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小说&花蒂穿环上铃铛

      

下午时分,陆见深收到了电话。

        

陌生的号码,变声器处理后的声音:“喂,是陆总吧?”

        

“我老婆在你们手里?”

        

陆见深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但焦急的话语还是出卖了他。

        

“陆总真聪明,一猜就对。”男人笑着回。

        

“直接点,你要什么?”

        

“陆总,我知道你有的是钱,不过,我不要你的钱,我要你帮我找一个人。”

        

“什么人?”

        

“你的老丈人,你老婆的爸爸—周枫,找到他。”男人嘴里缓慢的说出答案。

        

陆见深瞬间捏紧了手机,脸色也迅速的沉下去:“不可能,我老丈人已经去世了,我不可能帮你们找到一个死人。”

        

“哈哈……”谁知,男人开始大笑出声:“陆总,想不到你们这么好骗?”

        

“我知道,你们在找周枫,是不是很资料都告诉你们,周枫已经死了。”

        

“那我现在告诉你,周枫没有死,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当初汽车爆炸,他逃出来了,只不过被人救后一直隐姓埋名,甚至变了面孔的活在某个阴暗的角落。”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

        

男人的声音陡然沉了下去:“这就不劳陆总费心了,也不是你该关心的事。”

        

“周枫绝对没死,给你五天的时间,这五天之内,我会保证你老婆的安全。五天后,若是你们告诉不了我周枫的下落,那抱歉,只能给你老婆收尸了。”

        

“哦,不对,还有你那未出世的孩子和另一个女孩儿。”

        

“陆总,好好考虑吧!”

        

话落,男人立马挂断。

        

陈铮进来时,陆见深正坐在沙发上,双拳紧握,眉头紧皱。

        

他像是一个雕塑一样,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

        

哪怕是看见陈铮,也动都没有动一下。

        

“怎么样?”低头望着地面,他问。

        

“已经查清楚了,当时那个电梯里除了少夫人和佟医生,只有一个患者和家属,其他人都不是的。”

        

“您和周警官猜的不错,几乎所有的病患都是假的,这个电梯从一开始就是他们布好的局,所以绑架,也是蓄谋已久。”

        

“问过那名患者和家属没?”陆见深双手交握,声音沉的赫人。

        

“问过了,都说没注意,也看不清楚。”

        

“好,我知道了,先下去吧!”

        

陆见深立马去警局找了周羡南。

        

他很直接:“我接到他们的电话,条件是,找到溪溪的爸爸周枫。”

        

“什么?”

        

周羡南不可思议的看向他,满脸的不可置信。

        

陆见深吸了一大口烟,满脸愁绪:“我当时也是和你一样的反应,周枫明明已经死了,对吗?”

        

“是啊,连我妈都亲口确认了,应该不会有假。”

        

“可他们坚称周枫没死,说当年的汽车爆炸只是表象,他被人救出来了,而且有了新的身份和面孔,完全改头换面了,所以我们才找不到。”

        

“他们还说了什么?”周羡南追问。

        

“限我五天内找到周枫的新身份,否则……”

        

“溪溪性命不保。”

        

最后几个字,陆见深说的艰难,但他还是一字一字,认真又沉重的说完了。

        

“还有佟婳。”顿了下,他补充道。

        

周羡南是聪明的,他几乎是立马就懂了陆见深的意思。

        

“所以你来找我,是希望我出面再去向我妈了解一下当年的情况。”

        

陆见深点头:“他们的话有一定道理,如果不是对周枫的生存有一定把握,他们不会提这样的要求;阿姨是目前我们认识的最了解这件事的人,我希望她能帮帮我。”

        

周羡南拿着车钥匙往外走:“走吧,我开车。”

        

“谢谢!”

        

见周羡南带着陆见深来时,沐婉愣了一下,紧接着就笑着问道:“溪溪呢?”

        

周羡南让所有的人都离开了。

        

然后带着沐婉去了书房,关上门。

        

“妈……”周羡南走过去,表情凝重:“溪溪被绑架了。”

        

“什么?”沐婉当即就慌了:“那你们还在这儿干什么?赶紧去救她啊,那些绑匪就是为了要钱,我们给就是了。”

        

周羡南摇摇头:“妈,事情没那么简单,他们不是求钱,而是找人。”

        

“找什么人?”

        

“他们可能已经追查到溪溪的身份了,而且不相信周叔在当年的爆炸里离开了,坚称周叔还活着,让我们在五天内必须找到周叔的新身份,否则溪溪,还有我们的一个朋友佟医生,都将性命不保。”

        

沐婉惊得不停的摇头:“不可能,你周叔的确死了。”

        

“当年我亲自去参加了他的葬礼,他的墓地都也知道,他怎么可能还活着呢?”

        

陆见深发问:“阿姨,冒昧问一句,您有亲自看过他的遗体吗?”

        

“那倒没有,当年汽车爆炸非常严重,他和另一个同事都炸的面目全非,听说身上没有一处是好的,最后可能只有一些尸骨留下来。”

        

想到那个场景,沐婉至今觉得心有余悸。

        

“阿姨,不瞒您说,溪溪的爸爸确实有可能还活着,他可能有了新的面容,新的身份,只是我们还没找到他。”

        

沐婉觉得太震惊了,这个认知太颠覆了,她看向周羡南:“儿子,他说的都是……真的?”

        

周羡南投去一个确定的眼神:“妈,他分析的都很对。”

        

“绑匪既然说了,肯定是有道理的,我们只有五天的时间了,所以你如果还知道当年的一些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否则溪溪……危在旦夕。”

        

“原本,她今天是去办理住院的,可能过两天就要把宝宝拿出来了。”

        

“我……”沐婉看了看周羡南。

        

但是很快,她就移开了眼神:“妈妈已经把所有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是我儿子,我还能瞒着你。”

        

“妈,我知道你不会。但请你这两天一定要再好好回想一下,因为周叔所有的资料都被人抹掉了,我们的线索非常有限,你的每一个线索都对我们至关重要。”

        

“对了,你当初说爸和周叔是去出任务了,出的什么任务?”

        

沐婉的眼神明显慌乱了一下:“不太清楚,只是听他们提了一嘴,说是必须保密,怎么都不肯对我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