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圆饱满挺拔的乳峰紧贴&优等生的屈辱调教

这个时候,路易的身后也传来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他回头笑着说道:“刘公公,多日不见,甚是想念。”

        

“难得安十爷还惦记着咱家。”刘公公笑了笑,搂住了小主子,打算带主子回去睡觉了。

        

他对路易低声说道:

        

“安十爷,我家主人不想见您…不过,若是您非要进去,老奴却也拦不住。”

        

说着,刘公公回头看了一眼天坛,便带主子走了。

        

路易没有言语,他已经知道天命神碑在哪里了。

        

天命神碑并没有隐藏在皇宫之中,也没有隐藏在天坛之上,甚至它没有做任何的隐藏,就在脚下——整个云国的天与地,便是天命神碑。

        

但却只有圣天后等少数人,才能通过天坛这个媒介与神碑交流。

        

路易闭上了双眼,等他在张开双眼时,周围的环境已经变了样——刹那之间,他如同一个擎天巨人俯瞰大地,整个世界就如同被路易踩在了脚下。

        

这个世界并非是平整的,而是一个弯曲的半球型,大部分的区域都由湖水覆盖,湖水中有十八个小川,将中间的湖水切割出了许多的河流。但这些小川却又都高矮不同,它们平铺在了这个半球之上,这使得小川与小川之间的河水,像是瀑布一样在小川之间流淌。

        

此时的小川和瀑布在路易的眼中,就如同花园中心的一个有着十八片水帘的喷水池。又或者一颗‘水树,十八个小川是树上的一片片枝干,而那不断从枝干上流淌下来的瀑布,看起来便像是十八个枝干上的十八片树冠。

        

路易的手划过了‘水树某个树冠上落下的水帘,随机,水帘上便出现了一个个金色的文字。

        

向后退了几步,‘水树的全貌展露在了路易的眼中——这便是天命神碑了。而这一面面水墙上跳动的文字,便是天命神碑上的文字了。

        

路易凝望起了这些文字,他用自己强大的意念将那许许多多的文字组合了起来,随即,那些水墙上的一片片文字组合成了一面面图画,演绎起了世间百态。而那些水墙此时看起来,也如同一面面播放电影的水镜了。

        

“你就非要看一看吗?”

        

女子的声音响在了身后,路易没有回头,他睁开了双眼对身边的女子说道:“总是要见一见的它真正的样子的。”

        

此时的路易,那是处于星空之中,他依然站在天坛之上,就好像从未动过地方。

        

但天坛的周围却满是云雾,仔细一看,这天坛边缘的云雾之外竟是无底深渊!

        

在天坛的中央还有一座高大的庙堂,庙堂之内供奉着一尊玉碑。

        

如果说路易之前所见到的那些场景是云国和天命神碑的具象化实体,那么现在的庙堂与玉碑,便是概念化的云国和神碑了——似乎路易已经来到了大云国真正的圣地。因为这座庙堂所代表的便是云国,而庙堂所供奉的便是这大云国的社稷!

        

神碑便是大云国的基石,便是大云国的社稷。便是这大云国镇压深渊守护万民的神物!

        

可它现在却是缺失了一角,剩下的那块整体现在也满是龟裂。

        

供奉神碑的庙堂代表着大云国的朝廷。可它的情况却是也比神碑好不了多少——它的外表非常的华丽,路易能依稀的从这座庙堂上看出它曾经的辉煌,可若仔细去看,便会发现这座庙堂已经倾斜了。

        

【畅读更新加载慢,有广告,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br/>

        

若是有人去仔细修复这座庙堂,便会发现它内部的栋梁、大柱、台阶都已经腐朽不堪,楼阁内部甚至还有许多破漏之处——不用怀疑,这楼内定然还有许多蛀虫与硕鼠。

        

大风吹过,庙堂周围的雾气一阵搅动,路易听到了它在风中吱嘎作响的轻微摇晃声!

        

路易甚至怀疑,若是自己狠狠的推那么一下,这庙堂便会坍塌!

        

“看到了吧?它已经快要坍了。”女子放下了手中的砖瓦,用胳膊肘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望着眼前的这座将倾的大厦,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对庙堂上方正在修缮楼顶的一个歪嘴老农说道:“老叔爷,歇一会儿吧。有人来看你了。”

        

歪嘴老农没有理会儿媳的话,认认真真的在那修缮着楼阁。儿媳见到此景,也没再吭声,继续和公公修缮起了庙堂。

        

但这对公媳却是有趣得很,庙堂内的栋梁上明明有许多蛀虫和老鼠,他们却是不抓——可能是太多了吧。已经抓不过来了。所以她们对周围到处乱爬的老鼠视而不见,只是专心的修房子。

        

可说是修缮,却又修不好。她们一会拆一拆左边的楼墙,一会又修一修右边的楼阁。这哪能修的好房子?完全就是拆东墙补西墙!

        

或许这庙堂根本就是没法修好的,因为它的年岁太久了,内部已经腐朽不堪了,栋梁等主材料更是找不到能换的。又怎么能修的好呢?

        

可若是停下修缮,它便要被里面的蛀虫、老鼠弄塌了,只能这样勉强的维持一下了。

        

路易像是一个瞧热闹的邻居似的,在庙堂里面东瞧瞧西看看的,也不帮忙。瞧得两人都有点来气。

        

‘郡主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指着庙堂中的玉碑说道:“你非要过来见一见,今日见了之后,便回你的北海国吧。”

        

说罢,农妇打扮的女子便挑起了扁担,飞向天空去采云了——那些云朵被她采集之后,竟是能变成一块块砖瓦,可砖瓦再多也都只是小材料,最多能稍稍的填补一下房顶的漏洞,阻止不了房屋的坍塌。

        

而且她的动作也比不上天上的风雨——天似乎漏了个大洞,这使得风雨越来越大了。能采集的云彩也变得越来越少了。

        

其实,若没有风雨的话,那么只要找一些好的栋梁换上,再将这个大房子慢慢的修一修,它还是能稳当起来的。

        

可眼见暴风雨就要来了,修的速度是怎么都比不上大雨来的快的。所以若是不把天给补上,大厦必定会在暴风雨中坍塌。

        

路易突然知道为大家都吵吵着要补天了——补好了天,庙可以慢慢修。

        

“可补天也是治标不治本啊。这房子我看是修不好了,还不如推倒重建呢!”路易小声嘟哝了一句。随后便感觉到了一股杀人的目光。

        

他抬头看了看,发现老表叔正瞪着自己呢——那眼里写了两个字:你个不孝子若是敢动一下我弄死你吖的!

        

“咳。”路易缩了缩脖子,去别的地方遛弯了。

        

路上,路易碰到了采云回来的女子,不由好奇的问道:“郡主,圣天后上哪去了?这里就你们爷俩在这忙活?”

        

路易的话让郡主的脸色有点精彩,她脸色古怪的瞧了一眼路易,转身又去忙活了——那眼神就像是看傻子。

        

不过这说起来也不能怪路易——人都说童言无忌,尽说真话。人家小娃娃在外面说自己的妈妈今天是陪着圣天后来的,路易自然也就信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