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饥渴的黄蓉与老汉(吃饭还在顶着)最新章节列表

      

廪君崖这名称的由来跟山庆地区的民俗传说有关。

        

传说在古代,山庆市周边存在着一个巫溪国或者说巫溪氏族,其族长被尊称为廪君。

        

他被认为是山庆市乃至周边地区民众共同的祖先,而廪君崖则坐落着全市最大的廪君庙。

        

廪君崖位于山庆市东部。

        

因为有地铁直达山脚,再加上风景确实不错,所以这些年也成了一处旅游景区。

        

近期景区内传出的各种奇闻更是狠炒了一把热度。

        

即便是在这夏日午后,前来观瞻的游客依旧络绎不绝。

        

阎荆手里拎着瓶冰镇饮料,独自一人走在通往廪君庙的山道上。

        

这边的道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宽阔些,以大块青石板铺成,颇为平缓,两侧还有稍矮的石栏,也是青石雕成。

        

即便历经风雨,上边古朴花纹竟也有不少留存,可见当初建造此处的人应该是花了大功夫的。

        

道路两旁是葱郁密林,大片绿荫投落,将热辣的阳光遮挡在外。

        

记得没错的话,廪君崖毗邻落凤江,水气充足,难怪这边温度较低。

        

阎荆随着游客往上走,视线则是停留在手机屏幕上,拇指不断的滑动一则又一则国际新闻。

        

火炬显然不只是出现在他所在的国家,毕竟各种超自然事件外国可是一点儿都不比这边少,其中不乏引起轰动的大事件,而国外应对这些事件的方式和后续的动作无疑也会透露出一些讯息。

        

“家人们,这里就是山庆市的廪君崖,我们正在去往廪君庙的路上,这段时间往上到处都在传这边发生的怪事,咱们这就去一探究竟!”

        

身旁忽地传来中气十足的喊声,阎荆扭头望过去,刚好看见一个身形富态的中年男人手里拿着自拍杆大跨步的往前走,而在他左前方不远,还有穿着打扮十分清凉的女孩跳舞,引得不少人驻足围观。

        

当初建造廪君庙的人怕是怎么都想不到未来这儿会变成网红打卡地。

        

阎荆加快脚步,很快就看见矗立于山道尽头的廪君庙。

        

原本还打算进去看看,结果门口处拥挤的人群让阎荆彻底断了这个念想,干脆改道沿着旁边的山路游逛。

        

相较于先前走过的路,这边的山道明显要冷清许多,来往的游客也有,不过没了庙前那些人的焦躁,而是真正过来游玩的人,走走停停,不时的拍几张风景照。

        

阎荆戴上蓝牙耳机,听着纯音乐,慢悠悠的在山间踱步,也不在乎方向,随性而行。

        

山间的凉风,绿荫还有枝杈间传来的鸟鸣,令阎荆不由自主的沉浸其中,全然没注意到脚下的山道不知何时已经从青石砖块变成碎石嵌在泥土中形成的小径。

        

忽然间,一缕格外清爽的凉风拂面而过。

        

阎荆只觉得浑身一激灵,旋即就像是回魂了一般,思维重新运转。

        

面带茫然的环顾周围茂密的丛林,阎荆的视线最终停留在来时的小径上,此时他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然偏离供游客们参观游览的山道。

        

没有急着回去。

        

阎荆注意到前方应该是有景点的,透过林木间的缝隙,他隐约看见一个人影正仰头观望着什么。

        

迈开步子沿着脚下的小径往前走,绕过一块巨石,阎荆颇有些意外的发现刚才看到人影的地方居然是一处山间的平台,而自己绕过的那块巨石则是这平台真正的主体。

        

尽管背面与寻常山石无异,但它正面却是一幅正儿八经的石刻,而且一眼就能看出年代极为久远,以致于上边的画面已经有些模糊。

        

先前驻足于此的人已不见踪影,阎荆也不在意,他的注意力全然石刻吸引过去。

        

石刻分为上下两部分,内容并不复杂,甚至可以说是一目了然。

        

上半部分刻的是一群人围在一堵墙前,各自往墙上扎长矛,大部分人投出去的长矛都坠落在地,唯独站在最中央的那人成功,手里还拿着把剑像是要将其挂上去。

        

下半部分则是一群人站在岸边,看着一人乘坐船只浮于河面上,而周边已有不少沉船。

        

很显然,上下两部分描述的事迹都来自同一个人,也就是廪君。

        

阎荆在来时的路上看过关于他的传说,正好跟这边的石刻对上。

        

“这种石刻居然没有用的围栏什么的保护起来,真不怕别人在上边刻到此一游啊……”

        

阎荆打量着石刻前的空地,低声自语道。

        

驻足看了会儿,阎荆准备按照原路返回,没成想刚转过身就听到身后传来的一阵石块崩裂的声响,忙不迭的回头,正看见平台与石刻相对的一端延伸出去的小径。

        

刚才过来的时候有这条路吗?

        

阎荆有些诧异的望了眼这条被灌木包围的小路,想了想还是靠了上去。

        

来都来了,总得去看看。

        

沿着小径走出去大约几十米,阎荆很快便发现自己似乎已经来到了廪君崖靠近落凤江的那一侧,林木突然稀疏起来不说,目光透过枝杈间的缝隙已然能够看见前方是一片外凸的山崖。

        

刚才的异响似乎就是从这个方向上传来的。

        

紧走几步,阎荆踏上山崖。

        

除开满地的碎石以外,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东西,正诧异着呢,忽地看见山崖底下的密林间有一群艳丽的虫豸腾飞而起,直奔底下的江河。

        

阎荆对昆虫实在没什么研究,认不出它们的来历,只得目送虫群横掠江面,不一会儿便消失在远方的密林当中。

        

呼~唉~

        

崖旁的枝叶在骤起的山风中摇曳,不知怎得,声音有些像是叹息。

        

阎荆自山崖边俯瞰下去。

        

此时江面上有游船来往,规模各异,唯一相同之处就是甲板和船舷处都能看见游客举着摄像机。

        

山庆市虽是内陆地区,处于群山环绕之间,却也有着极为发达的水网,江河在人迹罕至的崇山峻岭间蜿蜒盘旋,偏又联通市内的河道,因此像是这种载客的观光艇再常见不过。

        

一念即此,阎荆不由得挑起眉梢。

        

他好像知道自己该找份什么工作了。

        

正准备沿着原路返回,阎荆刚步入丛林,脚步倏然停滞,回转身,望向他先前站过的丛林,面露困惑。

        

他隐约察觉到来自身后的注视。

        

环顾四周却始终没找到来由……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