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h/人妻高H喷水荡肉爽文NP

        

有了摘星楼运过来的两万石小麦和粟子,肃州一州六县的百姓终于可以过个踏实的中秋了。

        

八月十五夜,月色正好。穿着一身盔甲的姜二郎站在温肃城头,望着苍茫群山上升起的月亮,思念家乡和州城的二叔六妹。

        

带五十人埋伏在边城外二十里山中的江凌,咬了一口月饼,灌下一口水时,也看到了升起的月亮,又望向火光点点的契丹大营。根据线报,契丹二王子前来犒赏攻打边城的契丹三军,现在就在营内。

        

今夜,江凌要带五十人偷袭契丹大营,能活捉契丹二皇子就活捉,不能活抓就割头。若今夜顺利,他就能抽空去肃州看留儿了。

        

自把留儿送入肃州城,江凌已五十二天未与她见面,想她想得厉害。

        

肃州城内,姜二爷与姜留坐在院中望着天上的圆盘啃月饼,追忆往昔,思念亲人。康安中秋节的灯笼照亮全城,处处欢声笑语。来了肃州两年,姜二爷觉得康安种种,已如隔世。

        

如今想到康安的美酒美食美人,姜二爷就不由自主地将一顿酒、一桌席、美人高歌一曲的价钱先换算成粮食,再换算成这些粮食可以救济多少百姓多少时日。亲见了百姓疾苦,姜二爷才知,自己在康安过得多么奢靡。

        

有这种想法的不只姜二爷,还有皇宫里与嫔妃们赏月的景和帝。

        

看着美轮美奂的宫灯、精致可口的御膳,甚至美人头上的珠宝、身上的霓裳,景和帝都在想九州之内,还有许多子民满面愁苦,食不果腹、衣不蔽体。

        

见景和帝直勾勾地盯着新入宫的美人苏昭仪,康皇后温和笑道,“万岁尝一尝这道鱼翅螃蟹羹,可还合您的胃口?”

        

康皇后话音一落,杨奉已为万岁盛了一盏。景和帝的目光落在这黄橙橙的羹汤上,想则是为朝廷赈灾的姜卿,已有两月未闻肉味了。

        

鱼翅螃蟹羹已盛上,他若不吃便是在后宫嫔妃面前不给皇后面子,帝后失和会有一系列的麻烦事。景和帝用玉匙舀了送入口中,含笑点头,“味道很好,皇后也多吃些。”

        

“多谢万岁。”康皇后满面含笑道谢。

        

站在万岁身后不远处的起居舍人立刻提笔记下:八月十五夜,帝与嫔妃赏月御花园,与后共饮鱼翅螃蟹羹。

        

赏月之后,景和帝返回宣德殿,与杨奉道,“朕明早吃粟面饼子,喝蔬菜粥。”

        

杨奉明白万岁这是又念起姜枫了,便笑着建议道,“万岁可要再加一个煮鸡蛋?”

        

鸡蛋?孔风阁眼睛一眨,煮鸡蛋方便易食,也是姜枫在密信里提到的早餐!他要不要说两句?

        

还不等孔风阁开口,景和帝含笑点头,“也好。”

        

遗憾错过的孔风阁来不及懊恼,又听万岁问道,“姜家女霸王去了肃州,今年八月十五,姜卿该不会孤单一人了。”

        

果然猜中了孔风阁咧嘴一笑,还来不及开口,便听杨奉已回道,“羽林卫押送粮草去肃州的领队副将是嘉顺王四子柴易安,此子与姜大人是多年故交。算着日子,他也该到了。”

        

皇亲国戚众多,景和帝记不清柴易安的容貌,但对这个名字还是知道的,颔首道,“此子打仗凶猛,倒比嘉顺王世子更肖其父。”

        

这话,杨奉便不敢答了。不过他心里明白,若柴易安要取代其长兄承嘉顺王位,只要嘉顺王请旨,万岁便不会阻拦。

        

谁让,嘉顺王世子年轻时不长眼,与安王柴岳相交莫逆。嘉顺王四子年少时虽也是康安有名的浪荡子,但浪子回头,金不换。

        

与杨奉推测的相差无几,八月十七日,羽林卫正四品壮武将军柴易安率领两千兵马,

        

押送十五万石粮草,平安抵达肃州。

        

这下,姜二爷可高兴坏了。

        

柴易安运送来和摘星楼送来的共计十七万石粮食,除去禁军的军粮后剩余的省着吃,应够肃州百姓吃到冬至亚岁。只要老天奶奶睁开眼,入冬前给肃州下几场透雨,百姓们播下越冬麦,这此旱灾就能平安度过了。

        

“若粮还不够,可以让凌儿带兵偷袭契丹营寨抢粮回来,填补缺口。”姜二爷与柴易安碰了碰杯。

        

听姜二哥说得如此云淡风轻,似乎抢粮是小事一桩。柴易安挑眉,饮下自己从康安带来的美酒后,才笑道,“凌儿现在已能堪重任,二哥有子若此,当真令小弟羡慕。”

        

姜二爷笑得春光灿烂,“除了凌儿,我还有燕儿和留儿,悦儿和恒儿。”

        

姜家七郎,大名姜思恒。

        

“哈哈――”柴易安闻言,哈哈大笑。他们兄弟两年不见,被外界传得走样了的儿哥,一如当年。

        

柴易安笑罢,心生感慨,“我虽有六个孩子,但远不及二哥。”

        

柴易安现在有两嫡子一庶子,一嫡女两庶女。长子柴林桑与江凌相比,天差地别;他的三个女儿绑在一块,也比不过半个留儿。

        

姜二爷白了柴易安一眼,“儿女都能平安康健长大,咱们为人父的责任尽到也就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凭咱俩如今的本事,还用指望儿孙养老不成?”

        

“二哥说得对,咱哥俩靠着自己的本事吃饭,uu看书不用指望儿孙。”柴易安舒心地笑了,端起猴儿斟满的酒杯,“若不是你和留儿,就没现在的柴易安,小弟敬你一杯。”

        

若不是因为姜留,柴易安就不会掺和进四姑娘山剿匪之事里边去。若没有掺和进去,他也不会立下军功,顺利升为正四品武将。虽然在康安四品武官完全不够看,但也不是谁想当就能当得了的。这回柴易安平安运送粮草到肃州,回去之后又是军功一件。

        

他心里门清,能捞到这个好差事,不是因为他比旁人本事大,而是因为他是二哥的故交。这趟回京后,若是运气后,他或许能被万岁招入宫中回话。能在万岁面前露面,让万岁记住他,他这辈子就稳了。

        

姜二爷与他一碰杯,仰头一饮而尽,“咱们哥俩,不论这些,你记得留儿的好就成。这孩子把你和郭静平当亲叔叔,有什么好事儿都惦记着你们。”

        

柴易安饮尽杯中酒,亲自给姜二爷斟满一杯,郑重道,“留儿的情,小弟在心里急着呢。现在小弟还不知该怎么还回去,二哥看这样行不行:若过几年我家小八若有出息,我就带他上门提亲,把留儿娶回去?”

        

姜二爷又白了柴易安一眼,“小八是不差,但这俩孩子没缘分。”

        

柴易安笑嘻嘻,“那二哥觉得谁与留儿有缘?咱们兄弟也可早搭把手,让他的仕途走得顺当些。”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