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弄未发育的小奶头&激情文学人妻少妇综合

        

李梅儿都快被谢得麻了,赶紧又是一阵宽慰。

        

吴夫人和吴静妍在李家用过了午饭,才告辞离开。饭桌上两人自是又大大夸赞了一番李梅儿的手艺。

        

送走了吴家人,李梅儿对伯府的情况更是担忧,但她也知道这会儿伯府定是乱成了一团,善后找幕后黑手定也是有一堆事儿,想来孙小五这阵子定也是没功夫出门了。

        

日子很快进了七月,京城的夏日比往年在老家的时候要热上许多,李家因是老老小小的一家子,李梅儿怕老人孩子中了暑热,便制了许多冰存着。

        

她家里自有制冰的法子,是蒋山青小时候就教给家里人的,只需要买足够多的硝石,家里夏日就不会缺冰用,不过这样做出来的冰只能乘凉,那些用做冰碗的冰块还是需要向外头有冰窖的人家买的。

        

这一日傍晚,李老娘在紫藤花架子下和儿媳孙子孙女儿乘凉,那边李彦和蒋山青便一起下衙回来了。

        

两人今日都是喜气洋洋的,顾不上回房洗澡换衣裳,便径直到了李老娘几人跟前。

        

蒋氏一看他俩这模样,便笑着问道:“这是有啥喜事儿啊,个个都跟捡了钱一般。”

        

李彦先憋不住回道:“这个月就是陛下的五十千秋,翰林院衙门发了双份的俸禄。”

        

李老娘一听竟是这样的好事儿,当即拍掌大笑道:“哎呦,我就说咱家最近有财运呢,这第一个月上衙就给长俸禄,以后肯定官运亨通,财源滚滚。”

        

李老娘正在那喜呢,没想到更让她欢喜的事儿还在后头,儿子竟是把今儿刚发的俸禄都给了她,且孙女婿也给了她老人家四两银子的孝敬。 

        

李老娘那个喜啊,她老人家原本觉着,能得儿子的薪俸也够补贴的啦,没想到丫头片子和孙女婿还一月给她四两银子呢。

        

李老娘那小眼神儿哟,一面拿两只眯眯眼瞅着银子不放,一面做口是心非推拒状,道,“哎呦,你们小夫妻刚成亲,俸银自己收着就是啦,不用给我。”

        

“山青哥哥非要给呢,我说不给,他还不依。”李梅儿掩着嘴笑,她很会让蒋山青做好人。

        

李老娘笑眯眯地,越发熨帖,“当初我就看山青那孩子实诚。”

        

果然没看走眼啊,李老娘与自家丫头片子道,“我这辈子,别的上头还有限,主要是眼光好。当初选女婿就选的对,看你姑丈,多正经个人,就知道一心当差过日子,绝不会乱来的。看我给你选的山青,也是个好孩子。”完全把蒋山青的事儿揽自己身上来了。

        

李梅儿心说,您忘了当初人家山青哥哥小的时候,您还非要人家去铺子里当学徒的事儿啦。

        

心里虽这么想,嘴上却还与李老娘道,“这每月四两,二两算是交的伙食银子,二两是给祖母的零用钱,您自己收着。”

        

李老娘还摆手瞎客气呢,李梅儿就忽而一笑,说着就要收回银子,道,“真不要,那我就不给了。”结果,她这话还没落地呢,那银子已到李老娘手里去了。

        

李老娘哼一声,“干嘛不要,我孙女婿孝敬我的。哎,没享着丫头片子的福,倒是先享了孙女婿的福。”

        

这话听的李梅儿直翻白眼。

        

李老娘也没白得孙女孙女婿这银子,她翻箱倒柜的拿出一块湖蓝的料子,与自家丫头片子道,“这料子是你当初你姑妈给我的,我还有呢,这块给山青,你拿着给他做件袍子穿。做官儿的人了,穿戴上得体面才成,不能丢了爷们儿的脸面。”

        

李梅儿颇是不满,问,“只有给山青哥哥的,没有给我的。”这也忒势利了吧!

        

李老娘才不理她,一面把银子放红漆的小银匣子里放好,一面道,“我孙女婿孝敬我的银子,我当然就给孙女婿。你以后再说吧,看你表现。”

        

李梅儿便说她祖母,“您老这本末倒置啊,您也想想,没有孙女,哪儿来得孙女婿呢。”然后,又跟李老娘嘟囔了一通话。

        

李老娘给她嘟囔的受不住,只得找了块水红的料子给了自家丫头片子,总算是堵住了她的嘴。

        

李老娘因着得了儿子和孙女婿的俸银着实高兴了一阵,也在心中感谢了一番老皇帝的千秋,老皇帝的千秋还没到呢,孙小五终于有空闲上门了。

        

孙小五自是跟谢氏一起来的。自从伯府出了那么些事之后,谢氏是万万不会让女儿独自一人出门了,不管去哪儿都要亲自陪着。

        

谢氏自然也是送了丰厚的谢礼上门的,然后便同吴夫人那次一样,李老娘和蒋氏陪着谢氏说话,李梅儿拉着孙小五回了自己房间说悄悄话。

        

孙小五向来是个憋不住话的性子,这屁股才刚沾到凳上呢,便迫不及待哭道:“梅姐姐,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我这次真是害了我三哥了!”

        

李梅儿被她这话吓了一跳,赶紧追问,“娉婷,你这话是怎么说的,你好好的怎么就害你三哥呢,你先别哭,慢慢说。”

        

孙小五眼眶微红,抽抽噎噎了一会儿,才又说道:“我表姐受伤的事情你也知道,我本以为抓伤在脖子上,应该不会那么严重,哪里想到那毒如此霸道,毁了表姐整张脸,表姐因此还上了吊,我祖母觉得是咱们伯府连累了她,且她又是因为救我受的伤,便决定对她负责。”

        

“负责?”李梅儿念出这个词,心中已是有了猜想,却还是问道:“老夫人准备要怎么负责?”

        

孙小五吸了吸鼻子,继续说道:“自然是要先找最好的大夫治好表姐的脸,然后……不管治不治得好,都打算聘表姐为我三哥的妻子。”

        

李梅儿沉默了片刻,在心中叹了口气,方又问道:“你三哥他……同意了吗?”

        

孙小五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紧紧攥着李梅儿的手说道:“三哥他应了,可我……可我明明知道……她是不喜欢表姐的,可他还是为了我同意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