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站的公共精厕txt&呻吟粗暴喘息乳抓捏

张好古警惕的看了一眼魏忠贤:“没有!”

        

他记得是野史还是某个地摊文学说魏忠贤当年为了进京城,把自己的女儿卖到了窑子里面,凑够了路费,这才开始飞黄腾达。

        

不过,算算年龄。

        

好像魏公公的这个女儿跟自己的年龄也不搭。

        

“张师傅年纪不大!”魏忠贤上下打量着张好古:“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张师傅得考虑考虑了!”

        

“公公所言极是!”

        

张好古点点头道:“本官自是明白!”

        

魏忠贤打量着张好古,心中却是盘算着自己要不要找个干女儿,赶紧跟张好古搭配一下。

        

这小子绝对是前途无限。

        

一定要把这小子给拉拢到自己的阵营当中。

        

张府

        

张好古吃了一盏茶,提笔开始写字。

        

《流民管理若干办法》

        

前世的他是真的下乡扶贫过的。

        

虽然后来发达了,不过,这个基层的经验还是有的。

        

如何组织民力,如何构架基层的管理结构。

        

这些都是需要自己去思考的。

        

光提出问题是远远不够的,自己还是需要解决问题。

        

只是提笔一写。

        

张好古顿时就发现自己需要考虑的东西还有很多。

        

马上就是冬天,流民的取暖问题如何保证?

        

其次就是,他们的吃饭问题。

        

最后就是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

        

动手之前,他需要把自己能考虑到的问题全都给考虑到了,不过,真的到了实际情况,肯定还是要冒出一大堆的问题。

        

其次就是,还有一个问题。

        

这奏折写起来却是无比的费劲,主要是繁体字,他写的繁体字也就是跟朱由校一个水平,而且,写起来也是奇慢无比。

        

想了想,张好古喊来了张安。

        

“老爷!”张安凑了进来,笑嘻嘻的开口道:“何事?”

        

“去,请一下张瑞图张大人!”

        

张好古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张安道:“就说本官有事情要跟他好好的讨教一二!”

        

张安嘿嘿一笑:“明白!”

        

这段时间,张瑞图过的并不好,东林党人已经是彻底把张瑞图当成了阉党来收拾,处处刁难,也是让张瑞图万分的难受。

        

不过,张瑞图也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只要自己抱住了张好古这条大腿,将来飞黄腾达自然也是指日可待。

        

大家都姓张,多少也要给点面子。

        

见到了张安,张瑞图立刻就是屁颠屁颠的来到了张府。

        

“见过张大人!”张瑞图冲着张好古行了一礼。

        

如今的张好古是从四品的侍读学士,张瑞图在不久之前擢升微为正三品的礼部侍郎,但是,见了张好古也还是行了一礼。

        

这种人,就没什么节操。

        

只要姿势舔的好,升官发财自然是不在话下。

        

“长公兄,来请坐!”张好古摆了摆手,笑着开口道:“今日本官来找你乃是有一桩大事儿,需需要与长公兄好好的谋划谋划!”

        

张瑞图眼皮子一跳,立刻兴奋的开口道:“大人但说无妨,下官一定是竭尽所能!”

        

“最近京城四地,流民四起,皇上朔夜叹息,特地让我你定一个章程,如何安置这些流民!”张好古笑了笑道:“长公兄,这章程我倒是想好了,今日特地来找你动笔!”

        

张瑞图算是听明白了。

        

张好古这个意思也是十分的简单。

        

我说,你写!

        

本着只要用不死就往死里用的原则。

        

张好古一想到动笔的事情,就想到了张瑞图。

        

不过,张瑞图却是十分的兴奋。

        

看来,张好古跟皇帝之间的关系果然是非比寻常,当下,张瑞图飞快的开口道:“愿意效劳!”

        

张好古这才开口道:“如此甚好!”

        

随后,张好古慢悠悠的说着自己的谋划,而张瑞图也是略微沉吟了一下,开始提笔润色。

        

“长公兄!”

        

张好古伸头看了一眼,道:“不必如此,你写的文章虽说是花团锦簇,但是,皇上却未必就是喜欢的,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写,最多一些语句不通顺的地方你来修改一下!”

        

“啊?”张瑞图不由得微微一愣:“这,可以么?”

        

“若是文章太过于高深了,皇上,未必能看懂了!”张好古笑了笑道:“这章程,自然是越简单越好,皇上能看懂就行!”

        

朱由校不算是文盲,但是,你真的要让他看之乎者也的之类的东西,保证把他看成一个傻子。

        

别说朱由校了,张好古看起来都感觉是格外的费劲。

        

所以,尽量白话文。

        

越简单越好。

        

“好!”

        

张瑞图随手把纸张揉成一团,丢在了一边。

        

对于张好古的判断,张瑞图还会相信的。

        

上次殿试的时候就是这样,他倒是写的花团锦簇,然后被张好古摁着脑袋,逐字逐句的修改,结果,张好古果然当了状元。

        

张好古说得对,那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人家能揣摩透皇帝的心思,你能么?

        

“长公兄的字,果然是非比寻常!”张好古看着张瑞图写出来的章程,也是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张瑞图尴尬的笑了笑:“大人所言极是!”

        

张好古看了又看,琢磨着朱由校能不能看懂了,而后点点头道:“那就有劳长公兄了!”

        

“能为张大人效力实在是下官之福!“

        

张瑞图客客气气的开口道。

        

抬头看了看天,皓月当空。

        

人都来了,张好古也不好让他写完东西就打发走,索性让张安弄了一点小吃过来,一边品茶一边聊天。

        

就在这个时候,张安快步的来到了张好古的面前:“老爷,魏良卿来了,说是要给老爷送点礼物!”

        

“让他进来吧!”张好古微微的点点头。

        

张瑞图本来想要离开,张好古却是摆了摆手道:“长公兄不必离开!”

        

“是!!”张瑞图微微的拘谨,同时有感觉很激动,自己到底是给张好古办了一件大事儿,现在已经是进入到了张好古的核心圈子里了。

        

虽然,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但是,结成党羽的意思却是很明显了。

        

张党!

        

片刻之后,魏良卿也就来到了张好古的面前:“张大人,奉魏公公之命,特来送给张大人送来黄金两万两!

        

一边的张瑞图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

        

两万两黄金?

        

直接送给张好古?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