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上朝时跟公主坐h/粗大带刺h

        

得益于岛国群岛占据有利地形,位于亚欧板块和太平洋板块的交界处,不完全统计每年会多达五千次地震。

        

久病成良医,岛国有一套完整的地震应对方案。

        

即便如此,五级以上的地震,一年也还有1.5次左右。

        

因此再有经验,面对交通突然瘫痪也进不来,况且石狩地震最远波及到北广岛,更别提只有三十多公里距离的札幌。

        

即使节目组本周仍旧呆在札幌,也可能会遭遇困境。

        

没错!旅亭藏群主体建筑的耐震度还行,但地基不行,地面犹如一张黑纸被撕裂,黑色的房体倒塌一半,坚挺一半。

        

监控室的工作人员,以及后勤人员多数被困,嘉宾们有的瞬间失去知觉,有的瑟瑟发抖在一个小角落。

        

“惨了,我要GG。”周过武看见房顶的黑影重重砸下,估计是大梁,心中后悔,早知道参加这节目干什么,现在连命都搭上。

        

但下一刻疼痛使他清醒,大梁没砸在他身上,但吊灯碎掉的玻璃滑破手臂。

        

周过武挣扎地站起来,手臂的鲜红预示着疼痛,尾椎骨也疼,因为刚才摔了屁股墩。 

        

本来正正方方的房间,坍塌成了直角三角形,只有他这个角落因为衣柜苦苦支撑。

        

裸露的线路好像是被割开皮肤的血管,断裂的木质房梁是骨骼,整个肌肉纤维都崩坏。

        

“咯吱咯吱——”房顶的重量时时刻刻都在向下压,摩擦声如催命唢呐凿向周过武的耳朵。

        

酒店一共两楼,一层是餐厅和前台以及健身房,嘉宾和节目组都住在二层,周过武的冷汗把额前的碎发都打湿,不知是因为疼,还是因为害怕。

        

地板千疮百孔,周过武往下透过裂缝能看到楼下的前台。

        

周过武在咯吱声的刺激下,迈开腿往前走两步,好似踩在糖衣上,“嘭嘭嘭——”破个裂痕,承受不起了。

        

“我感觉应该等待救援,它等不起啊。”周过武害怕极了,如果木柜撑不住砸下来,指定得两尸两命……他这边还有只蜥蜴,走哪都不离身的宠物,入住就把透明塑料箱放在了衣柜。

        

“救援队,救援队什么时候到?”周过武喊救命,喊了半天无人应答。

        

提着装蜥蜴的塑料箱,周过武害怕极了,心里暗骂,都怪章莉,简直是丧门星,给我推荐这个节目。

        

章莉是他的经纪人,此刻也被困。

        

傻逼爱奇艺,这么大个岛国,偏偏挑这样一个倒霉地方,傻逼东西难怪年年亏损。

        

都尼玛是智障。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在心头挨个骂了个遍,忽然周过武听到了熟悉的男声。

        

“过武在吗?”

        

怎么?周过武感到自己受伤不严重,都产生幻听了吗?可是幻听为什么会出现心里讨厌和嫉妒的人。

        

“难不成……我不讨厌楚枳?”在周过武思绪出神时,再次准确听到楚枳的声音。

        

声音是从下方传来,周过武定睛一看,楚枳在下面。

        

“我在。”

        

“楚老师我在。”

        

“是不是救援队到了?我还活着。”

        

连忙应声,周过武生怕楼下的人听不见。

        

“现在救援队还没到这边,我在尝试着营救。”楚枳说道:“我找到一台伸缩人字梯,一会儿我架好,然后过武你小心爬下来。”

        

人字梯也就是立起来像个“A”,不用靠着借力,震后靠什么地方都有可能造成第二次垮塌,所以这种梯子是岛国酒店防灾必备的工具之一。

        

闻言,周过武很高兴,但又害怕,万一踩空或者发生其他意外呢。

        

“不用担心,只要过武你下来动作放小点就没问题,我已经救援了好几位。”

        

下面又传来楚枳的声音。

        

“我……试试。”周过武犹豫地说道,然后看着怀里的塑料箱子,放在了原地。

        

然后颤颤巍巍地,成功到了一楼,当周过武双脚踩在地面,如同假期在被窝里一样踏实。

        

“小林麻烦帮忙把过武带去安全区。”楚枳对小林说。

        

“好好好。”摄影师小林点头,他把机位固定完后,也偶尔帮一把,但整体有点畏畏缩缩。

        

因为自己出了力,所以摄影师小林必须要把一切记录下来,这合理吗?泰河与恒河都有理。

        

“周老师走吧。”小林道。

        

宠物小蜥蜴还在上面,周过武心中想着,说不定在上面更安全,他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不去想。

        

现在都心有余悸,周过武一步三回头,每次扭头都见到忙碌地搬着人字梯的楚枳,拿着不知道谁画的节目组入住图,仍在去下个地点救人,

        

“楚老师他……”周过武张口有很多问题,但又不知道该问什么。

        

小林道:“楚老师担心被困嘉宾,以及剧组人员的安全,所以才这样做。”

        

“可……”

        

“是很危险,因为随时都有可能余震,即使运气好没有余震,现在这个旅亭的房屋,也摇摇晃晃,谁也说不准会不会再度倒塌,但就因为知道,楚老师才要冒险去救。”小林好像知道周过武会说什么,因为他心里也有过疑惑。

        

“……”周过武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来前就认为楚枳对人好,还有温柔都是装的,他也会装,不就是演戏。

        

装不出来,不顾自己安危,所有事都考虑他人,这种傻子行为装不出来。

        

周过武是海王,但他在大学时期遇到个傻姑娘,明明自己生活费都不多,但仍旧节约着给他买礼物。

        

即便现在,他也觉得这种行为很可笑,“真的会以为,买个礼物,就能感情更好?”

        

不过偶尔这些回忆会跳出来,扰乱海王思绪。

        

安全区是刚才那片空地,包括他已有二十多人,其中十几个工作人员,在地震来临时,在酒店内部的户外小径,所以伤害较小。

        

楚枳救出来七人,张宁手臂骨折,而蔡佳额头被擦伤,老钱受伤最严重,手臂被贯穿,是根长条状大拇指粗细的木刺。

        

如果不是楚枳及时将人救出,然后由节目后勤杜医生紧急包扎,说不准就会造成第二次伤害。

        

都戴上痛苦面具,天灾的杀伤力虽不如战争,但也同样不可小觑。

        

岛国除了市中心的高楼大厦,其他房屋大多数是木制,有部分原因是地震频繁,木质房屋倒塌对人体伤害更小。

        

又过两小时,楚枳救出共计十几人,他的举动鼓舞了不少没受伤的工作人员,救助人员变多。

        

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要求其他人去危险的地方救援别人,所以楚枳自主的行为才显得难能可贵,所以华夏军人才那么让人尊敬。

        

一切都被随身摄影师小林记录……

        

众人眼里舍己为人,不畏危险的他,内心乐开怀,因为他看着自己飙升的余额——

        

[世界之王

        

救助一条生命*1,1枚个性币★

        

救援一条生命*3,2枚个性币★

        

……

        

救援一条生命*20,5枚个性币★

        

救援一条生命*50,6枚个性币]

        

世界之王的成就项,系统定义的个性成就是普通明星不做的事,匿名捐钱以及救助他人,真是很真实了。

        

1+2+3+4+5=15枚,原来余额3枚,楚枳再次进入炒鸡富裕阶段,上次任务完成大爆发,也只有16枚,当下已破纪录,有十八枚!

        

按照个性币一千万单价来计算,瞬间入账1.5亿。

        

金钱使楚枳忘记痛楚,没有休息,楚枳继续扛着人字梯,哪怕胳膊有摩擦伤痕,累得气喘吁吁说话都上气不接下气,也充满着干劲继续救人,忘乎所以。

        

废话,救一个人给千万软妹币,还有办法保证你生命安全,你什么反应?

        

天色黑了——

        

“楚老师你要不要歇会儿,人也搜救得差不多了,最后的巡查工作我们来就可以了。”节目组的猫咪卫衣工作人员都不忍心

        

楚枳摇头,不想说话,说话都费劲,但没有人能耽误他干正经事,没有人!

        

目前累积救了26人,能不能再努力往五十人冲,整个节目组加上嘉宾的经纪人,上上下下有七八十人。

        

想法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待楚枳继续努力时,警笛声大作,岛国官方的救援队抵达,一队人携带组装式吊车,领着三条搜救犬。

        

另一队人领着比吉他袋更大的箱子,里面有微型摄像头以及岩石切割机等器械,身着整齐划一的红橙制服。

        

“我们已安排好临时帐篷,请跟在手举蓝色旗帜救援人员的身后,有序离开。”扩音器里播放中日英三种语言。

        

距离地震过去已有四个小时,石狩郡地震波及了附近十一市,从北海道调集的救援人员,人手根本不够。

        

由此可见楚枳抓紧时间救人的做法很正确,还和其他工作人员共同努力,对倒塌的地方进行加固,如果不是他提前救援,很多被埋着的职员,以及伤者都得不到妥善的救治。

        

旅亭藏群区域被安置到空地的17号临时帐篷处,也因为酒店被节目组包下,除了酒店方留下的一位监督员,其余都是华夏人。

        

空地挺大,但这么几十人的安置,还是超负荷,显得人挤人。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