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和女生上免费看/熟女巨臀榨精

       

滴答…

        

一滴水落在了黑暗通道内的一个红色蚕茧上,在它内部抱腿掩面的旺达似乎深陷在自己美好的回忆中无法自拔。

        

一丝丝红色线路遍布在蚕茧周围若隐若现,它们就像是被黑暗压迫的光芒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被身边的黑暗吞噬。

        

“她的情况很不好,而我一个人是肯定没办法把她从中拉出来的。”

        

“所以这也是你为什么急着找我们的原因?”

        

“对,你们和她相处的时间比我久,如果要打破那份回忆也只能是你们。”

        

一个接着一个的人出现在了这个黑暗的通道内,斯特兰奇用他的魔法把一群人全部带到了旺达身边。

        

他没有贸然的叫醒红色茧中的女孩,因为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而大家联合起来的力量却是能将迷途的同伴从不归路上拉回来。

        

众人站在旺达构建出的茧旁透过半透明的能量看到了其内部无助的女孩,佩姬神情担忧的向旁边的史蒂夫说道:“我们得快点,在她没有把回忆当现实前。”

        

大家都知道旺达的能力很容易不受控制,这个女孩拥有的力量很强,但同时自身却很脆弱。

        

正和此时他们看到的一样,她在作茧自缚。

        

回忆始终不是现实,她不能沉浸在回忆里忘掉现实。

        

撕拉…

        

一道金光把茧分成了两半,双手施法的斯特兰奇朝身边的几个人提醒道:“你们可能会被她的保护机制拉到记忆中去。记住一点,尼克弗瑞还没给我们发这个月的工资,所以千万不要和旺达一样沉浸在记忆中。”

        

巴基和斯科特等人深有体会的点了点头:“我们绝对不会忘记这一点的。”

        

一群人同时朝旺达伸出了手,在他们触碰到女孩身体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如同失去灵魂一样带着空洞的眼神呆站在了原地。

        

        

“WTF!!!”

        

“OMG…托尼,你的脸,你的身体…”

        

“我们的身体…”

        

一群人惊讶的望着对方这副廋小的玩偶身躯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声音,他们不敢相信在旺达的记忆世界中复仇者联盟居然是一个个玩偶!

        

而且还是坐在柜架里的玩偶!

        

不过等他们这些小玩偶从柜子里走到外面时众人又是一副莫名的表情,因为柜子外的环境很像一个疯狂追星的粉丝房间。

        

粉红色的墙壁上贴满了某个无良黑心垄断商的照片,拉长的海报显得这位先生似乎长高了不少。

        

“这绝对是我见过最离谱的事情了。”

        

露出个脑袋的钢铁侠玩偶望着满墙的黑心耗子照片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托尼你说的没错…”

        

其余人也表示这是自己见过最离谱的房间,他们很想知道为什么复仇者在旺达记忆世界里是玩偶,而某个垄断商却是大明星。

        

房间内除了一柜子的各种玩偶外还有很多书籍,单人床旁的书桌上放着的笔记本电脑还印着某人的大头贴。

        

“怎么办?她好像不在家。”史蒂夫望着周围这些对他们来说是巨人世界的物品陷入了迷茫。

        

一群巴掌大的玩偶要怎么样才能把旺达拉出记忆世界?

        

身穿性感服饰的佩姬指着房间门说道:“首先我们得想个办法打开门出去,说不定她就在客厅里看电视或者是吃饭。”

        

嗯…

        

这如同垂直高山一样的大门如何打开也是个难题,每个人此时的打扮都是他们以往作战时的样子,除了变化极大的佩姬以及还没变身的布鲁斯这两人。

        

吱—–

        

大家的目光瞬间移到了被史蒂夫拉开的盾牌上,队长的玩偶身体好像是高档货,他手上的盾牌居然还有拉出结构…

        

不过就算盾牌连着线他们也没办法够到门上的把手,史蒂夫试了好几次都没办法把这轻飘飘的盾牌甩到门把手上。

        

“我们可以试着从门缝这钻出去。”跑到门边的斯科特趴在地面上想通过门缝钻出去,可惜的是他的身体不够小钻不过去。

        

这个世界里他穿着的衣服不是托尼为他买的自爆队长联名紧身衣而是某种机械战甲,臃肿的机械战甲让斯科特的身体比其他人都大一点点。

        

这种时候身穿性感服装的佩姬就派的上用场了,她脚朝前的使自己贴着门缝往外挪。

        

“我脑袋过不去…”

        

很不幸,虽然佩姬的身体能紧贴缝隙过去但她的头却卡在了门前…

        

“试着压一压?”托尼提出了个鬼点子,他也不确定能不能这样做。

        

大家现在都是玩偶状态,假如说玩偶能被捏平揉圆的话他们也应该可以。不过也有可能这一下会造成不可逆伤害,毕竟这是他们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嘿!”

        

提出这个建议的人首先被当做了试验品,几个人把他按在地上用他说的方法逐渐施加起了压力…

        

“疼你就喊出来。”

        

“疼吗?”

        

“我没感觉…”

        

“加大点力度。”

        

巴基和史蒂夫一人一边,两人一起施加压力慢慢的把托尼的脑袋压成了一半厚度。

        

“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像没什么感觉…”

        

ok!看来他们变成玩偶后也拥有了玩偶的特性,史蒂夫等人立即利用这个特性把一个个体积比门缝大的队友人工压缩成了能通过门缝的大小。

        

几分钟后就只剩下史蒂夫一个人还在房间里了,已经到达门外的一群人抓着盾牌的那根线硬是把队长从房间门缝里扯了出来。

        

房间外面是很平常的一个走廊,不过大家在观察周围时注意到了房门上贴着的头像。

        

一个非常卡通的黑发小女孩。

        

奇怪…旺达不是褐色偏金发吗?这黑发小女孩…?

        

噔噔噔…

        

旁边的楼梯传来了一阵脚步,众人连忙学玩偶的样子安安静静的躺在了地板上一动不动的。

        

“嗯?她又把玩偶拿出来当看门的守卫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