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大又放荡的h文古代&我和同事互相自慰好爽

        

当洛兰希尔踩在岸边的石台阶上,重新站在稳固的地面时,一阵,木琴和簧管的乐声,从树荫遮掩的庭院宫殿传来,那似乎是精灵中有名的《春之歌》。

        

黑木所制的簧管在吹奏中发出呜呜般的悠然声响,有如童年夏天,寻找的那个昆虫洞穴,带来阵阵怀念,木琴则传来空灵沁心的回响,让人如游梦里。

        

薇丝忒娜对夏莉和洛兰希尔比着收声的手势,然后带着两人穿过庭院内的碎石小道,一步步走向宴会举办的地点。

        

在她们到来之前,这里已经有了好些精灵了。

        

他们有的坐在小圆桌旁静静聆听,有的怀抱着乐器在庭院内的草地上醉心演奏,身体随着琴弦拉动而摇摆,随着簧管的吹奏而起伏身子,还有的则拿着酒杯倚靠在走廊边的护栏上,目光朦胧的看着场中演奏的几人,也不知道是看到那动情的身影,还是回想到遥远的过去。

        

随着一阵拉长的尾调,乐声终于为之结束。

        

一阵轻快的掌声,这时众人也逐渐从乐曲的演奏中重新脱离醒来,庭院内再次变得热闹起来。

        

“晚上好,薇丝忒娜。还有如此美丽的葭兰小姐。”

        

作为最近的熟人,亚萨拉和同伴小步走来,对三人打着招呼。尽管不是第一次见,但他还是对今晚的洛兰希尔有点惊讶,仿佛是第一次认识一般。

        

“总感觉是出自某位大师之手呢。”随后他将目光转向少女身上那件翠风的衣裙,赞美起薇丝忒娜的好主意。

        

“那当然,葭兰可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女孩子了。”薇丝忒娜眨眨眼,将准备逃走的洛兰希尔扶在身前,不让这个家伙躲开。

        

随着两人打招呼,场内不少人的目光也随之转过来,看向今晚出现的这位人类,亦或者说‘魔女’?

        

相比那些成名已久的魔女前辈,还年纪不长的洛兰希尔总感觉给人很幼的错觉,虽然她实际年纪并不小就是了。或者说,这更接近于一种精神状态上的感受吧。

        

大家看着这位略不好意思的年轻魔女,露出会心而善意的笑,有几位精灵大姐姐甚至想过来调戏下这位可爱的魔女,只不过这样的行为还是被薇丝忒娜拦下来了。

        

一阵欢闹的介绍后,好些精灵将薇丝忒娜和洛兰希尔围在中间,而这时夏莉则偷偷从人群中钻走,跑去和几位老朋友和同学会面了。

        

就在洛兰希尔略为费力的挨个记忆每个介绍给自己认识的人时,一阵喧哗声音从外面传来,随后一位金发的男子在数位精灵的环绕下走来。

        

他有着刀削般的下巴,眼角略长,金色短发及肩,不时露出一侧大而扁圆的红色宝石耳坠。

        

金色的镶边的红宝石耳坠在灯火中不时反射出引人注意的光彩,相比其他精灵,这位男子的穿着比较‘复古’,其衣服是那种质地很软而松散的白色布料,虽然看着很舒适,但也会给人感觉,正经不起来的模样。

        

“埃珀里翁。”薇丝忒娜在洛兰希尔耳边轻声念叨出这个名字。

        

虽然这位也是精灵一族的贤者,而且也站在薇丝忒娜这边,但薇丝忒娜似乎和他有些相处不来,是那种比较棘手的朋友。

        

“夜色很宜人呢,薇丝忒娜,这一路上我看到了很好的风景。”

        

走近后,这位金发男子轻轻挥手,让自己从身侧的众人中解脱出来,然后向洛兰希尔这边走近,然后抬起手来打招呼。

        

“确实很漂亮。”薇丝忒娜想起路上看到的萤火,有点不太情愿的点头承认。

        

“这位就是葭兰小姐吗,很荣幸见到您。”说着他,在洛兰希尔身前,半弯下身,以一种略显古典的礼节行礼,一手轻按肩头,一手后扬,有如大理石雕像般标准,让人挑不出毛病。

        

就在洛兰希尔有点不知该用何种礼节回应时,这位男子自己又自然的站起,继续述说起来。

        

“我叫埃珀里翁,一直很敬仰您的存在。”尽管是有些夸张的话语,但那自然的神情,给人感觉仿佛就是如此,他表达的就是自己的真情实感,没有阴霾和遮掩。

        

“谢谢~”这时,洛兰希尔终于微微提裙还礼。

        

这时,埃珀里翁才继续和薇丝忒娜这位‘友人’叙旧,两人简单交流了下近些年的去年和感触。虽说是叙旧,但洛兰希尔看的出来,薇丝忒娜回答的话都比较走形式,似乎不想和对方过多交流自己的情绪和想法。

        

“要不,我们先去那边小坐一会,还有位关键的客人,估计要晚一会才回来。”说着埃珀里翁指向庭院侧角的一处亭子,那里周围盛开着幽静的白月兰,在夜里散发着淡淡荧光。

        

薇丝忒娜侧头看了看亭子,倒也没有拒绝,和洛兰希尔一同缓步走了过去。

        

三人坐下后,这位金发男子才详细和洛兰希尔介绍起自己来。

        

“我是一名画家,有点小小的名气吧,其实也是大家的错爱,最后才侥幸的当上贤者的职位。”

        

“小时候和少年时期的生活很是狼狈,没什么值得一说的,后来,也就是遇上了老师,才得到宝贵的指点,慢慢踏上画家的道路,有了点人气,然后慢慢过的舒适起来。”

        

“说起来,那位老师也曾教导过薇丝忒娜,也是因此,薇丝忒娜可以说是我半個师姐。”

        

“尽管没什么远大的见识,但若是老师夸赞的薇丝忒娜支持开放和改革,那我也会站在同一边,为其摇旗呐喊。”他说着,端起小小的白色酒杯,慢慢饮下。

        

“其实,我年纪比埃珀里翁要小,只是被老师偏爱而已,没那么厉害。”薇丝忒娜微微摇头,否认埃珀里翁的夸赞。

        

两人说的老师,其实在二十多年前就去世了,那还是天地变化之前,原因也并不复杂,年老体衰而已。

        

这位老人曾是贤者会的一员,也是名德高望重的精灵,一生培育出了众多人才,而薇丝忒娜、埃珀里翁,都是其中之一。

        

虽然薇丝忒娜对埃珀里翁的态度有些回避,但他自己并不在意,仍然说着早年和现在的一些事,可以看的出来,他经历过很多事情,但身上也流露一种淡然和悠远的气质,让普通人为之着迷。

        

随着简单的交流,洛兰希尔对这位男子也慢慢熟悉起来,而这时,庭院内也终于再次传来一阵喧嚣,又一位关键的客人抵达了。

        

他穿着华丽的黑底金边礼服,头上还有宽大的帽檐,其中插着三色的羽毛饰物,别着浅黄和淡蓝的菊花,腰间则有一把狭长而精致的精灵弯刀,繁复的镂空花纹,很有过往精灵的古典风格,和现在的流行差别明显。

        

“来了,三色羽派系的领头人,华德林·艾尔杰。”

        

众人的小声议论和欢迎声中,洛兰希尔知晓了对方的名字,在简单和众人打过招呼后,这位男子摘下帽子,递给身后的持剑精灵,然后才一步步向亭子这边走来。

        

“好久不见了,薇丝忒娜。另外,还有尊贵的金雀巫女殿下,葭兰小姐。”说完,这位男子弯身行礼,其迎面而来的招呼中,甚至让少女感知到些许来自大海的水分子。

        

夹杂着炎夏的风和热浪。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