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湿啊……你的内裤好湿啊&每天晚上睡觉都得吸我奶睡

进入栅栏之后,是一片细长的窄道,就地形来看,倒真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模样,过了这百来米长的窄道,这才算是进入了碧云坳。

        

入目只见草屋八九间,稀稀落落的,此时正值夜晚,灯火如星火一般次第亮了起来。

        

一盏一盏,从眼前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山坡。

        

山坳中起了一点儿夜雾,就像是给这片星火笼上了一片轻而薄的纱。

        

起风了,婆娑的树影,借着灯火起舞,便像是妩媚的山鬼,驾乘着赤豹,在那山隈经过,身姿婀娜。

        

虽然已是入夜了,但此时仍旧有不少人在灯火下忙活。

        

采药人将自山中采来的药材晾晒,猎人们清点着一日的收获。

        

李敢告诉方勉,这些东西都会经过处理,收集起来,然后每个月由一些修为比较高的修士带队,统一带去游仙镇售卖。

        

郭达和李敢两人走上前去,吆喝着,不一会儿,便有不少人围上来。

        

“道友,你这些药膏,真卖这么便宜?”依旧有些人难以置信。

        

“对了,还有一些符篆。”方勉倒是没忘,自己可不仅仅只带了药膏。

        

“符篆怎么卖?”立即有人问起来。

        

“也便宜,算一钱九张好了。”这回方勉学乖了,没一开口就给出低得离谱的价格。

        

“什么?”众人面面相觑起来。

        

要知道这种符篆,游仙镇上三张就要一钱。

        

一钱九张,如果是不熟练的制符师,光制作材料都得用上这个价钱了。

        

世安谷的那些弟子是需要大量练习来熟练,以求可以早日达到篆刻篆文的熟练程度,不得不练,所以不能太计较成本。

        

在场所有人全都议论纷纷起来,他们似乎还从未见过这么便宜的东西。

        

药膏、符篆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还是很珍贵的,平时根本舍不得用,只有在关键时刻才用上那么一点。

        

很多修为低的散修练的功法很低劣,体内灵气杂而不纯,施展几个法术就差不多用光了。

        

符篆不需要灵气就能催动,而且还不需要念咒,对于他们来说,很多时候足够扭转战局了。

        

药膏就更不用说了,平常大家都是用些草药敷上,真要救急的时候才敢用些药膏。

        

一众人立即激动起来。

        

“给我来九张。”

        

“我要十八张。”

        

“我要三盒药膏!”

        

看着大家争相抢购的模样,方勉也没有料到,原本他带这些符篆药膏来,都没打算赚多少,现在算起来,这利润却已经有些高了。

        

就这么一晚上下来,原本近三十钱收过来的符篆和药膏,卖出去换了四十左右的木钱。

        

当然,如果算上路途的危险性的话,这个利润倒着实算不上高。

        

如果修为差些,像先前那两名散修一样,遇到大批的精怪,很容易就折在路上。

        

至于修为高的,除了方勉,其他中乘修为的修士谁来干这个?

        

而且这些东西,就算是散修们,需求也有限,自己再来个两趟,市场也该趋于饱和了。

        

这样说起来,自己等人什么都不干地来回跑个两三趟,花费七八天,不过挣几十个子儿。

        

更何况昨天是连夜赶路,今天还得休息不是?

        

这样算起来,得花费个十来天才能跑完三趟。

        

以方勉手上的人力,恐怕干什么都比这强。

        

不过方勉也知道,毕竟才刚刚开始嘛,总不能要求太高。

        

而且瞧着大家脸上高兴的模样,方勉知道,自己给大家带来了便宜又实惠的好东西,同时又解决了谷内那些师弟师妹们的麻烦,就这么一点也值得了。

        

“对了。”这个时候,李敢问几人道,“几位道友之前不是说来这边拜访朋友么?”

        

“不知道是哪位?现在正好空闲了,要是认识的,我带你们过去?”

        

“不知李兄弟可认识一位叫林朵的姑娘?”方勉问道。

        

“你们是林姑娘的朋友?”李敢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几人。

        

挠了挠头,笑得有些腼腆起来。

        

“李兄弟认识?”

        

“是……是啊!”他搓了搓手,似乎有些紧张的模样。

        

他低下头去,有些不敢直视的模样,但借着灯光,也能见到这青年面皮有些泛红。

        

旁边的郭达见状,哈哈笑了起来,大手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爽朗道:“既然是林姑娘的朋友,就让这小子带你们过去好了。”

        

方勉几人似乎也瞧出来一段端倪,相视一眼,失笑道:“那就有劳了。”

        

……

        

几人跟着李敢一路朝里走去。

        

夜色愈发地深了,前方的灯火迷蒙,仿佛要将人也揉进这深邃的夜色中去。

        

靠近山坡的位置,有一间小屋,木头搭建的,顶上铺着一层厚厚的茅草。

        

外头有一个木篱笆搭建的小院子,篱笆上绿色的藤蔓缠绕着白色的小花儿,一路蔓延到小屋的墙壁,伸出屋顶,仿佛要攀上天空的圆月。

        

院子里,一个穿着青布衣裳的姑娘,此时仍在忙活,院子里的竹簸箕摊放着暗青色的茶叶,姑娘一双素手细细地捻柔,不时擦去额角的汗珠。

        

“林……林姑娘。”青年憨厚地上前,“我……我来帮忙?”

        

“不用。”林朵也没抬眼,似乎就已经知道来人是谁,嘟囔道,“笨手笨脚的。”

        

李敢顿时笑得有些尴尬,满脸赤红地挠了挠头。

        

“林师妹。”这个时候,方勉开口喊了一声。

        

“方师兄?”林朵柔捻茶叶的手忽然顿了顿,有些不敢相信地抬起头来。

        

一抬头,却见到了几个陌生的脸孔。

        

“林师妹还记得我的法术么?”方勉笑着解释。

        

林朵手捂着嘴,有些难以置信的模样。

        

灯光下,几人见到她那双纤纤素手,此刻却是稍显得有些泛红发肿的模样。

        

制茶可不容易。

        

不过相比起去外头对付妖兽,这恐怕算是比较轻松的活儿了。

        

她瞧着几人,眼中稍微有些歉意:“能不能稍微等等?马上就好。”

        

“我们也来帮忙吧。”李涯上前道。

        

“你们会这个?”林朵有些讶异,在她的印象里,世安谷修士,可不做这些。

        

方勉耸了耸肩,这些个老铁钥弟子,还真啥都干过。

        

“真……真不用我帮忙吗?”旁边的李敢则搓着手,一脸尴尬。

        

“帮倒忙。”林朵瞥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似乎是见识过了。

        

“很简单的。”方勉在旁边看着,有些哭笑不得,只得道,“我教你,慢慢来,不急就好。”

        

“诶,好咧!”李敢欣喜点头。

        

有人帮忙,倒是快了许多,这茶虽然是修真界的东西,但工序倒是跟世俗没有太大差别,一刻钟后,差不多已经忙完了,制好的茶叶,均匀地摊在簸箕中,置于架上晾晒。

        

林朵又生了火,煮了一壶茶。

        

“咱们去屋里坐。”她招呼着道。

        

方勉点了点头,他能够感受到,这里条件虽然艰苦了些,但相比起最初见她时那副呆呆木木的模样,至少,像是一架木偶有了几分生气。

0

更多精彩

2022年5月12日 小羽 0

      手电的灯光一照,墓穴里的情况,一览无余,看着被盗墓贼洗劫一空的墓穴,江浩福至心灵,使用了技能:  &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