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球好圆好大&少妇浪荡H肉辣文

四周一片静悄悄,然而却是人头攒动,无数流民走出屋子送行,但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他们站在夜色里,远远的看着牛家村的一百多口汉子,突然那个老妪弯腰下去,带头行了一个妇人礼。

        

随后无数流民同时弯腰,霎时间两千多人齐齐行礼,终于有人发出声音,大喊道:“要活着回来啊,牛家村的兄弟们。”

        

这是大唐的传统,送给出征者的祝福,虽然牛家村的汉子们还不是兵卒,但是流民们已经把他们看成兵卒。

        

牛家村的汉子们没有回礼,而是一个个拿着饼子拼命的撕咬,两三口下去,一个饼子吃光,咀嚼声此起彼伏,气氛渐渐变的肃重。

        

大战之前,进餐饱饭,能多吃一点,就多吃一点,也许就因为多吃一口,身体多攒出一点力气,到时候在厮杀中使出这点力气,成为砍死敌人的决定因素。

        

一百二十个汉子,三百六十个饼子。每人恰好分到三个,很多所有饼子吃光。

        

汉子们吐出一口气,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时候他们的妻子出现,端着一碗水送到跟前,送夫出征,并无多言,仅仅只说一声,发自心底的期盼:“孩他爹,活着回来啊。家里孩子小,你可不能倒下了。”

        

汉子们深深吸气,伸手抚摸妻子的发丝。 

        

然后义无反顾的转身,列队站到了骑兵之后。他们虽然是平头百姓,但是全都接受过老府兵的训练,所以无论军纪还是气势,丝毫不弱于骑在马上的玄甲铁骑。

        

李光弼甚是满意,点头称赞一声,随即脸色一肃,沉声道:“我奉大将军之命,今夜负责剿匪,此去马陵山大约五十里路,就算骑马狂奔也要一个时辰,再加上入山之后的路径,也要行走半个钟头,所以时间很紧,你们需要借乘马匹。”

        

“众将士听令,分出一百二十骑,每骑负责携带牛家村一人,今夜你们两人共用一马,战功按照两人一骑点算……记住本将军的话,上了战场都是同袍,军功固然重要,但是同袍的安危更加重要。”

        

“此次入山剿匪,铁骑的功效无法发挥,所以主战者乃是牛家村的同袍,骑兵们负责钉死逃跑的贼寇。”

        

“尔等可听清楚否?”

        

伴随着李光弼的一声大喝,在场的骑兵和牛家村汉子同时爆吼,咆哮回答道:“回禀将军,清楚明白。”

        

“好!”

        

李光弼再次大喝一声,沉声道:“领取兵刃,即刻启程。”

        

一百二十柄横刀被一群衙役抬来,夜色之中闪烁着森森的白光,牛家村汉子默不作声上前,面色平静的领取了属于自己的刀。

        

然后骑兵们伸出手来,各自握住一个汉子的手掌,顺势一拽,牛家村汉子翻身上马。

        

两人共乘一骑。

        

李光弼目光扫视全场,随即缓缓扬起马鞭,啪的一声,甩个鞭花,断喝道:“全军出征。”

        

轰隆!

        

两百玄甲铁骑,共负载三百二十名战士,刹那间冲刺而起,夜色中瞬间远去。

        

……

        

不远处的河畔上,郭子仪目送战士们的背影。

        

在他旁边站着杨玉环和玲珑,往后一点的位置则是县丞王越。

        

郭子仪远远观望半天,直到再也看不见骑兵的踪迹,他微微吐出一口气,道:“你们有没有发现,李光弼越来越有大将风度。不愧是将门出身之人,这小子天生就是个将才。”

        

杨玉环微笑不语,玲珑则是撇了撇嘴,道:“如果让我带兵,我做的比他更好。”

        

郭子仪嘿了一声,竖起大拇指表示你真能吹。

        

县丞王越的脸色有些担忧,道:“下官唯一担心的是,李将军带的人马太少了,玄甲铁骑虽然很厉害,但是在山中发挥不出优势……”

        

这位儒生县丞说着一停,忧心忡忡又道:“我家族长曾经说过,马陵山里的匪患数量很庞大,那里乃是三个府的交界,属于三不管的地带。”

        

“往南是江淮道,往西是河南道,往北则是河北道,然而三处官府都不愿意管那里,所以,那里滋生了数量庞大的匪。”

        

“谁也不知道那里的匪患有多少,但是三五千人的数量怕是挡不住。然而李将军只带了三百二十人,下官很担忧他会不会剿匪不成反被剿。”

        

这个担忧很符合一个善良儒生的想法。

        

但是郭子仪不知为何却表现的毫无忧色。

        

反而他专门看了王越一眼,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道:“你家族长有没有跟你说过,这些匪患的背后有氏族支持?”

        

言下之意,私通匪患。

        

甚至是,养匪为用。

        

王越明显迟疑一下,随即郑重摇头,沉声道:“这一点下官可以保证,我们琅琊王氏肯定没有参与。但是下官心里隐隐约约也能猜到,马陵山匪患的背后必然有氏族支撑。若是没有氏族门阀的暗助,天底下哪有盘踞一方的贼……”

        

说着叹口气,又道:“古往今来,一向如此。世道清平之时,氏族养匪主要用来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世道崩坏之时,匪患就是氏族参与涿鹿的兵力和资格。”

        

郭子仪嘿嘿两声,道:“比如大唐开国之初的李氏皇族,当初肯定也是暗中养匪的氏族,对不对?”

        

王越嘴皮子打个哆嗦,连连道:“这种话可不敢乱说。”

        

然而郭子仪再次嘿嘿两声,道:“世家养匪,乱世争夺天下,难怪隋末大乱的时候,天下会出现那么多的反王。原来他们都不是平头百姓,原来都是常年养匪的世家。”

        

王越的脸色有些难堪,但却并没有辩解这件事,反而再次叹口气道:“成则成为坐拥天下的皇族,败了则能继续隐藏爪牙做世家。如此稳赚不亏的买卖,世家门阀自然是乐此不疲。”

        

郭子仪冷冷一笑,道:“那么从今天开始,我给这天下立个规矩。以后再也没有稳赚不赔的买卖了,我要让这些世家全都亏个底朝天。”

        

王越踟蹰片刻,小声道:“您不适合说谎,脸色把您给出卖了。您还不如直接说,剿匪就是为了抢粮食。这样反而让人钦佩,感觉您是条光明磊落的汉子……”

        

郭子仪转身便走,边走边怒道:“这就是我不愿意跟读书人打交道的原因,你们的脑瓜子实在太好使了。骗不住,不好骗。”

        

哈哈哈哈!

        

宁静的河畔之上,响起杨玉环和玲珑的喷笑声。

        

杨玉环不无打趣看向王越,调侃道:“看吧,又把你家上官给气走了。按说你这种读书人应该很精明,不应该犯这么低级的小错误。为何你却一直如此,每次都不给他留颜面?”

        

玲珑则是挥舞一下小拳头,凶巴巴的吓唬王越道:“我看你小子是找打。”

        

王越抿了抿嘴,躬身行了一个儒生礼,但却并不解释,恭敬的退下了河岸。

        

杨玉环目视他的背影消失,忍不住称赞一句,道:“这儒生真是不错,没有一点读书人的迂腐。”

        

玲珑则是嘿嘿低笑,道:“就是有点执拗,整天和郭子仪顶牛。一个他,一个郭七,他负责顶牛,郭七负责唠叨,这两人联起手来,经常搞得郭子仪烦闷务必,嘻嘻。”

        

杨玉环微微一笑,伸手敲了玲珑的脑门一下,道:“别一口一个郭子仪,那是你的男人好不好。堂堂大唐皇族的郡主,怎么一点礼仪都没有……”

        

玲珑吃吃坏笑,道:“我又没跟他圆房,暂时只是挂名的妻室。要不姐姐你帮我办了这事,我以后必然改口喊他夫君。”

        

杨玉环拧了她脸蛋一下,没好气的道:“你今年才十八岁,这么急着找死吗?女人生孩子是个大难关,等你身子骨长开了再说这件事。”

        

玲珑连忙一挺小胸口,道:“我身子骨早就长开了好吧。”

        

杨玉环噗嗤而笑,刮了刮她的小鼻子,道:“别挺了,两个加起来还没馒头大……行啦行啦,不要耷拉着脸,咱们去聚居点,看看流民们的情况。”

        

玲珑没精打采的点点头,扶着杨玉环慢慢下了河畔。

        

……

        

此时聚居点之中,牛家村的妇女们正在做饭。

        

由于汉子们吃了李光弼带来的饼子,并且已经跟着骑兵出征前去剿匪,所以这一顿算是省了,粮食和野菜可以让妇孺们吃个饱。

        

郭子仪走进聚居点的时候,恰是老府兵招呼妇孺们开始分饭的时候,一百多个妇人,外加一群小孩子,老老少少排队端碗,静静等着自己的那一份。

        

不愧是常年受到训练的村子,连妇孺身上都能看出军纪的影子,郭子仪甚是敬佩,忍不住称赞了一声。

        

众人见到他前来,手忙脚乱的都想行礼,不但牛家村的妇孺们围过来,甚至那些流民也呼啦啦的涌上前。

        

仿佛一眨眼的功夫,偌大的作坊院子已经全是人,夜色中密密麻麻一片,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头。

        

郭子仪颇为无奈,连续挥手了好几次,不断道:“都出来干什么?人挤人不嫌憋得慌吗?”

        

老府兵用独臂拎着一个勺子,急匆匆的挤到跟前,恭敬道:“大将军,您来了,用过饭没,要不要一起吃一碗?”

        

这是华夏百姓惯用的打招呼方式,然而郭子仪却出人意料的点点头,欣然道:“一起吃?可以啊!我这人最喜欢热闹,但不知会不会打搅你们。”

        

老府兵连忙摇头,急急道:“不会不会,不会打搅。大将军能跟我们一起吃饭,这是大家几辈子的福分。”

        

郭子仪哈哈一笑,道:“那就给我盛一碗饭,我跟着大家一起吃。”

        

老府兵拎着勺子就往锅边跑。

        

然而还没跑几步,猛然被郭子仪追了上去,一把夺过勺子,笑着道:“算了,我自己来吧。你老人家是个宝,可不能把你给累着。”

        

说着亲自拎着勺子,走到煮粥的大锅边。

        

虽然他说是要跟大家一起吃饭,但是并没有真的给自己盛饭,而是目光看向牛家村的妇孺,笑呵呵的招呼一声道:“都愣着干啥?过来盛饭啊。小孩子先上前,每人一大勺浓粥,老人随后,年轻小媳妇最后……来吧来吧,本将军亲自给大家当伙夫。”

        

一边笑呵呵的招呼着,一边把勺子伸进大锅里,顺势一提,满满当当盛了一大勺。

        

然而下一刻,郭子仪的脸色明显变的伤感。

        

他慢慢俯身下去,额头几乎碰到大锅,两眼死死盯着锅里的汤水,口中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足足良久之后,他缓缓直起身子,问老府兵道:“这种饭能吃饱吗?怎么全是树皮。野菜呢?现在连野菜也挖不到了吗?”

        

老府兵踟蹰一下,低声道:“能挖到,但是少。您也知道眼下是青黄不接的时节,田地里面几乎没有任何的产出。野菜刚刚露头,就被挖个干净。自古都是如此,老百姓硬撑着硬熬啊。”

        

“但是以前可以熬,这次不好熬,对吧?”

        

郭子仪沉声开口,道:“兰陵县四周的五个府,总共人口是六万四。以前青黄不接的时节,这些百姓可以挖野菜度日。但是这次由于我收拢了两万多个流民,所以挖野菜的人数比以前增多了。”

        

他说着停了一停,喃喃自语又道:“人数增加了,地里的野菜还是那些,所以肯定不够吃,所以要用树皮来代替。”

        

旁边老府兵连忙道:“这其实已经算不错了,至少目前为止没有饿死人,毕竟您每天都给流民们施粥,让他们不用每顿饭都去挖野菜找树皮,如果大家全都挖野菜找树皮,那种情况才是真的可怕……”

        

郭子仪抬起勺子,将一个小毛头的饭碗给盛满,然后他伸手摸了摸小毛头的脑门,语气仿佛是在给自己鼓劲:“不用太久了,暂时先撑着吧。琅琊郡的各大世家已经答应我,要卖给我五十万斤粮食做生意。”

        

“还有马陵山那边,剿匪也能弄到粮食,所以最迟到明天中午,我估计就有粮食能运到,等到粮食运到之后,我让你们全都吃一顿面饼子。”

        

他喃喃自语着,宽大的手掌不断摸索小毛头的脑门,温声问道:“告诉郭大叔,能再撑一夜吗?信不信郭大叔,可以让你们全吃饱。”

        

……

        

“我相信你!”

        

小毛头的回答很大声。

        

然后小家伙脸色无比庄重,再次大声又道:“因为你是我们的大将军。”

        

郭子仪眼眶一红,坚硬的汉子忽然落泪。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