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野战做爰小说(调教娇嫩菊蕾)最新章节列表

       

而且还是非常受皇帝重用的一位!

        

这一下,他就有点傻眼了!

        

虽然说,福建境内,福建巡抚确实最大,管着文官和武将,但是这锦衣卫却不是他的手下。

        

这个郑森,不是去广东了么,怎么就这个时候,刚好又来福州了?

        

心中非常郁闷,但是,吴之屏却又一点办法都没有,连忙换上一副笑容,站起来迎接道:“啊呀,老夫以为是谁,原来是贤侄到了!来来来,快坐,快坐!”

        

不要说锦衣卫指挥同知的身份,不是他能得罪的,就是郑森是郑家大少爷的身份,都得让他笑脸相迎。

        

郑森却压根不给面子,大步走到他面前,脸上还带着怒气,大声问道:“外面百姓求告,中丞大人是怎么处理的?”

        

他的态度,那是写在他脸上了。

        

吴之屏岂会不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脑筋急转直下,便连忙一指桌子上的那份血书道:“贤侄来得正好,老夫刚才一直在琢磨这份血书,真是字字血泪。不瞒贤侄,老夫考虑到如今朝廷多难处,正在想着,找谁一起上奏,方能引起朝廷重视呢!”

        

好家伙,态度一下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表情却很是从容,就仿佛他之前就是这么想的一样。

        

郑森见了,稍微一愣,低头看看那份血书,然后抬头再看看吴之屏,见他坦然面对自己,不由得微微有点不好意思,便双手抱拳一礼道:“原来是我误会中丞大人了,还望中丞大人恕罪!”

        

吴之屏一见,当即呵呵一笑,一点都不介意的样子,对郑森说道:“老夫知道贤侄一向急公好义,急百姓之所急,老夫又岂会怪罪?不怪,不怪!”

        

说着这话,他心中却补了一个词:才怪!

        

郑森听了,便立刻向吴之屏说道:“中丞大人放心,这个事情,我也向陛下上密奏,怎么样?”

        

吴之屏一听,立刻抓住他这话道:“好,贤侄如此,那老夫就放心了。”

        

有了这个决定之后,封疆大吏毕竟是封疆大吏,他便立刻又对郑森说道:“走,那贤侄就和老夫一起去外面见见那些上告之人,再问个仔细,免得朝廷还有问题,来回耽搁时间!”

        

“好!”郑森一听,便立刻答应一声,随后一伸手说道,“中丞大人请!”

        

自从入官场以来,他就是一帆风顺,也让他没法分辨出吴之屏其实前后态度的根本变化。不过如果他将来把这个情况告诉他爹郑芝龙的话,估计分分钟就能还原真相。

        

过了一会之后,吴之屏便在郑森陪同下,来到衙门口,看到潘秀才等人都跪在衙门口,便露出着急之色,连忙说道:“原来你等还没走,这正好,本官刚才细读血书,还有些问题要问,都起来说话吧!”

        

听这话意思,好像他从一开始就是要为他们做主的。

        

有人是这么理解,但是为首的潘秀才却是心知肚明,如果不是郑大人凑巧赶到的话,就根本不可能是这样的。

        

不过他也不可能去揭穿吴之屏的变化,毕竟吴之屏是福建巡抚,真正的福建第一人。而郑大人虽然是本地人,但却迟早要回京师的。

        

因此,潘秀才便带头感谢,然后站了起来准备进衙门答话。

        

然而,吴之屏看到街上全是围观的路人,心中一动之下后,竟然不回转衙门,就只是站在衙门口,开始问具体的情况。

        

这让围观的路人看了,纷纷称赞中丞大人这为民之所急的好官品质。

        

问了一会之后,郑森才发现,这个吕宋屠杀明人的事情,竟然还和郑家有点关系。

        

原来吕宋的西班牙人碰到郑芝豹带着三艘福船在吕宋岛附近出没,就担心大明的战乱平息下来,就有能力为前几次屠杀的明人报仇,一如当初他们担心万历皇帝会觊觎吕宋一样,便来了个先下手为强,又一次屠杀吕宋明人,掐断可能的明人内应。

        

明白了这个之后,郑森更不可能置身事外,在明确吴之屏写了奏章发出之后,他也立刻写了密奏,快马送往京师。

        

……………………

        

虽然吴之屏的奏章比郑森的奏章要早发出,但是,吴之屏的奏章是走正规渠道,先到通政司,再转内阁,然后去司礼监,最后才到崇祯皇帝的案头。

        

而郑森的奏章,是密奏,有自己的渠道,不通过通政司和内阁这些,直达崇祯皇帝的案头。

        

因此,京师这边,崇祯皇帝先收到的,是郑森的密奏。

        

崇祯皇帝一见这份奏章,就立刻想起了往事。

        

当年的时候,他确实也曾收到过一份奏章,有关吕宋西夷屠杀在那明人的事情。可当时的他,面对国内已经一头包了,根本无力再应对海外。只是给福建去了一道讨伐的圣旨,就没然后了。

        

如今再看到,不说新仇旧恨,但肯定是想起了当年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于是,他便立刻联系刘伟超,把这个事情说了下,然后恨声说道:“朕想先杀这些西夷祭旗,然后再灭了和建虏联盟的那些蛮夷!”

        

崇祯皇帝想当明君,想当中兴之主,想当地球之长,那他的目光当然不可能只在国内。如此一来,海外明人,一样是他的子民。

        

背景不同之下,他和他爷爷万历皇帝的做法,就会很自然地有不同。

        

刘伟超一听,想也不想地说道:“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这杀你明人的,当然不能忍了!”

        

作为后世的人,天然对于西夷有反感。以前的时候,西夷欺压、屠杀同胞,那是有心无力去报仇,就一如美丽国就是针对搞你,你也还要忍声吞气。

        

但是,在崇祯皇帝这个位面,如今却是有实力的。再者说了,刘伟超再怎么键盘侠也好,反正帮着崇祯皇帝,遇到这种事情,要还是憋着的话,那直接摔了键盘算了!

        

当仁不让的,“干”就一个字!

        

在说出口之后,刘伟超立刻想起崇祯皇帝那边目前的局势,顿时眼前一亮,又立刻接着说道:“对了,你刚好可以趁这个机会,推出全民义务兵役制!”

        

“哦?”崇祯皇帝一听,非常感兴趣地问道,“怎么说?”

        

刘伟超听了,立刻反问道:“你干不干?”

        

“干!”

        

于是,刘伟超立刻接着追问。

        

“怎么干?”

        

“朕下旨给福建巡抚,让他派兵征讨吕宋!”

        

“派多少兵力?”

        

“东南无战事,当然是集结福建省的兵力,海军和陆军加起来,该是够了吧?”

        

“福建去征讨吕宋,要经过鸡笼吧?那边盘踞着荷兰人,而这荷兰人又和建虏结盟了,干不干?”

        

“干!”

        

“那兵力够么?”

        

“那朕再下旨给粤地,抽调广东省兵力。”

        

“西夷的风帆战船速度很快,你那边原有的战船在海上打,根本不可能是对手,怎么办?”

        

“朕之前有下旨,南京造船厂那边,也在改造铁甲蒸汽战船,可以派过去用!”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福建和广东的海军主力,其实是郑芝龙的船队,如今都在东江镇,你的舰队数量够么?”

        

“那就调江南的大小战船一起参战!”

        

问到这里,刘伟超便不再继续问了,而是总结说道:“看看,你要征讨的話,兵力的調動,那是涉及好几个省份了。然后,你再强调下这一战的必要性和正义性,强调下当下局势的严峻,再推出全民义务兵役制,让所有大明青壮都有保家卫国的责任,是不是就会容易了?”

        

崇祯皇帝一听这话,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想了下这个逻辑,不由得大喜,頓时点头说道:“没错,如果营造出这等声势,借助这次讨伐吕宋西夷的东风,推行这全民义务兵役制确实可行!”

        

说到这里,他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最终还是问刘伟超道:“那个,朕想知道下,鸡笼的荷兰人,还有吕宋的西班牙人,实力怎么样?”

        

刘伟超一听便笑了,当即回答道:“根据我的印象,和你现在所点出来的科技树,我觉得不难打的。你等等,我再查下资料,确认下。”

        

知己知彼,这是打胜仗的前提,崇祯皇帝对此倒是有耐心,就等着听结果。

        

过了没多久,就见刘伟超已经查完资料,重新拿起手机对他说道:“正常情况下,鸡笼的荷兰人其实并不多,并且这个时候,和鸡笼的当地人有矛盾。装备有新式枪炮的明军,我觉得三千人就能围死他们。”

        

顿了顿之后,他又接着对崇祯皇帝说道:“至于吕宋的西班牙人,人数都不到一千,这还包括非战兵。他们屠杀吕宋明人,主要是依靠当地土著,至少有四五千吧。你出动个一万人,大概能屠了吕宋了。”

        

一听这话,崇祯皇帝不由得有点惊讶,就这么一点人?亏了自己刚才说,要调动南方诸省兵力去对付呢!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