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多人一起干会坏掉的文章&受反攻后一直互攻

贾六找到老丈人的时候,副会长正恼火着。

        

由于定西大将军挨了炮子导致各路兵马相继停止攻势,所以副会长想率兵转进到出发前的攻击区域,好积蓄力量等待下一次总攻。

        

奈何得知清军主帅阿桂被己方火炮打伤后,番贼气焰立时变得嚣张,一反先前避战常态,竟然主动出击,这使得副会长的转进之路变得十分麻烦。

        

几天下来,其部在番贼的袭击下竟然伤亡上百人。

        

得知这一情况,贾六不禁问道:“阿玛,有多少番贼?”

        

“不知道。”

        

老丈人的果断回答让贾六愣了会神,寻思他这做女婿的得为丈人分忧,便提议他去看看情况。

        

副会长自是同意,毕竟女婿是巴图鲁。

        

当下让心腹观音保、外甥达克思,还有湖广绿营副将郑泰等人陪女婿一起到前线观察敌情。

        

到了地方后,贾六便拿出千里镜下意识摆出单弓一字马造型,朝对面可能藏有番贼的山头望去。 

        

但看来看去也没发现番贼的身影,估计是发现清军不跑了,无机可趁便找地方躲了起来。

        

回到营地,建议副会长道:“阿玛,不能一昧撤退,须以攻代退。”

        

副会长疑惑:“什么是以攻代退?”

        

“就是以战迫和的意思。”

        

副会长懂了,觉得这个想法不错,便全权委托女婿组织一次攻势,务要杀杀番贼的嚣张气焰,保证自己能够率部安全撤离。

        

当下点齐2000湖广绿营兵。

        

亲兵队长德布扶额驸上马时,肯定说道:“大人,番贼人数不多,此战必胜!”

        

“废话,人多的话我敢打吗!”

        

在贾六指挥下,2000湖广绿营兵向着一处可能藏有番贼的山头扑去。

        

“这里安排一队人,那里安排一队人,还有那里,把枪口都给我朝上,统统上!”

        

一番部署后,贾六亲自在山脚下压阵,坚决与官兵共进退。

        

湖广营兵开始爬山,只刚爬到一半,就见上面突然冒出十几个番贼,也不打枪,就拿着乱七八糟的旗帜来回乱跑。

        

观音保一惊:“不好,有伏兵!”

        

“不必担心,此番贼疑兵之计,他当我是司马懿呢!”

        

看多兵法的贾六冷哼一声,区区雕虫小计也想对付他贾佳额驸?

        

只是话音刚落,湖广营兵就崩了。

        

几乎是瞬间败退,争先恐后掉头往山下狂奔。

        

“他妈的,不许撤,不许撤!”

        

贾六真是活见了鬼,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等胆小如鼠的兵,气得就要拔刀砍上几个逃兵,奈何溃兵人数实在太多,直接裹挟他贾佳额驸的大白马往营地跑。

        

一气跑了三四里地,贾六才止住白马,回头望去,败兵跑得快的离的蛮近。

        

主动请缨要为老丈人解忧,结果莫名其妙吃了这么大的败仗,贾六哪里甘心。

        

决定把那帮望贼就跑的逃兵砍上几个,以严明军纪。

        

副会长深以为然。

        

但怎么知道谁先跑?

        

贾六有主意,召集溃散的那帮绿营兵,然后把一众丢失武器的点了出来。

        

足有上百人。

        

望着这帮连兵器都丢了的家伙,贾六气不打一处来,喝骂:“你们的武器呢?”

        

“回大人话,叫番贼给缴了。”

        

“……”

        

缴这个字眼让贾六“咯噔”一下,“缴枪不杀?”

        

“对,对!”

        

一众营兵连连点头。

        

“妈拉个巴子,他们要你们交枪你们就交枪了!”

        

“大人,您不知道,人家说只要把枪交了就不杀咱们。”

        

“有道…”

        

妈的!

        

贾六气的直哆嗦,这帮营兵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让他坚定必须要练新军,否则大清必亡。

        

真想砍掉这帮王八蛋,奈何郑副将拼命求情,再说人也太多了,法不责众。

        

无奈,只好下令一人打上三十板子。

        

为了挽回自己第一次指挥大规模兵团作战就失利的恶劣影响,贾六必须再次组织攻势挽回颜面。

        

他对副会长分析,刚才番贼使的是疑兵之计,弄不好连百人都没有,所以现在当立即反扑,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博副会长有些犹豫,但在女婿的坚持下还是再次调集一千营兵参加反攻行动。

        

然而,额驸判断再次失误。

        

部队在半路就遭到番贼伏击,人数足有好几百。

        

撤退的路上,贾六的皮靴都掉了一只,跟老丈人借的尖盔也丢了。

        

望着妹夫狼狈的样子,达克思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我能捡条命回来就不错了!”

        

贾六气的将自己的佩刀狠狠拍在桌上,看向老丈人:“阿玛,您笑您的,没事,胜负乃兵家常事,世间岂有常胜将军…没有失败哪来成功。”

        

“算了,”

        

副会长算是彻底晓得女婿的斤两了,摇摇头,“还是和他们谈谈吧。”

        

“对,谈谈,没什么深仇大恨的。”

        

贾六非常支持老丈人的决定,他能有今天,不都是谈出来的么。

        

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当然要从谈判桌上谈了。

        

观音保点头道:“阿桂都敢和番贼谈,我们有什么不能谈的!”

        

“噢?”

        

贾六耳朵竖了起来:还有这事?

        

副会长他们实际也是刚晓得这件事,说是木果木大败后,阿桂能够全身而退,不是其组织有方,而是同小金川土司僧格桑达成了密约。

        

“据说是僧格桑主动向阿桂提出请求,要求阿桂撤军。当时阿桂眼看温福都死了,他孤掌难鸣于是顺水推舟撤了出来…”

        

“这个阿桂,没想到隐藏得这么深!”

        

贾六咬牙切齿,亏他还在富勒浑面前说阿桂对大清忠心耿耿,没想到这家伙是个两面人。

        

交待外甥达克思派人去和番贼谈后,副会长这才问女婿怎么过来了。

        

“我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必须过来告诉阿玛!”

        

贾六将四川总督富勒浑忽悠自己的事情说了。

        

“阿玛觉得这三十万两值不值?”

        

贾六眼巴巴看着老丈人,只要老丈人说值,下一句就是借钱。

        

副会长也来了精神,但却提出一个反方向看法:“这件事可以不花钱。”

        

“阿玛的意思是?”

        

贾六浑身带劲,世上有什么事比白嫖还让人爽的。

        

“把福长安做掉就行。”

        

博副会长老谋深算,“混水才好摸鱼。你想,皇上派来的人都死了,这金川皇上还能信谁?”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