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她的乳罩揉捏她的胸&少妇裸体啪啪

      

门口的莲花灯亮起来了,事务所迎来了第六十七位客人。

        

客人身形未现,声音已经传了进来:“执笔大人,两个选择,你会选择前者还是后者?”

        

“我不选,你先进来。”

        

门口的客人嘿嘿笑了两下,推门走入。一道刺眼的金光从门缝中直射进来,是独属于神明的光亮。

        

“执笔,幸会幸会。我名阿卡迪亚(Acadia),是来自天国的选择之神。早有听闻地狱中的奇闻逸事众多,于是选择来地狱与你相会。”

        

待阿卡迪亚身上的亮光稍稍暗了一些,我这才看清他的容貌——白色头发,白色的眼睛,白色的睫毛,皮肤也白的像是涂了层粉。阿卡迪亚没有古代希腊神壮硕发达的肌肉,相反,他的身体更像是大部分人类——平坦的男性胸脯,微微凸起的小腹,肌肉上敷着一层不薄不厚的脂肪,皮肤有些松弛。他苍白的鼻梁上布满褐色小雀斑,眉骨上有一道小小的疤痕。

        

“阿卡迪亚,那你今日找我是为了何事呢?”

        

“想和你聊聊你对‘选择’一事的看法。”

        

“‘选择’?这个问题太大了,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说起。还是先说说选择之神的职责吧。”

        

阿卡迪亚咧开嘴笑,他的口腔内部竟然是蓝色的。

        

“选择之神的职责,顾名思义,在于‘选择’本身。我观察人们的抉择时刻,适当给出一些灵感和力量,帮助人们在关键时刻做出不至于让他们以后会有所后悔的‘选择’。” 

        

“你怎么知道他们日后不会为此而后悔呢?”

        

“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有一个清单的,您相信吗?”

        

“具体说说。”

        

“也许有些人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但只要在紧急时刻发生时,人们总会有第一反应要做的事情。比如逃命,比如救人。前者就是把自己放在了清单的首位,后者就是把要救的人放在了首位。您可以称此为‘优先序列集’清单,每个人类都有。

        

这个清单上的排序经常发生变化。事实上,如果不是经过长期特殊训练的话,清单上的排序应该是无时不刻发生变化的。”

        

“长期特殊的训练,具体是指什么?”

        

“特殊工种所带来的信念感。比如军人保卫国家,消防员扑灭大火,母亲保护孩子,人民教师服务学生等等。”

        

“所以这个序列和个人的信念有关。”

        

“是的,这个序列和信念有很大的关系,信念影响着人们的抉择,无论在生前或死后都是一样的。尤其是在死后的中阴阶段。不少来到地狱中的魂魄也就是在中阴阶段丢失了信念,做出了让自己后悔的决定。作为选择之神,我的职责就是在于尽量让人们少做出日后会令自己后悔的决定。”

        

“为什么要避免让人们后悔呢?”

        

“因为地球上时间的不可复制性,后悔这种情绪并没有很大的正向作用。不止如此,后悔还与怨恨,疲惫,绝望,愤怒等紧紧联系在一起。总之如果能够避免让人们后悔的话,其它神明们也就可以避免处理很多其他人类所产生的负面情绪。总体来说,还是利于宇宙发展的。”

        

“等等,为什么神明要处理人类所产生的负面情绪?”

        

“情绪这种东西,部分存在于三维世界,还有很大一部分存在于其他维度。但大部分人类所能感受到的情绪的存在仅仅只是在三维世界而已,非常局限。这就意味着在其他维度所被具象化的情绪会对人类和环境造成一定的影响。

        

这些影响就是需要神明参与转换处理的部分,光是人类自己很难处理那么多的负面情绪。”

        

阿卡迪亚说到这里摊了摊手:“我说这么多,不代表我们神明就没什么负面情绪了。我们也有,但因为我们数量没有人类多,所以自己就能给处理了,并且我们都具有处理这些情绪的知识和能力。而人类啊,大部分人类都没有这种能力。”

        

“很多抑郁症患者,双向情感障碍患者会服用一些药物,这算是处理吗?”

        

“这算是三维世界的处理,通过阻断身体的神经传导来避免负面情绪直接攻击到人的肉体本身,其效果相当局限。但在必要急救的时候,还是有用的,毕竟肉身对于人类来说很重要。”

        

“你一般都会怎么给人类带来灵感和力量?”

        

阿卡迪亚眯了眯眼睛:“这个可是涉及到工作秘密了,我可以在此说一点点。比如帮助调节潜意识中的‘优先序列集’清单,比如在绝望的时候给予继续活下去的勇气等等。你现在所看到我的这个形态并不是我工作时的形态,我工作时的形态是很吓人的。”

        

“是什么样子的?”

        

“千眼千手,无孔不入,无所不知。我在微秒中接受大量的讯息,处理,抉择哪些人类需要帮助,需要什么样的帮助。有时会召唤其他天神前去协同。”

        

“有点像信息部门的司令官。”

        

“是信息部门,但是不是司令官。我们天神都做着自己的本分工作,就和你们地狱官员一样。工作界限分明,多的不会插手,在有限的范围内做到尽善尽美。”

        

“那你今日为什么想和我聊关于‘选择’的问题呢?”

        

“我想尽量了解所有众生的选择标准是什么,就我所见,你对所有事物的‘选择’标准与我接触的大部分人类十分不同。我想知道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为了我自己开心咯。”

        

“仅此而已?”

        

“阿卡迪亚呀,你问的问题,都挺难回答的,”我用羽毛笔尾轻轻抵在太阳穴上,“作为选择之神,是故意选择了这么难以回答的问题吗?”

        

阿卡迪亚笑了:“试探你对问题的敏感程度,也是我的选择之一。看来你回答问题十分小心呢。”

        

“怕是自己用词不当,造成误解。”

        

“这么说吧,我在来见你之前已经阅读了你的生平生后,大概了解了你做事的一些行为准则,其中有一些看似不符合常理的决定把你自身拖入了某种漩涡中。但你好像对身处漩涡并不在意,有些过于不在意了。我想问你,你就没有后悔的情绪吗?”

        

“漩涡?什么漩涡?我又后悔什么?”

        

“你本在人间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把自己扔进地狱这个巨大的漩涡中呢?在执笔工作之后你又会做什么工作呢?这些都是我好奇的,我想知道你的‘优先序列集’标准到底是什么?”

        

“知道我的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重要,因为人间有一部分人类和你相似,我常常搞不懂他们的,也就无法做出及时的引导。”

        

“我明白了,你想在我的身上找到一种‘共同性’,这种‘共同性’也许能够帮助你去更好地了解其他人类所做的一些选择以及选择背后的原因。”

        

“正是如此。”

        

“个体的差异性很大啊,我说的话可能完全不具有代表性,”我放下羽毛笔,有些无奈,“若是让我成为某种‘共同性’的代表,这种事情想想就头大。打个比方,我是地狱官员,但我不可能代表所有地狱官员的所思所想。孟婆喜欢外出逛大街,我对此却毫无兴趣,只喜欢接待客人和写字。这不能说明地狱所有官员都喜欢逛大街,或者都是工作狂,不是吗?”

        

“但是大数据的积累对于我来说很重要,尤其对于负责选择的神明来说,只要积累到了一定的数据就能发现其规律。”

        

“数据应该是一直都在变化……或者说进化的吧。也许有很泛泛的规律,但无法精确到个人。”

        

“是也不是,总之现在我对你的数据感兴趣了。”阿卡迪亚的声音霸道了起来。

        

“那我已经说了,我做事全凭自己开心与否。开心就做,不开心就不做,任性的很。”

        

“那你怎么知道自己是不是开心的?成就感?回报?金钱?”

        

“在人间的时候,三者都有。”

        

“现在呢?”

        

“现在不知道,现在的情绪一般都比较平静。”

        

阿卡迪亚沉默了一会儿,他看起来有些不满:“所以你不打算说。”

        

“我说完了。”

        

“你说的我并不理解。一般都是因为A造成B, B成就C,所以这个人要去做C,为了得到A,这样一个公式。怎么有人会为了A而做A,这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

        

“你现在说的我不理解了,你能不能给个例子。”

        

阿卡迪亚的声音严肃起来,像个大学教授:“举个例子,比如有人想要爱(A),所以想去谈恋爱(B),为了谈恋爱(B),所以去找了男朋友(C)。那么现在CBA加起来,也就是男朋友+谈恋爱=爱这样一个公式,这是一个完整的逻辑公式。

        

怎么会有人为了爱,然后不要谈恋爱和男朋友,觉得有爱就好了?

        

这中间跳了好多步骤,不合乎常理。如果只有A的话,就没有框架,没有条规,也就没有一个稳定的公式支撑。这是不符合人类逻辑的动机选择。”

        

“哦,我明白你的逻辑了。那么首先有几点我不认同的,你说的 C+B = A 的公式的确是一个完整的公式,也给予了一定的框架和条规去遵守,但这个公式只是符合逻辑而已。

        

逻辑是用来演算推理的,但逻辑不能判定一件事情的存在是否合理。

        

为了谈恋爱而谈恋爱的人大有人在,为了有个伴侣去找伴侣的人也大有人在。不见得每个人都是为了爱所以去谈恋爱或者寻找伴侣,不是吗?人类本身的动机就千奇百怪什么都有,只套公式的话,太不自由了。”

        

“我说的那个只是个例子,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作为人类,为了A在做A,而不要CB。”

        

“你看,你怎么能就这么草率地说我不要CB了呢?”

        

“所以执笔大人你也是想要CB的?那你为什么那么潇洒地抛弃一切就下到地狱中来了?”

        

“真正契合的C和B能够带来A的有多少?屈指可数啊,所以随缘咯。你说我当初抛弃肉身那件事啊,不是因为不在乎CB,完全是因为没得选。选择之神你看看,当时我都那个样子了,我还有什么别的更好的选择吗?”

        

“你可以上天堂啊,至少不用呆在这阴冷的地狱里。”

        

“那就是个人喜好了,我这个人喜欢把事情做完。”

        

“所以认认真真地让一件事情有头有尾,是你的‘优先序列集’?”

        

“如你所说,需要善终的事情也是经常会有所变化的。也有一些事情是不变的,有一些事的存在本身是不变的。”

        

“那些事是什么呢?”

        

“A本身就存在。”

        

阿卡迪亚重复了一遍:“是的,A本身就存在。”

        

我伸了个懒腰,感到有些疲惫了:“好啦,今天时间也差不多了。”

        

“与你聊天,很痛快啊!”阿卡迪亚起身拍了拍手掌,“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路西法那个家伙喜欢和你聊天了。”

        

“哦?路西法?”

        

阿卡迪亚张开后背的巨翼,像是翼龙的翅膀,骨架结构上敷着薄薄一层皮肤膜。

        

“我们神与魔之间的关系,也许比人类想象中的要好一些。”

        

“那么再见啦。”我说。

        

“好好做你的选择吧。”

        

天窗打开,阿卡迪亚张开巨翼从天窗中腾飞而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