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高H嗯…啊一男多女/放荡的寡妇

        

晚上的时候,陶青碧对陶作染和安二芷说:“爹,娘,我明天带琪弟去守店铺吧,我在家里面太累了。”

        

陶作染和安二芷听女儿的话,两人好笑的交换一下眼神,陶作染夸赞道:“妞妞啊,你祖母说你可能干呢,把弟弟们照顾得服帖。”

        

陶青碧把一双手伸到爹娘面前,陶作染和安二芷仔细的打量,白嫩嫩的一双小手,很是可爱啊,两人互相看了看,安二芷笑着道:“妞妞,你把小手洗得真干净。”

        

陶青碧收回了手,打量爹娘两眼:“爹啊,娘啊,我今天打了弟弟们,一人一巴掌,手都打痛了。”

        

陶作染和安二芷脸一下子变色,陶作染把女儿手举到面前来:“妞妞,你可不许打弟弟们。弟弟们不乖,你和祖母伯母说,你不许动手打人。”

        

“爹,我也不想动手打人,他们一个个都不乖。伯母叫了大半会,他们还是闹着要去外面雪地里面打滚,我不得不动手打了他们。你看,他们一个个都没有哭,我的手痛啊。”

        

陶作染和安二芷交换一下眼神,陶作染连忙出门去了。

        

安二芷在房间里望着不太知事的女儿,只能好言好语哄着她:“妞妞啊,你是姐姐,弟弟们做得不对,你要好好的教他们,不能动手打人。一个好姐姐,是绝对不会打弟弟的。”

        

陶青碧听她说了几句话后,叹道:“娘,知道啦,我以后不打他们,他们穿了太多的衣裳,他们不痛,我的手痛。”

        

安二芷不得不拉着女儿的手,小心翼翼的摸了好几下,问:“还痛吗?”

        

陶青碧往手上呼了几口气,说:“等爹回来摸摸,很快就不痛了。” 

        

安二芷一下明白过来了,笑着说:“好,等爹回来摸摸,妞妞也要应承爹娘,以后动口不动手,知道吗?”

        

“知道,娘,我乖,我听你和爹的话。”

        

陶作染很快的回来,安二芷打量一下他的神情,对他说了女儿的要求,陶作染没有法子只能拉过女儿双手摸了摸,又冲着她的手心吹了几口气:“妞妞,还痛吗?”

        

陶青碧笑着收回一双手:“爹,不痛了。我和娘说好了,弟弟们以后不乖,让祖母和伯母打,我要当好姐姐,以后不打人。”

        

孩子们睡熟后,陶作染和安二芷说:“娘和我说,有妞妞在家里面,她和嫂嫂省了不少的功夫。她一个孩子也没有多大的力气打人,只是不笑的样子,让几个小的不敢太闹腾了。”

        

安二芷笑着说:“她的手其实不痛了,她只是想到我们面前来撒娇的。”

        

“明年,我们往公中多交一份银子吧,我和哥哥还有老三说了,娘的年纪大了,家里面还是要请一个帮忙的人。”

        

安二芷听陶作染的话,安心了许多:“这样也好,明年我坐月子的时候,也不用担心会累坏娘和嫂嫂了。”

        

学堂放假了,包五富再一次失望了,她对陶作柱说:“我想趁着年轻,多生几个孩子,而且孩子们年纪不要相差太大了,怎么这么难啊?”

        

陶作柱都不知道如何劝她,只要笨拙道:“我们年纪比哥哥嫂嫂小,这方面也不用太着急了。我们已经有了两个儿子,三儿什么时候来,我觉得都行。”

        

学堂放假了,三家巷第一家女学的风声也传了出来,温六娘专门来和平三顺婆媳提了这桩喜事,笑着说:“碧儿的运气比她姐姐好,她可以和她的兄弟一样上学堂了。”

        

平三顺如今多少摸到温六娘的一些心思,笑着说:“六娘,我听人说瑶儿的亲事有眉目了,过了年,我们能等到喜讯吧?”

        

温六娘眼里闪过不喜的神情,面上却笑着说:“婶婶,是有一些眉目了,只是我爹和我娘反对,他们嫌弃男方家里面太有钱了。

        

婶婶,你有机会的时候,你去劝一劝我娘吧。瑶儿嫁得好,对我们两房人都有好处的。”

        

“你爹和你娘肯定盼着瑶儿得一门好的亲事,你是不是误会他们的意思了?”平三顺面带惊讶神情。

        

“婶婶,我没有误会的,我问了官媒的消息后,又和瑶儿远远的见了人,风度翩翩的年轻人,听人说,他对人对事很有主见,我便让官媒去问一下消息。

        

我回头和爹娘说了一声,结果爹娘不高兴了,他们觉得我太着急了,我们是女方家,怎么能先去打听男方家的消息。”

        

平三顺的心里面也觉得温六娘是着急了一些,而且她在事情没有眉目之前,还先带着女儿去看了人,这事做得唐突了一些。

        

温六娘见到平三顺沉默不语,心里面有些失望,也没有兴趣为隔房侄女做多的打算,她现在的心思放在女儿的亲事,她一定要为女儿寻一门绝对的亲事。

        

她走了后,季八姐望着平三顺:“娘,你要不要去长房走一趟?”

        

平三顺叹息着摇头:“你伯母有主见,你堂嫂也一样特别的有主见,你伯母都拦不下来的事,我去了,只会让人觉得讨嫌。”

        

平三顺因此有些操心起陶青碧了,一个上午围绕着孙女转了好几次,陶青碧很高兴平三顺注意她,还特别张扬对她说:“祖母,你放心,我爹娘和我说了,一个好姐姐,绝对不能动手打弟弟。

        

我现在不打弟弟了,弟弟们要是不听话,我叫祖母和伯母来打。”

        

平三顺听着她的孩子话,心里面又舒畅了许多,自家孙女自小就是懂事的性子,将来长大后,也一定会平平顺顺定亲嫁人过好生活。

        

季八姐多少懂得平三顺的心思,笑着说:“娘,二弟和二弟妹都是舍不得孩子的人,他们不会早早安排妞妞的亲事。”

        

季八姐一直认为温六娘太过心急了一些,她太想为陶青瑶寻一门特别好的亲事了,以至于一般人家都不敢去他们家打听消息。

        

这两年,陶青瑶只有过年的时候来过二房,别的时候,她都不会来二房走动。但是季八姐瞧得出她的一些变化。

        

陶青瑶眼里多了几分的势利,她对陶青碧只有薄薄一层姐妹情意,只是她比从前会掩饰一下心里的想法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