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好舒服?快?少妇&爽歪歪…太爽了小说

生命有时很美丽。

        

生命有时很璀璨。

        

生命有时也很脆弱。

        

尤其是在人绝望的时候。

        

此刻的丁长生,就是这样的绝望,就是这样的痛心。

        

他站在楼顶,望着下面的车水马龙,望着如同小点点的行人,内心反而平静了。

        

当平静到了极限,就是压抑开始产生的时候,而压抑到了极致,也就是最让人无法接受的疯狂时刻。

        

此刻,就算是春日的阳光已经开始变暖,就算是万物复苏已经来临。

        

但是对于他来说,却像是进入了寒冬,还是末日的寒冬。

        

他拿起手机,找到许寒秋的电话拨打过去。

        

许寒秋看到丁长生的电话,以为是来兴师问罪的,倒也很平静的接通,“什么事?”

        

许寒秋的平静中没有感情,没有两个人在一起的甜蜜,这让渴望温暖的丁长生,非但没有感受到温暖,反而感受到的是寒冷。

        

“寒秋,我爱你!”丁长生还是深情的说道。

        

许寒秋想到丁雄搞了自己都没有说爱自己,忍不住嗤笑出声,觉得可笑。

        

她的这一声,再次深深的刺激了丁长生。

        

“对不起了!”丁长生想到自己要跳楼,于是充满歉意的说道。

        

“对不起我的是丁雄。”

        

许寒秋忍不住冷笑说道。

        

“我爸?他怎么了?”丁长生顿时急了,连忙问道。

        

“我是你爸的情妇。”许寒秋认为丁长生知道了,索性就直接说了出来。

        

“你,你说什么?”丁长生感觉就像是五雷轰顶,自己深爱的女人,临死前还惦记的女人,竟然是自己老爸的情妇?

        

他全身都是冰凉,大脑一片空白。

        

“我不叫寒秋,我叫许寒秋,我就是你爸包养的情妇。就是那个网络上千夫所指的情妇,更是被你爸睡了无数次的女人。”许寒秋愤怒的说道。

        

她没有想到秦雪忍住了,是用秦雪自己的死逼迫儿子分手,故而直接挑明了,想要留有自己的尊严和主动。

        

只是,她的话反而深深的刺激了丁长生,“什、什么?你是许寒秋?”

        

“我就是故意勾引你,报复丁雄的,这回听明白了吗?傻逼!”许寒秋说到最后,自己也有些抓狂,忍不住爆粗口怒骂。

        

丁长生感觉自己的三观都毁了,尤其是想到两个人在床上的时刻,这,这是什么事啊?

        

乱了啊!

        

“刚刚我和你爸还在床上,他一点儿都不比你差。”许寒秋再次说道。

        

她的这句话,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丁长生想到第一次自己的那么快,彻底的崩溃了。

        

“你妈都在酒店抓到我们两个了,你爸被打了两个嘴巴,还……”

        

丁长生后面的话已经听不进去,更是不知道是什么了,他挂断电话,泪流满面,心如刀割哀大莫过于心死,就是这样了。

        

丁长生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凄惨的笑容,双眼一闭,头朝着下面就下去了。

        

二十多岁,人生刚刚起步的年龄。

        

二十多岁,正是宏图大展的年龄。

        

只是一切,工作的失意,爱情的挫折,不幸的家庭,让一切都落在了丁长生的身上。

        

他崩溃了。

        

他绝望了。

        

他解决了。

        

落地的响声很吓人,死亡的情景很恐怖。

        

只是,这一切都是活人看到的了。

        

对于丁长生,都已经不重要了,他看不到了。

        

唯独他的制服姓名牌,落在了旁边,被人知道了身份。

        

很快就有人报警,打了急救电话,但是一切都晚了。

        

秦雪本来坐在车上,还在调整自己的情绪,突然手机响起,接通电话,里面传来焦急声音,“丁长生在单位跳楼了。”

        

“什、什么?”秦雪感觉自己的嘴都不是自己的了,自己整个人都不知道什么感觉。

        

“已经死了!”对方再次补充道。

        

秦雪头都要炸裂,电话另一边传来了警笛的响声。

        

秦雪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挂的电话,更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开车去的那里,她就是一路红绿灯都不顾的来到现场。

        

下车看到的都是围观的人群,看到的是闪烁的警灯,看到的是刺眼的警戒线。

        

而丁长生,已经被一块白布盖上。

        

血,留在了地上,甚至还有旁边的车玻璃上。

        

“长生!”秦雪发出一声嘶声裂肺的痛呼,双眼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有人昏倒了!”现场众人一阵混乱,连忙有人上前将秦雪叫醒。

        

“儿,儿子……”

        

秦雪哭着冲进来。

        

“长生!”

        

丁雄闻讯,也赶到,冲了进来。

        

警察看到丁雄,纷纷敬礼,“丁市长!”

        

丁雄现在都已经顾不上这些礼节,双眼猩红,泪流满面的扑了过来。

        

他刚想要去掀开白布,秦雪一把推开,“滚!不要碰我儿子!”

        

丁雄现在害怕秦雪说出自己与许寒秋的事情,于是就忍住了。

        

“丁市长,这是你儿子的手机。”一名警察将手机递给了丁雄。

        

丁雄接过来,正好许寒秋打电话过来。

        

她看到有新闻说丁长生跳楼自杀了,想要确定真假。

        

丁雄看到显示的名字是寒秋,全身就是一个激灵,连忙就要挂断。

        

秦雪已经看清,一把抢了过来,她直接接通,但是没有说话。

        

“丁长生,说你跳楼了,怎么还接听电话呢?”许寒秋调侃的说道。

        

“贱人!你不得好死!”秦雪忍不住怒声骂道。

        

“你?”

        

许寒秋已经挂断电话。

        

秦雪听着里面的嘟嘟声,感觉就像是对她的嘲笑声。

        

自己的一辈子,都完了。

        

想要当一个好妻子,默默为老公奉献,结果丁雄背叛了自己。

        

想要当一个好母亲,精心把儿子养大,结果儿子刚刚跳楼了。

        

这一生,自己到头来,什么都没有了。

        

而导致这一切的结果,都是老公的背叛,都是小三许寒秋的插足。

        

想到父子两个睡了一个贱货女人,她都觉得屈辱至极。

        

站起身,如同行尸走肉般的朝着外面走去。

        

“秦雪!”丁雄呼喊。

        

秦雪就像是没有听到。

        

秦雪开车离开。

        

众人都不知道这个母亲为何不哭了,不管自己的儿子了。

        

秦雪二十分钟后,直接开车冲进了省纪委的大院,武警都没有拦住。

        

她下车,就朝里面跑……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