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吃奶满足了我苏媚&病房推倒美妇护士长

那是一位极尽华丽的剑土,一身黄金的盔甲,护具上闪动着华丽的金属光泽。

        

天宫剑士,必须使用一阶的强袭剑士、一阶的守卫剑士和二阶的王牌三剑士献祭才可能灵刻出场的特殊四阶术灵。

        

有着比一般高阶更苛刻的限定召唤条件,自然也拥有相应的实力。

        

一瞬之间,剑士便已化作一道残影冲到法师和弓兵之间。他长剑上挑,出鞘之际便快得似一道银白的闪电。

        

绯手中法杖一横浮现防御法阵,那剑如闪电击中法阵,虽是格挡下来但一剑裹挟的威力仍轰得她身形一颤向后退开,震得某球状脂肪颤动不柠檬趁机挥弓抢攻。但天宫剑士动作极快,几乎是将绯击退的同时第二剑已经刺到,快得便似两剑不分先后一样。

        

柠檬的弓还没来得及发力挥出,对方的剑已经出手。且从这势头看应当也是后发先至,抢在柠檬之前便将先一步捅穿她的身子。

        

这使柠檬不得不放弃攻击意图,弓臂一横封挡在身前。但她挡得匆忙,天宫剑士的剑上爆发出惊人的力道,随着一声钢铁交鸣的轰响便将处连人带弓轰飞了出去。

        

游楚将这瞬间的交锋看在眼里,不由心念微动刚刚天宫金剑连续两剑,手法和风格都给他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尤其是刚刚那攻敌必救的第二剑,一剑便将柠檬从进攻的主动地位逼至了防守的被动地位,更是让游楚有种直呼内行的冲动。

        

因为跟月光连续合体后共享了一部分她的剑技招式,所以现在游楚对剑技什么的也不再是两眼一抹黑了,勉强也能看出些门道来。

        

尤其是这天宫剑士刚刚所用的技巧路数,跟月光擅长的风格十分相似。

        

而且游楚当然也没忽略,那个剑士手中握着长剑,剑柄上也有着和月光剑柄上相同的徽章。

        

果然都是无名之王磨下的剑士,连剑法流派都有点相近的味道。

        

四阶术灵,那当然不可能是绯和柠檬能抵挡得了的。不过也没有关系,天宫剑士召唤的同时,游楚这边也没闲着。

        

在天宫剑士出手前,游楚这边新的术灵就已经从召唤图阵中出场。

        

一阶术灵,疾风骑士。

        

因为战斗到现在为止游楚还没有使用过常规召唤,疾风骑士是通过常规召唤被呼唤出场的。

        

紧接着游楚扬起手,精神力释放,领域卡牌于面前浮现,强大的能量波动释放而出。

        

【失落之都】

        

【领域/效果:通过将己方场上术灵献祭,可以从牌库瞬间召唤献祭术灵阶级以下的术灵出场。如果目标术灵在沉睡状态,可以为那只术灵迅速重新充能。】

        

游楚要献祭的,当然是刚刚召唤出场的疾风骑士。骑士身体化作能量光点解体,整座古老的都市低沉轰鸣,新的召唤图阵张开。

        

雪白盔甲的剑士缓步走出,手持长剑,金发在召唤图阵中激发的能量气流下飞扬起伏。

        

辉剑士·月光,再召唤。

        

游楚打了个响指。

        

“讲化之铠!”

        

轻薄的铠甲迅速包裹了他全身,像一层金属质感的底衣。

        

此时柠檬刚刚被一剑劈飞。绯在一旁抬手两发法术冲击,但天宫剑士随手挥掌便拍了开去,跟着脚步一蹬,身形似一阵旋风朝维扑去。

        

一发法术反击的机会也没有。她只得匆匆举起法杖试图格挡,但那剑士手腕一抖,剑光一闪便将她的小法杖挑当胸刺来。

        

但几乎就在剑尖触及白腻肌肤的刹那,绯的身体也骤然虚化,从实体状态解体成了无数粒子,化作能量态从剑下溜走。

        

和刚刚无名之王躲避攻击时一模一样的手段,献祭逃脱。

        

灵刻的图阵在游楚脚下张开。

        

“一阶术灵‘辉剑士·月光’,一阶术灵‘进化之铠’,二阶术灵‘黑魔法祭司·维’,将三只术灵献祭,灵刻召唤!”

        

热的疾风,滚滚的热浪,能量光柱直冲天际,所有释放的能量被向着游楚汇聚而去,他整个人连同铠甲在灵刻的光幕中进化变形。

        

金色和红色相间的铠甲,宽阔的肩甲和飘扬的斗篷,透出一股别样的霸气。

        

辉剑士·月光-屠龙大将军,灵刻召唤!

        

聂兵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

        

“这就是他们说过的,召唤术师自身获得术灵力量的‘月光骑士姿态吗?”

        

洛晴看了眼聂兵,露出有些古怪的表情。

        

弟真的是風评被害,连这样的大佬居然都听说过这种不正经的绰号但无名之王毫无任何反应,只比了個类似于“上”的手势。

        

一刻。天宫剑士已闪至了游楚身前。

        

他很快,但透过铠甲显示出的影像,游楚觉得能清楚地看到对方行动的轨迹,甚至连接下来可能要采取的行动、進攻路线都多少能猜到一于是便仿佛未卜先知一般,游楚斜走了两步。

        

长剑带着破空声几乎贴着游楚胸前的铠甲穿刺而过,剑刀在的铠甲上划擦出了飞溅的火星。

        

同时他剑刀出鞘,向天宫剑士的腰腹横扫而去。剑士抽身避开,但游楚长剑顺势上挑,一剑从术灵的喉部桶个对穿。

        

同时在连续三发他退后两步,横剑楚顺势追击的一剑,却没想到游楚出剑的动作只是伴攻,

        

甲作出数焦糊的破洞。

        

游楚打了个响指。

        

又一个召唤图阵浮现,被已作为祭品退场的疾风骑士从图阵中出现,再次落地那是疾风骑士的技能。这只术灵在战斗中被献祭或消灭进入休眠状态时,只有一次机会可以爲自身迅速充能,重新瞬间召唤出场。

        

这样的技能使得他获得了不俗的续航,成为了低阶术灵里优质的选择。

        

一阶术灵,‘疾风骑士’,二阶术灵,‘圣弓法师·柠檬’,再一次释放术灵的能量,铭刻灵魂的回路。灵刻召唤一一三阶灵族,雄狮战铠!”

0

更多精彩

writeas皇上/一边弹钢琴一边做

2022年5月10日 小羽 0

虽然司马部长的职位,比古翠萍、肖静宇、方娅等人都高,可陆在行既然已经约定,就不再接受司马越的邀请。司马越也道:“我也是临时兴起,今天的会议开得这么好,就想请陆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