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和女生上免费看&女宿舍艳史之233寝室全文

        

每当这个时候,她爸就会连摔带打:“和她说那么多干啥,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我和你妈辛辛苦苦供你读书容易么,你就是这么报答我们的。

        

你知不知道,你妈为了你,连自己的事业都放弃了。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啥也不是的东西。”

        

她爸的话说完后,她妈就会更加声嘶力竭的哭泣,直至她道歉认错为止。

        

等到高中的时候,安静终于送了口气,高中和初中小学不一样,就连清洁工都是有编制的。

        

就在她感觉自己终于能够逃脱妈妈的魔爪时,忽然发现同学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终究还是她的同桌忍不住告诉她真相。

        

就在昨晚,她妈妈拿着班级的家长通讯录挨个拜托了一遍。

        

让他们照顾安静的同时,也帮忙盯着安静的动向,万一有早恋或者其他特殊的苗头,一定要告诉他们。

        

纵使从小被爸妈管到大,可这次的事情,也着实超出了安静的接受能力。

        

她愤怒的跑回家,同父母爆发了剧烈的冲突。

        

而后,她的愤怒与不甘,便在父母“为你好”攻势下彻底消散。

        

从那之后,安静更加安静了,她永远低着头,什么事情都听爸妈的。

        

可她的听话,并没有让安家爸妈舒心。

        

这两个人又找到了新的点,那就是安静怎么会如此没有主见,安静怎么会这么瑟瑟缩缩上不得台面。

        

每每家族聚会的时候,安家爸妈都会用安静的没主见说事。

        

同时,还会一脸嫌弃并骄傲的告诉大家,若是没有他们为安静把关,安静什么都不是。

        

安家的第一次冲突,发生在文理分班时。

        

安静喜欢文科,她希望以后能从事些与文职有关的工作。

        

可安家爸妈对此却表现的十分愤怒,他们感觉自己被安静背叛了。

        

学文能有什么出息,将来不过是做办公室的,可学理科就不一样。

        

理科的就业面广,将来就算不找工作,也能继续做学术,他们可是为了女儿好…

        

安静面上虽然答应了,可背地里却填写了文科班申请。

        

不错所料的,她最后被分到了理科班。

        

她为此去找了老师,想为自己的将来据理力争一下。

        

可得到的解释却是,让她回家同她爸妈好好谈谈。

        

原来,她爸妈为了给她转换文理班,找上了校长好一通折腾,这才终于如愿以偿。

        

安静失魂落魄的回了家,谁想爸妈却先行一步对她哭诉着他们是为她好的话。

        

安静被哭的精神恍惚,最终稀里糊涂的承认了错误,还跪在地上给爸妈挨个道歉。

        

她的妥协,暂时安抚了安家爸妈的情绪。

        

更让安静坚定了一个决心:她要好好学习,将来远远的考走,这样就能脱离爸妈的掌控了。

        

事实也正是按照她的期望来的,高考结束后,安静考出了超过一本线六十分的好成绩。

        

这个成绩,基本上可以挑学校了。

        

而安家父母也找到了她们为安静好的证据,要不是他们,安静怎么能考得这么好。

        

可就在选择专业的时候,安家父母犯了难,究竟学什么好呢。

        

由于太纠结,也太想炫耀,安家父母索性将各自的兄弟姐妹都请过来,让他们共同参与为安静选专业的大型家庭活动中。

        

除了安静,所有参会人员都很激动。

        

因为安静“没有主见”而且“不懂事”,故而除了她之外,就连她舅舅家还在上初中的小儿子都投票的权利。

        

安静如同看一场闹剧般听着这些人给她选专业。

        

“计算机专业不行,辐射大,将来对孩子不好,还容易秃头。”

        

“医生不行,将来忙起来顾不上家里。”

        

“金融不行,她一个女孩子太吃亏,万一学坏了,咱们都跟着没脸。”

        

“化学不行,试剂有毒素,太危险了。”

        

“生物科学不行,要进研究所的,忙起来几天回不了家哦,将来不知道怎么被外人说嘴。”

        

“海洋学不行,你们都晕船,将来怎么照顾她呦。”

        

筛除了一切的不行后,大家为她选择了环境生态学。

        

并以为你好的语气告诉安静,这个职业进可攻退可守。

        

现在每个城市都注重绿化,安静将来毕业后可以找公司上班,如果不想上班,还能选择自主创业。

        

简直不要太好。

        

知道自己不可能去找大学招生办的老师闹,安家爸妈亲自盯着安静报了他们心仪的学校。

        

然后收走了安静的手机,直到大学通知书邮到手。

        

殊不知,安静早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

        

她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赶紧上大学,远远地躲出去。

        

殊不知,她爸妈对她的“关心”和“疼爱”,并没有因为她离家而变得不同。

        

她大学的四年,不仅仅是她的噩梦,更是她导员和同寝室同学的噩梦。

        

由于听多了大学生同居的故事。

        

为了捍卫女儿的清白,他们手里拿着安静的所有课程表。

        

只要安静没课的时候,他们每半个小时就会给安静打一个电话。

        

如果安静说要睡觉,他们也会要求安静开着视频睡,并且询问安静是不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

        

否则为何会感觉困。

        

等晚上六点以后,安家爸妈更是每个小时就会往安静宿舍打一个电话。

        

如果安静没接电话,安家爸妈就会去骚扰安静的室友,求他们找人。

        

如果安静的室友不接电话,他们便会打给安静的导员。

        

如果这这些人都不接电话,那便是打给学校公布在外网的服务电话,投诉安静的导员不负责任。

        

安静的电话卡是用安妈妈的身份证办的,安妈妈每个月都会去调通话记录和流量记录。

        

一旦出现异常数据,她便询问安静原因,或者直接顺着号码将电话拨回去。

        

他们将安静盯的很严,杜绝安静任何打工的机会,以便从生活费上在控制安静的行动。

        

托他们的福,安静的大学同学都被吓得不轻。

        

莫说是和安静谈恋爱,就是和安静多说句话,都会有心理负担。

        

不过,安静也因此成为了大学老师最想送毕业的学生。

        

大学四年很快就过去了,安静也在大学所在的城市找了份不错的实习工作。

        

安静给自己租了一个小房子,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后,她给自己买了条自己喜欢的裙子,还办了一张新的电话卡。

        

那一刻,安静感觉自己获得了新生。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