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在我腿间疯狂驰聘&地铁上的强迫H

       

断肢王辉耀、玄武查尔斯、火焰摩托仔

        

在那些老东西回顾过往时,这几个名字出现的频率很高。

        

高工眯了眯眼,他从这几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特殊的和谐感。

        

一种机械系统的大圆满。

        

这种感觉一般只出现在B级辐射兽身上。

        

所以说,这些人的生物武器,都是B级辐射兽的‘身体零件’么。

        

有点猛啊!

        

断肢王辉耀看向‘收割者女王’,狞笑一声,第一个出手。

        

身上十几口强化电锯疯狂爆走,与六口刀肢、八只金属勾足撞在一起,劈斩速度之快,火花几乎连成一片。

        

玄武查尔斯没有半点单挑的自觉,那磨盘大的骨头巨斧如同出膛的炮弹,瞬间横跨二十多米。

        

‘收割者女王’猛然回身,四口镰刀横劈竖斩,然而一声爆响之后,率先被砸飞的,却是重量接近一吨的女王。

        

还在半空,汽油轰鸣声便就响起,两条火焰长鞭从下方卷来,一下子就缠住了‘女王’的腰。

        

那火焰似乎有点特殊,只是轻轻沾身,就立刻点燃了女王的钢铁肉身。

        

火焰摩托男怪笑一声,身下摩托兽轰鸣,扯着火焰长鞭就要将它拖走。

        

然而居然拖不动!

        

悬浮在半空的‘火炬’似乎并没有被拉下来,反而缓缓舒展着六根新长出‘翅膀’。

        

只见它的六根‘刀肢’下面,多了一根根骨刺,骨刺表面全是生物吸入孔,这些‘外放器官’现在居然飞速吐出血肉,形成六面肉翼。

        

火焰烧焦一层,便又长出一层,整体看上去瑰丽又凶险。

        

没有天生的B级boss,所有的高级辐射兽都是从低级进化来的。

        

‘收割者女王’在吸收了辐射场后,似乎也有了这种倾向。

        

在这时,外面的动静却传了过来。

        

‘收割者女王’往外扫了一眼,微微叹气,“本来还想和你们多玩一会儿的,现在没这个机会了。”

        

下一刻,辐射场开始收缩,笼罩在辐射线下的生物武器迅速干瘪下来。

        

[辐射兽驱使]

        

在你的辐射场中,所有阶位在你之下的辐射兽,您可选择:赐福/剥离

        

在辐射场笼罩生物武器的那一刻,这场较量,其实已经分出了胜负。

        

[任务完成,经验+2200、植入式生物武器*5、生物武器图纸*7]

        

下一阶段的任务链也刷了出来。

        

【任务第四环:火焰再兴】

        

难度:困难-

        

任务简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老战士们所期待的,到底是什么呢?

        

任务目标:生物排异症的修复

        

任务奖励:经验+4100,声望+1000

        

……

        

机械飞艇之上,赵械虎视眈眈的盯着高工脚下的箱子。

        

《赛博世界》是没有初始物品栏的,要想随身携带大量装备,得点亮‘反重力科技’,要想折叠装备,得点亮‘空间技术’,要想随时升级装备,得有‘空间科技仓’。

        

以上这些,跟一级文明一点关系都没有。

        

高工收集的图纸资料,还有那些‘破烂玩意’,都是几个外骨骼战士帮忙搬到飞艇上的。

        

这‘人体改造科技’,距离赵械不到一米的距离。

        

升官发财、功名利禄,触手可及。

        

然而他却不敢有半点动作。

        

高工似乎一点不在意之前的冲突,笑着跟周聪聊着什么。

        

杜招娣也是如此,低头翻看着生物改造资料,时不时跟高工交头接耳一番。

        

这些资料最终要化作流水线上的产品,都是她的工作。

        

然而随着机械飞艇渐渐接近绿洲,一行人的表情也都严肃了起来。

        

地面上如同蚁群搬家,又像是某种大迁徙,有数层楼高的锅炉大象,也有肉眼难见的金属蚂蚁。

        

高楼一样的‘烂肉’正在缓缓移动,时不时喷出大量的浓浆。

        

还有像是巨大手指一样的树根,正不断爬行着。

        

值得庆幸的是,会飞的辐射兽终究不多,机械飞艇有惊无险的成功降落。

        

在旧文明时代,汽车城外围有着三个员工小区,接近五十幢楼,楼宇之间,布满了各种武器。

        

而在汽油镇外,则是十几家汽车配件工厂遗址。

        

楼栋与工厂之间,一座座武装堡垒拔地而起。

        

数以百计的武装直升机蓄势待发。

        

数以千计的无人机在半空飞行、环绕。

        

一座座大炮从堡垒中升了出来。

        

机械战线从来不是一条线,准确的说,它更像是一个网格,分散式指挥结构。

        

这是前线军团与兽潮激战多年,获得的经验。

        

天上、地上、甚至是地下,都可以是战场,而一旦有所谓的中央指挥部,必然会被斩首。

        

高工看向杜招娣,杜招娣也盯着他。

        

“望着我干什么?”

        

“看看你会不会说一些让我现在撤退的混账话。”

        

“我要说了会怎样?”

        

“我会给你一巴掌。”

        

高工耸了耸肩,“我的人品不足以支持让女人先撤。”

        

杜招娣勾了下嘴角,翻了个白眼。

        

几乎一下飞机,杜主任就进入了忙碌状态,不仅是她,所有的后勤人员都是这样。

        

战斗机器人可以替换零件,辐射兽更是数量无限,与兽潮的战斗,是一场后勤战争。

        

高工的战时工厂在一座居民楼的第八层,位处前线。

        

不是治安团故意找麻烦,事实上,两位将军的临时指挥部,正在他的下一层。

        

也不是治安团上层有着‘身先士卒’的美德。

        

而是多年的战斗经验表明,越是防线坚固,越是处在后方,就与会遭受兽潮的重点打击。

        

最危险的地方反倒是最安全的地方。

        

高工的‘辐射场’一旦张开,就算是B级boss,也不会跟同行抢食。

        

只要不是倒霉催的撞上A级辐射兽,这里反倒是战场最安全的地方。

        

而这座临时工厂的‘工人’,全是电缆部落的成员。

        

负责这处防线的,也是高工的人。

        

倒也不是治安团多么相信这个‘小山头’的战力。

        

而是在有‘辐射场’的情况下,示敌以弱反倒更安全。

        

可是,高工的手下们不这么想。

        

“这一次惠子一定要大开杀戒!”松岛惠子一脸兴奋,手中‘握刀器’不断作响。

        

旁边的胖祥大口吞着盒饭,阿妈说过,干活之前,一定要吃饱。

        

另一边,黛西拉不断检查着各处守卫情况,这是‘新战术’的第一次战场实践,她有些没底。

        

祥姨和一堆学徒正在打磨着手工零件。

        

祥姨一边干活,一边大声道:“别看那些高级玩意有多厉害,等兽潮一来,那些高科技货色通通得完蛋!”

        

……

        

高工也在忙着自己的事,转职任务的第一项,‘三次义体改造手术’,他早就完成了。

        

现在他做的是第二项——‘完成两件独属于自家思路的改造部件’。

        

这两个‘改造部件’他早就有了想法。

        

一个是由单分子钩爪升级成的‘立体机动装置’。

        

符合人体力学结构的承重,可以提高拉伸距离。

        

还有一个则是‘高速微机指虎’的升级版,‘撕裂微机指虎’。

        

这一版本的机械手套重点强化了‘撕裂’效果,配合‘嗜血勾足’,可以强化吸血。

        

这两个装备的技术含量正好处在高工的技术掌握中。

        

唯一的问题,便是这两件只能作为‘专属装备’,别人很难用起来。

        

……

        

而在‘临时工厂’的某一处休息室中,画面却与战场氛围格格不入。

        

打牌的打牌,摸麻将的摸麻将,饮茶的饮茶,甚至还有带着老花镜看黄色周刊的。

        

小妇女忍了又忍,忍了再忍,实在忍不住,大声咆哮起来。

        

“大家都为了活命做努力,你们现在在干什么!?”

        

“你,大白天的你喝什么酒!”

        

小妇女一把抢来啤酒瓶,重重跺在桌面上。

        

老人干巴巴的解释道:“这不是酒,而是啤酒味的汽油。”

        

“放你老子的屁,你大白天喝汽油!?”

        

小妇女的炮火又对准了另一位。

        

“大白天你看黄色周刊,你还有公德心吗?”

        

戴老花镜的吓了一大跳,身子猛的一抖。

        

一股臭味扑面而来。

        

老钱幸灾乐祸,“小姑娘,老查本来膀胱就不好,你把他吓出屎来了。”

        

小妇女两眼瞪得老大。

        

这时,一个带着墨镜的高冷老人走到她的面前,抬起下巴,肩头撞了她一下,又撞了一下,再撞一下。

        

小妇女再次大怒:“干嘛,你想挑事吗!?”

        

“咳咳,小姑娘,你让让,老胡他是个瞎子。”

        

“……”

        

沉默半晌,黄元莉咬牙道:“你们又不是真正的‘老弱病残’,就连我们部落里的老人都在帮忙运送武器、打造装备,像你们这样混吃等死,根本不是男人!”

        

黄元莉气呼呼的离开之后,场面一时冷清下来。

        

老钱颤颤巍巍的摸出一根香烟,点了起来,在烟雾中眯起了眼,自嘲的一笑。

        

“被骂的还真是惨啊。”

        

而在第六层,同样的机械工厂正在成形,生产线、机械设备,跟第八层简直一模一样。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