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胯下的美丽人妻免费阅读&我和六个女邻居的性故事

        

陆林希拍拍方诗媛的肩膀,等她情绪稳定后,才冲着坐在副驾驶的伍灵命令道,“让人跟着高雅婷。”

        

情绪慢慢缓和的方诗媛回过神来,擦眼泪的手顿住,抬头看着她,“你的意思是她有人指使?”

        

陆林希很难不往深了想,“高雅婷只是一个素人,如果只是为了上节目捞钱,一场节目顶多十万。如果她拿着把柄糕威胁你我,轻轻松松就能收到一百万。但是她却没来找我们,可见她后面有幕后有人操纵,而且许给她的好处远远超过你能给她的好处费。”

        

陆林希倒是不害怕高雅婷威胁,但是方诗媛喜欢跟富二代交往的事确实是个把柄。方诗媛为了自己的名声着想,还真有可能妥协。

        

方诗媛在脑子里回想半边,她好像没得罪什么人啊。她父亲不疼她,也不会将财产给她继承,她继母根本不CARE她,她交往的男人都是未婚,出手大方,就算移情别恋,也会给女方一笔钱安抚。那些女人的目的跟她一样,不可能为了对付她,就花大价钱吧?所以只能是陆林希。

        

她打量陆林希,“除了江五,你还得罪过别人?”

        

陆林希揉了揉眉心,“恐怕就因为我把江五弄进牢,才会得罪别人。”

        

秦桧还有两个好友呢,江五又不是孤儿,他有父亲,母亲以及未婚妻。甚至上回对她撂狠话的江三小姐都有可能是幕后操纵者。

        

方诗媛唉声叹气,“所以老板不是那么好当的。四处竖敌,这些人没一个是善茬。当心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陆林希明白她的意思,“放心吧。我就是混得再差,也不会到任人宰割的地步。”

        

房东行驶到工作室,保镖从车上下来守在车旁,陆林希和方诗媛下了车,走入工作室内,就见前台迫不及待迎上来,“陆总,有个贵客要见你。我让他在会客室。”

        

陆林希点头,刚刚她交待伍灵事情,她已经去办了。

        

方诗媛经过会客室门口时,下意识往里瞄了一眼,随后眼睛瞪得溜圆,冲陆林希挤眉弄眼。

        

陆林希见她作怪,赶紧撵人,“你先去试下新衣,配合拍照吧。”

        

让其他保镖站在门口,她只带了一位保镖进去。

        

会客室内坐着一位男人,陆林希混时尚圈,扫一眼她的打扮就可以看出来这人身家不菲。

        

男人看到她眼睛一亮,自报家门,“我叫姚崇斌,仰慕陆小姐许久,今天姚某终于有幸见到本人,你确实如媒体形容得那般美丽动人。”

        

陆林希蹙了蹙眉,他是不是觉得自己很绅士?其实无论是从语言还是从表情都那么油腻。

        

不过来者是客,陆林希也没有表现出不耐,只笑了笑,“姚公子来我们工作室是想定衣服?”

        

姚崇斌笑了,“是。我想为我未来的妻子定制婚纱、敬礼服、中式礼服和晚礼服。”

        

陆林希拿出纸笔,记录几笔,随后疑惑地看着他,“她人呢?”

        

姚崇斌侵略地眼神注视着她,“陆小姐就以自身设计,可以吗?”

        

陆林希抬头看着他,这是在暗示她?她失笑摇头,“姚公子,据我所知江三小姐的身材跟我没有共同之处。”

        

姚崇斌眼睛一亮,双掌相击,笑得飒然,“原来你和知鱼相熟啊?那可真是巧了。我昨天已和她解决婚约。”

        

这话暗示性十足,陆林希装作不知,她笑了笑提醒对方,“姚公子想要谁来设计?”

        

“我原本想让陆小姐设计,又担心陆小姐事情太多,累到你。不如让陆小姐自己选吧?”姚崇斌笑容真诚,如果不忽略他直勾勾的眼神。

        

陆林希抱着胳膊笑起来,“做自己喜欢的事再累都值得。姚公子不想让我设计恐怕不是怕累到我,而是付不起吧?”

        

姚崇斌低头哂笑两声,“行。那就请陆小姐设计吧。”

        

他拿出黑卡,就要付全款。

        

陆林希看了眼外面,很快销售员过来开单。

        

四套衣服总共花费58万,其中最贵的中式礼服要价二十万,纯手工制作,需要广式刺绣,设计繁琐,做工复杂。

        

不过姚崇斌眼睛都没眨一眼,爽快付钱。

        

让助理将开好的单子收起来,姚崇斌提出想请陆林希吃饭。

        

陆林希谢绝了,“对不住,我还要设计衣服,没有时间,抱歉。”

        

姚崇斌也不气馁,“陆小姐,我听说你很喜欢豪车,正好我上个月刚定了一辆法拉利跑车,颜色艳丽,正适合你这样的美人。你若喜欢,我可以将豪车赠于美人。”

        

在门口趴着倾听屋内一切的方诗媛忍不住口水都流出来了。好家伙,法拉利跑车,岂不是几百万?

        

刚见面就送这么贵的跑车,如此豪气,将她之前的恩主碾压得连渣都不剩。这么大方的主儿,她怎么就碰不到呢?

        

陆林希可不知道方诗媛所想,她在短暂的震惊过后,摇了摇头,“姚公子,我还有事要忙,您请便。”

        

说着,带着保镖回了办公室。

        

销售员看着头也不回的老板,再看看神色僵硬的姚公子,只觉得尴尬,快步出了会客厅。

        

姚崇斌碰了一鼻子灰,花了58万,连跟美人说句私密话的机会都没有,心里不甘,可对方已经走了,有悻悻然。

        

他站起身正准备离开,方诗媛刚巧从门口经过,不小心撞到姚崇斌,随后立刻弯腰道歉,“对不住!对不住!没撞到你吧?”

        

姚崇斌有些不耐,“没有。”

        

方诗媛抬头,惊喜万分,“姚公子?你怎么在这儿?”

        

姚崇斌看了她半晌,愣是没想到眼前的女人是谁,所幸直接问了,“你是?”

        

方诗媛笑了笑,“我叫方诗媛,以前我们俩在会所见过。你当时和江三小姐在一起。”

        

姚崇斌见她没有穿工作服,猜到她不是店里的服务员,没什么兴致。

        

方诗媛转了转眼珠子,“姚公子?你刚刚找我们老板设计衣服啊?她特别会设计衣服。”

        

姚崇斌刚要转身,听到这话,又扭了回来,“你老板?”

        

“是啊。我是模特,我们老板开了一家经纪公司,我是她旗下的模特。”方诗媛笑得含蓄,“我们老板走秀是不是超酷?她是我的偶像。”

        

姚崇斌不知想到什么,冲她一笑,“不知方小姐有没有空,我能邀请你一块共进晚餐吗?”

        

正中下怀的方诗媛笑得甜蜜,“好啊。”

        

两人很快离开,保镖将这事汇报约陆林希听,她头也不抬“嗯”了一声,“随她去吧。”

        

陆林希在办公室画了两个小时的设计图,累得肩膀都酸了,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方诗媛兴奋得从外面走进来,“陆总?”

        

陆林希放下笔,揉了揉眉心,“怎么了?”

        

方诗媛脸上写满了快活,她跑过来,一屁股坐到书桌上,冲着陆林希得意炫耀自己的战利品,“你看!”

        

陆林希眯眼,就见方诗媛伸长五指,手上戴着一颗宝石戒指,这颜色艳红如血,颗立饱满,做工精细,一看就不是凡品,“这是?”

        

“红宝石戒指,姚崇斌送的。我陪他吃完饭,参加一场慈善拍卖会。八十万。怎么样?”方诗媛头一次收到这么贵的礼物,简直爱不释手。

        

陆林希双手交叉垫在下巴处,“你应该知道他打的是什么想法。你还主动凑上去,你就不怕我生气?”

        

方诗媛放下手,冲她一笑,“怕什么。我还不知道你。你又不喜欢他。既然你们俩根本不能在一起,为什么不能便宜我呢?”

        

陆林希不置可否,“你没泄露我的**?”

        

“我只是说了你的喜好,你住在哪儿,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我可不知道。”方诗媛和陆林希是大学同学,还一块住了四年,但从来没见她谈过恋爱,还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陆林希想了想,“除了公开活动,我的私事不能透露给她。”

        

方诗媛点头,“行。”

        

她冲陆林希挤眼睛,“我刚刚坐的就是他的跑车,真的是法拉车,超酷的,白送给你。你为什么不要?”

        

“我又不是买不起。为什么要他送?”陆林希不想跟这种公子哥来往。

        

方诗媛觉得她傻,“反正就是吃饭而已。不要白不要。你就是傻。”

        

陆林希从来不相信天上有免费的午餐。现在的确是什么都不送,但是温水煮青蛙会一步步瓦解人的意志力,也会让人一步步沦陷。

        

正说着话,陆林希手机响了,打电话过来的是蒋未明,对方说有档综艺想邀请她。

        

陆林希好奇,“什么综艺?”

        

如果时间允许,又不在时装周,接综艺也是个好的曝光渠道。之前她和唐奕暖、陈娇娇一块拍的综艺就大受好评,吸了许多粉。

        

蒋未明这边还真不清楚,“这是档新综艺,听说投资挺大。录一档综艺有一千万。具体要录什么需要和制片人详谈。”

        

陆林希想了想,跟对方约了时间、地点,于是就挂了电话。

        

方诗媛听她录档综艺居然都有一千万,羡慕得不行,“怎么就没人找我录综艺呢?我也想上节目啊?”

        

陆林希觉得她太不知足,“之前人档综艺不是想请你吗?是你自己嫌钱太少。”

        

“是真的少啊。录一期才二十万。累死累活去种田,要是把我皮肤晒黑了,怎么办?我才不去。”方诗媛越想越觉得糟心。

        

陆林希耸了耸肩,“你现在的名气不够,就只能给这么多。”

        

无论哪行哪业,赚钱最多的都处于顶尖。明星尤其如此。一线明星的片酬是二线明星的十倍。

        

方诗媛就是随口抱怨,她也不是真的羡慕,她冲陆林希耸了耸肩,“你真的不喜欢姚崇斌?你不喜欢,我真的上了啊?”

        

陆林希点头,“不喜欢。我随便你。”

        

方诗媛乐了,“这可是你说的?”

        

陆林希挥了挥手,“我说的。快点去把照片拍完。不拍完不许去约会。”

        

方诗媛唉声叹气出了办公室,任劳任怨去拍照。

        

**

        

翌日,陆林希带着保镖去了世界餐厅。

        

制片人选的是私密性极好的包厢,显然对这档综艺的节目很严谨,不想在节目播出之前透露。

        

陆林希带了保镖,制片人已经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姚崇斌也在。

        

姚崇斌看到她过来,笑得一脸含蓄,“陆小姐,我们又见面了?你看我们多有缘。”

        

陆林希哪里看不出他是故意的,却也不当一回事,跟他握了手之后,又跟制片人打招呼。

        

制片人冲两人一笑,“你们认识?”

        

陆林希颔首,“对。昨天刚认识,姚公子在我们工作室定了四件礼服。”

        

制片人扫了一眼姚崇斌,就猜到他的意图,却也没说什么。

        

姚崇斌拿了菜单让陆林希先点菜,“咱们边吃边聊。”

        

这是自己的地盘,陆林希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于是就点了几道菜。随后将菜单将给另外两人。

        

点完餐,制片人开始步入正题,“我们是想录一档恋爱综艺。现在的综艺越来越红火,热度也很高。真人秀版的恋爱综艺却很少。尤其是以明星为噱头的就更少了。不知陆小姐有没有意向?”

        

陆林希蹙眉,“真恋爱?”

        

制片人摇头,“当然不是。只是恋爱的步骤需要完成。”

        

陆林希看了眼姚崇斌,“他也参加?”

        

姚崇斌笑了,“我不是嘉宾,我是投资人。”似乎看出陆林希有拒绝之意,他立刻补充,“陆小姐放心,绝对不会假戏真做。我坚决不让。”

        

陆林希没什么。吃完饭,陆林希表示要好好考虑,谢绝姚崇斌送她回去,自己带着保镖先走了。

        

制片人在这个圈子也是人精,哪里看不出来陆林希对恋爱综艺没什么兴致,冲姚崇斌道,“你想借着综艺抱着美人归恐怕是不成了?”

        

姚崇斌却并不气馁,笑了笑,“追女人,哪有那么容易的。就像一开始我约她吃饭,她不是也不来吗?可现在已经达成了。”

        

制片人见他兴致不减,也就没再说什么。

        

陆林希并不知道这些,她绝不会参加这种恋爱综艺,太过虚假,而且没什么意思。所以她打定主意拒绝对方。

        

她没当一回事,但是季中泽看到她从包厢出来,又听到姚崇斌说的那番话,觉得大事不妙,马不停蹄去找石刚。

        

石刚这边酒店开业,忙得不得了,他火急火燎冲过来,把他拽到一边,他有点火了,“你没看到我在忙吗?到底有什么事?”

        

季中泽打量周遭,确实没人听到才趴在石刚耳边小声,“我刚刚看到小希跟两个男人吃饭,有个是制片人,另一个男的似乎是投资人,想追小希。”

        

石刚蹙了蹙眉,“什么样的男人?”

        

季中泽不认识姚崇斌,但是他也不能让自己的老板大海捞针呀,所以趁对方不备拍下照片,结账的时候,姚崇斌刷的是信用卡,他也能看到签名,于是将两张照片发到他手机上,“你自己看看吧。”

        

石刚看着照片,又看了眼名字,也有点坐不住了,这男人是投资人,在女色上头毫无禁忌,小希这么单纯,万一被骗怎么办?他让季中泽帮忙招待客人,火急火燎往外走,“不行!我得去找小希。你给我盯着点。”

        

季中泽见他终于知道着急,忍不住乐出声,“你小子还嘴硬,不喜欢你着急成这样?你看我稍微一试探不就露馅了吗?非得别人追,你才知道着急,这不是脑子有病吗?”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