过一次,接下来他就会沦为不断被蹂躏的玩物。

        

“砰!”陆青山带着轻松的笑,左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对准异鬼之王的心脏位置,做了一个上一回无人能看懂,这一回却是让青山军许多将士熟悉的手势。

        

那是火枪发射的手势。

        

一阵绚丽的红光从异鬼的胸口位置爆发。

        

夸擦夸擦!

        

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

        

冰晶盔甲化为了漫天冰屑,四散而开。

        

幽蓝的血液,如瀑布般从异鬼之王再无盔甲覆盖的身体上流淌而下。

        

触目惊心。

        

异鬼之王发出凄厉的哀嚎之声,用带着滔天恶意的眼神看着陆青山。

        

“该死,你该死!”鲜血淋漓的异鬼之王双手拄剑,向下一插,狠狠将剑尖插入冰层。

        

这一剑,直接贯穿冰层,直达湖面下方。

        

嘎吱嘎吱嘎吱。

        

广阔的湖面冰层,都在此时发出剧烈的冰裂之声。

        

以异鬼之王的冰晶巨剑为中心,蛛裂纹蔓延这无垠的黄泉之湖冰层。

        

轰!轰!轰!轰!

        

爆炸声以异鬼之王手中的巨剑落点为中心,作一条中轴线,向南北两边蔓延开。

        

每一处冰层炸开,便会有数百张人脸从湖面下挣脱而出!

        

不过瞬息,原本空旷的黄泉之湖上就已经是黑压压一片。

        

无边无际的亡者,争先恐后地从湖中爬出,来到湖面之上。

        

大部分亡者都因为力量不足散去,只有小部分可以凝聚冰甲、冰剑,成为异鬼。

        

但如此庞大数量的一小部分,也是一个恐怖数字,足有近十万。

        

一只只异鬼,在漫天飞舞的冰屑中站了起来。

        

0

更多精彩

writeas皇上/一边弹钢琴一边做

2022年5月10日 小羽 0

虽然司马部长的职位,比古翠萍、肖静宇、方娅等人都高,可陆在行既然已经约定,就不再接受司马越的邀请。司马越也道:“我也是临时兴起,今天的会议开得这么好,就想请陆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