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白洁张敏的纯肉小说&强行扩张宫颈口重口小说

       

因为“无心者”间还在自相残杀,蒋白棉又只管方向,不辨道路,绝不停留,而她本身能力的范围还大,身上装备更是不用说,所以她在打退了三波攻击后,成功闯出了那座疑似现实“新世界”的小型城市。

        

当然,这距离她预想的目标位置差得有点远,说明她哪怕只看方向,也会出现偏差。

        

还好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她没有沮丧,眺望了下山岭格局,顺着城市外围绕起了圈子。

        

蹬蹬蹬狂奔之下,她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跑了大半个圆圈,看见了隧道出入口那扇铁黑色的沉重大门。

        

“还好”蒋白棉呼地松了口气。

        

她迅速推开大门,走到商见曜旁边,单膝跪了下去。蒋白棉很快走完了流程,看见了商见曜的身影,可她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个家伙就挥起了右手:

        

“正好有事找你!”

        

“我也是。”见商见曜依旧活蹦乱跳,蒋白棉一颗心顿时落回了原位。

        

商见曜这次很有谦让精神:

        

“那你先讲。” 

        

蒋白棉也不推让,直接说道:

        

“我在那个漩涡外形的建筑内发现了一些东西”她从那些人类大脑和相应便签纸的内容讲起,一直讲到赵丹琳、温斯特.加兰德的尸骸和那个她目前还没法进入的区域。

        

“我碰到温斯特.加兰德了!”商见曜啪地一拍双掌。要不是姿势不允许,他肯定会拍自己的大腿。

        

“你碰上了?”蒋白棉想过动乱开始后,商见曜那边会危机重重,但没料到他这么快就直面了疑似执岁的温斯特.加兰德。

        

“是啊。”商见曜一阵唏嘘,“他一边吃小熊饼干,一边威胁我,还好有'菩提'帮我挡了一阵,我才能顺利跑掉。”说到这里,他强调道:

        

“温斯特.加兰德疑似四月的执岁'扭曲之影'。”

        

“我猜到了。”蒋白棉很冷静,“如果真是这样,那第八研究院的行政主管赵丹琳很可能就是大老板。”

        

“哇喔。”商见曜发出了赞叹的声音,“不愧是大老板。”

        

他随即提出了疑问:

        

“可是,她作为第八研究院的行政主管,为什么能成为我们‘盘古生物'的大老板?

        

“这风马牛不相及啊。”

        

蒋白棉结合过往的猜测,想了想道:

        

“大老板负责第八研究院和其他研究院的交流,大概率知道地下天楼的存在,知道有那么一批人在搞基因方面的研究,等她成为了执岁,考虑到自身肉体没能保存下来,已然死亡,有了组建‘盘古生物',给自己预备完美身体的打算,嗯,这也是圈养食物。”

        

“盘古生物”最初那些员工并不是在旧世界毁灭后第一时间进入地下大楼的,他们同样经历了“无心病”的爆发和局势的混乱,之后才于某些人的引领下,躲到地底,成立了“盘古生物”。

        

从时间节点上来说,这和蒋白棉的推测是吻合的。

        

“对对对!”商见曜立刻就表示了赞同,“‘真理'说了,大老板给他们这些想离开'新世界'的执岁和准执岁预备了一批契合身体。

        

'真理'还和你说这些?”蒋白棉颇感惊讶。

        

“他说了很多”商见曜突地卡住,然后愤怒说道,“他骗我!”

        

他不骗你才不正常吧蒋白棉在心里咕哝了一句。

        

她配合地问道:

        

“他骗你什么?”

        

“他说在获得契合身体前,他和执岁们是神灵,是和人类完全不同的生物,所以抽取人类意识为食天经地义。”商见曜愤愤不平道,“他还说执岁的位置只有十三个,正常情况下,不可能有谁能取代他们,所以,他们可以压制所有觉醒者,建立起一套有利于人类生存发展秩序,骗子!”

        

现在看起来,每一位执岁的领域都对应人脑某一个部位,而因为人脑不同区域的功能存在交叉之处,所以不同执岁掌控的能力会有一定的重合点。

        

将神秘学的内容剥离,只剩下科学后,不管商见曜,还是

        

蒋白棉,都找不到一名觉醒者肯定无法成为执岁的理由。

        

只要他能按部就班地开发大脑相应区域,将自己的实力提高到极点,那就有希望成为执岁。

        

至于怎么开发,第八研究院的成果里必然有相应的内容,只是存在较大的风险性和失败概率,否则执岁们也不会在当初那场灾难里失去肉体。

        

“这个秘密要是传扬出去,各大势力背后再是有执岁掌控,那些'心灵走廊'的觉醒者也会蠢蠢欲动,到时候,第八研究院就是众矢之的,是怀璧其罪的攻击对象。”蒋白棉由衷感叹道。

        

“成神”的道路就摆在那里,绝大部分人都不可能冷静得下来。

        

商见曜听得恍然大悟:

        

“难怪'副院长'说他们守护的秘密如果泄露,灰土将陷入永恒的混乱和无止境的灾难。’

        

“这只是一种可能,最终应该是形成一小部人成为'神灵',统治着剩下那些无知者的局面,至于过程中会死多少人,谁也不知道。”蒋白棉凭经验和感觉说道。

        

她没有时间去做深入的分析。

        

没给商见曜把话题扯远的机会,蒋白棉主动问道:

        

“直理'还和你说了哪些事情,他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情况?”

        

商见曜噼里啪啦把自己和“真理”交流的内容捡重点告诉了蒋白棉。

        

“有一定的的可信度,但细节上肯定充斥着大量的谎言。”蒋白棉直言不讳,“那部分执岁想挣脱'新世界'的束缚回到灰土这一点应该是真的,大老板为他们预备了一批契合的身体多半也是真的,剩下的嘛,要么做了修饰,要

        

么只是随口承诺,至少我觉得,他们还有摆脱'庄生'压制的想法,而一旦没有了'庄生'的压制,这些早就异化为非人类执岁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谁都难以预料。

        

基于自己了解的还不够多,除了执岁们原本就是神灵这些确凿无疑的谎言,她没有详细说哪些内容可能是“真理”在欺骗商见曜。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商见曜习惯成自然地请教道。

        

蒋白棉“嗯”了一声:

        

“听了改变现状派的说法,肯定得去了解下维持现状派的理由,正话听一听,反话听一听,情况掌握得越全面,你越知道该做什么样的决定。

        

啪啪啪,商见曜鼓起了掌:

        

“好办法。”

        

赞完之后,他话锋一转:

        

“可是,那些想维持现状的执岁一见到我,就恨不得把我剥皮拆骨,变成精神力量吸入体内,根本不给我交流的机会啊!”

        

“也是”蒋白棉没被这个现实的困难考住,边思索边说道,“想维持现状的执岁里有对我们友善的,比如,碎镜',她很可能就是林碎,你要是遇上了,可以试着交流一下,还有,'菩提'为什么要倒向改变现状派,你也可以了解了解,嗯,他让僧侣们放弃肉体进入'新世界'这点也很奇怪,最后,你要直接问‘庄生'友善的人格,他为什么要建立那套秩序,束缚住执岁们。

        

“明白了。”商见曜斗志昂扬地回应道,“我现在就去。9%

        

蒋白棉为了保证接下来几个小时内精神不枯竭,不敢做过多的交流,点了点头道:

        

“好。”

        

她正要解除意识的接触,商见曜突然抬手:

        

“等一下!”

        

见蒋白棉望了过来,他连忙解释道:

        

“你刚才是不是说觉醒者能力来自大脑的开发,而那个你目前没法进入的区域很可能藏着刺激大脑,促使人类进入'神灵禁区'的高精尖产物?’

        

蒋白棉愣了一下,嘴角微动道:

        

“你才发现啊?”

        

她分享的重点明明就是这方面的事情!

        

商见曜笑了起来:

        

“我只是做个确认。

        

“等下,你带着我的身体去漩涡状的建筑,等能够进那个区域后,看能不能利用那里的实验成果,刺激我的大脑,让我从‘新世界’晋升到执岁位阶。”

        

蒋白棉略作思索道:

        

“好。”

        

她接着补了一句:

        

“我差点忘了说,我会背着你的身体去第二研究区,免得每交流一次,都得来回奔波,浪费时间。’

        

如果她没有“路痴”还好,军用外骨骼装置加持下,来回一次不到十分钟。

        

可惜,没有如果。

        

“正好!”商见曜笑一声,挥了挥手道,“都加油啊!”

        

结束了交流,蒋白棉将商见曜的身体负在了军用外骨骼装置后面,用绑带固定得紧紧的。

        

然后, 她检查了下非卡等生物制剂,望了那个装着核弹头的板条箱一眼,将它提了起来,用左手抱在身前。

        

蒋白棉随即转向隧道出口,犹豫了几秒,轻轻叹了口气,奔向了那座小型城市。

        

“迷宫”内,商见曜放慢了奔跑的步伐,又一次开起两侧不同颜色的房门。

        

一扇又一扇,他谁都没有碰上。

        

这么走了十来分钟,商见曜的目光突然有所凝固。

        

他的正前方,过道的尽头,出现了一扇血红色的大门。“人呢?人呢?”商见曜很是失望,“都被拦住了吗?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