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捏着白嫩的乳尖办公室/手指玩弄着她的下面

改变就在这样的循环中悄悄发生着。

        

一桩桩一件件的小事累积起来,便铺开了时代的篇章。鸡年七天假休完了,以奋斗为主旋律的生活又要开始了。

        

以上是这个新年宁为对于生活的感悟。

        

在正式过年的十天前,他迎来了29岁生日,即将步入而立之年,人渐渐老了,对生命的感慨自然便多了些。好吧,这属于自嘲,就跟许多二十啷当岁的少年在网络上也要自称大叔一样,矫情!

        

不过能有这种感叹主要还是惊叹于露西·罗恩超凡的战斗力,对此宁为是很钦佩的。

        

这让宁为觉得研究数学或者计算机对于这个女人来说才是真的屈才了,她应该投身到社会人文方面的研究才对。哲学、史学、政治学或者传播学,总有一款能适合这女人……

        

当然宁为并不是一直在冷眼旁观,实际上他出了力的。

        

如果只是三月的精准传播,它是不会在乎露西·罗恩的账号是否被封禁的。站在非人的角度思考,账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容,让机器理解面子跟尊严这种东西那就的确调整到最高难度了。这甚至比模糊识别更难,已经是像完全智慧生命类型进化了。

        

但宁为是人,不是机器。

        

虽然见了面损两句这位天才美女是习惯,但对外的时候必定是同仇敌忾的。

        

所以在发现露西·罗恩多个账号被封禁之后无法访问之后,虽然在假期,但他还是打了几个电话。

        

这种私下里的沟通是不需要文采斐然的,且宁为自认仅为一介布衣,自然也不需要使用“勿谓言之不预也”这种让外国友人很难听懂的外交辞令,可以很直接的表述。

        

大概翻译过来便是“露西·罗恩是我们燕北大学的教授,是我们的人,你们封她账号,就是打我们的脸,你们打我连,我就准备跟你们拼命了,不信你们试试!”

        

嗯,要拼命了!

        

换了个人这么说大概没什么效果,但这话是宁为说的,终究让对面不敢针锋相对的来一句:“试试就试试!”

        

尤其是按照中西语境的理解往往会有些偏差,宁为也没说明白这次是打算拼谁的命。事实上行业内许多顶级大佬都对这位都有些不太友好的认知,当这家伙选择爆发的时候,通常都是拿别人的命来拼的。当年爱立信、现在的英特尔壮士断腕的教训还历历在目,说实话,很让人难受。

        

在西方人的视角看来是公认的不讲道理更不讲武德,且不尊重规则的。

        

这种威胁是让人很憋屈的,但没办法,因为宁为跟其他人不一样,因为有事他是真敢上。这些年围绕着他发生的许多事情都已经佐证了这一点。于是几个小时之后,掌控着互联网话语权的大佬们终究还是怂了。

        

以前三月智能平台还不像如今这么强势的时候,拼起来都没什么好结果,所以哪怕憋屈,终究还是得忍。战略定力这种思维模式,在形势暂不如人的时候,总能轻易取得上风。

        

现在自家的强人工智能研究也在推进,说不定几年后就能超越三月平台呢?拖到那个时候再去拼命,终究能把握大一些。更别提这次攻击的是庞大的私产教育体系,其实跟这些互联网大厂关系并不大,没必要为了别人而牺牲自己。

        

更别提教育成本这种东西如果降低,对于这些大厂来说其实是有利的。优秀的学生毕业时,没有背上太过沉重的助学贷款,潜意识里对于薪资的要求也会稍微降低一些,利好人工成本。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虽然双方之间联系很复杂,但没必要为了这些去跟有实力又真敢拼命的人去真的拼一把。

        

所以他们怂了,露西·罗恩的账号封禁了不到一小时便又解封了。

        

这其实也是将压力再次推到了露西·罗恩这边。

        

解封不代表真的就完全没有反抗了。

        

以笔为剑挑战舆论认知的争夺很多时候不逊于真枪实战的战场。不同观点在网络上碰撞,产生无数的火花,潜移默化的影响参与者的观感,将微小的黑点放大,再通过似是而非的语言来佐证并让更多的人认同己方观点,甚至引发无休止的谩骂与相互攻讦……

        

于是在这番操作下,露西·罗恩其实是被骂惨了的。不管是在外网还是华夏国内的网络上,都充斥着许多人对于露西·罗恩口诛笔伐。

        

这种事情宁为是管不了的,于是宁社那帮孩子们又出手了。

        

砸钱这种事,陈典诚用得很熟。反正还能赚回来,也不太心疼。

        

而且这次宁社也另辟蹊径,这笔钱并不是纯粹的消费,而是直接把钱按照排名分配给了华夏知名的政法系学院。选取了十家,每家能拿到两千万经费,这笔钱也成功动员了这些高校许多人开始投入到这场战役中来,其实是一场双赢。

        

对于法学院而言,不但拿到了高昂的经费,还得到了一次让诸多学生们参与该类民事案件实践的机会。本科生在研究生的指导下收集证据,掌握更多社会资源的教授们打电话开始沟通交涉,律师函成批的发出去,宁社也顺理成章的开始进驻这些学校,招新……

        

国外触及不到,但国内的妖风刚刮起来,便被活生生的按了回去。

        

这些宁为看在眼里,也很满意。

        

在网络上写小作文成瘾的人其实很擅长用规则的力量来保护自己,攻讦不同意见者,无非就是规则时刻在变而已。宁社的做法便是堂堂正正的以大势的名义压出去,网络上任何一点与事实不相符的攻讦,只要较真,其实都能打一场堂堂正正的官司,无非是普通人不愿意耗废那个精力罢了。

        

但法学院不同,这种官司对于许多学生而言,都是不可多得的经验,实践能出真知。打官司的程序是怎么样的?起诉准备的材料如何写?侵犯名誉权、肖像权等等证据如何收集,如何分辨哪些是有效证据,哪些是无效证据?如何证明当事人主体资格……等等……

        

冰冷的法律条文跟实践结合起来,才能让人不会手忙脚乱。这种社会实践工作,对于未来有心投身于法律相关职业的学生来说自然是有兴趣的,哪怕没什么现金上的补助,大家也很有劲头,任务发布下去,报名者众、参与者众,很快便将许多人搞得焦头烂额……

        

而对于平台来说,这次不管是星宇还是企鹅也都开始配合的特别积极。

        

星宇是真没办法了,曾经一手好牌打到稀烂,赔偿了宁社五个亿之后,还要重新跟企鹅微博抢市场,已经够憋屈了,如果这次再因为得罪了宁社被这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们摆上一道,那就真的是命歹了……

        

至于企鹅微博……

        

这毕竟不是企鹅的主营业务,此时发展的钱还要靠企鹅集团目前来说依然是最赚钱游戏部门来补,而企鹅游戏部门跟宁风软件捆绑远比外人想象中更深。即便是企鹅集团如此大体量只要掌舵人没发疯,不管下面负责人心里有多少小九九,大概率也不会为了一个随手而为的布局业务来跟主营业务的合作伙伴硬刚。

        

国内谩骂、攻讦跟各种不理解的风波就这样被强行压了下来。

        

至于国外那边渐渐因为露西·罗恩那些视频而发生的一些乱像宁为也有关注。对于利益受损者的处理方式宁为关注的更多。

        

正如他想的那样,已经开始拿高校的世界排名说事儿了。

        

即便这些年人工智能数论发展的如火如荼,宁班的成立异军突起,但说实话燕北大学的世界排名依然不算高。

        

的确也是个不错的理由。至于应对的方式则是宁为老校长给田导打几通电话,接下来便是在开年伊始召开了一场很严肃的高层会议,甚至邀请了教育部领导参加,几次会议之后燕北大学便在官方微博跟官网最明显的位置发布了一份官宣公告……

        

大概意思就是未来燕北大学自即日起,永久退出国际大学排名,且不再向任何国际大学排名机构缴纳费用,提交学校数据。未来的燕北大学将立足国内,专心办学。同时也直接发函希望这些国际大学排名机构将燕北大学的排名直接撤下。

        

嗯,不陪你们玩了,你们自我安慰吧!

        

未来学校招了多少留学生,国际化程度,教授、副教授、实验室设备等等数据也不就跟大家分享了。留学生什么的爱来不来吧,以后就当一个默默无闻的薛定谔排名学校。

        

当然这份公告也说的很明白,这样做是为了学校能将精力主要放在提高教学水平上,同时也像燕北大学的学生们,以及那些未来目标是考入燕北大学的学子们做了简单说明。学校虽然退出国际大学排名,但依然会集中精力提高教学水平,引入更多的高水平教授,开办更多的类似宁班这样的强势特色班集,抓住燕北大学的优点,实现特色教育升级。

        

所谓的退出国际排名翻译过来其实就是不在按照这些排名机构给出的各项指标来进行学科建设,目前来说燕北大学的确是有这个底气的。

        

作为华夏的顶级学府,这份声明自然也惹起了多层次的热议。担心的有,支持的也有,当然看热闹的最多。

        

只是这瓜终究还是吃到了隔壁学校上……

        

尤其是冲上了懂呼热门话题榜后,一堆的人开始了简短、整齐且有序的点评:“这波利好隔壁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

        

这种燕北大学上热搜,华清大学躺枪的事情,在华夏到也并不罕见。只是把人闹得不上不下的……

        

这什么意思?什么叫利好华清?!意思是国际排名我们比不上隔壁?

        

但终究还是让人很挂不住脸的。

        

毕竟对面的学校那超脱的态度让人揪心,大家都是华夏最顶尖学府,你拍拍屁股很潇洒的说一句不玩了,我们要继续玩下去似乎落入了下乘。

        

尤其是燕北大学无数学子开始现身说法:“不玩了,不是比不过,而是燕北大學早已經更具自信!”這多少让人有些不能忍……

        

所以我家就是不自信呗?

        

作为隔壁学校管理层是想冷处理的,不关注,不回应,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本就是最好的选择。但这热搜来得突然跟持久,多少还是讓人有些破防。

        

这大概是在事件爆发前没人想到的。

        

露西·罗恩发的视频还能引发两所百年名校间的恩怨情仇。

        

但这都是小事……

        

对面学校最终作何选择,也并不在宁为的关注之列。

        

他的要求是人得好招,基础物理实验室还有许多空白岗位等着人填充,还有许多分拆出的项目需要负责人。不管是国内的,国外的,大家精诚合作把第一个十年计划认真的推行下去。

        

顺带着还能这批教授们带一波研究生出来,成为接下来第二个、第三个十年计划的生力军。

        

所以宁为在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之后,便冷眼看着外面事态的发展,那些他所需要的教授们思维变化,三月依然在兢兢业业的统计这些人所关注的信息,目标教授的喜好跟诉求,以及对面管理层的态度是否松动……

        

当然,也的确松动了些,但跟宁为预想得差不多,并不是管控的松动,而是待遇开始松动。

        

数家常青藤名校已经放出风声,将会考虑降低学费的同时提高教授收入水平跟待遇。

        

嗯……

        

比待遇啊……

        

那挺好的……

        

宁为也终于开始祭出了最大的杀手钳,华夏物理基础实验室面向世界的招聘广告,这份广告提供了总计852个一线科研负责人的岗位,另外还有1369个研究岗跟1523个辅助研究岗……

        

在三月的帮助下,这份广而告之的招聘广告就差没有直接贴到无数符合条件的各大高校、研究中心的官网上……

        

酝酿了许久的一刀终于是挥了出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