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炀×祁醉尿床play_女邻居少妇的蕾丝内

      

人影晃动,七八个飞翼堂高手从她前方三个方向汇聚,正面迎击。

        

这七八个飞翼堂高手绝非泛泛,实力远在初初围攻飞翼众之上,每个人都拥有地级五品以上实力,以胡冷月之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单打独斗他们固然非是其敌,但一群人一拥而上,联手绞杀,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胡冷月眼见敌人大举袭来,仍是不闪不避,反而猛的加速,在七八人中一冲而过。

        

落在其身后的七八个人分作不同方向的摔了出去,鲜血如同彩虹,在半空洒落。

        

有人大叫:“不对,她是天级高手!”

        

轰的一声,更远的地方,有长啸冲天而起,几道身影,如鹰隼腾空,接连飞扑而来。

        

而另一边。

        

庄巍然一把抓住风印,贴着地皮,将自身身法全速展开,好似流星般的在灌木丛中极速飞窜,如同一道有形无质的幽灵,转瞬已经横跨千丈之遥!

        

适逢前方有人掠过,气机交感之下,不禁停下折回:“谁?!”

        

庄巍然一声不吭强冲过去。 

        

随着砰的一声闷响,那人身体在庄巍然出手之下,爆成一团血花。

        

而庄巍然身形始终未有稍停,出现在距离那团血花百丈之外的一处悬崖之下。

        

白云也似逸然飘起,拎着风印横掠数十丈,就在悬崖半空灌木丛生的地方一停,贴着灌木,在悬崖中间,横向而走。

        

嗖嗖嗖……

        

一口气始终不断,好似无穷无尽。

        

风印这会感觉身边的所有景物,尽都化作了模糊的虚幻一样,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倒是风影,它此际所拥有的速度虽然已经跟不上伤愈功复的庄巍然,但相差不似风印那么的悬殊,反而能够看清楚沿途所见。

        

等到终于停下,两人一猫已经置身在一棵大树的树杈上。

        

这棵大树极粗极壮,在群山中巍然屹立,不知道已经有几千年,枝叶茂密至极。

        

“呼呼呼……”

        

庄巍然用力喘息,声若老牛,鼻息浑厚之极。

        

刚才一口气以极限速度飞掠四千丈空间,足足十二公里的路程,以不足百息的时间横跨,中间还有一次遭遇战,纵然是臻至天级的他,此刻一口灵气,也已经到底。

        

但他仍旧完成了风印的嘱托,按照风印所说的,在附近最粗大最高的一棵大树上停下了。

        

他毫无掩饰的急促喘息,意在最迅速的恢复修为状态,却仍不忘警惕的打量四周。

        

以他的经验阅历论,其实是万二分不理解风印为何要选择这样的大树作为藏身和暂停点。

        

因为越是在山林追杀之中,这样的地方,乃是最有可能的目标或者陷阱点。

        

足足比那些低矮的灌木丛要凶险出去百千倍!

        

但风印坚持如此,自有其因由,庄巍然却也只好听之任之。

        

一方面风印如此坚持,或者跟他之前所言的跟大树沟通有所关联,另一方面,却也是出于庄巍然对自身的自信,通过刚才的观察,敌方战力却是极强,但这个极强也得分跟谁比,至少对于自己夫妇而言,尚构不成危险。

        

迄今为止,对方出现的最高战力,不过地级四品,那是自己夫妇全力出击,抬手可灭的级数。

        

手心一凉,一块极品灵晶,落在庄巍然手里。

        

正是风印送出。

        

庄巍然差点被灵晶骤然出现的灵力冲击的失声惊呼:卧槽极品!

        

就在落足的第一瞬间,风印已经一指头点在了大树上,稍停了几个呼吸之后,又是一指头点在其上,这数息之间,风印已经进行了接连两次的聚灵六分之一点化。

        

而这样子的点化,直接去到了这棵大树所能承受的极限。

        

大树在微微的抖动,一根柔软的树枝垂下来,在风印手上轻轻摩挲了一下,显然是在表示亲近和感激。

        

而彼端,激烈的战斗声响,仍在不断地响动。

        

那是胡冷月在战斗!

        

庄巍然眼神紧张的远远观视着,嘴唇微微翕动,似乎在默默的说什么。

        

眼前所见的不构成威胁,不等于绝对不构成威胁,焉知敌方没有强手在旁觊觎,瞄准空隙,一击致命,这才战阵之中,可说是最常见,也是最容易陨落的状况。

        

“庄叔,我这边已经安稳,你快去接应庄婶回来。”风印焦急的催促道。

        

“不行!”

        

庄巍然断然拒绝。

        

无论风印怎么说,怎么催促,怎么保证,但是庄巍然就是一句不行,竟是没有丝毫通融余地。

        

虽然他的眼睛,已经因为焦躁渐渐发红,但他始终守在风印身边,寸步没有移动。

        

终于……

        

那边的打斗声响突然加剧,似乎好几处都在战斗。

        

有新的力量参与战斗了。

        

庄巍然的神情终于稍稍松动了些微,憋住的那一口气,也终于呼吸出来。

        

“呼……”

        

暗卫的人,终于因为这边的声响而出动。

        

就如之前暗卫的人主动暴露给自己等人传递消息一样。

        

现在胡冷月与飞翼众打斗的声响,引起了暗卫高手的关注,前来驰援。

        

他们知道,真正的目标人物已经到来了,而且正在突围!

        

所以他们立即开始了主动策应。

        

双方全程没有半点交流,在此之后,也势必不会有任何的交流,但彼此的配合,却在这些老江湖的手里,自然而然的默契万分,丝丝入扣!

        

胡冷月一番冲杀之余,看到暗卫高手现身来援,也自松下了一口气。

        

她启战至今,高呼酣战,主要目的就是引动暗卫高手来援,让局势混乱,为自己之后的脱身,制造契机。

        

更为彼端的丈夫还有风印制造契机过关,这也是她自启战伊始,就展现惊人修为实力,始终让自己处于当者披靡高姿态的根本原因,这样,反而不会有太大的消耗!

        

但见其两掌如刀似斧,左劈右扫,正面迎击她的两名飞翼堂黑衣人被她直接打得口吐鲜血,踉跄后退,眼神尽是骇然。

        

这个女人是谁,怎地凶悍至斯?!

        

其实不光飞翼众吃惊,来援的暗卫高手何尝不惊,同样有这个女人是谁,怎地凶悍至斯的念头!

        

如此实力,彩虹天衣的一色掌旗使只怕也就不过如此了吧?

        

蓦然,空中掠空声急剧响起,一个黑衣人从天而降,还未落地,已是剑光如雨,泼洒而下。

        

“想过关?”

        

来人的声音很是冷硬,满蕴杀机。

        

“打就打,哔哔什么?!”

        

胡冷月一声冷哼,逆势冲天而起,双掌交错,强横迎击来人。

        

骤发之强横掌力俨如怒浪排空,周遭三名联手围攻的飞翼高手,竟然被气浪逼得不能近前。

        

“好,干脆!我就喜欢这样的敌人!”

        

那名凌空而落的黑衣人一声大笑,身子凌空一翻,避过胡冷月悍然掌力,原本当头劈落的长剑在呼啸而过的无形力量上一压一转,竟是借力腾空而起,已是转化为一道剑光长龙,二度呼啸落下。

        

胡冷月眼睛一眯,如何不知道遇到了硬手强敌。

        

这人非但在修为方面,远在同侪之上,起码也有地级三品的水准,临敌技巧更是不俗。

        

而自己刚刚桎梏尽去,恢复原本的实力,太久太久的空窗期之下,自身实力发挥难以发挥固有水准,之前更多的是以强横修为功力平推,一力降十会,当者披靡,而今遭遇这个修为与技巧同呈佳妙的对手,仍旧按照之前的打法,难免给对方以可趁之机。

        

可是双方的真实实力,仍旧相差悬殊,胡冷月心念电转,强行刹住前进之势,手指头连续在错落剑光中闪动,却是接连三次,尽皆在绵密剑雨中精准的击中了剑脊。

        

随着当当当的三声脆响,来袭剑光分崩离析、错乱歪斜,溃不成军。

        

黑衣人脸色大变,只感觉手腕酸痛,几乎握不住长剑。

        

胡冷月却自暗叹,自己当真是退步了,若是从前,单只一指触剑,即便不能直接弹碎对方的长剑,也能以深厚功力循剑而上,造成对方内腑受创。

        

而今接连三指连弹,仅仅破碎来袭剑光,当真是大不如前,需要重新磨合,才能真正恢复往昔实力!

        

那黑衣人连受三指冲击,何止剑光破碎,手臂经脉亦受冲击,急疾后退,拉开距离,厉声道:“天鹰击水?你是谁?!”

        

胡冷月全无应答之意,一声冷笑之余,瘦削的身子一晃,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冲入对方再起的重重剑光之中,一掌虚影一触即退。

        

砰!

        

那黑衣人一声闷哼,一手捂胸,两脚爆发空前之力,刷的一下子往后飞退,去势奇疾。

        

疾速后退之余,长剑兀自不断的挥舞,在不断后退的身前交织成一条光带。

        

轰,轰轰……

        

及至他重新站定的时候,剑流光幕已经与追袭掌风接触了八次,发出足足八声闷响!

        

刚才胡冷月一触而退的一掌,竟然隐伏九道劲力连串。

        

但黑衣人应对神速,除了第一掌让他吃了点亏之外,其他八道都被黑衣人早一步察觉,勉力挥出剑风挡住。

        

虽然挡住,但是九道力量叠加所造成的压力,已经让他脸色煞白,惊容满面。

        

粗重的喘息声久久不息,眼看已然强势突围而走的胡冷月背影,厉声道:“狂浪九叠!你是东海的人?!”

        

0

更多精彩