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双龙虐np/魔尊呻吟双腿大开h

     

在从有马的口中听到了“保镖”这一词汇后,青登立即下意识地挪动视线,仔细打量斋藤。

        

这是个年纪很轻的少年,其年龄大概也就16、7岁。

        

个子很高,比1米75的青登还要高上一些,约有1米8。

        

皮肤很白,五官棱角分明,头发没有剃成那种难看得要死的月代头,而是像青登那样留着总发,其总体的相貌算得上是有点小帅。

        

穿得一身黑。上身是深蓝色的和服,下身是黑色的袴与布袜,裹在其脖颈处的红色围巾,是他身上唯一的亮色。

        

自进到厅房后,青登便发现斋藤一直板着张脸,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

        

在青登进厅后,他只瞥了青登一眼,接着便迅速垂下脑袋与目光,将鼻子以下的部分埋在他的那条围巾里,眼观鼻鼻观心。

        

做自我介绍时,也只是扬起脑袋,用冷淡的语气简单地说了句“无外流,斋藤一”后就闭上了嘴巴,不再多言,重新垂下脑袋,将下半张脸再次埋进他的围巾里……

        

嗯……看样子是个不爱讲话的高冷少年——青登在心中,默默地给斋藤立下这么一通评价。

        

“有马大人。”细细打量过斋藤一通后,青登将目光转回到有马的身上,“这保镖是怎么回事?”

        

一向不爱讲废话的有马,见青登这么问了,便开始以简练的语言向青登进行着解释。

        

简单带过他是为了保护青登不受“激进攘夷派”的侵害,才决定与猪谷、牛山他们一起合资给青登聘雇保镖的这部分内容后,有马开始介绍着斋藤。

        

“斋藤和我……算是老相识了。”

        

“他年纪比你小上2岁,天保十五年(1844年)出生,今年恰好16岁。”

        

“斋藤他是我所能找到的所有保镖中,最靠谱且最值得信赖的那一个。”

        

“年纪虽轻,但实力非常坚强。是罕见的左手剑剑客,无外流免许皆传的获得者。”

        

免许皆传……?

        

青登向目前仍旧在眼观鼻、鼻观心的斋藤,投去惊讶的目光。

        

在江户时代,在评定各弟子水平时,没有特定的模式,各个流派采用的方法和等级评称各不相同。

        

但不论是何种流派,最高级别的实力评级都是一样的——都是“免许皆传”。

        

唯有彻底掌握该流派的全部招数,并获得师傅的认可后,才可获得“免许皆传”的评级。

        

能拿到“免许皆传”,便意味着此人已经彻底出师了,算得上是一位能独当一面的剑客。

        

至于无外流……这个流派算得上是剑术界最有名的流派之一了。

        

以拥有着极高的实战性而闻名。

        

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花架子,追求以最快的速度将敌人砍死——这便是无外流。

        

这个年纪比自己还小上2岁的无口少年竟然是无外流免许皆传的获得者……这着实是让青登小小地吃了一惊。

        

“而除了实力坚强之外,斋藤的人品也相当可靠。”

        

有马的嘴角这时泛起丝丝笑意。

        

“只要将他雇来,那么直到佣期结束之前,便无需去顾虑他会不会叛变你或是只拿钱不干事,可以放心地将后背交给他。”

        

“……”青登扬起视线看了看斋藤,然后又看了看有马。

        

“有马大人,能请您陪我出来一下吗?”

        

“嗯?”有马点点头。

        

青登与有马一前一后地出了厅房、来到斋藤不可能听得到的地方后,青登便立即快声向有马问道:

        

“有马大人,您怎么连声招呼都不给我打,就帮我找了个保镖啊?”

        

“因为我觉得:我如果提前告诉你,我和猪谷、牛山打算合资给你雇个保镖,你可能会不断推辞,不会痛快地答应。”有马淡淡道。

        

啊,那倒也不会……我会礼貌性地谦让一下,然后痛快地答应的。青登心里说。

        

在被一帮讲不通道理的“恐怖分子”给盯上性命的当下,能多一个实力可靠、而且还是不用他自个花钱的保镖来贴身保护他,青登自是乐意之至。

        

青登一直坚持认为:所谓的“人际关系”,就是一段“彼此之间不断欠人情又还人情”的关系。

        

所以青登从不避讳找人来帮助他,能很坦荡地接受他人的好意与恩惠。

        

如此性格、作风,是穿越前的青登不论是在校园里,还是在校园外都过得顺风顺水的重要原因之一。

        

哪个地方的成绩不太理想了、自己在哪儿碰上啥麻烦了,他都能不耻下问地向他人请教、大大方方地寻求他人的帮助。

        

在受了他人的帮助后,则默默地将这份人情记在心里,等待之后有机会后再还上这份人情。

        

“橘君,不需要感到难为情、不好意思。”并不知道青登已经不是之前那个青登的有马,语重心长地道,“虽然类似的话,我和猪谷他们似乎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但我现在还是再说一遍吧。”

        

“我们是你的长辈,帮助你这样的晚辈是理所应当的。”

        

“反正给你聘雇斋藤的价钱也不算很贵。”

        

“安心地接受我们给你找的这位保镖吧。”

        

“不算很贵?”青登抬起手抓了抓鬓角的头发,“有马大人,容我姑且问一下,这个斋藤一的雇佣金是多少?”

        

“每个月3两金。”有马也不做隐瞒,直接将斋藤的价格告诉给青登。

        

“有马大人,你管每个月3两金的佣金叫‘不贵’?”

        

“我刚说过了,斋藤是我、猪谷、牛山一起合资给你雇来的,分摊一下的话,我们每个人每个月只需出1两金便够了,这个价钱对我们来说绰绰有余。”

        

谈到“钱”这个话题后,有马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顿了顿。

        

“啊,对了,差点忘了。来,橘君,这个给你。”

        

有马从怀里掏出了个小布包,递给青登。

        

青登面带惑色地伸出双手来接。

        

咔嚓……

        

小布包落到青登的双掌上,响起细微的金属碰撞声。

        

“嗯……?”眉毛用力一抖的青登,忙将这个布包解开。

        

布包内未装他物。

        

只装着一大捧的钱。

        

金的、银的、铜的,混杂在一起,直让青登看得目眩神摇。

        

“有马大人,这是?”

        

“这里一共有23两金、58文目银、4贯又412枚铜钱。”有马道,“斋藤是负责贴身保卫你的,因此直到佣期结束之前,他都会和你同吃、同住、同行。”

        

“斋藤的佣金,并不包含他在保护你时所产出的那些日常消费。”

        

“也就是说,除了要支付他每个月3两金的佣金之外,还要包办他的吃喝住行。”

        

“替你找了个保镖,但却没替你准备好养这么一位保镖的钱,那可太说不过去了啊。”

        

“这笔钱是我、猪谷、牛山一起筹给你用来‘养’斋藤的。”

        

“安心收下吧。”

        

“有了这么一笔钱,应该也够‘养’斋藤一段时间了。”

        

有马的话音刚落,便见青登的脸色稍变。

        

他垂下视线,将目光投回到手中的这一大捧钱上。

        

——用来“养”斋藤的钱吗……哈,这理由真是有够蹩脚的……

        

青登于心中无奈地笑着。

        

有马说这笔钱是用来供他“养”斋藤的——青登脑袋被夹了才会信这种话!

        

这么一大笔钱,别说是1个成年男性了,只要省着点用,将2个成年男性养够半年都不成问题。

        

有马他们仨身为和青登关系紧密的长辈,自然是不可能不清楚现在背负着巨额赌债的橘家,目前是什么经济状况。

        

有马、猪谷、牛山他们3人为什么要在这时筹那么一大笔钱给他……个中理由,已不难猜想了。

        

青登没有点破有马这蹩脚的理由。

        

紧盯了手中的这袋钱好一会儿后,青登用力攥住这袋钱——

        

“……有马大人。谢谢。”

        

青登向有马扬起布满感激之色的目光。

        

“这袋钱,还有那个斋藤一……我就收下了!”

        

见青登痛快地接受了他们这些长辈的好意,一丝丝欣慰的笑意自有马的嘴角扬起。

        

……

        

……

        

因时间已快来到晚饭时间,青登本想留有马在他们家吃饭,可有马表示他还有一些公务得赶紧回家处理,于是婉拒了青登的约饭。

        

见有马准备走了,刚才一直待在厅房里的斋藤这时也来到了房门处,与青登一起送有马离开。

        

“斋藤。橘君就拜托你了。”

        

不苟言笑的斋藤没有出声回应有马的这句话。

        

只轻轻地点了点头。

        

哗……

        

青登目送着有马拉开房门,看到有马的身影从他的视野范围内消失后,他将脑袋一转,看向站在他侧面、与他并肩同行的斋藤。

        

看着这位自今日起,便会与他和九兵卫一起同吃同住的家庭新成员,青登挠了挠后脑勺的头发,然后清了清嗓子,将身子一转,面朝斋藤,正色道:

        

“关于我的事,还有我的名字,你应该也都从有马大人那里听说了吧?”

        

“虽然你肯定已经知道我是谁了。但我姑且还是做个正式的自我介绍吧。”

        

“我叫橘青登。从今天起,就劳烦你的关照了。”

        

说罢,青登向斋藤微微躬身行礼。

        

“……请多指教。”斋藤将身子转向青登,半阖双目,还了青登一礼。

        

正式地给自己的这位高冷保镖做了自我介绍后,青登直起身,看向现在已有淡淡的饭菜香从中飘出的厨房。

        

“距离晚饭做好还有一段时间呢……”

        

“斋藤,在等待晚饭做好之前,可以请你陪我做一件事吗?”

        

“……请说。”

        

“我最近练了一个新的捕绳术技法。”青登缓步走向摆在厅房内的一架储物柜,从里面掏出一条麻绳,“最近正愁找不到合适的练习对象呢,可以请你当一下我的陪练吗?”

        

说罢,青登用双手用力地收紧了一下手中的麻绳,发出“啪”的清脆声响。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