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人系列辣文&调教玩弄邻居少妇

安雪锋和罗杰是旅队中第一组潜入大裂缝的。B1说的银色女郎太邪性, 米兰达等人心生忌惮,想让人先去探探路。即使知道米兰达他们心中有鬼,安雪锋仍第一个下水, 他向来是无畏无惧,冲在最前面的人, 而且要在米兰达等人后头下水,他反倒怀疑米兰达她们会在前面搞鬼。

        

然而一下水安雪锋就隐隐感觉到, 此刻在大裂缝中潜水的感觉和上午、中午时又不一样。四周静的可怕, 周围也看不到半点水中生物的影子。米兰达他们浮在水面上谈话的声音先是模糊的像隔了层玻璃,紧接着就彻底消失了。

        

安雪锋心觉不对,想上浮看看情况,却被旁边一直警惕着,担心卫洵找女朋友麻烦的罗杰拽了一把——他可不是没事找事!贝蒂都那么主动想跟丙导一组了, 卫洵能不记仇吗?笑话, 他们这些跟导游联结的旅客可都腻腻歪歪怪得很!

        

如果是在陆地上安雪锋轻易能躲开罗杰,如果他变成虎鲸也能轻松躲闪,但喻向阳破损潜水衣、老马克态度和那银色圆球让安雪锋不想这么快轻易脱下全封闭性的干式潜水衣。于是虽然他身体在水中侧身躲闪却仍被罗杰碰到, 失去了点平衡,在冰川水中头下脚上的翻了个身。

        

但不等他翻回来, 安雪锋却头朝下着正好敏锐看到了左侧火山岩缝深处, 有银光一闪而过!

        

抓住它, 一定得抓住它。没来由的安雪锋脑海中就闪过这个念头,不知从何而生的急躁迫切感涌上心头, 但越是如此安雪锋反倒越是冷静, 卫洵的身体似乎有些奇异, 能轻易压下繁杂思绪, 保持冷静。

        

刚才他心中升起的念头不对劲。安雪锋佯作生气不理会凑过来打手势的罗杰, 不紧不慢的向下潜去,也没把罗杰甩开。下水前导游特意强调要两人一组,那也许是某种规则,独自一人行动可能会有危险。

        

安雪锋想到从喻向阳身上染到他自己身上的银色物质,又想到它凝聚成的银色圆球,心中微动,自己恐怕是找到了那些银色物质的同类。看它的举动,竟像是有点像把他独自引去的似的。

        

难道是被他吃下的那朵三文鱼花吸引?

        

银色物质会有这么聪明吗?它是生物还是非生物?

        

安雪锋心中揣摩着,却一直没加快下潜的速度,甚至连罗杰都潜得比他快——罗杰一门心思想赶紧下到大裂缝深处洞穴里,录上一段最简单的银色女郎哭声就转身走人——和卫洵在一起心理压力实在太大了啊,看着他又不知怎的跌了五点的SAN值,罗杰简直心里憋得难受死了,简直就像等待死刑的犯人似的。

        

要掉就快点掉!是打是合作干脆点,真打起来高级五星的卫洵他也不是很怕!别这样一会猛掉,一会静止不动的折磨人。

        

一边听周围有没有哭声之类的动静,一边神经高度紧张的注意着卫洵的SAN值,罗杰感觉自己就像一根蜡烛两头烧,突然间他向一处火山岩壁洞穴游去——他好像隐约听到了哭声!

        

安雪锋一直匀速跟在他身后,抬眼一看正是刚才银色影子消失的地方。感觉到他的接近,罗杰警惕回头,随后他犹豫片刻后,竟是咬牙停下,做手势示意卫洵进去先录。

        

说不定卫洵完成任务后情绪就稳定了呢?只是冰川水中有类似哭的声音,编造解释起来总比真看到什么银色女郎的碎肉器官要好吧,要更不会让人掉SAN值吧。

        

罗杰想偷袭,想从背后下手?

        

罗杰怎知道安雪锋跟他思路完全不一样,呼吸面罩遮住了两人的脸,安雪锋无法准确判断罗杰的表情。但他自诩看人有些准头——罗杰虽然看起来莽撞强势头脑简单,却不会偷袭他,尤其是当贝蒂不在的情况下。而且罗杰不会让人先探路,凭他朴素的想法,先行者绝对会获得更多好东西。

        

但安雪锋进洞穴时仍旧小心,正如他所料,罗杰没有袭击他。但安雪锋也没有在洞穴中发现什么东西。这个火山岩洞很浅,充其量算个裂缝,人刚挤进去就到头了。安雪锋没找到那个银色影子,倒是在尽头的洞壁上发现了点银色粉末。

        

刚才那道银色影子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安雪锋不动声色观察银粉附近的火山岩壁,发现几条细小的裂缝向下延伸,不知道有多深。

        

难道从这里逃走了?

        

安雪锋无法确定,但银粉还是要收集的。借着身体阻挡罗杰的视线,安雪锋拿出银色小球,在银色粉末前一滚,那些附着在火山岩上的银粉就自然附着到了它的上面,但银色小球没有新的变化。安雪锋又拿出水下相机和录音笔,没有从洞中收集到银色女郎的声音或身影。

        

安雪锋不过五分钟就从洞穴里出来,出来后罗杰急吼吼的冲进去,转了一圈后沮丧出来,看向卫洵,就见他摇了摇头。

        

真没有东西,卫洵和他都没有完成任务。

        

罗杰想到,然后继续与卫洵向下潜。

        

既然那银色东西想引诱他独行,那它肯定会再次出现。安雪锋心中默默记着时间,估摸着深度。果然正如他所料,他们往下潜了五分钟左右,大裂缝深处一道银色影子倏忽又一闪即逝。

        

它又出现了!

        

这回不止是安雪锋看到了,罗杰也看到了。银色生物!会不会与银色女郎相关?罗杰先是心中激动,安雪锋也不动声色观察他,但很快就见罗杰回头瞅了他一眼,又瞅了他一眼,动作似乎有些犹豫纠结。

        

随后他沉重却坚决的摇了摇头,双手交叉。

        

不去找?

        

安雪锋难得有些讶异。

        

罗杰竟然有如此耐性?任务目标近在眼前还冷静理智?是他错看他了,还是罗杰假装的,故意想让他放松警惕?

        

罗杰是真的。

        

再继续和罗杰向下潜水,看那银色身影一次次出现,但罗杰却一次次坚定改变下潜方向后,安雪锋确认了。

        

罗杰就是不想跟疑似与银色女郎相关的活物接触。

        

他就是坚定的只想找最简单的哭泣声。当下潜到一定深度,距离深绿色的冰川水越来越近时,罗杰甚至果断不再下潜,而是开始横向游动,搜寻左右两边的火山岩壁。

        

安雪锋也难得没继续向下,而是若有所思望向四周。

        

在三番两次银色身影出现、扭动、逃跑没如愿引得他们追逐后,那银色影子就消失不见了。安雪锋确定它有智慧,或者说背后操控它们的‘人’有一定智慧。

        

那么当发现银色影子无法引起他们的注意,接下来那个‘人’会怎么做?

        

有声音!

        

一直神经紧绷的罗杰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精神恍惚了,但隔着潜水衣使劲锤了锤脑袋清醒过来,他惊喜发现真的有哭声!哭声是从左侧火山岩壁的裂缝处传来的,他兴奋直接打开了录音笔,却发现录音笔记录的声音是一条直线——太远了,声音太小了,要凑近才行。

        

罗杰下意识就向抢先过去,游出去后才想起卫洵。他浑身僵住,大脑在做剧烈的思想斗争。这一路上看到过几次怪异银色影子,罗杰都强行忽略掉它们诡异的部分,只把它们当鱼,好像自己这么想就能说服卫洵了似的。

        

但一路上卫洵的SAN值还在一直掉,现在只剩下六点了。

        

六可是个绝对不吉利的数字!和东方文化不同,在罗杰他们那边,六可是被称为‘缺憾数字’的,而七则是完美数字,七七七代表全知全能的上帝,六六六却是代表恶魔!罗杰一看卫洵SAN值只剩六点就心里打鼓,怕是什么征兆。

        

最后他忍辱负重,转身做了个手势,让卫洵先进。

        

他从来就没有这么孬得让过人!

        

罗杰委屈想到,眼睛瞪得像牛,紧紧盯着卫洵进裂缝再出来,然后自己抓着录音笔立刻冲进去——没有!哭声消失了!这是为什么?

        

Whyyyyyyy?!

        

罗杰满腹狐疑怨气不解出来,就见卫洵冲他摊手摇头,这次罗杰可不信了。但卫洵又给他看了录音笔,他录音笔上真没有任何记录。

        

狗屎的,真倒霉。这什么东西?罗杰不懂了。怎么在外面听着哭卫洵一进去就不哭了?银色女郎那妞看上卫洵了?

        

这会罗杰只是因不解发泄怨气瞎想,但很快他惊悚发现,银色女郎可能真看上卫洵了!他们隔三差五就能听到女郎的哭声,但无论是卫洵进去还是罗杰抢先进去,哭声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果米兰达她们在恐怕早就开始分析,认为直接闯入洞穴不是正确的,能录到哭声的办法了。

        

但罗杰没想那么多,而且哭声来的又快。他每次刚反思懊恼怎么又没收集到哭声,下一秒就听到哭声从别的地方传来,再急急赶过去。他这倒是方便了安雪锋,每次进有哭声传来的洞穴或裂缝他都会收集到一小撮银色粉末。

        

那颗银色圆球就从原本的豆粒大小,变成了小金桔大。它变大的过程中安雪锋无数次看到幻觉般或宏伟壮丽,或阴森恐怖的场景,有生命之树,有诸神黄昏,裂缝之下对他的吸引力倏而正常,倏而无穷大。

        

但以安雪锋的韧性和冷静,他每次都强行压抑了下去。只平行着游收集银色粉末,不向下再潜一米。他倒要看看关于见面这事,究竟谁更着急。

        

终于,当罗杰崩溃到快蚌埠住的时候,隐藏在银色影子背后的‘人’也等不及了。当他们探索到一处稍大的火山岩裂缝洞穴,安雪锋先进去探索时,正收集银色粉末的时候忽然觉出外面乱了起来,就像是大浪拍过。时刻警惕的安雪锋立即拔刀回望,回头时瞳孔骤缩。

        

裂缝洞口竟被悄无声息堵得严严实实,而且他根本没觉出半点声响!堵住洞口的正是一块块火山岩,这些火山岩上满是密密麻麻的横纹裂缝,看起来脆弱不已,然而当狂徒杀人刀刺入裂缝时,让人惊悚恐惧的事情发生了——这条裂缝竟然睁开了‘眼睛’!

        

一瞬间所有火山岩都睁开了眼睛,那一条条裂缝就是一只只眼,无数巧克力色的小球组成眼球,转动着,簇拥着,发出粘稠拉丝的窸窣声,直盯着安雪锋看。根本来不及闭眼,无数幻象幻听冲刷过安雪锋脑海,试图控制他的思维将他化作傀儡——但他早已是别人的傀儡。

        

虽然安雪锋不知道,但他基本没受对方的影响。但他佯作受重创的模样,眼睛一闭,再一睁,眼中晃过几分佯装的呆滞,几分挣扎与清醒。

        

‘年轻人,你果然是我要寻找的勇士’

        

他睁开眼时,火山岩们都闭上了眼睛,仿佛他通过了什么考验似的,他手中圆球终于开口说话,以一种高高在上的,矜贵的口吻,彷如神明,而他则是被选中的人。

        

‘你说你是智者?’

        

安雪锋自动屏蔽了它的絮叨与威慑,只抓重点。

        

“没错,我便是全智者,你可以称呼我为伟大的Alvis。”

        

只是心中所想,但银色圆球却像听到了他的心声,傲慢又自得道:“年轻人,我知道所有的秘密,也知道过去现在,众神与人类的所有知识。”

        

“只要你向我效忠,发誓以我的意志为意志行走人间,我将赐予你勇士的荣耀,告诉你想任何想知道的秘密!”

        

“勇士?”

        

安雪锋双眼微眯,做出一副罗杰的耿直样,呼吸都重了几分,像是勉强保持冷静:“我不信,不可能平白无故有这么好的事。”

        

“说!你想要我做什么?!”

0

更多精彩

2022年5月12日 小羽 0

      手电的灯光一照,墓穴里的情况,一览无余,看着被盗墓贼洗劫一空的墓穴,江浩福至心灵,使用了技能:  &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