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受在教室边做边H&强行高H医院

        

医生办公室从来不缺吃的,特别是水果。

        

患者出院的时候,家属为了表达谢意,不少都会送点水果果篮什么的给医生。

        

上午的时候,何端康的一个老患者出院,送到办公室内。

        

何端康为人比较大方,就直接把水果放在了办公室的大桌上,让大家伙儿都尝尝。

        

西瓜葡萄草莓樱桃。

        

种类还不少。

        

许瑞看着眼馋,但却不敢吃。

        

不得不说,陈南给她的中药作用挺好,这几天肚子疼有了很大的缓解,但是……对于这些水果,却不敢碰。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家分享。

        

孙泽楷不管病人,只负责做治疗,所以平日里拿到水果的机会不多。

        

中午的时候,大家吃了饭,护士朱玲直接把西瓜给切开了。 

        

办公室人不多,孙泽楷也好久没吃西瓜了,一时间吃了不少。

        

下午的时候,陈南来的比较晚。

        

不过来了以后,看见大厅内,李孟三老爷子坐在椅子上。

        

他看见陈南以后,连忙起身走了过去。

        

“陈医生!”李孟三脸色有些尴尬,他叹了口气:“我这专门上来……当面给你道个歉。”

        

李孟三做完胃镜以后,休息一番,今天刚恢复,就有些迫不及待的上来了。

        

李红英也在身旁,看见陈南笑了笑:“陈医生。”

        

陈南连忙说道:“老爷子,您太客气了。”

        

“大可不必,再说了……您也没有什么对不住我的啊!”

        

李孟三摇了摇头:“不!”

        

“错了就是错了!”

        

“哎,明明这次治疗里,前前后后都是你的功劳。”

        

“结果到头来,我却让你受委屈了。”

        

“抱歉啊!”

        

陈南笑了笑:“没事,没事。”

        

“我是医生,这是我的工作,您没事儿就行了。”

        

“既然来了,我给你看看把把脉,看看现在怎么样了?”

        

老爷子笑着说道:“好,好!”

        

一番寒暄过后,陈南对李孟三详细的把脉望诊询问一番。

        

如此一来,他的病历,也能完善了。

        

等老爷子离开之后,过了会儿,李红英又上来了。

        

“陈医生,我爸胃里面就是有息肉,而且位置不好。”

        

“幽门螺旋杆菌超标。”

        

“丁主任说,幸亏发现的早,要不然,恶化的风险很大。”

        

“哎,多亏了你啊!”

        

“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我爸这一次能不能经得起这么一折腾了。”

        

陈南笑了笑:“李局长,客气了,这事儿已经过去了,不用再提了。”

        

李红英点头,陈南越来越对她的脾气了。

        

年轻人,有能力,不骄不躁,不恃才傲物,很遭人待见。

        

“对了,陈医生,我爸还需要吃点中药吗?”李红英问道:“要不要再调理一下了。”

        

陈南沉思片刻:“暂且不用了,老爷子现在在人家消化科,还是积极配合医生吧,我贸然开药,我怕影响对方的治疗。”

        

陈南是实话实说。

        

李红英点头一笑:“行,那就等我们出院以后,再找陈医生好好调养调养。”

        

“到时候……你可不能拒绝啊!”

        

“呵呵……”

        

李红英笑着开了个玩笑离开。

        

而此时,孙泽楷恰巧路过,看着李红英走远了,这才对陈南说道:

        

“陈医生,你这次运气可真好!”

        

“李孟三一家人,可了不得。”

        

“能得到对方的信任,这可是好事儿啊!”

        

孙泽楷说话的时候,显然有些酸溜溜,就连承认陈南厉害都不愿意,只是说运气好。

        

陈南倒是不介意,不过……

        

他看着孙泽楷,意味深长的笑着问道:

        

“孙主任,有没有感觉嘴里发酸?”

        

孙泽楷顿时气不过:“我酸什么啊!我是那种人吗?”

        

陈南笑了笑,说道:“木气外漏乘土,口中应该会有酸涩的味道,这脾虚加重了啊!”

        

“小心拉肚子哦!”

        

孙泽楷一听,翻了个白眼:“你这哪儿是中医啊,神神叨叨的,你是封建迷信!”

        

不过……

        

他仔细一品,确实有那么一点酸涩。

        

自己这是嫉妒外露,口味都酸了?

        

呸!

        

我酸什么?

        

等你被处分的时候,我嘴里甜着呢!

        

呸呸呸!

        

孙泽楷感觉陈南是在内涵自己。

        

但是他没有证据。

        

拉肚子?

        

孙泽楷可没有在意。

        

而许瑞则是笑吟吟的看着陈南:“你可真的是太损了!”

        

“说人家酸你,还说的这么委婉!”

        

“这中医可真的是被你当明白了。”

        

陈南笑了笑:“师姐你是不是最近喜欢吃甜的?”

        

许瑞一愣,警惕的眯起眼睛:“你内涵我?”

        

陈南笑了笑:“忧思伤脾,脾弱喜甜,说说……你是不是最近想谁呢?”

        

许瑞眨了眨眼,认真盯着陈南,“含情脉脉”的说到:“你说呢?”

        

陈南摇头:“师姐,请矜持!”

        

“我是你师弟!”

        

许瑞眯眼:“所以,闭上你的臭嘴!”

        

陈南哈哈一笑,不在多说。

        

至于孙泽楷……

        

嫉妒伤肝,肝气主酸。

        

肝开窍于目,在面有色。

        

所以说啊……

        

嫉妒让人面目全非。

        

柠檬精……

        

这些都可不是无缘无故的。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

        

……

        

下午,杨鸿年破天荒的过来了一趟,一般他下午从来不来科室的。

        

不过,今天下午杨鸿年本来要出去见一个领导,结果突然医院通知要党员开会。

        

杨鸿年过来正好看看谁在,替他去一趟。

        

“下午院里面党员开会,谁有时间?去替我一下。”

        

陈南默不作声。

        

而孙泽楷看见了献殷勤的机会,连忙笑着说道:“主任,我去吧。”

        

“今天的患者不少,不过我中午正好加了个班完成了。”

        

“而且,这样一个难能可贵的学习机会,我觉得很有必要。”

        

“我还得谢谢主任给我这个机会呢!”

        

杨鸿年闻声点头一笑,内心甚是满意:“嗯,大家都跟小孙学一学。”

        

“辛苦你了,小孙。”

        

孙泽楷笑了笑:“应该的。”

        

等到两人都离开之后。

        

何端康竖起大拇指,对着陈南说道:

        

“瞧见没?”

        

“当领导问你有没有空的时候,该怎么回答!?”

        

“这就是标准答案?”

        

“如果你说有空,会显得你闲的没事儿做,如果你说自己很忙,显得你不会来事儿。”

        

“悄悄人家孙医生的答案,啧啧……既显得自己工作多,又表现出了勤劳工作的热情,还能替领导分忧。”

        

陈南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这么多。

        

何端康也叹了口气:“这该死的内卷,无处不在啊。”

        

“走了,我下班了!”

        

……

        

而下午。

        

会议室内。

        

孙泽楷坐在主任的位置,周围都是领导,他内心有些小兴奋,希望可以和各位领导混个脸熟。

        

但是……会议到了一半儿的时候。

        

上面是医院的书记在发言。

        

而此时……孙泽楷忽然感觉腹中翻江倒海,里急后重,着急想上厕所。

        

可是……这个时间,怎么去啊?

        

原本想着等书记讲完话再去,结果……实在憋不住了,只能低着头,小心离开。

        

几分钟以后,他匆匆回来坐下。

        

可是……不到半个小时,这种感觉又来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