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的时候把我绑起来&征服极品少妇人妻赵洁

混沌拿着手中的反话成真药水,眼神中露出一抹迟疑。

        

他不敢赌!霍胎仙

        

反话成真药水就这么多,要是万一自己喝下去不起作用,可是要在继续等数万年。

        

到那时他身躯内灵魂不知道又换了几茬。

        

他等不起!

        

眼神中露出一抹纠结,混沌伸出手将反话成真药水药水递到了霍胎仙身前:“给你!你喝!”

        

“给我?我喝?”霍胎仙看着魔神递过来的药水,衍生有些蒙圈。

        

啥意思?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这药水给你,你喝!”混沌眼神中露出一抹得意:“这些秃驴,我一个都信不过。”

        

霍胎仙闻言接过药水,扒开塞子然后二话不说,直接咕噜噜的灌入肚子里。

        

吧嗒吧嗒嘴,鸡肉味!

        

“你别……你怎么就直接喝了?”那边乔大垛愣住了。

        

“怎么了?”霍胎仙不解。

        

“从现在开始,你不能胡乱说话了。”乔大垛连忙道:“你要是胡乱说话,必然会酿成不可预测的灾难。再者说那反话成真药水喝不了那么多啊?”

        

霍胎仙闻言眨了眨眼睛:“也就是说,我现在喝下反话成真药水,所有说过的话……。”

        

说到这里霍胎仙忽然闭嘴。

        

他要是说所有说过的话都能实现,那反话成真药水药水发作,那所有话语都不能实现。

        

乔大垛为霍胎仙的智慧点了个赞,此时乔大垛的声音在霍胎仙心底响起:“你直接说:佛祖没有回复修为。到那时我就可以暂时恢复修为,为你等创造逃生的机会。”

        

“反话成真药水药水虽然可以有不可思议之力的作用,但在大天地法则的作用下,会不断拨乱反正,所有的反话成真在药力消失后都会被打成原型。留给咱们的只有一次机会。”乔大垛的他心通在霍胎仙心中响起。

        

“小子,你现在开口说,蟠桃不在我面前,我不知道蟠桃在哪里,我的手中没有蟠桃。”混沌一双眼睛看向霍胎仙:“只要你说了,我就给你留一条生路。”

        

霍胎仙一双眼睛看了看乔大垛,又看了看面带期待之色的混沌,心中陷入了纠结。

        

混沌的本事毋庸置疑,他要是不按混沌说的办,万一混沌恼羞成怒将自己一巴掌拍死怎么办?

        

要是按照乔大垛说的办,乔大垛暂时恢复修为,要是真压不住混沌,到那时自己怎么办?

        

自己逃到天涯海角,怕也逃不过混沌的追杀。

        

不过现在还有一个难题,那就是万一混沌得到了蟠桃,会不会杀了自己?

        

亦或者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蟠桃,自己还没有将蟠桃塑造出来,自己喝下反话成真药水,当真能召唤出一个世上根本就不曾有过的东西吗?

        

世上根本就没有蟠桃,去哪里将蟠桃给召唤出来?

        

事到如今,他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看乔大垛给不给力,能不能镇压了混沌。

        

自己手中还有不周山,还有承载众生力量的六道轮回,倒是可以试一试。

        

霍胎仙眼神里露出一抹坚毅,随即体内纯阳真君图卷自身躯内走出,暗地里做好了防备,才直接开口:“佛祖的转世之身还没有回复修为。”

        

“什么?”混沌听闻霍胎仙的话,整个人不由得一愣,眼神里露出一抹杀机:

        

“住口!你在说什么!快将这句话给我收回去。否则老祖我一口吞了你。”

        

一边说着,混沌一掌拍出,向着不远处的乔大垛砸去。

        

顾不得理会霍胎仙,他要在反话成真药水没有发作之前,将乔大垛除掉。

        

“迟了!”看着混沌砸下来的手掌,乔大垛幽幽一叹:“太迟了。”

        

说着话的功夫,就见乔大垛周身佛光迸射,背后无穷时空扭曲,一道道佛光自虚无中来,钻入了其身躯内:

        

“孽畜,数万年前我能镇压你,数万年后我也依旧可以做到。”

        

只见乔大垛一掌伸出,周身佛光缭绕绕,在其手掌内婆娑盛开,一方虚幻朦胧的世界在缓缓凝聚:

        

“极乐净土!”

        

“休想!数万年前你将我诓骗至极乐净土,当真以为数万年后我还会上当吗?”只听混沌一声冷笑:“绝对领域!”

        

“我有绝对领域万法不侵,你的极乐净土侵袭不得我。待到反话成真药水的力量耗尽,我要将你大雷音寺的所有人都吃得干干净净。我要将你这一世的肉身抽筋扒皮,将你的心肝脾脏一点点的吃进肚子。”混沌面露凶光。

        

“六字真言:俺把你叭咪哄!”佛祖不为所动,依旧是继续施展画卷,六字真言在此时飞出,加持于掌中佛国内。

        

“尔等速速遁逃,我只能镇压住这孽畜一刻钟的时间,一刻钟后尔等能否逃出生天,全凭尔等造化。”乔大垛面色平静。

        

“我等愿与世尊共存亡。”众位小雷音寺的僧人此时面色激愤,一个个杀机流露。

        

“没用的!没用的!”乔大垛摇了摇头:“你们留下不过是徒增伤亡,教我的牺牲毫无用处。保留火种,使我佛门正统不灭绝。”

        

“我等谨遵佛祖法旨。”雷音寺内的众位僧人听闻此言,俱都是面色悲切,然后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就连寺庙内的佛经、细软都来不及收拾。

        

大和尚领着小和尚,青年和尚背着老和尚,众人驾驭图卷,转眼作鸟兽散,消失的干干净净。

        

“你为何不走?”乔大垛看向霍胎仙。

        

霍胎仙摇了摇头:“我想试试,能不能镇压了这孽障。大荒很大,却又很小。这厮盯上了我,短短一刻钟我又能跑到哪里?”

        

“神州大地是我的家,神州大地也同样是我的根,我又能跑去哪里?”霍胎仙叹了一口气。

        

听闻此言,乔大垛叹了一口气:“藏起来至少多了一丝丝机会。”

        

“你小子到是聪明,大荒虽大,你又能跑到哪里?”混沌此时面带冷笑,眼神里露出一抹冷酷的杀机:“你胆敢背叛老祖,老祖我绝不会饶过你。”

        

“不饶过我?我还不会饶过你呢。”霍胎仙一边说着,自体内召唤出了番天印,拿在手中掂量。

        

“不周山!!!”乔大垛看着霍胎仙手中的印玺,眼神里露出一抹悚然。

        

“不可能!不周山怎么会在你手中?而且你拿的如此轻松?”混沌看着霍胎仙手中的半截不周山,顿时有些慌了神。

        

“不知我这半截不周山,能不能镇压得住你。”霍胎仙一双眼睛看着混沌。

        

“你……你……你……”混沌看着霍胎仙手中的半截不周山,此时整个人有些发毛:“你速速离去,老祖我绝不会为难你。”

        

“这位小兄弟,你竟然有如此至宝在手,咱们可是有了取胜的把握。”乔大垛笑着道:“你莫要听混沌的言语,他说放过你,不过是欺诈你的话,此时有我镇压他,你利用不周山压在他身上,他挣展不得,自然是一压一个准。要是等我反话成真药水失效,你在想镇压他,只怕你不周山印玺飞出,压不住他的真形。”

        

“就算你的不周山能镇压他,可也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对方老老实实任凭你将不周山压在他身上。这混沌执掌时空之力,颠倒错位,若无我压制他,你是万万镇压不得他的。就算你有不周山在手,那也要能砸在对方的身上才是。”乔大垛此时面色镇封。

        

“佛祖放心,在下又不是傻子,当然不会听这孽障的胡乱言语。”霍胎仙眼神里露出一抹杀机:

        

“孽障,我与你无冤无仇,是你无缘无故招惹我。今日我将你镇压在不周山下,全都是你咎由自取,可怪不得我了。”

        

“大胆!尓敢!真以为仅仅凭借一个不周山就能压的住我?”混沌闻言气的破口大骂,出言威胁道:

        

“老祖我诞生于混沌,乃是混沌中的魔神,一身本事惊天动地,又岂是你能镇压的?你若识趣,就该乖乖的走开,否则……稍后等老祖我腾出手来,就是你的死期。”

        

霍胎仙闻言嗤笑一声,手中不周山随手抛出,只见那不周山迎风便长,刹那间化作十丈大小,猛然砸在了混沌的身上。

        

“不要!不要啊!”

        

混沌忽然绝望的一声惨叫,然后只听得‘轰隆’声响,绝对领域竟然被不周山直接砸破,就像是玻璃一般片片碎裂开。

        

然后那不周山毫无阻碍的砸在了混沌的身上,将混沌砸的一个趔趄,整个肉身被碾压成了肉饼,被不周山死死的压制住。

        

“嘭!”

        

方圆万里大地震动,卷起道道烟尘,无数陆地上的小动物被震得离地而起飞到半空,然后惊呼声中摔落下来。

        

“阿弥陀佛。”此时乔大垛收了神通,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有不周山镇压,这孽障总算是伏法了。”

        

“这混沌已经被砸成肉饼,可是死了?我的不周山可否收回?”霍胎仙看着地上的混沌,眼神里露出一抹轻松。

        

“混沌肉身不死不灭,不周山砸不死他。”乔大垛一边说着,看向了不周山,然后待看到那六道轮回图时,不由得愣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