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她只想上床&被病娇做到哭H

        

只是,任凭那位女装大佬如何搞风搞雨,林自华都是不知道的。

        

他沉浸于修炼中,几乎无法自拔。

        

对于一个吃惯了粗粮的人而言,突然吃到细粮,那味道自然是极好的。

        

林自华便是如此。

        

在蓝星时,修炼环境可不算多好,就算是灵气复苏之后,也远不如这里。

        

在这里修炼,身心舒畅,进度也会更快一些。

        

不过,他每天都会‘醒来’一次,观察一下那个‘醉汉’,只是一连多日,对方都仍然还在‘宿醉’状态,根本没有要醒的意思。

        

“这也未免太···”

        

“啧。”

        

“也就是这里也属于修仙宗门,他也不是普通人,不然的话,怕是尸体都烂了!”

        

“不过,他到底喝的什么酒啊,一个修仙的,能醉成这样?!”

        

打量了他片刻,林自华有些无语。

        

而后,突然一拍脑门儿。

        

“不对啊!”

        

“我特么现在有悟道树啊!”

        

“我有悟道树,我不在悟道树下修炼,我这不是脑子有病吗?!”

        

看向一旁的悟道树,林自华嘴角抽搐,突然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的样子。

        

竟然把悟道树放到一旁吃灰?!

        

这特么跟守着一个欲拒还迎的超级大美女,却不知道跟她交流,反而自己冲有什么区别?

        

简直堪称愚蠢!

        

是以,这厮把修炼的位置,改到了悟道树下。

        

盘膝坐好之后,还没入定,便感觉灵台一阵清明,心中诸多杂念,迅速消散。

        

甚至还有一种清凉之感传遍全身,让他感觉非常舒服,好似刚刚做了一个全套马杀鸡一样。

        

入定?!

        

不过是一念之间就能办到!

        

不仅如此~

        

林自华还发现,自己体内,武神诀运转的速度竟然都提升了不少,再去参悟缥缈剑法时、亦或是武祖十秘等等,原本有不少疑惑的地方,此刻却是迎刃而解!

        

好似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了。

        

修炼速度进一步提升!

        

原本,就像是初中生做初中的题,有些会做,有些会卡上一段时间,细细琢磨才能做的出来。

        

但现在,却像是高中生来做初中生的题,不说小儿科,但至少很顺!

        

几乎不会卡壳,看完题目,直接就能开始做。

        

效果出类拔群!

        

“牛皮!”

        

“不愧是金仙眼馋,大罗金仙都想要的悟道树,这波大赚!”

        

这厮暗暗琢磨了一阵,开始陷入深层次的修炼之中。

        

无论如何,实力才是根本!

        

尤其是艾成空一念之下,差点让林自华神魂爆裂,这让他察觉到了危机。

        

而艾成空还只是天仙而已!

        

千年之后,就是仙帝都不见得够看。

        

如果不抓紧时间,未来···注定悲惨。

        

只是,每天醒来一次,查看‘醉汉’屋主的状态,却也是必须的。

        

修行无岁月。

        

林自华也不好贸然跑出去,因此,便一直在这茅草屋内住下来了。

        

不过他也没乱来,更没乱动人家东西。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自华在修炼状态中,突然被一阵神魂扫过的动静所惊醒。

        

“唉?!”

        

“谁啊,这么大摇大摆的?”

        

对方毫不掩饰,用神识扫描的操作,让林自华有些惊讶:“不怕被锤吗?”

        

不等他细细琢磨,一道女子的呵斥声,惊动八荒。

        

“酒五,你个老不死的,还不给老娘滚出来?!”

        

停顿数秒之后,这个声音又道:“你不出来是吧?”

        

“好!老娘今日便替你教训教训你的弟子,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尊师重道、尊老爱幼!”

        

“左右老娘替你管教弟子也不算越界,也免得你误人子弟!”

        

林自华:“···”

        

“额?”

        

“听这声音,是其他宗门的人,跑来找麻烦的?”

        

“而且是替一个叫酒五的管教弟子是吧?”

        

“要不···我偷偷看一下?”

        

“这个修仙门派的实力似乎不算强,刚才那道神识的强横程度也不如我。”

        

“只要我稍微伪装一下,别太那啥,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吧?”

        

“咳!”

        

“试试。”

        

再等下去,他是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主要是这屋主是真的能睡,醉了几个月都不醒,简直了!

        

有时候,冒险也没办法。

        

他硬着头皮将神识探了出去,不过只是很小一部分,而且表现的稀松平常、平平无奇,尽量不引人注意。

        

很快,他便发现了很多人的神识。

        

不过大家都很默契、很克制,没有互相靠近,只是远远的‘看着’。

        

“所以,其他人不打扰参与?”

        

“这样也好,免得我暴露。”

        

林自华小心翼翼的‘看着’。

        

很快,便发现一个漂亮少妇模样的女子从天而降。

        

同时,林自华还瞧见了一个面相看去老实巴交的年轻人,在疯跑。

        

只可惜还没跑出两步,就被那如彗星一般冲来的女子拦住去路。

        

那面相老师的年轻人头皮一炸,脸正色:“这位娘娘,您找谁?”

        

他长的憨厚老实,此刻一脸正色的模样,看上去就像是个老实巴交的超级老实人。

        

“酒神峰如今可有一个叫陆鸣的?”女子冷哼出声。

        

“陆鸣?!”‘老实人’瞬间双腿一颤。

        

“您找陆鸣师弟?您是?”

        

“田七!”

        

老实人懵的一愣,‘错愕’道:“您就是田七?”

        

“你知道我?”田七面色缓和了几分。

        

“知道知道,方才陆鸣师弟说,他跟一位叫田七的师妹聊的很好,还拯救了对方于修炼的水火之中呢……”

        

田七眉头猛跳:“他还说过什么?”

        

“他说……他说……”

        

老实人此刻的表情依旧无比老实:“对了,他说,修仙有什么好的?还是抬杠最快乐…”

        

“还说修仙再厉害,也不能顺着仙网打死他,对吧?”

        

接着,他眨巴着眼:“难道您就是那个田七?!”

        

“人在哪儿?”

        

田七的面色彻底黑了下来,甚至比刚才还要愤怒。

        

看到这里,林自华微微一愣,摸着下巴自语道:“不对劲,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实际上,绝对不对劲!”

        

“这个看起来老实的家伙,艹,是个阴人的高手!!!”

        

林自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觉得,但就是有一种这样的直觉,而且感觉自己百分百确信这一点。

        

然后···

        

愤怒的田七在这‘老实人’的指引下,找到了那个叫陆鸣的。

        

人家还在睡觉呢!

        

也是醉醺醺的。

        

结果田七一声怒喝:“陆鸣?!”

        

陆鸣迷迷糊糊起来:“谁叫我?”

        

“果然是你!”田七大怒,一个闪身上前,而后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暴揍。

        

一边揍,还一边骂。

        

“修仙无用是吧?!”

        

噼里啪啦!

        

“无法隔着仙网打死你是吧?!”

        

噼里啪啦…

        

“你很会抬杠是吧?!”

        

噼里啪啦…

        

而与此同时,那个‘老实人’,却躲在门外远远看着,那瑟瑟发抖的模样,更是让林自华确定,这货绝对有问题!

        

有大问题!

        

然后,就是一系列让林自华目瞪口呆的操作!

        

田七暴打一顿之后,陆鸣竟然越来越强!

        

而后,更是直接表示自己要在这里住下,并督促陆鸣修仙。

        

随后,田七的声音再度传出很远,很远。

        

“老不死的,你要当缩头乌龟躲着,那就躲着便是!”

        

“老娘从今日起,便在你酒神峰住下了,你有本事躲的了一时,最好是能躲一世!”

        

“另外,你的弟子从今日起,由老娘代为教导,左右老娘也算他们半个师娘,想来也无人会说闲话!”

        

然后,更是发现陆鸣竟然是万星体。

        

接着就是一群人的懵逼,和少数人的兴奋。

        

看到这里,林自华不着痕迹的收回神识,盘膝在地、单手托腮,暗暗思索。

        

“所以,从刚才听到的、看到的来分析,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

        

“其一,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是酒神峰脚下的山沟里。”

        

“其二,这个酒神峰主人应该是叫酒五。”

        

“其三,这个宗门有点奇怪,明明是修仙的,却又叫嚣着顺着网线来打人,原因是因为抬杠???”

        

这特么画风就很新奇了呀!!!

        

你一个修仙门派里面,还有网络?

        

有网络是不是就代表有计算机、有手机呀?!

        

修仙者也玩儿这个?

        

“其四,酒神峰有两个弟子···”

        

“等等,他不会是酒五吧?!”

        

林自华猛然回头。

        

“我不是酒五。”

        

谁知,刚回头的瞬间,便听见一声醉醺醺的话语传来:“我是司马广。”

        

“二···”

        

“师父的二···二弟子。”

        

林自华头皮一炸。

        

瞧见了司马广此刻的模样。

        

他此刻,上半身趴在没塌的那半边床上,醉眼朦胧的看着林自华:“你···你找我师父啊?”

        

“嗝!”

        

“我师父不在这儿,他,他应该是,嗝!”

        

一句话几个酒嗝,好似根本就没睡醒,对林自华这个外人为什么在这儿这一点,也没有任何意外和‘表示’。

        

“对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你找嗝,找他做什么?”

        

“···”

        

林自华深吸一口气:“冒昧打扰还请见谅,其实我不找尊师,只是想跟阁下聊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