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里面了肚子鼓起来了高黄(喜欢听你叫)最新章节列表

      

改革开放,这工业商业都有中外合资,对外学习追赶的过程,音乐商业环境也落后好大一截儿。

        

索性也走这么个中外合曲呗。

        

内地写词儿的不是没人,曲老他们高手也多,但完全市场化、流行化的港台音乐,目前在是国内最热捧的主流。

        

与其说让港台明星一茬茬的割韭菜,不如自己提前帮着把内地填词配乐的水平拉拽起来。

        

“就是这么个事儿,曹菲这边有一整张专辑的歌儿要填词,但更重要是希望您带着这一帮子高手能给内地大学生上上课,我们按照教学专辑抽成来给回报。”

        

去年一年,黄叔光是跟写歌有关的奖项就拿了十多个!

        

可以说正是作为hk填词巨匠的巅峰期,他那种把传统音乐和流行音乐元素融会贯通,为己所用的风格,让两岸三地的听众产生极大的共鸣。

        

但哪怕在十多年前就写出了“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的春晚神曲,黄叔还是跟这个年代的绝大部分hk人一样,对北面的内地充满了距离。

        

还有些不太相信:“能有多大的市场?不是都穷得很么,我去过一次沪海,专门去看黄浦江上是不是有浪……”

        

对啊,《沪海滩》的主题曲,也是他的作品。 

        

可那都是快十年前的事情了吧。

        

荆小强笑称:“日新月异,我邀请了陈丹尼、黑仔他们到沪海发展,那么大的河山美景,有的是各种景致,比呆在这个弹丸之地开阔多了,上个月我和曹菲的专辑在内地卖现在卖了五百多万张,同样的专辑在hk……”

        

黄叔惊叹:“五百多万?收到钱了吗,你们在hk的专辑卖到四十二万张,我以为已经很了不起的成绩了!”

        

没错,上回曹菲拿了五百万港币给荆小强的时候,才卖十七万,那已经是当时能生产的极限,缓过来之后陆续出货,依旧卖得极好。

        

而且在右岸、马坎和东南亚地区的销售也在稳步推进,包括到华人为主的星城、大马都应该还能卖出这个数儿!

        

主要是两人鸳鸯碟的单价高啊,99港币,差不多是内地专辑的七八倍!

        

这时候港币比人民币还值钱些。

        

荆小强就是在消除这些隔阂:“当然都收到钱了,怎么样,十亿人的大市场,哪怕只有十分之一城市人口,那也远超这么一个城市的消费力,您的歌也能让更多人听到……”

        

让荆小强万万没想到的是,潇洒倜傥的黄叔却低声:“如果你能给出一年两百万港币的价码,我就答应你。”

        

荆小强对这位填词巨匠的印象除了老蛇皮,就是才华横溢浪荡一生,所以他都没好意思用钱来拉拢,除了谈山河情怀,就是传唱名声。

        

没想到两百万就能搞定?!

        

之前文化中心给他的歌舞团艺术总监年薪也涨到了两百万港币。

        

可光是这次曹菲回去,又拿了七百万港币,就是准备加上须藤要调动过来的三亿日元,投入到屋顶清宫园林皇宫景观施工的。

        

但如果花两百万,就能请到黄叔这等天王级人物坐镇填词……

        

哇,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好事儿,只是他颇为老油条的根本不问这风流才子怎么并不那么昂贵,立马就是把这事儿敲定下来。

        

其实对黄叔要求不高,一年能去沪海呆一个月给沪音上课,鹏圳呆十来天,给滚社上课就行了,平时的填词工作依旧按首计算。

        

这时候荆小强已经咂摸出来,这货多半是什么几大才子里最穷的!

        

写歌,一首报价就五万,如果是大美女的还能打折……

        

说到这里黄叔就颇为哀怨,中森、宫泽这等仙女儿要是能来上他的节目,他免费写歌都行!

        

关键这节目他还不是靠收视率,一期就拿个两三万。

        

当初搞这个节目,还是因为他迷上个夜总会的妈咪,带了好友成天去捧场,后来那两位才子就觉得我们这样说话逗笑都应该给钱的人物,凭什么还要去夜总会花钱给人讲段子,何不搞个电视节目喝喝酒、聊聊天,还能赚钱,更是能把女明星、港姐们找来陪不一样快乐吗。

        

原来他们这个节目的初衷,就是自己开个夜总会啊。

        

荆小强在电影院忍住哈哈哈的冲动,直接摸了张五十万港币的银行卡,本来打算这趟过来买东西的:“这就当是定金了,我把hk的事情处理完,您陪我回趟沪海先上上课,然后我还要马上去焦盆,要见美女也可以一起!”

        

看来还是最后这项有吸引力,黄叔拿银行卡的时候,都没这么欢喜:“好好好!”

        

有了电视节目烘托,午夜场的上座率爆满。

        

陈薇羽当然也很甜蜜的挽着荆小强接受了狗仔队的拍摄,要今晚才有正式的首映式,除了正在沪海拍戏的乔恩来不了,杰哥、欧老板都会过来捧场。

        

起码从现在这个场面看起来,开画不会太差。

        

记者和观众都觉得还行。

        

很少熬夜到十二点的杜若兰她们早就呵欠连天了,汪茜也简短的跟荆小强交流几句:“明早过来练功再说,李佶这孩子心思眼儿太多,不像是个能踏实跳舞下去的,但又特别优秀,如果掐了她的未来又可惜……”

        

荆小强杀伐果断:“那就掐了!人品不好,艺德就不好,就算成才那也是歪脖子树,不要留着祸害人!”

        

汪茜居然瞥她一眼也带点风情了:“你这是怕你自己以后被祸害吗?”

        

荆小强马上觉得腰子有点隐隐发酸,连声告饶:“我的错我的错,我不该刚才当着唱情歌!”

        

汪茜才偷笑下:“早点过来啊,我还要帮你把几个小妹头拉住,忙得嘞。”

        

他俩就是觉得这种拉扯才有意思。

        

陈薇羽也感谢各位大小姐妹给她留面儿,安排自己的司机送她们回去,自己和荆小强打车,为了方便今天的工作连跑车都没开。

        

她说起来当然如数家珍:“黄叔跟你一样才华横溢,但他可没你会理财打理生意……”

        

本来写歌就不是个能巨富的活儿。

        

人家找他卖得再好也不会分成,所以一年写上百首歌也就几百万。

        

在普通人看来几百万够多,对这样的老蛇皮,喝好酒泡美妞吃美食,就只能是勉勉强强了。

        

偏生他好几段走到婚姻的感情还有孩子抚养费,更有精明无比的女人赚走了产业,现在他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呢。

        

恨不得到处卖身。

        

开门脱鞋的陈薇羽也不是内涵谁:“我知道以色侍人,总有一天敌不过岁月平淡,你想走就走,反正我也没掌握你的生意命脉,更没那种心机本事,简单点最好。”

        

荆小强若有所思,陈薇羽略微有点紧张的时候听见他说:“平淡是因为天天看,我这……隔这么久才看到你,每回都觉得挺新鲜,你说我这样几十年下来你不嫌弃我就阿弥陀佛了,没准儿谁要是真把我的产业拿走,你不要我的话,唉,我也卖身……”

        

以陈姐姐的心态,也满心又是甜蜜又是酸胀,忍不住要咬两口这无耻之徒!

        

怎么就这么牙痒呢。

        

所以第二天一早陈薇羽自然是慵懒得不去上工了,算起来她在电视台的合约要到期了,现在又拿了个文化中心高级艺术文化干事的职位,一年实习期满,她已经拿到正式的特许建筑师牌照。

        

肯定就彻底的不准备续约。

        

以后主力就不走艺人路线,颇为自主的想拍就拍,重心放到建筑事务所上,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忐忑,这一晚显然心里夯实了。

        

荆小强也娴熟的给她把早餐弄好,才跑步去文化中心练功兼开会。

        

潘云燕已经把各种早报八卦杂志都收拾好:“电影看起来票房很好哦。”

        

杜若兰也觉得:“第一次看见拍出来的电影上大银幕,这种感觉还挺新鲜的,罗莉都经过……三次了哦?”

        

这哼哈二姝肯定还是心痒痒,毕竟她俩都是从正儿八经的戏剧学院表演系跳到歌舞剧来的,心里肯定也是有过影视梦的。

        

荆小强才是最爱护小姑娘的,你俩怎么跟那些天赋异禀的家伙比:“跟汪老师多学学,耐得住寂寞,才出得了成果。”

        

杜若兰淡笑,潘云燕压低声音问:“李佶是怎么回事?”

        

荆小强也找她们问:“你们觉得她怎么样,当时在文工系统那边,小燕你看见她最先跳出来,跟着我俩一起跳舞,才故意给她个机会,让那些文工团员放弃原有习惯,跟着我们的路线走,现在你们接触得多,感觉怎么样?”

        

潘云燕飞快的转眼珠子:“有点……就很喜欢跟我们出去逛街,很羡慕我们收入多,其实我跟兰兰收入最少了,比罗莉、安宁都少……”

        

杜若兰截住闺蜜的话:“不是叫你比这个,好像就是有点被这繁华震惊到了,我们好歹当初来hk,又去了花旗,还穿行了那么远的距离,体会确实很深,她年龄太小了点,刚来好像整宿整宿都睡不着,一直坐在窗前看外面吧?”

        

开眼看世界,如果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都没建立好,真的很容易崩塌。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