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嫩的女呻吟(人蛇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这……”

        

出于良好的教养和礼貌,和珅没有直接骂出口,而是用委婉的眼神打量着严世藩的大脑袋。

        

以前听说这小子挺聪明的啊,今天怎么回事儿??

        

“贤侄……”

        

和珅组织了一下语言,但还是欲言又止。

        

可严世藩还是从他的眼神中察觉出了那想问却没问的问题,不禁苦笑了一声。

        

没办法,摊上这么个爹,他已经快习惯了。

        

“世叔,您就当帮小侄个忙行不?”

        

严世藩用恳求的眼神望着和珅:“日后小侄定有厚报。”

        

和珅一会儿打量一眼手中温润的美玉,一会儿又抬头打量一眼严世藩,面上满是疑惑。

        

儿子想把这块玉送给爹,还要拐弯抹角地让别人送?

        

难不成这玉佛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从头到尾,他都没往送重礼上面想。

        

谁家请客会奔着客人带来的礼物请?这不是脑子有毛病吗?

        

和珅琢磨了一会儿,眼见着轿子都快到和府了,他才应下来:“好,那我就把这东西送给你爹。”

        

“多谢世叔!!”

        

严世藩惊喜无比,当即就起来给他鞠了一躬:“小侄还要避嫌,先下轿一步,等会在敝府迎接和世叔!”

        

还不能和我一块到,等会在府上接我?

        

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吗??

        

和珅有些腹诽,但他也能理解。

        

毕竟严世藩这偷偷摸摸的样儿就是不想让他爹知道。

        

“贤侄慢走。”和珅笑呵呵地送走了严世藩,他还特地让轿夫慢点走,给严世藩一点准备的时间。

        

没办法,和大人就是喜欢与人为善。

        

豪华的大轿子在路上磨蹭了一会儿,他们终于到了严府。

        

日头高挂,行人来来往往,吆喝声不断,但严府门前早已被一群青衣小帽的家丁清出了一片空地,专程准备迎接和大人。

        

毒辣的阳光照的乌头门上的黑套筒和云纹横木发烫,下面的家丁远远看到和大人的轿子,当即迎上去将他们接引到了门前。

        

此时此刻,严世藩也已经等在门口了,正气喘吁吁地用帕子擦着额头上的汗,见和珅的轿子到来,独眼一亮,急忙高呼:“小侄恭迎和世叔!”

        

胖子最能体会胖子的苦,和珅知道严世藩跛脚,见他在烈日头底下匆忙跑回来累成这个样儿,方才的那点怨气也就不知不觉间消去了。

        

和珅提着油纸包,笑着上前托起了严世藩胳膊:“贤侄快起来吧!”

        

见和珅的眼神若有若无地往自己身后瞅,严世藩当即解释道:“世叔,我爹正给世叔下厨做饭,不能亲至,还望世叔恕罪。”

        

和珅明显一惊,没想到严嵩竟然真的亲手下厨了!

        

今天这顿饭得多有面子啊!

        

“唉呀!怎么会怪罪?”

        

和大人笑的更加灿烂:“严相如此郑重,真是让人受宠若惊,受宠若惊啊!”

        

严世藩一看他这态度,当即也很兴奋,今天这事儿应该妥了!

        

一番寒暄,两只胖子之间的气氛热烈,向严府内走去,穿过层层院落、回廊,来到了严嵩那几间简朴的小院。

        

推开大门,入目所见便是两颗枝繁叶茂的大杏树,洒下一片绿荫,干净的青石板,质朴的石井,平整的地面,墙角还有一片葡萄藤架,墙边整齐摆着几件简单的木柄农具。

        

和珅明显一怔:“好一片田园闲适风光!”

        

严世藩笑着道:“我爹他平时闲着没事就收拾收拾,也不让别人帮忙。”

        

和珅打量着这里面光景,却是连连点头,越看越满意:“观之便令人心旷神怡!严相真乃妙人啊!”

        

“世叔您喜欢就好。”

        

严世藩笑着把他往房子里面引:“我爹还在旁边院里做菜,您先随小侄进来喝杯茶。”

        

两人走进了几步,便听见左边杏树后面传来了咔哧咔哧的摩擦声。

        

严世藩身子一僵,和珅却是好奇地侧向走了几步望过去。

        

只见一只绿头鸭子正站在树后,伸着脖子吭哧吭哧地怼着树皮狂啃。

        

啪叽一声。

        

和珅手里提的二两枣糕掉到了地上,上面的麻绳都摔开了,幸好里面的枣糕没滚到地上。

        

“这……”

        

和珅怀疑自己进了什么妖魔的地界。

        

这严家不光人不正常,就连他们养的鸭子好像都沾点诡异……和邪性。

        

“贤侄……”

        

他转头望向严世藩,忍不住道:“只听过有狗怼着树磨牙,怎么你家这鸭子也会磨牙??”

        

严世藩急忙上来帮他捡起枣糕,苦笑着道:“不瞒世叔,这鸭子是我爹去兴和楼吃饭时带回来的。”

        

“只是回来几天就犯了疯病,小侄正想找个郎中给这鸭子看看呢!”

        

严世藩讪笑着,眼下只有用疯病解释了,总不能说这鸭子被他爹饿成这样了吧?

        

和珅一惊,顺手接回了严世藩手里的枣糕:“兴和楼?莫非是刘全买的那只?”

        

“刘全?”

        

刘全急忙从后面跑出来:“老爷,奴才在。”

        

“你怎么给严相买了只疯鸭子?”

        

和珅瞪着他:“这要是伤着严相怎么办??”

        

刘全也委屈,这鸭子买的时候明明好好的!但眼下他也只能替自家老爷接锅了。

        

“老爷,是奴才不对。”

        

他们说话的时候,那边的鸭子也不在啃树皮了,探着脖子望向了和大人手里散开口的油纸包。

        

香甜的枣糕气味正从其中散发出来。

        

嘎嘎嘎~

        

绿头鸭子迈着鸭子步,呼扇着翅膀便冲了过来。

        

和大人一个不注意,腿上就被鸭子咬了一口。

        

“哎呦!这鸭子真疯了!”

        

和大人怪叫一声,一手抱着枣糕,一手提着裤腿就跑,绿头鸭子在后面紧追不舍,盯着和大人肥硕的屁股就准备探头过去再咬一口。

        

嘎嘎嘎~

        

这场面非常好笑,但严世藩却笑不出来,而是眼前一黑,差点过去。

        

“快,快保护和大人!”他就着最后一把劲儿,声嘶力竭地吼道。

        

刘全也惊回过神来,急忙冲上去制止鸭子的暴行,外院里几个身格健壮、青衣小帽的家仆听见动静,一股脑儿地破门而入。

        

然而见到眼前这一幕时,几个家仆却目瞪口呆。

        

和大人正提着裤腿围着那颗大杏树转着圈地跑,后面还有只绿头鸭子追杀他,鸭子后面还有刘全手忙脚乱地追。

        

跛着一条腿的严世藩不敢上去掺和,一个劲儿地在外面喊:“和世叔,你往屋里跑啊!你往屋里跑!”

        

家仆们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无论多好笑他们都不会笑。

        

除非忍不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