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h用力春药总裁&爆乳巨臀的熟美妇

      

“如今江宁郡局势不明朗,不是久待之地,得未雨绸缪了。”

        

“现在我身上的钱不多了,能量点也没有多少,得先搞钱!”

        

准备妥当一切,他随时可以带着老爹离开这是非之地!

        

……

        

一个茶亭中。

        

一群捕快们正在喝茶。

        

刘海荣献媚的把一沓铜票递到了秦毅的面前:“秦队,这是我们今天我们队所管区域上缴上来的孝敬钱,全部交给您。”

        

秦毅拿过来看了看,都是一些面额二百文、三百文或者是五百文的铜票,总共加起来有九两银子。

        

秦毅拿走五两,接着又把两个一两的分别放在两个副队长李东鸣和林嘉倩的面前,剩下的二两丢给刘海荣:“这二两给弟兄们分了!”

        

刘海荣接过,顿时一喜,二两就是两千文,三十个人分下去,每人也有六十多文。

        

不要嫌少,一个月下来,就很客观了。

        

这还算是日常福利,如果遇到一些案件、纠纷、欺凌、或者是有些人对他们有所求,这种额外油水会更大!特别是遇上某些搜查任务,那简直就是暴富的时刻,这些才是大头!

        

李东鸣和林嘉倩看着放在他们面前的价值一两的几张铜票,两人都是有些脸色不太好看。

        

前几天他们都在衙门熟悉流程,今天才被秦毅一起带出来巡街。

        

“秦队长,你一个人拿了五两,我和林队长每人只有一两,是不是太少了?”李东鸣脸色不愉道。

        

“我是队长,你们两个是副队长,分少一点,有问题吗?”秦毅盯着两人,喝了口茶,面无表情的道。

        

“嗯,你是队长,我们是副队长,分少一点没有问题,不过秦风,我怕你这个队长位置不是那么好坐!”李东鸣冷哼一声,起身就走。

        

旁边的林嘉倩看了秦毅一眼,也是后脚离开。

        

路上。

        

“东鸣,我们这算是和那个秦风撕破脸皮了。”

        

“哼,他秦风也不过是三段,有机会,我们联手,一定给他撸下去!我们下一步,可以先拉拢一批人架空他……”李东鸣低声道。

        

他们两人都是情侣关系,他们也都是三段实力,凭什么怕一个也只是三段实力的队长?

        

……

        

秦毅看着离开的两个人,依旧是面无表情,对于这两个有些刺头的小朋友,他懒得理会,如果对方敢惹到他,他不介意表演一下消失术!

        

看了看手里的五两银子的票票,心中暗道:“这样子搞钱的速度,还是太慢了啊!”

        

把杯中的茶一饮而进,丢下一张百文的铜票在茶桌上:“走,继续巡街!”

        

哗啦。

        

三十个捕快跟着秦毅离开的茶亭。

        

茶亭的老板看着远去的队伍,又看了看那桌面上的铜票,忙的过去收了起来,嘴里嘀咕着:“卖茶二十年,也就这秦队长喝茶从来都给钱~”

        

……

        

路过一家赌场。

        

嘭~

        

一道人影从赌场门口飞了出来,正好要撞在刚好带队路过的秦毅。

        

他微微一错身,这一道人影砰的就摔在了地上!

        

“啊!你们长乐赌场输不起?看到老子赢钱了就说老子出老千,还我血汗钱!”地上鼻青脸肿的青年怒吼道。

        

此时,赌场里面也冲出来五六个壮汉,正想再把这个青年再打一顿,就看到这三十余人的捕快,硬生生把话给憋住了。

        

“你们在干什么?差点把人丢在我们秦队长的身上,要不是我们队长躲开了,你们就是想谋杀朝廷命官!”刘海荣这个头号狗腿子顿时尖声怒斥起来。

        

那五六个壮汉一听顿时脸色一变,为首的一个壮汉心中暗道倒霉,不过脸上却堆起了笑脸,献媚的走到了秦毅的面前拱手道:“这位官爷,实在是不好意思,差点冲撞了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给您道个歉您看可以吗?”

        

说着,他塞了五两银子过去。

        

秦毅接过来掂量了一下,淡淡的道:“下次注意点!”

        

“是是是。”壮汉连忙点头。

        

“官爷,请你们给我做主啊!我在赌场里面赢钱了,他们竟然说我出老千,求官爷给我做主!”摔在地上的青年此刻才发现这是一群捕快,连忙爬起来磕起了响头。

        

“官爷,他污蔑!就是他出老千!”那壮汉看到那青年告状,他顿时急眼了。

        

秦毅看着双方各执一词,他淡然道:“赌场的事,我不管,你要是在街上或者家中莫名被打了,我可以管,但是在里面被打了,这就不关我的事了,我们走!”

        

在赌场混迹的,都不是什么好人,双方谁说了谎话对他而言不重要,他懒得管!

        

“这……”那青年傻眼了,看到秦毅带队离开,他也不敢继续逗留,而是快步跟上一起离开,他怕又被打!他打算去找一个小一点的赌场再碰碰运气!

        

……

        

江宁郡城外。

        

一个面容精致,年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女子看着巍峨的江宁郡城,缓步走了过去。

        

“弟弟,你放心,姐姐来给你报仇来了!”女子声音冷漠。

        

她和弟弟感情很深,他们自幼父母双亡,后来她机缘巧合之下拜了一位强人做老师,还加入了强大的势力。

        

后来她还安排自己的弟弟在这个势力旗下的一个商行做事,本以为她这个弟弟会平安富足一辈子,没有想到却死在了江宁郡城!

        

“我会让那些和你死有关的人都统统都去死的!”

        

一个时辰之后。

        

城内一个院子之中。

        

四个大汉跪在眼前这个女子面前。

        

“执事大人,朱公子是因为那天晚上衙门在追捕一个叫张道玄的老道,展开了全城搜索,我们的四海商行被那第十二队的捕快上门搜查,然后发现了我们藏在仓库的重甲,东窗事发,所以,所以朱公子和钟炎彬头领一起被抓了,第二天,第二天就,就被问斩了……”为首的大汉冒着冷汗紧张道。

        

“第十二小队?”朱凤茵美目闭了起来,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第十二小队突然搜查出重甲,我弟弟就不会出事是吗?”

        

“啊?是,是的。”

        

“那你们几个为什么没死?”朱凤茵忽然睁开眼,带着杀气。

        

“我们,我们当时都不在四海商行,所以,所以……”几个大汉连忙解释。

        

“哦,你们比我弟弟运气好,所以,你们还是死了吧!”

        

噗噗噗噗!

        

四个大汉还没有反应过来,额头已经塌陷!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