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叫大点声欠cao的sao货/官场熟美妇人的肉蚌

       

萧峥道:“那就谢谢金县长了,明天再到你这里汇报工作。”金坚强道:“好,那就明天见了。”

        

萧峥倒也不是懒,而是事先没有准备,贸然前去参加恐怕也不太好。此外,这些天一路颠簸,也确实有些累。还是回去休息一番,晚上跟徐昌云喝个小酒,也算是给自己放一个小小的假吧。

        

到自己的宿舍还不到上午十一点,萧峥正要进宿舍,沙海却提醒道:“萧县长,车兜里还有一袋马铃薯呢,要不要给你拿进去?”萧峥道:“不用了,你和小钟分一分。这是六盘山西六市的马铃薯,很好吃的,给你们家里人去尝一尝。”沙海也知道萧峥不会在宿舍里煮马铃薯,便也不客气:“谢谢萧县长了。”萧峥道:“今天下午,你和小钟再休息半天吧。晚上我和徐局长吃饭,我让徐局长来接我一下就行了。”

        

县公.安局长来接自己的领导去吃饭,沙海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下午两点,镜州市常务副市长贾嵩以及市政府相关副秘书长、部门负责人等调研队伍,共两辆车子已经到了安县的境内。安县政府一位副主任和手下,在国道的县域口子上迎接,并在前面带路,向着天荒镇的绿水村进发。县长金坚强和参与汇报的一批人,已经等在安海酒店,正在一间休息室喝茶,等接车的人打电话来,再到大门口去接人。

        

虽已进入十二月份,不过天气不错,暖阳照耀。进入天荒镇之后,绿水青山,道路平滑,上山的过程虽然也要盘旋而上,可山上、谷中早茶花、腊梅花迎寒开放,真让人有种远离尘嚣、心旷神怡之感。

        

贾嵩之前长期在省里工作,分管的又是农办工作,之前全省在农业农村方面有特色的地方都去过了,可这天荒镇近年名气大起来,他倒是没有来过。身处如诗如画的美丽山村之中,贾嵩不由感叹道:“这天荒镇的美丽乡村建设是搞得不错!”随行的人也附和道:“这两年,安县在‘美丽乡村建设’方面可下了很大的力气!”贾嵩点头道:“不错。”

        

这时,贾嵩的手机响了起来。贾嵩欠了欠身子,从左裤袋里掏出了手机,看了下屏幕,是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刘永誓。贾嵩笑了笑,接起了电话:“刘大主任啊,有什么吩咐啊?”

        

刘永誓的位置挺重要,贾嵩还是省农办副主任的时候,跟刘永誓也没少打交道,平时吃吃喝喝碰到的机会也不少。贾嵩也组过好几个局,请刘永誓吃过饭,毕竟农办还是需要省政府领导支持的,刘永誓接触领导的机会不少,有时候能帮助说上话。

        

刘永誓道:“我一个办公厅副主任,怎么敢劳烦咱们贾市长呀?只不过,贾市长去当地方大员之后,声音就小了嘛,是不是看不上我们这些兄弟了?所以我只好主动打电话来了!”贾嵩道:“刘主任,你这可就冤枉好人了啊!我早就想邀请你来镜州指导工作了,不过我也听说了,你可是陪同陆书记去宁甘扶贫考察去了!我在想着等你回来之后,再隆重地邀请你过来呢。”

        

刘永誓一听,笑了起来:“看来,贾市长还是有心的。我啊,前天就已经回来了。”贾嵩道:“那我就郑重向刘主任发出邀请,务必要在百忙之中抽空来镜州指导工作啊。”刘永誓笑道:“贾市长,那可得等领导下来的时候,看我有没有机会下来。我觉得啊,最实惠的,还是贾市长哪天回杭城的时候,咱们先聚一聚。”贾嵩道:“这好办啊,要是周末回来,咱们就安排起来。”刘永誓道:“行啊,那我就等通知了。贾市长那边有风声啊,应该在车子上要去哪里指导调研吧?”

        

贾嵩笑道:“刘主任一猜就准。初到镜州,还在熟悉情况,今天要先到安县去看看。”“安县啊。”刘永誓忽然道,“安县有个副县长,还是够奇葩的。”这话,引起了贾嵩的重视。毕竟,安县属于镜州市,某位领导干部要是给省里的领导造成了不良的印象,对镜州也是有影响的。贾嵩就问道:“刘主任啊,你说的是谁啊?发生了什么事?”

        

刘永誓道:“贾市长既然问,我就跟你汇报一下,当然你也不要责怪那名干部。我说的是安县常务副县长萧峥。在这次结对帮扶的考察活动中,萧峥这人很自以为是啊,扶贫办张主任要去考察贺兰山,他却偏偏跑去六盘山。昨天陆书记听汇报,大家都言简意赅地说几句,他在那里长篇大论,自我表现。领导们表面上,对他也表示了认可,可心里可能都在笑他,省里的人都这么低调,他一个县里的干部,在那里蹦跶个啥?”

        

贾嵩听刘永誓这么一说,大体也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对萧峥也有了点先入为主的印象,面还没见,感觉就不太好了。贾嵩道:“基层干部嘛,没见过世面,也很少能在省领导面前汇报工作,碰上一个机会有点激动、有点兴奋,就有些失控,还是要请刘主任多多包涵。当然,我碰到他之后,也会找机会教育教育!”刘永誓道:“一个基层干部,到外面来得体很重要,否则损失的就是一个县的形象。”刘永誓又添了一句。

        

贾嵩道:“没错,刘主任说的是。这周末,我回来,给刘主任敬杯酒,赔罪。”

        

放下了电话,贾嵩的目光再次投向了窗外,车子还在蜿蜒前行,可心情的变化,却让贾嵩感觉天荒镇的山水也不如之前那么清丽了!

        

贾嵩沿途看到了绿水村的竹楼街、美食街、竹海、然后进入了正在试营业的安海酒店。安县县长金坚强、相关副县长和部门负责人、安县人大副主任兼天荒镇党委书记管文伟、镇长秦可丽等都已经候在门厅等候。一番握手之后,一行人进入了酒店大厅,随后到了会议室。

        

众人坐下,安县县长金坚强给常务副市长贾嵩一行介绍与会人员。在金坚强介绍的时候,贾嵩的目光朝众人移过去,他没有笑,就算是安县的那些干部都笑着跟他点头示意,贾嵩既没有点头、也没有笑。给人的感觉,颇为严肃,让安县的领导心里都不太有底。

        

贾嵩想起车上刘永誓对自己提到的萧峥,他的目光扫了一圈之后,既没有看到萧峥的桌牌,也没有看到萧峥这个人。他心里的不悦便升腾了起来,等金坚强刚一汇报完,他就问道:“金县长,你们的常务副县长萧峥同志呢?他没有来?在忙什么?”

        

金坚强听到贾嵩竟然问起萧峥,赶紧解释道:“贾市长,不好意思啊。萧县长,前期跟随省考察团前往宁甘考察,今天才刚回来,他跟我说了想来参加会议,我当时担心他太过疲劳,就让他先回去休息了。”事实上,是金坚强想让萧峥来参加,可萧峥说事先没有安排就不来了。

        

然而,金坚强知道,要是这么说,肯定会直接导致贾嵩对萧峥有看法,所以他还是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了。毕竟他金坚强已经是县长了,要再上一层楼贾嵩这样的常务副市长作用就不大了。而且,他让萧峥去休息,也表示他关心下属,贾嵩也不能对自己怎么样。

        

果然,贾嵩就道:“金县长,你还真是关心体贴下属啊。可你们安县现在的情况,也很特殊啊。县.委书记还没有到位,县.委副书记、县.委组.织部长都进去了,新的干部也还没到位。开会,你也不让常务副县长参加,难道什么事,你都自己做吗?”

        

这话便有些责怪金坚强不善于领导的意思了。金坚强感觉到问题有些严重,便立刻朝旁边的管文伟道:“管主任,你赶紧给萧县长打个电话,让他赶过来开会。”然后,金坚强又向贾嵩抱歉道:“贾市长,真不好意思,是我安排欠妥了。”

        

贾嵩道:“先开始汇报吧。”金坚强道:“好、好。”

        

会场的气氛就有些凝重了。

        

按照会议的议程,金坚强开始介绍起了安县的基本情况、特色产业和美丽乡村建设的情况。

        

管文伟跑到了会议室外头,拨通了萧峥的电话。还好,萧峥很快接起了电话。管文伟有些担忧地问道:“萧县长,你是不是得罪过常务副市长贾嵩啊?”萧峥愕然:“没有啊,贾市长上任之后,我还没有正式见过面呢!怎么能够得罪啊?”管文伟道:“那你肯定得罪过其他人,某些人在贾市长面前告你的状了!”

        

管文伟经验丰富,猜得十有八九。萧峥却还是茫然不知,他问道:“大哥,到底出什么状况了?”管文伟将刚才会议上的情况简单说了下,萧峥心道,当干部还真是一点都不能偷懒,今天本想休息一下,可领导就发火了。

        

萧峥道:“我马上赶过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