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闺蜜高H/性饥渴少妇性猛烈小说

     

还沉浸在歌舞天道中的天海希佑,这一周时间干脆住在了舞蹈系,跟汪茜同吃同住。

        

堪称集训的一周,到飞往HK都处于高度亢奋状态。

        

这跟她以前从事的歌舞剧有巨大飞跃。

        

过去近十年的练习成长,仿佛都是在为这一刻涅槃重生做铺垫。

        

怎么会不如饥似渴。

        

所以她就再也没回到那半边街去。

        

可当天排练完毕,宫泽就上门去见成小姐吃饭了!

        

中森还笑着主动腾出二人世界,你们去你们去,我不给罗桑制造难度,须藤小姐有兴趣跟我去购置点物资来布置新家吗。

        

须藤纱希心想老娘什么时候要忙这些劳动人民的事情了。

        

但对于中森的挡拆也心知肚明,她可不稀罕去看那个大肚婆。 

        

逛大商超的时候决定还是从国内找仆人管家过来,必须把这个阶级感拉开。

        

成玉玲就觉得很满意,果然还是文明人嘛。

        

问到宫泽还暂时借住在中森家,就习惯性的问对方要买宅子不。

        

以前大户人家纳妾,还得花钱置地产,看看咱家,都是自带买宅子,多好!

        

结果看似乖巧的宫泽笑称没钱,要买也是罗桑给她买。

        

可把成大小姐噎住了,您都顶流了,亚洲最出名的美少女,还要蹭我们家房产啊。

        

荆小强哭笑不得的把卖房卖上瘾的孩子妈拉住。

        

宫泽就开始进攻,请求能住在这宅子里。

        

成玉玲又纳闷,我这宅子也不大也,要纳几房都住在这里面吗?

        

不方便吧,还有点糟心。

        

哪个男人不喜欢这样的天仙小老婆?

        

天天放在眼前多烦人?

        

在外面就可以装不知道啊。

        

反而是荆小强大概能揣摩到宫泽的心思,说她也就临时来沪海旅游排练,暂时小住下没关系。

        

其实有三四间客房呢。

        

于是又成了宫泽旁观他天天给孕妇洗脚做按摩,买夜宵陪散步。

        

还是当初陈薇羽犯的那个错误,以为展现出自己这边的温馨和睦,就足以抵挡无知少女的盲目爱情。

        

这一招无论是恋爱中的男女,还是已婚夫妻,对第三者展示都很有说服力。

        

但荆小强上辈子也没经历过这种多线程操作的大场面,忽略了这不是对第三者啊。

        

宫泽这都快两位数了!

        

毫无杀伤力。

        

反而跟火上浇油似的……

        

八嘎,焦盆看到的那位电影女主角,丰盈又刁蛮,痴缠霸占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打得火热。

        

然后去了HK跟那位莫妮卡又相敬如宾、举案齐眉,默契又知心。

        

回来沪海跟这位太太就是温柔体贴,细致入微。

        

简直就是高达战士的多种形态随机而变。

        

而且每种都还很投入。

        

面对这不怎么漂亮的眼睛娘,娴熟的泡水揉脚,再顺势把小腿放在膝盖上按着按摩放松。

        

动作绝对达到技师水准。

        

以前都是端了洗脚盆回卧室,成玉玲也发现这明星少女直愣愣的在那看,心里还是忍不住嘚瑟,要看就随便看呗。

        

但又发自内心的害羞,甜蜜。

        

宫泽可是琢磨表情神态心态都十年的老演员了,上一世她是婚变之后整个也是崩盘坠落低谷,然后跟中森那样重新踏踏实实做演艺,才演出不少电影精华。

        

起码说明她是有这种琢磨能力的。

        

这不是她最希冀的温馨吗?

        

然后隔天从排练厅出来,又提醒荆小强:“那位很高挑,送我们貂皮大衣的女士住在哪里,你不去看望她?”

        

荆小强想说老子每天早上把你送过来,借口说去吃早餐,早就看望过了。

        

但小盆友有要求,他也不介意再毒打下。

        

之前不是这么收拾冯晓夏的么,大概也差不多了吧。

        

所以看看时间还早,先开车去商场。

        

陆曦已经执行力很强的把车库扩买扩容,并排两部车都能藏进去。

        

她似乎已经完全习惯了自己和荆小强的关系走地下。

        

这年头HK明星不都是隐婚隐恋么,这关系要是完全暴露出来生意都没法做,成天站在店堂等着看明星儿子、未婚老婆八卦的都不知道多少人。

        

对陆曦来说,一切影响店面销售的破坏行为都是不可取的。

        

小强商场就是强调了和荆小强的私人关系,但又不承认她这娃是小强的。

        

明白的大概都明白,不清楚的也联想不到。

        

所以荆小强能全程顺着后面通道抵达店面,陆曦果然又爬上高高的收银台,开心的唰唰唰飞票据夹。

        

杨小娥纤瘦的在后面背着金宝还各种忙碌做事,看见荆小强马上谄笑:“我过来帮工,酒吧白天没事做。”

        

乡下姑娘叫她在酒吧白天多看书学习,提高点乐理常识,到唱片公司多听歌学新歌练技术,做不到的。

        

她就只喜欢唱自己熟悉的那几首,别的什么都累。

        

宁愿洗盘子、带娃、搬货都不愿看书学东西。

        

她已经失去了学习能力,那么好的嗓音天赋根本很难往上用。

        

叫她练声、练发音都是各种抗拒偷懒躲避。

        

所以白天得空就偷跑过来帮工,陆曦知道这是荆小强的人,肯定不会亏待她,一天两边能拿两三百呢。

        

杨小娥已经幸福得啥都不想学了,巴不得一辈子都这样。

        

荆小强不强求:“蒲东那边要开盘了,你去买个房子,不够的钱叫你陆姐帮你补上。”

        

杨小娥猛摇头:“我把钱都寄回去,爸妈要帮弟弟存起来读书娶老婆。”

        

荆小强无语,跟她解释解放思想为自己而活也没啥意义:“必须买!兜里有多少给多少,不够的我给你添上,以后你就是沪海人了,找婆家都不敢拿捏你。”

        

这个道理杨小娥还是懂,马上嗯嗯嗯:“谢谢师父!”

        

她反而不会啰里啰嗦的感谢,卖身卖命就是了,还颠了背上的少爷给师父看:“吃过奶了,才睡醒!”

        

荆小强连忙接过来:“不要颠不要颠,这样长时间的颠会形成隐形脑震荡,对智力发育也不好,你休息下吧。”

        

杨小娥嗖的就翻到收银台下面去收钱箱子了,外面依旧是火爆拥挤的各种买卖场面。

        

陆曦得了心腹戳脚回头,才发现荆小强,啰里啰嗦的交代账目。

        

宫泽已经躲在展示墙后面漂亮小嘴合不拢,看荆小强娴熟的把儿子放手臂上,嗯,就跟她坐着姿态差不多。

        

金宝才几个月啊,澳洲奶粉养得肥头大耳,满嘴口水的抱父亲吧嗒。

        

荆小强娴熟但又没那么慈爱的快速清理口水兜,检查HK买的尿不湿,嗅嗅衣服是不是该换了。

        

宫泽金睛火眼的看,她最在乎最渴望的父爱。

        

到这个时候,十九岁的她已经凭借电影获得过焦盆电影学院最佳新人奖,电视连续剧、爱情喜剧片、唱片专辑、甚至舞台剧等等等各种表演呈现都如日中天。

        

就是为演艺而生的仙女。

        

却偏偏就因为内心母爱、父爱的缺失,无底线的容忍母亲,又想用婚姻来弥补,搞得一地鸡毛活成了个笑话。

        

没受过系统训练的她,表演天赋极高,的确能精细的感知这会儿荆小强和小婴儿之间流淌的情绪。

        

只是她刚要说话,陆曦终于过来,喜笑颜开的炫耀:“又来了两个皮草商供货,折扣更低,赚得更多……咦,空你急哇……”

        

还松口气:“有人陪呀,嘻嘻,正好正好,我手气正好,再卖点,请您多关照了,姆啊……”

        

最后是对儿子做的,全程都是空姐备降时候通知的语速,每位都照应到了,但心思明显还是在她的收银台上。

        

宫泽只来得及双手身前礼节性的鞠躬,还没直起腰,陆曦已经义无反顾的重新投身销售浪潮。

        

荆小强笑笑,他连探头出去暴露的可能性都没有,叫最近的杨小娥给陆曦说下班回家吃饭。

        

就抱了儿子走人。

        

宫泽还在车上帮他抱小婴儿了。

        

颜值果然到哪里都是通行证,金宝本来有点焦躁要哭,仰躺看见这样的仙女儿姐姐,马上嘻嘻嘻蹬腿。

        

宫泽就用艺术家体验生活的情绪,低头观察,又偶尔抬头看荆小强:“你……好像不是很疼爱?”

        

荆小强点头:“哪怕是自己的儿子,我都不敢投入太多感情,我怕他生病,怕他有意外,怕深爱之后时时刻刻都舍不得分开,有节制的表达感情,是我的习惯。”

        

宫泽探讨:“所以你对各位女朋友,也是有节制的表达感情,才能游刃有余?”

        

荆小强摇头:“反了,是怕分手之后难过,才有节制的表达感情,包括现在,无论谁要分手,我都无所谓的,当然我尽量做到最好,不让人难过,更不让孩子受到伤害。”

        

宫泽若有所思的看着小婴儿。

        

只有金宝仰头,才看见这个好看的小姐姐,对他在偷偷做鬼脸。

        

越野车很快转进分隔严密的国际社区别墅园,入住业主还比较少,更安静私密。

        

正在收拾外面草坪的保姆略微意外,很少这么早回来的:“先生……”

        

就看见后面抱着小少爷的美丽姑娘,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是背着老板娘偷情嘛。

        

荆小强指挥:“好像昨天搞了点螃蟹吧,我来做个蟹煲,昨天罗妈招待客人都说好吃。”

        

大大方方的样子,更加笃定了宫泽的看法。

        

罗桑你明明就是个中央空调!

        

我可以放心的回焦盆了。

        

这就是我要的生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