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妮&脱了老师的透明三角裤

     

桃花默默的瞅着他一副你行你上的表情。

        

楚时年顿时被她给逗笑了。

        

他就不信了,还真送不去。

        

结果真没送走,淳哥儿跟他外祖母抱在一起那个哭啊,简直是崩天裂地。

        

楚大山也在一旁抹眼泪。

        

仙哥儿也在哭……

        

楚时年只能默默败退。

        

桃花早就知道楚时年不可能成功了。

        

淳哥儿虽然只有三岁,但是他打小就是一个小机灵鬼,又备受宠爱,还特别会演戏,卖乖,买可怜。楚时年哪里是他的对手呀?

        

“看你这一脸丧气回来的样子,就知道没成功。”桃花看着楚时年灰溜溜回来的样子,就打趣道。

        

楚时年沉默了一下说道“实在是有点下不去手。”

        

自己的娃,亲的。

        

实在有点下不去手。

        

他算是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熊孩子被惯的不成样子了。能熊起来的都不是一般的小孩子啊。

        

“明知道那小子在演戏,我还是没忍心把他给拎走。”

        

“慢慢摔打吧。你儿子聪明着呢,晚点送去暗卫训练也没事儿。他要是不爱在里面待,几年就混出来了。”桃花对于自己的生的小家伙,还是很知道他的本事。

        

才几个月大的那小子就表现出了非凡的聪慧。

        

跟当初楚汐小时候是一样的。压根就不懂得掩饰。

        

辛亏他亲妈知道怎么照顾他这种熊孩子。

        

这要跟当年的楚汐和嫡楚一样,那就又是家族多了一个小妖孽。让人畏惧和丧胆的小妖孽。

        

何苦来哉?

        

当她喜欢楚汐幼年时期的日子吗?

        

绝对是没有童年和幼年,哪怕你脸看着再嫩,人家也把你当成一个大人来方便。幼小的楚汐还是分的敏感,尤其是对各种恶意。

        

淳哥儿这次死活不跟老爹走,肯定是敏锐的发现了老爹的恶意。

        

她特别想呵呵呵。

        

楚时年有些头疼。“这才这么小一点,花花肠子就这么多。再大点我都愁了。”

        

那个小滑头,把小衣服也扯破了,还把自己脑袋上的小揪揪也给扯散了一半,还往自己脸上抹了泥,小眼泪一掉立即成了小泥猴子。那一副惨烈的小狼狈鬼的可怜模样,立即就把他外祖父和外祖母给收买了。

        

弄得他一点都不好意思当着岳父岳母的面强行把卖惨成功的小鬼给拎走。

        

“你说他怎么就心眼这么多呢?几个月前我都发现他这么有心计啊?”

        

“几个月前,你也没有非要把他给送去暗卫受苦呀。”桃花答道。

        

“他还知道去暗卫是受苦?”楚时年更加诧异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咱家府里都是暗卫,他老早就知道暗卫受训可辛苦了。那些小子丫头们很多人私下里都在拿当初受训吃苦的糗事互相打趣。你儿子小耳朵可灵了,他什么故事都喜欢听。”桃花道。

        

没看她不经常在小家伙身边,可是小家伙身边的发生的事情,她都会事无巨细的问清楚,然后记录下来。给儿子做个档案。

        

楚时年直接黑了脸。

        

“鬼心眼那么多。”

        

桃花笑笑,心说那小子可不是就心眼多,等他再大几岁,你就知道了。那小子行动力只怕也挺强的。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楚氏的暗卫进来禀报。

        

“家主,大统领,那地缝之中又有了新发现。”

        

“什么新发现?”楚时年问道。

        

“地师们说,那浑青石的矿脉之中竟然包裹了东西。那东西很大,似乎是什么尸骸。他们也不大敢确定。所以才来轻视家主和大统领。”

        

“走吧,我们过去看看。”灵山来带白斗界,桃花就没有再打算遮掩身份。

        

她已经很少带面具,跟着他们夫妻俩出来的很多族人都知道了她是家主。

        

虽然很多人都惊奇无比,但是也没敢多问。

        

正像桃花想的一样,在白斗界,无论是谁家主都影响不大了。

        

楚时年和桃花重新下到地下裂缝之中,就发现这里被扩张了至少上千倍。

        

矿脉也被挖掘出来了许多。

        

有一个巨大的周围遍布着厚厚的浑青石碎块的东西,显露了出来。它现在仅仅显露出了一个半身。就是上半身。尝尝的头颈弯弯的倒在自己的躯干上。

        

巨大的翅膀无力的垂落。

        

它的山上虽然遍布着死气。但是却没有一点腐烂的迹象。

        

“这是神兽空羽裂角鹤吧?”桃花走下去,仔细看了看着东西,又用齐天鉴刷了一下,才确认道。

        

“这也是神兽?”

        

“是一种专门还有寻找和破开各种大小空间本领的神兽。它掌握的是裂空大道。空间大道的一种。”桃花道。

        

“还有这种神兽?”不仅是楚时年就连身边围聚过来的地师和工匠们一个个也是目瞪口呆。

        

原来真是神兽啊。

        

“这神兽的尸骸,我看着大概有三四丈长,一俩丈宽,一丈多高。”桃花道。“这种空羽裂角鹤,一般都是群居的。也就是,附近应该有一只,或者几只。

        

他们一个小家族至少夫妻俩生一起,死一起。

        

也有一个祖父母,带着儿女和孙子孙女们死在一起的,那就是一大群。大家再周围继续找找看,地缝深处也被放弃。这浑青石的矿脉大概是依附于空羽裂角鹤群诞生的。

        

有神兽尸体的地方,至少就有一个小型矿脉。”

        

桃花这样一说,地师们和工匠们顿时来了精神。

        

他们挖着挖着就感觉这条浑青石的矿脉不大,而且很集中。原本还担心我不了几日就要挖完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柳暗花明又一村。

        

找,必须找。

        

当初找到这片浑青石矿脉的家伙都已经发了,他们也要发。

        

“家主放心,指定能找到。”

        

“家主您就瞧好吧。”

        

“家主我们立即就出发了。”

        

呼啦啦,一群地师和工匠们都涌入了地缝更深处,或者周围敲打起周围的地下岩石层。想必未来过不了几日,这片地下区域又被挖空一大片。

        

桃花对于大家这样有积极性十分的满意。

        

结果还没多等半日呢,就有人再次发现了浑青石矿脉。

        

就在那只神兽尸体下方一前五百米的左右的底层之中。也不知道群工匠和地师们是怎么发现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