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c一边说粗话小说&官场美妙少妇交换H

       

“寅时已到!鲲鹏关文武献城投降!”随着城墙角一声吆喝,庞大的城门被缓缓拉开,关琅抬头望去,清梦大军严肃以待于关前,脚步不免迟疑,回头瞟了一眼。

        

谁知这时,清梦军中跑出一壮汉,高兴地吆喝着:“关将军!嗨!在这儿呢!”

        

关琅惊呆了,这正是前些时日与他交战的高鱼,按常理应当记恨他才对,怎么反而兴高采烈的欢迎?这使他百思不得其解,眼睁睁看着对方朝自己冲过来。

        

“有你这样的猛将与我同在一个阵营真是太好了,你那拖刀计可真厉害呀!”高鱼大大咧咧地拍着关琅双肩,高兴的笑道。

        

关琅疑惑地试问:“高将军,那日我如此羞辱你,莫非就不记恨我关琅?”

        

“你看看你!”高鱼哈哈大笑:“那时候我二人各事其主,有道是‘水火不能相容’,今日同在一个阵营,又有什么好记恨的?”

        

清梦与于济滔也在这时悄悄走来,关琅见状立马弯腰作揖:“降将关琅拜见郑公阁下。”

        

“关将军不必如此,有你这样一夫当关的猛将前来投奔,清梦真是求之不得,侍奉赵公那般无理小人真是为难将军,今后同为朝廷效力,还望将军多多赐教!”清梦轻轻将其扶起,语气温和地说道。

        

关琅为投降这件事夜不能寐,他害怕被高鱼一群人挤兑,更怕不为清梦所容纳,如此观之,心中的巨石便有了着落。

        

陈衰悄悄走进于济滔身旁嘿嘿一笑:“军师大人,那军令状是不是该焚毁了?”

        

关琅方才知道那名长相秀气的书生是军师,尴尬且惶恐的行礼道:“关某不知军师大人在眼前,实属眼拙,还望军师恕罪。”

        

于济滔甩开桂花折扇,温柔地回答:“济滔不过一岳阳书生,乃是得到郑公提拔方有如此职位,胸无分毫之墨,不足称道,还望日后将军多多支持。”

        

随即他转过身去,朝着陈衰哈哈大笑:“青松兄,自从敢立军令状开始,我就认定会凯旋而归,你走之后我便销毁殆尽,果真如此!”

        

众人听罢哈哈大笑,清梦更是心情舒畅,当晚便在鲲鹏关设下庆功宴,借此慰劳全军将士及安抚投降之臣。

        

而此时,千里之外的三秦关可谓是锣鼓喧天,歌声萦绕,因为马上要迎来一个重要的人,“赵公”这个爵位能否保住,三秦关能否护得周全,关键就在此人。

        

“三秦关太守、赵公张文波见过丞相大人!”只听得一阵公鸭嗓,那身材侏儒,面部扭曲,猥琐至极的男人冲上前来行礼,此人正是赵公张文波。

        

这所谓的丞相则是刚上任未满一个月的肖鲁,早在张清梦自万阳起兵时,肖鲁便以高超的战略眼光指出其最终目的为攻取京城,而直接决定京城命运的重要关隘便是——三秦关。

        

肖鲁对皇帝及杨敏指出:三秦关扼京城至洛阳驿道的要冲,是进出三秦之锁钥,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素有“畿内首险”、“四镇咽喉”、“百二重关”之誉。陈述张清梦之利害,继而获得杨敏支持领兵护卫此地。

        

他打心里瞧不上眼前这个侏儒,可却不形于脸色之上,仍以笑脸相迎。二人在做过一阵繁琐的礼节后,领兵进入三秦关。

        

“丞相!”张文波提着公鸭嗓嚷道:“你就带这点人,与张清梦斗不是以卵击石吗?”

        

肖鲁冷笑一阵:“兵不在多而在精,将不在勇而在智,别说他只有区区几万人马,便是百万大军,有何所惧?”

        

张文波以为丞相疯了,哈哈嘲笑起来:“丞相竟搁这扯淡!您是不知道那张清梦是有多神:灭文博、破周成、袭王富、战石任;可谓是傲视群雄,威震天下,这世上有几人不知他的神勇?他手下那员大将尼皓,开原一战与数倍于己的大将苦战七天七夜,滴水未进,粒米未食,直叫人谈之色变!”

        

肖鲁闻言哈哈大笑:“赵公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梦子本是与我师出同门,我二人自幼一同成长,他揣着什么心思我可是一清二楚,他那点脾气秉性除了师傅没有人比我更熟悉。”

        

“今日不比往昔,张清梦占据三州之地,丞相差这点人马如何抵挡?”张文波不服气。

        

肖鲁呵呵一笑,轻抚颔下短胡思忖道:“梦子终究是个雏,那点小伎俩骗骗周成这无知武人尚可,想和他肖鲁斗,简直不自量力。”但表面上,他却说着另一番话:“确实是本丞相过于轻视他了。”

        

经过一上午的安顿,肖鲁终于抽出时间来管理军务,当得知张文波克扣军饷粮草,全军将士因忍饥挨饿而导致战力低下时,不禁一声叹息:“士卒整日吃草根,安能勇猛作战?兵法云:‘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视卒如弃物,故心定存异焉’”

        

随即转过头对饷官下令:“现在我以泰威帝国丞相之名义,命汝即刻传唤全军至操练场分发军饷,由本丞相亲自监督,不得有误,违令者斩!”

        

饷官吓得一哆嗦,连连答应,之后在肖鲁的亲自监督下,每一位士兵都发足了粮饷并补上了之前克扣的,全军上下兴致高昂:“多谢肖丞相!”

        

肖鲁摆摆手:“不要谢我,你们要感恩皇帝陛下,是陛下命本丞相前来救济的。”众士兵一听说,齐齐下跪呼喊:“皇上万岁!”

        

这还不止,经过肖鲁的微服私访方才得知:城中百姓已无余粮,锅中尽是浑水焯着的草根。张文波横征暴敛,将粮食不计其数卖往反郑同盟,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境况。

        

深入了解后,肖鲁力排众议,聚拢了除军粮外的一切官府余粮,开仓赈民。一时间,城中饥民蜂拥而至,几乎挤满整座三秦关。

        

虽然分发到每个人手上极少,但当百姓们得知丞相也只是每日一碗稀粥、一个馒头、一碟草茎咸菜时,也都渐渐接受了。为整治城中盗匪横行的现象,肖鲁命白天命官兵监守,夜间宵禁时便由军队治理,真正做到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百姓无不感激肖鲁之恩德,自愿加入到三秦关的加固工程,时不时聚在一起山呼:“皇帝万岁!帝国万岁!”

        

肖鲁心里清楚的很:“兵法云:‘民与上同意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到那时,即便张清梦真的夺下三秦关,一时难稳人心,后方根基动摇,亦难长久。”

        

次月,前线侦察兵带来一条重要消息,但张文波却以懒得听为由不予理会,无奈只好报告给肖鲁肖丞相。

        

“启禀丞相,张清梦率军一万进犯三秦关,据此约有百里之地。”

        

肖鲁猛然抬头,眼神泛着激动的光泽:“可知帐下有何将?”

        

“只穆鸣锐、关琅二将,其军师与后方安顿鲲鹏关,预计几日后必来增援!”

        

肖鲁点点头,赏赐此人,随即召集所有幕僚武将,至此,决定京兆府的命运之战开始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