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蝴蝶名器欲小说(公公儿媳)最新章节列表

“阁老,阁老!”

        

几乎是魏忠贤前脚刚刚离开,后脚杨涟就风风火火的来到了叶向高的宅邸:“魏忠贤那条阉狗来了?”

        

“刚走!”叶向高摇了摇头。

        

“这条老狗,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明天上朝,我非要参他一本!”杨涟气呼呼的跺了跺脚:“居然敢带着厂卫包围当朝首辅的宅邸,阉狗当道,不得好死!”

        

叶向高感觉自己的心肝抽搐的厉害。

        

这次损失的有点大。

        

收买王体乾花了五十万,现在倒好,又被魏忠贤上门敲诈了五十万。

        

老爷们贪点银子容易么?

        

居然被两条阉狗给敲诈了一大笔银子。

        

整整一百万两银子。

        

“我真傻,真的是!”

        

就在叶向高自怨自艾的时候,看着杨涟这个火爆的脾气,他也是吓了一跳:“文儒,不可!”

        

“为何?”杨涟反问了一句。

        

叶向高张了张嘴,感觉有些心虚。

        

难道他能告诉杨涟,我这是贪图咱们大明朝的国宝,被魏忠贤给算计了吗?

        

还是说,自己这是在收买阉狗扳倒魏忠贤,从而大成让东林党掌控全局的目的?

        

杨涟su'shui

        

实话实说,杨涟是真的能跟自己翻脸的。

        

叹息了一声,叶向高开口道:“这阉狗奉皇上旨意搜罗国宝,你参他也没什么用,也参不倒他,此事还是需要从长计议!”

        

杨涟狠狠的开口道:“这阉狗着实可恨!”

        

“好了!”

        

叶向高摇了摇头:“文儒,此事还是需要从长计议,这条阉狗深受皇上信任,若是要对付他务必要一击致命,今日放纵他又如何?你也是读书之人,可知道什么叫郑伯克段于鄢?”

        

杨涟压下了心头的火气,点点头:“受教了!”

        

好不容易忽悠完杨涟,叶向高火速让下人的把手中十八只烫手的三足金蟾全都给拆了。

        

这一拆。

        

就发现,这三足金蟾里面全都是机关。

        

这是极为精巧的机关。

        

叶向高看不懂,但是大受震撼。

        

这个死老太监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弄出来了这个东西。

        

他的内心深处还有一个更加惶恐的想法。

        

魏忠贤这条老狗今天来找自己的麻烦,再来联系一下这段时间皇帝从大发雷霆到悄无声息,他现在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件事儿,八成是皇帝和魏忠贤之间唱双簧。

        

这个也就是说,皇帝并不信任东林党,甚至知道东林党有钱。

        

这,可不是什么好讯号。

        

暖阁

        

朱由校看着这一箱箱白银,也是忍不住狠狠的舔了舔嘴嘴唇。

        

一百万两白银!

        

接近大明三分之一的税收,就这么到手了?

        

一下子,朱由校就感觉自己开心了起来。

        

维修三大殿的银子总算是有了。

        

魏忠贤眼巴巴的看着朱由校,而朱由校也是看着魏忠贤道:“叶向高给钱倒是痛快,嘿嘿,朕的三大殿总算是能好好的修修了!”

        

到底是年轻人,之前心情非常不好,而现在,朱由校的心情又迅速的转好。

        

这,可是整整一百万两白银。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魏忠贤嘿嘿的笑着:“皇上,您是不知道,老奴过去的时候,这个叶向高的表情就好像是吃了屎一样难受,那表情可有趣了”

        

一边说着,魏忠贤的脸上还是连着做出了几个表情。

        

逗的朱由校哈哈大笑。

        

“这条老狗,别的不说,哄着皇帝开心还是有一手的!”

        

张好古在一边嘀咕着。

        

“都是师傅手段好,哼,叶向高这条老狗,朕早晚废了他,让师傅你来当这个内阁首辅大学士,哼,朕相信,师傅和朕一定是可以缔造出一个大明盛世的!”

        

“能得到皇上的信赖,这是臣的荣幸!”张好古笑了笑。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东厂番子快步的来到了暖阁,魏忠贤眯着眼睛道:“可是叶向高这里有什么消息!”

        

这个东厂番子迅速的点点头,而后到:“叶向高把十八个三足金蟾全都拆了,一把火全都给烧了!”

        

“哎!”

        

张好古叹息了一声:“看来,咱们的叶阁老还是有警惕心,这要是他在稍微的留一会儿,咱们就可以继续杀一个回马枪了!”

        

“嘿嘿,张师傅的,要不咱家再来安排人往他家里送点进去!”魏忠贤皮笑肉不笑的开口道:“再从他叶向高的身上榨出一点油水来!”

        

“算了,一旦动手失败,反倒是容易落人口舌,说是公公上门敲诈,而且,次数多了,人人自危,也不是什么好事儿,细水长流,有机会就搞一下子!!”

        

张好古摇了摇头,道:“大可不必比,日后要对付他们办法总比困难多!”

        

魏忠贤就是很喜欢张好古,这要不是张好古抱上了皇上的这条大腿,他是真的想让张好古当自己的干儿子。

        

这小子,脑袋瓜子太聪明了,最主要的是,一肚子的坏水儿,各种阴谋诡计。

        

这一百万两白银,贪污得多少时间。

        

看看人家张好古,轻轻松松的就骗来了。

        

“皇上,我们手中的三足金蟾可以往外继续开卖了!”

        

张好古笑了笑道:“这段时间,咱们多弄几个出来,一个买他一千两,除了京城,还有就是江南,我看,这里的有钱人多,肯定是愿意买的,这是细水长流!”

        

朱由校点点头:“朕在宫里头也教了几个小太监,现在大大小小,也能生产不少出来!”

        

说到这里,朱由校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大伴!”

        

魏忠贤立刻弯下了腰:“皇爷!”

        

就听到朱由校道:“那个汪文言可是多给了你四万两黄金?”

        

魏忠贤点点头:“不敢欺瞒皇爷,是给了四万两黄金!”

        

“这出计谋是师傅出的,这四万两黄金,你该给师傅一半!”朱由校看着魏忠贤:“你说对不对?”

        

“对!对!对!”

        

魏忠贤的脸上努力的做出了一副笑容:“皇爷说得对,老奴回去之后,就给张师傅送过去!”

        

“那就有劳魏老哥了!”

        

张好古笑眯眯的看着魏忠贤。

        

“不劳,不劳!”

        

魏忠贤急忙摇摇头:“这是咱家的荣幸!”

        

张好古的目光又落在了朱由校的身上:“陛下,适才你说,这计谋是臣出的,这还有一百万两银子呢!”

        

朱由校瞪大了眼睛。

        

魏忠贤更是瞪大了眼珠子:“好家伙,这是找皇上要钱么?”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