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干语文课代表&巨茎中出人妻

        

关行山是一个特别不喜欢废话的人,他在抓起了白河的脑袋之后直接一脚踢在了白河的腹部之上。

        

这一脚的力气大到了直接将白河身后的沙发给彻底踹翻倒地,连带着白河捂着自己的胸口嘴中咳血到有些爬不起来的地步。

        

这一幕看得狼家一众族老和世界之主们都止不住站起身来想做些什么。

        

“都坐下!”

        

关行山却高喝了一声让那些想上前的狼家族老们都停了小半步。

        

“都在怕什么?就算这小子手脚断了一两根手脚,我们虎家也保证把他治愈如初!而现在…既然你们狼家教子无方,我关某就代你们家主来管教管教他!”

        

在这一声呵斥下整个狼家竟然无一人敢上前为白河说话…

        

“这么大个家族,这么多德高望重的族老,每一个愿意站出来帮你说话,这可是真够惨的。”关行山走到了白河面前后说。

        

“因为如果只需要你把我打个半死…就能给狼家换一位世界之主的话,那我完全可以任由阁下你打到满意为止!”

        

白河嘴中咳出了一口血液后有些无所谓的对关行山说。

        

“那如果我说…我要直接宰了你呢?”关行山压低了自己的语调,毫不掩饰自己森然的杀意。

        

白河一眼就能看出来关行山是认真的,于是他侧眼扫了一眼混在中立席中的部份族老,其中两人得到了白河的准许直接从人群中走出。

        

“阁下停手吧!”

        

“得罪了!”

        

他们两人也是隶属于战斗部门的族老…在踏出的瞬间就已经做好了被董事会斥责的准备。

        

也许这两人在世界暗面都已经属于实力顶尖的战斗专家,可在真正的顶峰面前依然显得极其无力…

        

他们两人错开袭向关行山时不过是在一个照面,关行山就一手掐住了一人的脖颈,另一只手摁在了另一人的脸上。

        

光是依靠着如同猛虎一样的蛮力,将这两人的脑袋重重的撞击在了地面之上,由铁铸的地面被这一击撞出了骇人的凹陷!

        

这一幕倒映在了白河的瞳孔中终于让他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动摇。

        

关行山也抓住了白河的这一丝动摇,紧接着再次一脚踩在了白河的胸口之上…伴随着白河的肋骨断裂刺入他肺部的声音,他嘴中再次痛苦的咳出了一大口鲜血。

        

关行山这一踩让那些还在观望的族老彻底有些坐不住了,因为看关行山这架势似乎是真动了杀心。

        

“你手下还有谁能救你?现在再不喊就来不及了。”

        

关行山并不急着料理白河,他似乎打算先以只身之力蹂躏遍白河根植于狼家的势力再说。

        

但偏偏在狼家还真有一人能救下处在这种绝境下的白河。

        

“行山,我们狼家的小子再怎么缺管教,也轮不到你来教育…”

        

一个身影推开了大门走进了会议厅中,在坐所有的狼家族老还有世界之主,看见那个身影的第一时间就站起身来行礼。

        

那是一位年龄看起来仅有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但他的肌肤表面看起来有着极其违和的缝合痕迹,且有着随时都可能剥落的风险。

        

可光是从外表来看是绝对无法看出他是一位寿命将尽之人。

        

这位正是狼家的现任家主白河,他的名字正和那位狼家第三子白河同名,狼家的众人为了不互相混淆,基本上都称这位家主为‘太宗’。

        

这位狼家的家主微眯着自己的眼睛,揣着手像是散步一样慢悠悠的走到了关行山面前…

        

此时关行山的表情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不是因为这位家主的到来,而是这位白太宗在一瞬间…就挡在了他和白小玉之间。

        

果然在白太宗站定之后,从会议室两侧顿时走出了两位狼家亲卫…他们直接走到了白小玉两侧扣住了白小玉的双手。

        

“太宗…你这样对待我们虎家的贵客,能解释一下是什么意思吗?”关行山问。

        

“行山你既然这么中意我们狼家的子嗣,那我就将她送给你好了。”

        

白太宗微眯起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些许盯着关行山说。

        

“从今日开始,白小玉与我狼家再无纠葛,就当你们送来那只世界之主九重的交换礼物,白小玉这孩子就送给你们虎家了!”

        

白太宗在做出这一决定时,整个狼家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就连刚才不停在挣扎的白小玉也呆在了原地。

        

关行山的视线也越过了白太宗和白小玉对视而上,他也在试图询问白小玉的想法。

        

的确,以白小玉现在的处境她是几乎不可能在狼家生存下去的,因为她找外族人来重创白河的这一举动,已经严重的挑战到了当今狼家之主的威信。

        

现在白小玉唯有去虎家才能争取到一线生机,而且白小玉和姜清怜在虎家的生活肯定会被狼家舒适千百倍。

        

要是之前那个已经放弃了希望,喜欢摆烂的白小玉一定会开开心心的接受这个提议,但…

        

“我不要!”

        

白小玉大声的对着所有人喊出了这三个字。

        

“小玉你没有拒绝的权力。”白太宗淡声说。

        

怎么办?向关行山求救吗?可关行山现在也认为,让白小玉来虎家是对她最好的选择了。

        

为什么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这样…白小玉不停的试图挣脱开扣住她双手的狼家亲卫时,路仁用着极其虚弱的声音,向白小玉支了最后一招。

        

“小玉…现在你给我哭!”

        

“哭?为什么?我才不要!我是不可能在这群混账面前…”

        

“我让你哭就哭!快点!”

        

路仁的声音越来越有种支撑不住的感觉,所以只能不停的用鼠标拍起了白小玉的脑袋。

        

这种拍真的会让她的脑袋不停往下点着头…于是在路仁的鼠标疯狂的点击下,白小玉这些年来积攒下来的全部委屈,再加上被路仁这样欺负的委屈全都倾泻了出来。

        

“凭什么让我走?”

        

白小玉在说出这些话时已经带上了哭腔,眼泪不停的从她的眼角滑落而下。

        

一众狼家的族老和世界之主,听着这位体格娇小的女孩不断抽泣痛苦的声音,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就连一点同情感都没有。

        

一直到两根冰锥在那两位狼家亲卫身下升起,直接逼退了两名狼家亲卫…没等他们继续向前,白霜尽幽冷的身影就直接来到了白小玉身旁抬手构筑出了更多的冰刺,将那两名狼家亲卫从白小玉身旁给彻底隔开。

        

“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我的女儿…”白太宗看向白霜尽时的眼神也逐渐变冷。

        

白霜尽则是低头看着在不停抹着眼泪的白小玉,有些不爽的‘啧’了一声,也不知道她是在抱怨自己一时心疼做出这种蠢事,还是在不满白小玉在这种场合竟然还能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哭出来。

        

但不管是哪一种,白霜尽这个做姐姐的,现在将双手搭在了白小玉这个妹妹的肩膀上沉声质问着自己的父亲。

        

“父亲大人,我也想知道凭什么?凭什么小玉会被踢出狼家?她做了什么要遭到这种惩罚的错误吗?”

        

“因为她很可能背叛了我们狼家,至于理由…她与一位一直躲藏于我们狼家之中的叛徒,最近有不少纠葛。”

        

白太宗用平淡的语调说出了这个…让狼家中的一众族老都面面相觑的话来。

        

但白太宗也没卖太久的关子,直接将和善的目光落在了坐在一众族老中的孙雅身上。

        

“我说得对吧?孙雅女士。”

        

当白太宗点出孙雅后,她附近所坐着的所有族老都下意识的和孙雅拉开了距离。

        

孙雅倒是表现得很淡定,她直接从一众族老中走出脸上带着‘问心无愧’的微笑说。

        

“我不知道家主你这背叛的论断从何而来,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对狼家尽心尽力。”孙雅说。

        

“尽心尽力的意思就是在二十年前,隐瞒我们狼家上下和那位十恶不赦的‘敲钟人’结婚吗?”

        

当白太宗说出‘敲钟人’三字时,一群还是一脸‘吃瓜’表情的族老脸上的神情瞬间发生了惊变。

        

那表情的变化像是在吃家庭伦理剧的大瓜时,突然啃到了一口世界级恐怖袭击事件的大瓜。

        

孙雅面对这一指责也是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我也是被骗的啊!谁知道家里那十项全能的老公,在结婚前竟然是让整个杀手世界发颤的天煞孤星。

        

狼家和敲钟人之间本没什么恩怨情仇,但狼家世代都与‘学院’交好,学院和敲钟人的恩怨情仇就大得去了。

        

“但我能保证白小玉这姑娘和我没任何关系。”

        

孙雅知道现在辩解她和自己丈夫的关系都只是徒劳,而且她也不想辩解,但至少要澄清她和白小玉之间的关系。

        

“我只是像其他的族老一样,看见她具有一定天赋,所以在她身上下注投资罢了。”

        

“真的是这样吗?”白太宗的目光落在了此时已经傻在原地的白小玉身上。

        

她并不认识孙雅,可能在狼家她见都没有见过孙雅,所以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和这个成熟漂亮的大姐姐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纠葛。

        

在白小玉刚想出声告诉狼家的众人,她和孙雅之间真没什么联系时…路仁的声音突然在她脑海中响起。

        

而路仁所说的话…对白小玉而言根本不亚于一口洪钟被猛然敲响。

        

“她是我的母亲…”

        

“灯神你说什么?孙雅女士是你的母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灯神?”

        

比起这个震撼到白小玉的事实,更让白小玉担心的是路仁从刚才开始就逐渐变得虚弱无比的声音。

        

“是的…该死,偏偏在这种时候…锤石受到的重创反应到我意识中来了…吗?”

        

路仁在告诉白小玉这个秘密之后,意识和身体已经彻底有些撑不住了,紧接着白小玉就只听见了椅子被撞倒,谁的身体重重倒在了地上的声音。

        

“灯神?!大神!你没事吧?喂!喂!”

        

白小玉无论怎么呼喊这段时间陪着她的那个声音…都没有再给她任何回应了。

        

“小玉…”白霜尽在这时轻晃了一下白小玉的肩膀,让白小玉从和路仁的沟通之中回过了神来“注意一下你的发言,狼家不会容忍叛徒!只要你和她撇清关系就行了,孙雅女士的事和你没关系。”

        

白霜尽小声的提醒也是警告,狼家真的是对叛徒零容忍,白小玉一旦出言袒护孙雅,那就算她今后去了虎家,狼家也会找一切能可能的机会除掉她。

        

而且正如她姐姐所说的一样,她真的和孙雅没任何关系。

        

白小玉今后和姜清怜一起去虎家后半辈子都不需要担心什么,英雄领域的方面白小玉只要说,因为刚才那场意外自己神魂受挫无法再进英雄领域,以关行山的性格也绝对不会为难她的。

        

走到这里就已经足够了,她的愿望已经实现了,没必要再去冒这个可能和狼家决裂,从而要被狼家追杀一辈子的险。

        

“我…”白小玉的双手抓紧了自己的裙摆,喉咙微微哽咽了下对所有人说“的确不认识她。”

        

孙雅在这一刻脸上露出了‘就该如此’的表情,要是她在死前还拖一个无辜的小女孩下水,估计孙雅自己都会死不瞑目。

        

可白小玉的话锋突然一转,视线也转向了自己的父亲那位狼家的太宗直接高喊出声。

        

“但我不准你们伤害她!”

        

白小玉在喊出这句话时心里就彻底后悔了。

        

明明现在老老实实去虎家当个小公主就行了,现在却还要像这样冒死一搏,赌上直接的性命,真的是…蠢透了。

        

可是…

        

“哦?你不准又有什么用?还有在这种时候站在狼家叛徒那一边,你果然和那个女人一样傻。”白太宗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讥笑。

        

白小玉紧紧的握着自己的裙摆,目光看向了一直踩着白河的关行山。

        

“关行山先生!你能不能…”

        

“小玉我承诺过可以保证你一世安宁,但敲钟人一家…我只能保证他们一时安全,狼家和学院下决心要敲钟人死的话,以我一个人的力量是阻止不了的。”关行山很现实的说。

        

“一时安全就足够了!只需要等到这场继承人大选结束就可以了!”白小玉赶忙说。

        

“继承人大选结束又能怎么样?就算你战胜了你所有的兄弟姐妹,你真认为我会准许你这位叛徒继任家主之位吗?”白太宗也将话剖开来说得极其明白。

        

“我要挑战的人是你!父亲!”

        

白小玉是用着炸毛般大吼的音调喊出了这句话来。

        

这一刻她知道,像是她这样懒惰,性格别扭,还胆小的人,其实在心底还有一个…想要且渴望去实现的愿望!

        

而这个愿望就是…‘她…白小玉想要实现那位灯神…路仁的愿望!’,所以白小玉拼尽全力用着有些声嘶力竭的语调喊出了最后一句话来。

        

“该让位了!老东西!”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