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它是怎么进去的_和白洁同名的三大小说

      

次日,周嬷嬷、齐嬷嬷没用丫鬟动手,亲自收拾了炕。

        

舒舒坐在梳妆台前,任由小榆梳头,却是忍不住用眼角余光去打量九阿哥。

        

谁会想到……

        

九阿哥是鲜桃?

        

没被人咬过?

        

要是有经验怎么笨手笨脚的?

        

虽说第一次狼狈了些,可瞧着后头也不像是“病桃”?

        

可要没有被人“咬”过,那后院两个宫女子是怎么回事?

        

九阿哥只觉得舒舒的眼睛跟钩子似的,一下一下的勾着自己。

        

这大白天的……

        

他的嘴里响干…… 

        

这是压服了呢?

        

还是没服?

        

这女人……

        

居然敢翻身……

        

九阿哥想着昨晚,忍不住又咬牙切齿,不过看丫头捧上高底旗鞋,还是忍不住提醒着:“一会儿要去好几个地方,这样高的鞋子,脚还要不要了……”

        

宫中有辇车,可显然不是他们小一辈能用的,所以别管去什么地方,都要步行前往。

        

新婚夫妇二人,今天要依次前往皇宫东北角的宁寿宫拜见太后,然后去前面乾清宫觐见皇上,去西六宫的翊坤宫拜见宜妃,然后毓庆宫见同辈。

        

送鞋的是小椿,却没有立时拿走,而是望向舒舒。

        

“换两寸那双……”

        

舒舒吩咐着。

        

实际上舒舒的身高在这里,穿平底旗鞋个子也不矮,可那太家常了,显得无礼。

        

旗人规矩,最是讲究这礼,今日又是头一回给长辈请安。

        

小椿换了鞋子过来,舒舒换上了,依旧是全套吉服装扮,却不再是昨日的正红色,而是按照皇子福晋服的秋香色。

        

为了赶时间,两人没时间用早膳,一人喝了一碗面茶就从二所出来。

        

乾西五所,是五个相连的三进院,前头共用一个甬道,位置在紫禁城正北偏西地方,西内廷的外路。

        

夫妻两人没有多带人,舒舒身后是已经换了宫女服饰的小椿、小松,九阿哥身后就跟着何玉柱一个。

        

夫妻俩早就见过数次,打过交道,并没有那种生疏不自在,再加上昨晚闹了半宿,多了关系,又有不同。

        

“太后同几位太妃都住在宁寿宫,早先太皇太后在世,太后同太妃都住慈宁宫……后来太皇太后薨了,这边也修好了,就都挪到这边来……”

        

两人出了乾西五所侧门,穿过御花园,到了东路,九阿哥边走边说着。

        

紫禁城是对称建筑,出了御花园,就是与乾西五所对应的乾东五所。

        

从西到东,依次是头所、二所、三所、四所、五所。

        

“大哥、三哥、四哥、五哥、七哥住这边,这边早年损毁,修缮的比西边晚,他们也是这几年才住过来……前些年住在散,大哥、三哥住在撷芳殿,四哥、七哥、八哥住在景仁宫,五哥住在宁寿宫……”

        

舒舒仔细听着,心中不由八卦,四四八八是竹马?

        

还有这乾西五所加上乾东五所,也不过是十个院子,怎么算也是排不开的。

        

十三阿哥、十四阿哥也不小了,一个虚岁十三,一个虚岁十一,不是能与宫妃混住的年纪。

        

“十三阿哥、十四阿哥住哪儿?”

        

九阿哥指了指东北角的方向:“都住在兆祥所……等年底封爵的哥哥们搬家呢……”

        

舒舒有了不好的预感。

        

隔壁的八阿哥年底搬家,那进来的是谁?

        

虽还没有见到十四阿哥,可昨日也间接见识了他的顽劣。

        

两人说这话,时间就过得飞快,约莫着两刻钟的功夫,就到了宁寿宫外。

        

早有宫人侯着,见两人过来,立时往里传话。

        

少一时,一个上了年岁的宫嬷嬷出来传话,唤两人进去。

        

太后没有升殿,直接在东次间见人。

        

太后五十多岁,典型的蒙古人长相,高颧骨单眼皮,略显富态,家常装扮,石青色蓝色宽松袍子,头上盘发,手中拿着一串和田白玉十八子,盘腿坐在炕上。

        

地上椅子上,坐着两位年纪相仿的太妃,也是蒙古太妃,年长的是端顺太妃,略年轻与太后相貌相似的,就是太后亲妹淑惠太妃。

        

舒舒跟着九阿哥,给太后行“朝见礼”。

        

地上放了锦垫,九阿哥的位置居左稍前,舒舒的位置居右稍后,九阿哥三跪九拜,舒舒六肃三跪三拜。

        

等到行完礼,小夫妻两人又给两位太妃见礼,这回简单了,九阿哥是“打千儿”,舒舒是“蹲安礼”。

        

舒舒会说蒙语,小时候学过几句,剩下大部分是这两月突击学习。

        

齐嬷嬷就是半个蒙古人,日常就带出一句两句的,可女眷常用的对话学习,简单的日常对话也够用了。

        

太后开始还磕绊着与舒舒用满语打招呼,却是因说的少的缘故,两三句里总夹着一句半句蒙语。

        

舒舒就很自然的转了蒙语接话,倒是引得太后脸上多了欢喜,拉着舒舒的手:“跟谁学的蒙语?说的很好。”

        

“孙媳保姆就是出身蒙古,小时候跟着学过几句,那时候淘气,定不下心来,这两月又紧着学了些,也就是这几句吉祥请安话,多了就不行了……”

        

舒舒没有掩饰,实话实话道。

        

太后哪里听不出她的生涩,却喜欢她的实诚,轻拍着她的手背:“好孩子,长得俊,人也实诚,是个好孩子!”说着,就将手腕上的十八子撸下来,放在舒舒手中:“长生天会保佑你的……”

        

“长者赐,不可辞”,舒舒双手捧了,直接挂在衣襟上:“孙媳也跟长生天祈祷,皇祖母长命百岁……”

        

舒舒奉上自己的孝敬,一个宝蓝色抹额,并没有缝什么珊瑚、蜜蜡,而是用小米珠缝了三头拇指大小圆滚滚的小羊羔,羊眼睛有的黑玛瑙,两侧是如意纹组成的迷你蒙古包。

        

东西并不华贵,却胜在用心,太后摩挲好一会儿。

        

两位太妃的面上,也多了柔和。

        

太后没有亲生骨肉,这些年在宫里的体面都赖皇上的孝顺,到了小一辈,到底又隔了一层,能用这份心,难得可贵。

        

从慈宁宫出来,九阿哥的目光落在舒舒的衣襟上,倒会讨巧。

        

这串十八子看着简朴,可间珠与佛头用的都是蓝宝石,宫造上品,又是太后日常所用,意义自是不同。

        

小椿怀里捧着檀木匣子,是一对双喜双如意点翠金簪,那是太后常规赏赐。

        

每个皇子福晋过来行“朝见礼”,都有差不多的一份。

        

只这十八子又不同。

        

舒舒也晓得,并没有遮掩的意思。

        

少一时,两人走到乾清宫,舒舒的脚底已经开始发酸。

        

这还真是二寸鞋底,要是穿了之前的三寸的,怕是更废了。

        

待传召进去,按照规矩肃跪,这一套是与太后那边一样的。

        

舒舒不好直视,不过也接着起身的时候飞快的看了一眼。

        

这边是西暖阁,地方比太后寝宫的次间要大的多。

        

康熙亦盘腿坐在炕上,旁边是几案,上面有笔墨折子这些。

        

第一印象就是个四十来岁清瘦的中年人,眉心已经有了川子纹,细眉细眼的,至于麻子……倒是看不真切。

        

康熙目光却落到舒舒的衣襟上,看到那串十八子。

        

他隔日到宁寿宫定省,自是认识这串十八子是太后手上的爱物。

        

能赏了给董鄂氏,显然是因为董鄂氏得了太后喜欢。

        

康熙神色稍缓,带了几分深沉莫测:“你们俩个,倒是有缘分……”

        

九阿哥满脸懵懂,舒舒已经醒过神来,连忙低下头,脸色变红,不是羞的,而是自己屏住呼吸生憋出来的。

        

要不然能如何?

        

总不能自己吓了一跳,脸色惨白?

        

这就是皇权森严?

        

京城动静,都在他眼中。

        

九阿哥后知后觉,明白过来,带了尴尬:“汗阿玛怎么晓得这个?都是桂丹闹出来的,儿臣都被他气死了!”

        

康熙瞪了儿子一眼:“下月开始,尚书房加一门《大清律》,回头朕要考!”

        

“汗阿玛,儿臣都成亲了,还要去念书?”

        

九阿哥脸上露出不可思议:“哥哥们成亲后,不是开始学着当差?”

        

“堂堂皇子阿哥,《大清律》都不通,不读书能做什么?”

        

康熙轻哼道:“什么时候读通了《大清律》,再说差事!”

        

九阿哥的脸立时成了苦瓜,望向舒舒的目光带了埋怨。

        

舒舒的脑袋低的更低,下巴都贴着胸口,真的生出几分忐忑。

        

康熙既推崇汉学,不会也推崇“女子无才便是德”那套吧?

        

自己的嫁妆中,可是有八箱子书,不是为了操“才女”人设,而是为以后行事做个铺陈。

        

康熙的目光转到舒舒身上,看着她的鹌鹑模样,不由失笑,对九阿哥摆摆手道:“你额娘还等着,等董鄂氏过去吧……”

        

九阿哥恭敬应着,带着舒舒从乾清宫出来,前往西六宫。

        

直到出了隆福门,舒舒与九阿哥才齐齐的松了口气。

        

两人对视着,九阿哥想起继续读书之事,低声抱怨:“都是你的不是,开口闭口提什么《大清律》……”

        

舒舒心中不忿,却不好在外头与九阿哥争执,只提醒着:“爷少说两句,难道还要让大家都晓得《大清律》的前因不成?”

        

九阿哥干瞪眼,直运气,哼了一声不再啰嗦。

        

隆福门出去,就是南北一条长道,依次有几个侧门前往西六宫各宫室。

        

斜对着隆福门的,就是前往翊坤宫的广生右门。

        

进了广生右门顺着甬道往西几十步,就到了翊坤宫正门翊坤门。

        

门口的小太监看到一行人过来,忙不迭往里传话。

        

等到舒舒跟着九阿哥进了院子,早有个二十来岁的大宫女在正殿前候着,蹲福见礼,引了两人进去。

        

翊坤宫正殿面阔五间,进深三间,一明四暗格局,入门就看到明间正中摆着宝座、屏风,中间与东西次间用花梨木雕花落地罩搁着,次间与稍间又隔扇隔着。

        

宜妃在东次间起居,舒舒就九阿哥就直接被引到东次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