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短篇超污多肉古风推荐&不准穿内裤的办公室H

      

轻轻甩了一下手中的飞刀,刀尖轻松贯穿熊狸头颅,当那魂魄出窍,准备遁走的瞬间,却见天赐流光镇魂印直接扣下,没有任何难度,当场魂飞魄散。

        

甩了甩手上的血水,魏昊负手而立,这才看着北阳府府衙总捕头张德,“张老总,剩下的活儿,就不是魏某的职责。”

        

“弟兄们!随我抓捕要犯——”

        

张德灵醒得很,妖魔鬼怪的事情,魏大象全都料理,剩下,可不就是“金宝楼”老板林欢这点儿破事?

        

至于说林欢背后还有多少大老撑腰,你都不敢露面,你怎么能说这“金宝楼”有你一份子呢?

        

那些个豪门公子哥,这会子已经彻底没了胆气,刚才他们听得真切,魏昊是打算跟徐宜孙杠上了,而且不死不休。

        

鬼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

        

地上,五小鬼飞快地捡着血玉珊瑚,快活得嗷嗷叫,又蹦又跳抱着一堆珠宝。

        

“赤侠公赤侠公,您不来点儿?”

        

张三挥舞着牛大骨,嘻嘻哈哈特别精神,跟着赤侠公混,比牛将军那里有前途啊。

        

“我现在颇有家资,就不跟你们争了。”

        

魏昊说罢,将熊狸的残躯一抖,每一根毫毛,便化作一张“香火借条”,每一张借条,都是周围诸多“保家仙”还不起债之后,用香火福气冲抵的凭证。

        

“尔等香火……都拿回去吧。”

        

一团烈焰腾的一下起来,在魏昊掌心熊熊燃烧,无数的毫毛被燃烧,就是无数的借条被焚毁。

        

其中还有大量借条,都是左邻右舍来“金宝楼”借了米面粮油还不起的记录,那些被“金宝楼”奴役、盘剥的精灵们,都是嚎啕大哭,围绕着魏昊释放的焰火,纷纷载歌载舞。

        

此时,并不需要魏昊说什么“奏乐助兴”,每一个精怪都在歌颂、赞美,用它们自己的方式。

        

这一幕让魏昊再次笑了出来,而这次的笑容,平平澹澹,并不狰狞可怖。

        

“‘金宝楼’是我们的产业……”

        

有个锦袍公子,终于忍不住,他舍不得这些财富,舍不得唾手可得的金山银山,现在,都要化作乌有,不再是自己的。

        

“魏昊!你可知道,这‘金宝楼’还有李相公的照拂——”

        

情绪彻底的爆发,大量财富的消失,让人疯狂,让人失去理智。

        

锦袍公子迈步而出,指着魏昊咬牙切齿地说道:“你难道想‘春闱’失利?!小心连举人功名都被剥夺——”

        

“谁以不义剥夺我的功名,我就杀谁。我现在有这个实力,不信,大可以试试。”

        

魏昊面带微笑,并没有把这些富贵蛲虫放在眼里,他的敌人,不是这种货色。

        

熊狸的所有毫毛都被焚烧殆尽,魏昊看着漫天飞舞的焰火,还有伴随焰火而载歌载舞的精灵,澹然道:“五潮关前妖魔舞,刀在手,谁主沉浮?”

        

“李相公是吧?”

        

魏昊确认了一下问道。

        

“……”

        

锦袍公子直接傻了眼,然而魏昊却点了点头,“我定要去会一会的,朝中的相公,该死的也可以死。”

        

“……”

        

满脸骇然的锦袍公子踉跄后撤,“疯了,疯了,你彻底疯了,你这是要举世为敌——”

        

“夯货。”

        

魏昊双手摊开,“你看看四周,举世为敌?”

        

吾虽孤身一人,但却人多势众……

        

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到听到“金宝楼”动静的府城百姓,已经云集安邑坊,本该宵禁的夜晚,竟是分外热闹,然而并无暴乱,反而颇有秩序。

        

当初“小报恩寺”的大火,都没有今晚上炽烈。

        

其中的区别,大概是“小报恩寺”的那场火,是真的在烧毁楼阁,而今晚上的熊熊烈焰,连一张纸都烧不掉,却有炼金锻铁之威。

        

“金宝楼”的罪证极多,除开比较普通的高利贷之外,逼良为娼也不过是平平无奇。

        

小书亭

        

林欢这个胖员外,身上还有个秀才功名,但却在妖魔之地很有门路,时常贩卖人口前往蛮荒之地。

        

他双手不沾血,却是十恶不赦的畜生。

        

熊狸附体的时候,又化名“狸员外”,妖魔精灵那里,还能吃上一道。

        

如此巧妙设计,竟是避开了诸多鉴察。

        

然而魏昊根本不信这点把戏能躲得过“除妖监”“巡天监”的耳目,但是,林欢姓林,之前被魏昊一刀爆杀的林道长……也姓林。

        

林道长叫林喜,林欢一母同胞的弟弟。

        

亲弟弟被魏昊杀死的那一刻,竟然毫无变化,没有露出破绽,心肠之硬,让魏昊也是感慨。

        

可惜,该死就得死。

        

总捕头张德带着人狂捞,这一笔,魏昊没有理会,由得他们揣一些私货在怀里,只要不过分,闹得难看,这点便宜,就当看不见。

        

横竖魏昊不是北阳府的知府。

        

不过,明天在通判衙门要告的对象,却是有了。

        

“金宝楼”楼主林欢,这位不久之前在北阳府号称“大善人”的林员外,会是一个很不错的被告。

        

贩卖人口为妖魔口食,这条罪,北阳府没有人可以抗,也抗不动。

        

就算想要洗一洗,也没那个实力和勇气。

        

魏大象盯着的大桉,可以不是铁桉,但必须有人死。

        

程序正义不是广大被盘剥之辈所渴望的,结果正义……才是朴素的正义。

        

身为举人的魏昊,如果再去对付曾经需要深思熟虑才能对付的那些秀才,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随便叫几个人,把秀才捉了,溺死在河里,然后再等秀才家人去县衙告状便是。

        

程序正义该有的流程,魏昊都可以走一遍,但他是举人老爷,可以大摇大摆跟王守愚王县令在堂上拉拉关系,问候一下天气和伙食,然后约好了退堂之后一起小酌一杯……

        

最后的结果,无非是举人老爷家里人跟某某秀才争执,然后秀才不慎落水,举人老爷家人救援不及,误让秀才公溺毕。

        

判一个小小警告,掏二三十两银子……这就是结果。

        

程序有了,正义也有了,要还是不满意,大概就是藐视王法吧……刁民。

        

人和人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魏大象曾经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一拳打爆龙神的爪子。

        

那么,面对这样恐怖的暴力,还需要走程序吗?

        

即便魏昊并不以救世主自居,正如遥远时空的人祖们,亦是如此行事,但现实却并非如此,弱者懦者们,会毫不犹豫地为这些战天斗地的强者欢呼。

        

只因这些强者,会用最残酷甚至残忍残暴的方式,将他们无比仇恨的对象,彻底地、完完全全地……消灭干净。

        

就彷佛此时此刻,每个人都知道魏昊对熊狸的残忍酷刑,简直就是丧失人性,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诸多精灵、百姓都会为之而颤抖,甚至会萌生同情,甚至会渴望魏大象给它一个痛快算了。

        

但是!

        

没有哪个遭受盘剥的精灵,会选择饶恕熊狸。

        

也没有哪个遭受各种压迫的妖怪们,会认为魏赤侠做得不对。

        

人的名树的影,魏赤侠的刀,无不可斩之物!

        

冬冬冬冬、冬冬冬冬……

        

不知道什么时候,五小鬼又“敲锣打鼓”起来,它们以牛大骨为鼓槌,以头上戴着的牛头骨为鼓面,一边跳一边敲,随着烈焰更加旺盛,这鼓声传播得更加遥远。

        

围绕篝火的鬼影,每绕一圈,便有大量的鬼魅加入。

        

这些鬼魅非常弱小,但加入了其中,倒影在烈焰上的身影,也陡然庞大起来。

        

越来越多的鬼魅精灵加入其中,天上地下水里的七千二百“保家仙”,都是欢快地跟从,熊狸烧作了灰尽,过去噩梦一般被盘剥的生活,也终于到了尽头。

        

明明是黑夜,明明离天亮还早,然而每个精怪,都感觉像是看到了天明。

        

烈焰之中,“赤侠举人”魏昊的背影,此时此刻看过去,竟是完全不让精灵们害怕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