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强揉爆乳女教师&活色生仙(H)

    

刘锐既意外又好笑,不会吧,这就忍不住了?

        

自己的“英雄气概”,真有催发她情 欲的效果?

        

刘锐笑着抱住伊人,与她唇瓣捉对厮杀起来。

        

关诗曼与他激吻片刻,忽地跳到他身上,用两腿缠住他腰,忘情的亲吻他的脸面。

        

刘锐用手勾紧她的双腿,笑道:“这儿不太合适吧?”

        

关诗曼在他耳畔腻腻的道:“那就去车里……”

        

刘锐好笑不已,腾出一只手,在她臀峰上拍了一把。

        

“你已经等不及回酒店了吗?”

        

关诗曼低低的嗯了一声,在他脸上啄个不停。

        

刘锐笑道:“车里活动不开,我们还是回酒店吧。”

        

关诗曼停下来,与他脸贴脸的呢喃道:“那就快点!”

        

二人各自上车,驾车驶回丽斯尔顿酒店。

        

刚进入客房,关诗曼就再次扑进刘锐怀里,迫不及待地索吻。

        

刘锐一边回应着她的热吻,一边清除彼此的武装。

        

还没来得及进入卧房,二人已经融合在了一起,之后便是一幕幕儿童不宜的火爆场面……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的凤啼虎吼之声才平息下去。

        

又过了一会儿,屋里忽然响起关诗曼的娇笑声,咯咯的很是欢愉。

        

“你笑什么?”刘锐纳闷的问道。

        

关诗曼眉梢眼角都透着满足,笑道:“三个月的漫长等待,果然给了我巨大的回报。”

        

刘锐苦笑道:“但我担心你会怀孕。”

        

刚才爱到顶峰,关诗曼没让刘锐出去,所以刘锐有点担心这一点。

        

关诗曼逗他道:“没关系,孩子我会养的。”

        

刘锐倏地瞪大虎目,一脸惊吓过度的表情。

        

关诗曼哈哈大笑,拍拍他后背:“我在跟你开玩笑,明天我会买药吃的。现在抱我去洗澡,我没力气走路了。”

        

二人冲完澡回到床上,正要酝酿第二场战斗,关诗曼手机忽然唱响。

        

她拿过手机看了眼,当着刘锐的面接听了。

        

随后,刘锐就看着她用粤语跟电话里的人吵起来。

        

吵到最后,关诗曼眼圈红了,恨恨的挂掉电话,将手机扔在床上。

        

刘锐赶忙上前抱住她,柔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关诗曼脸色难看的看着大床出神,过了会儿苦笑摇头:“你不用管,让我们继续享受今晚的美好时光吧!”

        

说完后,她开始向刘锐展开进攻。

        

刘锐抓住她纤手,正色说道:“我不会管你的事,但如果需要我帮忙,你尽管说。”

        

关诗曼耸了耸肩,道:“其实还是我的职业选择问题。”

        

“我想继续从事我的工作,但家里非要我回去主持基金会。”

        

“刚才给我打电话的是我爸爸,我跟他吵了一架。”

        

刘锐奇道:“你家就没有别人可以主持基金会了吗?”

        

关诗曼点点头:“没有多余的人了,只有我没为家族出力。”

        

“其实我也不是讨厌基金会的工作,我只是讨厌家族干涉我的自由。”

        

这话刘锐就没法接茬了,既不便帮她说话,也不能帮她家族说话。

        

他在关诗曼额头轻轻一吻,道:“做你喜欢做的事情,我永远都会支持你!”

        

关诗曼微微颔首,道:“如果实在没办法,我只能和家里闹翻了。”

        

“但是那样一来,我就没办法帮你走兰宛基金的后门了。”

        

刘锐闻言感慨不已,多好的女孩啊,自己饱受家里施加的压力,还想着别人的事情。

        

“没关系,不要再想着我的事了,那件事我可以自己解决。”

        

“反倒是你这件麻烦,我帮不了你什么忙……”

        

关诗曼展颜一笑:“我不同意你的话,你至少可以帮我快乐。”

        

二人相视一眼,同时笑起来,随后身影慢慢重叠在一起……

        

次日早上,关诗曼还在睡梦中呢,刘锐已经起床洗漱,准备返回临都。

        

最新章节!

        

/>

        

收拾利落之后,刘锐拿出昨晚买的那支宝格丽手镯,轻轻抓起关诗曼左手,给她戴了进去。

        

关诗曼就此醒了过来,看看左腕上的手镯,又看看穿戴齐整的刘锐,问道:“你要走了?”说完想要坐起。

        

刘锐把她按住,柔声说道:“你再睡会儿,我得回临都去了。”

        

关诗曼道:“这支手镯虽然很漂亮,但它不该属于我。”

        

“你带回去,送给更值得你珍惜的女孩吧。”

        

“至于我,有这条珍珠项链就够了。”

        

说着话,她抬手抚摸颈下的黑珍珠吊坠,一脸满足神态。

        

这枚黑珍珠吊坠,是昨晚二人春风二度的时候,刘锐亲手给她戴上去的。

        

刘锐微笑摇头:“不,这支手镯就是给你买的,你也值得我珍惜。”

        

“如果可能,我以后还想见到你……”

        

关诗曼诡异一笑,道:“但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刘锐奇道:“为什么?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关诗曼摇头道:“不是开玩笑,这种感情我不想长期保持下去。”

        

“因为……我不习惯总是分心想着一个人。”

        

“我们相逢,相爱,共度美好时光,这就足够了。”

        

“以后我不会再约你,你也不要再联系我。”

        

“这也是我为什么拒绝这支手镯的原因,你拿回去吧,不然也是白送。”

        

刘锐听了这番话,心中略有几分不舒服,但很快释然。

        

他笑了笑,道:“就算我们不再见面,你也值得我送出这支手镯。”

        

关诗曼闻言眸中闪过一道亮彩。

        

刘锐又道:“不过我还想多问一句,如果我们再相遇呢?”

        

关诗曼莞尔一笑:“那就等再相遇再说!”

        

刘锐点点头,道:“我走了,再见!”

        

关诗曼爬起来,赤着身子扑到他怀里,献上最后一个香吻。

        

“再见,我的大男孩,如果还能再见!”

        

回返临都的路上,刘锐心里多少有些郁闷。

        

他虽然没有大男子主义,得到一个女人后,就非要对方依恋他一生一世不可。

        

但关诗曼这种稍嫌无情的做法,还是让他有些难受。

        

不得不说,关诗曼和他认识的大多数女人都不一样。

        

这个小女人洒脱、随意、骄傲,就像是一只高贵的白天鹅。

        

你可以远观她,也可以欺近她,甚至还能得到她,但你永远别想拥有她。

        

“得到过还不知足吗?还想她一直跟你好?太贪心了吧!呼……不想她了,专心开车!”

        

刘锐长长吐出一口气,同时也将关诗曼的倩影赶出了脑海之中。

        

赶到公司楼下时,已经九点多了。

        

刘锐也没吃早饭,打算和午饭一起吃,直接走进楼里。

        

“嗯?她回来了?”

        

经过闫墨雨办公室门口时,刘锐发现门开着一道缝,不由得停下,推门看进去。

        

屋里并没有人,但桌上放着闫墨雨的公文包和车钥匙。

        

“总经理,您找闫总?”

        

身后忽然响起艾小青的招呼声,刘锐回身问她道:“闫总怎么不在?”

        

艾小青道:“闫总去文化博览会了,今天开幕!”

        

刘锐恍然大悟,走向自己办公室。

        

“今天有什么事吗?”

        

耳听艾小青高跟鞋走路声在身后响起,显然是跟了过来,刘锐头也不回的问道。

        

艾小青道:“没事。”

        

走进办公室,刘锐先给诈骗案专案组组长打去电话,询问审讯李金宇的进展。

        

艾小青很是乖巧的给他洗杯沏茶。

        

刘锐看到她的举动,心头一甜,这丫头可比关诗曼可爱多了。

        

“刘总,我正要给你打电话说呢,李金宇招了……”

        

刘锐听后大喜,吩咐艾小青道:“拿上保温杯,跟我去趟南城警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